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历史故事 > 战争故事

侥幸逃脱日寇杀戮

小故事网 杀戮的故事 时间:2016-05-18

  李秀英为免遭日军侮辱一头向墙上撞去。日本兵以为她死了,侥幸躲过日军第一轮暴行。就在日本兵将要强奸她的时候,李秀英夺过日本兵的刺刀拼了!日本兵恼羞成怒,夺过刺刀,在也的脸上、身上猛刺……

  淞沪会战爆发,从上海逃到南京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刚刚结婚两个月的李秀英,随丈夫陆浩然住在上海附近的川沙县,8月13日,上海打响了淞沪会战。此时,家是不能待了,经过商议,夫妻俩决定逃到南京李秀英的父亲家。让她没想到的是,此时的她已经怀孕了。

  1937年11月13日,侵华日军以伤亡4万多人的代价占领上海,紧接着,分兵三路进攻南京。丈夫陆浩然感到时局危急,他再一次准备带上全家逃往汉口。进入12月南京已经三面被侵华日军包围,逃难唯一的出路只有长江上的下关码头,几十万的中国军民拥挤在这里争相上船。

  连续几天,陆浩然都早早的来到码头上寻找上船的机会,但每天总有一批批比他早到的人在那里等待。李秀英的父亲李松山对陆浩然说:“你个子比较高,长得又壮,要是鬼子进城了,一定会把你当成军人砍了你的头的。他们不会饶了你,无论如何你得走。我和秀英都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没关系。你走吧,我会好好照顾秀英。”

  无奈之中,丈夫陆浩然只身离开南京,留下了已有6个月身孕的妻子李秀英。只是他没有想到,此刻的留下,在几天后将意味着什么。

  侥幸逃脱日寇杀戮陆浩然离开南京后不久,南京市区戒严,当时德国人拉贝等外国人,在南京市中心设立了方圆3。86平方公里的国际安全区,庇护中国难民。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日军司令松井石根指示下属部队,对南京进行分区围剿,一场意料之中而惨烈程度又远超出人们想象的灾难即将来临。

  ●南京沦陷,李秀英侥幸躲过日军第一轮暴行

  当时在南京,划定以新街口为起点至山西路止,中山路以西为安全区。其中金陵女子大学,是收容女性难民的主要场所,一开始,李松山想把女儿安置在那里,认为那里比较安全。

  但后来四处打听一番,李秀英的父亲改变了主意。因为侵华日军每天都来骚扰金陵女大,李秀英的父亲经过多方打听,最终决定带着怀孕6个月的女儿—起,躲进了他认为较为安全的五台山小学,出于安全的考虑,李秀英被安排住在了地下室里。

  据李秀英回忆,当她住进五台山小学地下室的时候,里面已经住着20多个妇女。地下室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没有任何照明设备。白天,光线从两扇窗户里透过来,还能看见东西。到了晚上,伸手不见五指,即使有蜡烛,大家也不敢拿出来用,怕透出的光亮被随时出现的日本兵发现。

  住进地下室,李秀英她们并不是对外面发生的事一无所知。每天晚上都有一名工友下来送饭,每到这个时候,大家都会上前围住他,关切地问外面的情况,默默地为这个城市祈祷。

  有一天晚上,大家迟迟不见那名工友下来送饭,大家的心都揪了起来。后来很晚才从工友嘴里得知,原来就在当天下午,他看到在学校对面的那座二层小楼前,一辆日本军车拉来了一卡车妇女,大约有二三十个人,她们被强行往屋里面拖,有的妇女死死拽住车厢,怎么也不肯松手,结果被日本兵一刀劈死了。不一会儿,就听到屋里传来凄惨的哭叫声和日本兵放浪的狂笑声……

  听到这,大家都沉默不语,凝重的神情里,既有对自己命运的担忧,又有对死难同胞的哀悼。此时的李秀英暗暗攥紧了拳头,如果让她碰上这些日本兵,自己一定和他们拼了。

  自从躲进地下室,李秀英就再也没有出去过。有关侵华日军杀人强奸的事情她听工友说了不少。今天哪儿又杀了多少人,哪儿又有妇女遭受侮辱。

  有时大白天,侵华日军借检查的名义,对妇女摸遍全身,百般调戏,任意玩弄,妇女被迫含羞忍辱,任其胡作非为。稍有反抗,立刻就被日本兵用刺刀捅死。李秀英觉得日本兵很可怕,简直就是魔鬼。

  每当这个时候,李秀英就会想起自己的丈夫,还有肚子里面没出生的孩子。好像有了他们的陪伴,这黑夜似乎就不再那么漫长,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彻底改变她人生的狂风暴雨正慢慢袭来……

  ●拼命抵抗日军侮辱,被日本兵用刀刺得昏死过去

  1937年12月19日,是李秀英铭记终生的日子。上午9点多,一车日本兵开到了五台山小学,他们下车后直奔李秀英她们藏身的地下室,直冲到女人住的房间。在这间黑暗的地下室里,为了保护年轻妇女,老太太全部坐在前面,小孩子夹在中间,稍微年轻一点的都集中在后面。可这些日本兵专拣年轻的妇女往外拖。

  李秀英看到这个阵势,心想,把妇女往车上拖肯定不是好事,与其被他们侮辱了,还不如以死来保全自己的清白。她心一横,一头便向墙上撞去。

  日本兵以为她死了,于是便生拉硬扯了几个女人离开了,昏倒在地上的李秀英被周围的难民救起,重新安置在地下室里。

  醒过来的李秀英,人躺在床上,心里却一直没有平静。她想,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如果日本人再来,自己就跟他们拼,拼死一个够本,拼死两个赚一个。

  床上、墙上、地上,哪哪都是血,凌乱的被褥,撕扯过的衣服散乱一地,难民们临时的床铺也被踢飞了。1937年12月19日那天晚上,三个侵华日军再次来到地下室抓人,李秀英宁死不愿被糟蹋,与那三个日本兵搏斗,从散落在地上的一大摊血迹就能想象得出李秀英经历了什么。

  据李秀英回忆,那天傍晚时分,房间已经暗下来了。果然,李秀英她们又远远地听到了外面日本兵的皮鞋响,这种声音对于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来说都太熟悉了……不一会儿,三个日本兵大摇大摆地走过来。李秀英还没来得及起身,只见两个日本兵把小孩子、老人推到一边,拽着两个女人就往外拖。另外一个日本兵蛮横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当他看到李秀英时,便向她走过来。旁边的人对他说:“这个人生病了。”可那个日本兵根本不理,掀起李秀英的被子,一把拽住她的旗袍。

  反正横竖都是一死,她看到日本兵身上的刺刀便一把夺了过来,就在她准备和日本^拼死一搏的一瞬间,这个日本兵攥住了李秀英持刀的手,嘴里还叽里呱啦的叫着。此时,走上台阶的另外两个日本兵听到后,迅速扑了过来,一边一个用刺刀朝着李秀英的腿上刺去。

  李秀英忍着剧痛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紧扭住手中的日本兵。另两个日本兵一看李秀英并不容易被制服,便更加起劲地朝李秀英脸上、眼睛、鼻子、嘴巴上刺去,顿时鲜血如注,模糊了李秀英的视线。她咬紧牙关,拼命地坚持,而此时,残暴并且灭绝人性的日本兵,一刺刀刺在了李秀英的肚子上,一阵剧痛使李秀英松开了紧紧抓住日本兵的手,昏死了过去。

  那天晚上,三个日本兵走后,李秀英的父亲李松山急忙赶到地下室,他看到的不再是那个俏皮可爱的女儿,而完全是一个陌生人了,脸部被刺刀刺得开了花,皮肤上翻,血肉模糊,难以辨认。

  李松山以为女儿死了,当晚在五台山旁挖了个土坑,准备将女儿安葬。可当抬出门的时候,一阵冷风吹来,担架上的李秀英突然咳了一声。李松山这才反应过来,人还没死,赶紧把她送到了鼓楼医院。

  后来,李秀英得到了及时的救治,活了下来。只是,她肚子里还没有出生的孩子,却成了这次暴行的牺牲品。

  ●战后起诉日本政府,揭露日军暴行

  1938年1月底,丈夫陆浩然在汉口得知妻子李秀英受伤,一路靠打零工辗转回到南京。在南京鼓楼医院,美国牧师马吉将浑身刀伤的李秀英交给了陆浩然。

  夫妻俩再次团聚,恍如隔世。这之后艰难的日子里,李秀英常常头晕目眩,被日军刺伤的左眼经常流泪,每次洗脸,都像上酷刑。她的身体更像是个气象台,只要变天,她的腿就会钻心的疼痛。每当这个时候,她就特别恨日本人。

  那一天以后,一直到李秀英晚年,她的床头柜边一直放着两根铁棍,家人说她这是时刻准备着打电子,可见1937年12月19日那一晚带给李秀英的伤害有多深。那之后的多少年里的多少个夜晚辛秀英或是在梦中惊醒,或是痛苦得难以入眠。战后,李秀英和丈夫陆浩然先后养育了9个孩子。

  1995年8月7日,76岁的李秀英正式起诉日本政府,要求日本政府为侵华战争时期日本军人所犯下的暴行承担责任并进行公开谢罪。李秀英还于1999年9月17日向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就否认南京大屠杀真相的《南京大屠杀的大疑问》一书提起诉讼,要求作者松村俊夫公开谢罪,并赔偿名誉损害费。2002年5月10日,历时四年,经过八轮庭审辩论,李秀英起诉讼村俊夫一案终于做出一审判决,李秀英胜诉,被告松村俊夫予以物质赔偿,但李秀英要求被告登报谢罪的诉讼请求未予支持。

  2004年7月,85岁的李秀英因老年多发症住进了南京鼓楼医院,曾在67年前,挽救了李秀英生命的鼓楼医院,又一次次地将呼吸衰竭的李秀英挽救回来。

  2004年12月4日李秀英辞世。

分页:1 2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