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玄幻故事

时空魔表

小故事网 时空的故事 时间:2015-05-13 宋阳

  “咔”的一声,石典重返现实,思绪却仍沉浸再刚才那悲惨的一幕,“怎么会这样?我要想办法救她!”石典忽然想到,自己去到未来时,魔表仍然在腕上,在那里,他应该也能控制那时的时间——晓君有救可!

  石典在电视台举办的智慧星大奖赛上一举夺冠,赢得了去伦敦旅游参观蜡像馆的机会。

  时空魔表石典对蜡像其实并没多大兴趣,转了一会儿就要离开。忽然,一尊隐藏在角落的蜡像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个挂满灰尘的干巴老头蜡像,因为放在众多名人蜡像的背后而几乎无人问津。让石典感兴趣的是那老头手腕上戴的一块手表。那表不是蜡制的。铜质表壳微微泛亮,玻璃表盖像是被蒙上了水霉,但仍可以看清里面的表针,一看就是有多年历史的古旧之物。奇怪的是,表反戴在手腕上,表上的调节钮已经被老头拨出,他焦急地盯着手表,像是要把旋钮按回去。

  按规定,游人不能动蜡像身上的东西。可石典好奇心太盛,他环顾四周,见无人注意,就伸出手快速地把调节钮按了回去。“咔”的一声轻响,表盘上传来均匀的滴答声,手表走动起来。忽然,那戴表的胳膊举了起来,蜡像的双眼也随即转动起来,老头竟然开口说话:“你动了按钮?”

  石典惊得后退一步——人也是真的!早听说有人冒充蜡像的事,没想到让他给碰上了。石典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只是好奇……”

  老头激动地握住石典的手连连道谢:“年轻人,要不是你触动机关,我只怕要一辈子困在这个鬼地方了。”

  老头把手表摘下来说道:“我是科学家琼斯博士。我发明了这只可以控制时间的表,只要把指针对准目标,就可以随意调整的时间。我在别人身上已经实验成功,就想在自己身上做一次实验。那天晚上,我来到蜡像馆,想通过这块表凝固我的时间,然后变成一个假蜡人跟大家开个玩笑。操作很简单,只要把调节钮拔出来,手表的指针就会停止运转,我的时间就停止了。可当我把指针对准自己拨出按钮时,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大错误——如果没人帮我把指针按回去。我的时间将会永远停滞。可为时已晚,就这样我变成了一尊不会动的蜡像,直到你的出现。”老头兴奋地讲着自己的故事,却没有觉察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他半黑的胡子逐渐花白,脸上的皱纹也不断增多。

  “老人家,您……”石典惊愕地指着老头,老头对着旁边的一面镜子照过去,发现自己在迅速地衰老。

  “现在……是……哪一年?”“2008年。”“我……已经被困了60年。我的寿命要……到期了。”老头艰难地喘息着,把那块手表塞到石典手里,“记住,千万不要……拿自己……做实验。”老人交代完这句话后,再也站立不住了,颓然倒地。

  石典大声呼喊:“快来人啊,这老人家要不行了。”工作人员立刻叫来救护车把老人抬了出去。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石典回过神来时,时间已不早了。糟了!旅游车下午3点开车。

  石典跑出蜡像馆,见旅游车已经开出停车场。石典想起手里那块能控制时间的魔表,干吗不试一试?石典把表针指向那汽车,把调节钮向上一拉,奇迹出现了——汽车不动了,连排出的尾气都凝固在半空。石典跑到驾驶室旁边,见司机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仿佛成了一尊蜡像。看来这表真的是件宝物,石典暗暗欣喜。

  凭借这块表的魔力,石典在各类大赛中成了常胜将军。还在一次比赛上,遇到了他心仪的姑娘。她叫唐晓君,是个教师,也是同场比赛的选手,长得眉清目秀,阳光可人。每次答题,他都忍不住多瞄她几眼。

  这次比赛冠军除了能得到三万元奖金外,还能入选全国总决赛,因此几个对手竞争得非常激烈。关键时刻,石典只要拉开旋钮定住其他选手的时间,他就能按下抢答器。众人很快落在了他后面,只有一个人紧追不舍,那人就是唐晓君。

  唐晓君的实力极强,而石典又不忍对她作弊,一时疏忽让唐晓君把比分追平了。胜负就在这最后一题了。

  石典不再犹豫了,他决定使用魔表。主持人念的题几乎是白送:“请列举中国古代四大美人?”还没等主持人说开始,石典立刻把表对准唐晓君右手,拉动旋钮,左手去按抢答器,可意外的事发生了:石典一时紧张,把手表指针回拨了十几分钟,眼前出现的是刚才唐晓君在后台的情景。想不到这块表还有让时间回流的功能。

  只见唐晓君抱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小女孩说:“小红,老师一定拿到冠军,把奖金赢来给你做医药费。”

  原来她是为了那个患病的孩子。石典心软了。这时“咔”的一声,指针自动调回到了正常时间,原来时间回流的时限不超过一分钟。由于石典左手已经按响抢答器,问题归他了。

  唐晓君吐吐舌头,知道自己没希望了,冲着石典微微一笑,笑容里有一丝失望甚至有些悲哀。

  “西施、貂蝉、杨贵妃、还有……”差一个“王昭君”石典就可以夺冠了,可他却抬眼望着对面的美女脱口说出:“唐晓君!”

  此言一出,台下顿时一片笑声。主持人哭笑不得地问道:“你确定吗?”石典点点头,指了指唐晓君说,“她比我更需要那笔奖金!”唐晓君成为本场冠军。她的眼里闪动着激动的泪花。

  比赛结束后,唐晓君在电视台门外叫住了石典:“今天真是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班上的一个孩子就没钱治病了……我替她们全家谢谢你。”石典越发喜欢这个善良的姑娘,笑着说:“客气什么,咱们不打不成交,交个朋友吧。”“好啊!”唐晓君爽快地答应。“这么晚了,我送你。”唐晓君点点头。

  一路上微风拂面,两人漫步在江边,一种浪漫的气氛悄然漫溢。不知不觉到了唐晓君的家门口,临别前石典悄悄轻拉旋钮。唐晓君的时间立刻被锁定,石典走到她面前轻声说:“对不起,我真的非常喜欢你。”然后轻轻在她额上一吻,唐晓君像是一尊美丽的雕像,对他的举动没有丝毫反应。石典退两步按下旋钮。

  唐晓君又恢复常态,呆望着石典,双颊也变得红润起来。石典冲她挥挥手说:“晚安!”唐晓君叫了声:“等等!”满怀期待地说,“后面的比赛有个组队竞猜的环节,你能做我的搭档吗?”石典兴奋地一攥拳头嚷道:“当然!”

  两人搭档参赛,成绩步步攀升,感情也突飞猛进,最后获得了总冠军,在缤纷落彩中欣喜拥抱。

  石典非常感激这块表带给他的美好姻缘。同时,表盘上的日历显示盘,让他有了新的念头:他迫切地想知道自己和唐晓君的未来。可那样的话,就要把指针对准自己。琼斯的遗言犹在耳边:“不要拿自己做实验。”

  但石典还是忍不住想冒险一试,事前他在表的背面写上“请按钮”三个字,防备着一旦自己无法返回,发现表的人会按钮救他。

  石典拨动日历按键把日期调整到2009年5月1日,这是他精心挑选的结婚佳期。一片鲜红晃得他目眩神迷,石典果真看到了自己的婚礼,他迫不及待地望了一眼穿婚纱的新娘,正是唐晓君。大概1分钟左右,“咔”的一声,石典回到了现实。这下他明白了,不管是拨动指针还是调整日期,停留的时间只有一分钟,因此只要不让时间停止就不用担心无法返回的问题。石典也不想再去看了,心想反正是能结婚了,保留些新鲜感到婚礼那天吧。
'
 事情确实进展得很顺利,一段时间的恋爱后,两人决定在2009年5月1日举办婚礼。

  婚礼前夜,石典躺在床上浮想联翩:婚后的生活会是怎样呢……石典终于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再次掏出手表,把日期又推进到了5月10日,可奇怪的是,他看到的却是婚礼上的一幅静止画面——唐晓君站在他面前双眼微阖,陶醉在幸福之中。窗子上贴着醒目的大红喜字。

  石典又把表调到两年以后,画面依旧定格在婚礼那一刻,莫非出了故障?石典把日历调整为10年后的今天——2019年4月30日。

  他在街头奔跑,边跑边急切呼喊:“晓君!别过来!”晓君正在横穿马路,听见他的呼喊抬头微笑。忽然,一辆失控的卡车闯过红灯“砰”地把唐晓君撞倒。

  “晓君!”石典飞速穿过马路抱起倒在血泊中的妻子悲恸地呼唤,唐晓君躺在他怀里停止了呼吸

  “咔”的一声,石典重返现实,思绪却仍沉浸在刚才那悲惨的一幕,“怎么会这样?我要想办法救她!”石典忽然想到,自己去到未来时,魔表仍然在腕上,在那里,他应该也能控制那时的时间——晓君有救了!

  石典再次调整日期进入车祸当天,在卡车冲过红灯的一刹那拉出手表的调节钮。立刻时间凝固,失控的卡车,过路的唐晓君及四周的一切皆处于静止状态。只有石典一个人能动,他飞奔过马路抱住唐晓君,试图把她拖离马路,可唐晓君却像被钉在路面上,纹丝不动。石典忙奔上卡车,想拉动方向盘调整方向避开唐晓君,可同样不起作用。石典这才想起,当初琼斯被时间锁定时也是无法搬动的,那只表并不是让人和事物静止,停住的只是他们的时间。石典虽然可以游走在别人停滞的时间段里,却无法挪动处于时间锁定状态下的任何东西。果然,在他按下旋钮恢复正常的那一刻,惨剧照常发生,他再一次亲眼目睹了晓君的死。

  时间重新回到现实中,心力交瘁的石典近乎绝望。他紧锁眉头整整想了一夜。

  第二天,婚礼如期举行,石典脸色蜡黄,面容憔悴地去接亲,临行前他把那块手表小心翼翼地揣在衣袋里。

  婚礼进行得很顺利,只是石典坚持结婚仪式要在新房里举行。他将一枚结婚戒指戴在唐晓君的手指上,凝视着她美丽的容颜轻声说:“我爱你,晓君。我愿意与你携手到老。”晓君闭上双眼,脸上洋溢着无限的幸福。石典低下头轻轻吻下去,就在这时,他拉起了衣袋里那块手表的按钮,表的指针正指向他自己。石典的时间就此冻结在这拥吻的一瞬间。

  这是他苦思了一晚作出的决定——既然不能阻止悲剧,那么就让它永远不要到来。石典决定让自己的时间停止在婚礼上最美好的那一刻。唐晓君美丽幸福的脸和身旁耀眼的大红喜字变成了永久的画卷悬挂在石典眼前。这就是石典无论怎样调节日期,在婚礼后几年都看到同一画面的原因。他把表藏在衣兜里,如果没人发现并重新按动旋钮,他就会像琼斯那样,一直毫无知觉地面对着这样的喜庆画面,那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可是……“咔”一个轻微而又熟悉的声音让石典重新恢复了知觉,眼前依然是穿着婚纱的唐晓君,却是一副悲喜交加的表情。她一把抱住石典失声痛哭:“你终于醒过来了!”

  石典茫然地看着激动万分的唐晓君,有些不知所措。唐晓君抹着眼泪倾诉着:“你知道吗?在婚礼那天你突然站着睡着了,喊也喊不醒,没有呼吸没有脉搏,医生鉴定你已死亡。可没人能把你挪走,你就在咱们新房里一动不动,跟活着的时候没什么两样。我坚信你总有一天会醒来。你说过要和我携手到老的!你不肯离开这里,就是为了信守诺言,我又怎么能舍你而去呢?我每天守着你,陪你聊天,苦守你十年,终于把你盼回来了。”

  石典把晓君拥在怀里轻声安慰着,忽然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你按了那表上的按钮?”

  “是我。早上我找人拍咱们结婚十周年纪念照,摄影师说你衣袋太鼓不好看。我伸手到你兜里才发现你还攥着这块表。奇怪的是你身上什么都不能动,这块表却可以拿出来。摄影师走后,我发现表的背面有‘请按钮’三个字,就按了下去。”石典想起那是自己写下的求救信号,想不到被晓君看到,解除了时间锁定。

  石典抬头看见身边墙上日历牌,日期是2019年5月1日,他清楚地记得发生车祸的日期2019年4月30日,这就意味着……石典紧紧抱起唐晓君,激动得大呼小叫:“那个危险的日子过去了,可你还活着。这破表跟我开了个大玩笑,早知这样我就不会浪费10年时光了。好在只是十年,好日子才刚刚开始。”石典由于过度兴奋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唐晓君不太明白他的话,轻轻推开他说:“你先休息一下脑子,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回来再聊。”

  “快去快回,我有好多秘密要跟你讲。”

  晓君出门后,石典摸着手表的按钮,又开始手痒起来,他想试试那表是不是真的失灵了。这时,有人按门铃,说是刚才拍照的摄影师,他把东西忘在这儿了。

  石典开了门,那人看着他惊讶地叫着:“你是那个植物人?奇迹啊,你居然复活了!”

  石典心念一转:眼前不是有一个现成的靶子吗?石典把表对准摄彩师,把时间拨回到一个小时以前……

  在摄影师的眼里,唐晓君把石典衣袋里的手表拿出来,忽然像想起了什么说:“我们俩的结婚纪念日是明天,可是你们明天没空,就改在今天拍了,我把日历翻过去,这样拍出来显得真实些。”石典亲眼目睹唐晓君把日历从4月30日翻到了5月1日。

  “咔”的一声时间到,石典一把揪住摄影师的领子嚷道:“告诉我,今天是几号?”摄影师惊慌地说:“4月30。”

  “4月30日,不正是晓君出车祸的日子吗?”

  石典一脚踢开门飞速下楼,疯狂地奔跑在街道上,他看到了晓君正在过马路。石典挥舞双手大声呼喊:“晓君,别过来!”晓君听不见他说什么,只是对他微笑着,似乎在说:“你别急,我这就过去。”这一分神,一辆失控的卡车撞了过来,惨剧如期发生了。

  石典抱起晓君的尸体痛哭流涕,眼神里充满悲哀和无奈:“原来还是什么都没改变。”

  石典把唐晓君紧紧抱在怀里,着了魔一般喃喃自语:“不要怕,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石典把手表上的日期调回到十年前的婚礼上。

  浓厚的悲哀气氛立刻被浓郁的喜庆色彩弥盖。当两人甜蜜拥吻的那一刻,石典毫不犹豫地拉开藏在衣兜里那手表的旋钮。他很清楚这一拉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十年以后,他照样还会亲眼目睹唐晓君的死亡,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把日期调整一下就能再度返回婚礼当天,他可以在痛苦与欢乐的两个时间点上无限往返,重复着悲喜交加的体验。而这个故事也因为石典的执著陷入了死循环,成了个没有结局的故事……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