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玄幻故事

别招惹那只绿鹦鹉

小故事网 鹦鹉的故事 时间:2016-02-19 白衣胜雪

  (一)B04的来电

  沈皓在这家生物科技公司工作大半年了,可除了面试他的王总,还有B013出口的保安,他从来没有见过其他人。29层楼高的大厦,静悄悄的,从外面看就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金属膜。

  别招惹那只绿鹦鹉他知道,那些从未谋面的同事和他一样,拥有独立的工作空间,拥有独立的通道出口。别说只在这里工作了半年,就算是待上一辈子,恐怕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他的存在。沈皓的工作就是每天守在这密封的仓库里。仓库里一共有1044个黑色的巨型纸箱,每个纸箱上都贴着独一无二的编码。沈皓不知道纸箱里有什么,他也不想去知道。

  偌大的仓库里没有窗户,没有桌子,更没有电脑,只有一把椅子,一部猩红色的内线电话。时间久了,沈皓感觉自己每天对着的似乎是1044副黑色棺材。而这份死一般的沉寂,终于有一天被一个神秘的内线电话打破了。

  来电者自称编号B04,那是一个声音奇怪的年轻男子。公司有规定,这栋大厦里的职员均须独立工作,不得互相联系,违者开除。沈皓想挂断电话,可是,B04的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在不停地蛊惑沈皓:“咱们又不透露公司机密,只是聊聊天而已,不会有事的。”

  B04幽幽地叹了口气:“我在这里待了三年,每天对着厚厚的墙壁,都快要发疯了。可悲的是,为了这份高薪工作,我亲手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密室囚犯’。”B04的落寞,深深地触动了沈皓。

  此后每天的对话,让沈皓和B04渐渐打开了心扉,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B04告诉沈皓,他来这里工作,一是为了赚钱,更重要的原因是为了躲避前女友的纠缠,他说,她简直就是一个令人心生恐惧的噩梦。

  沈皓同情这个可怜的男人,不过自己目前的处境也好不到哪去。他断断续续地向B04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莫莉是我的女友。半年前,她养父母的儿子嗜赌成性,欠了不少赌债。养父母为了筹钱帮儿子还赌债,便将莫莉锁在家里,逼迫她作决定,要么离开我这个穷小子,嫁给那位财大气粗的老男人;要么让我写下二十万元的欠条,三年内还清,算是赔偿他们养育了莫莉这么多年的辛苦费。我怎么可能会放弃最爱的人?于是就选择了写下二十万的欠条,带莫莉远走高飞。

  跟我来A市的这一路上,莫莉一滴眼泪都没有流。我知道她的心早已碎了一地,原来亲情也是可以用金钱买断的。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和我一起努力,争取早日还清欠养父母的那笔亲情债,而后生儿育女,简简单单地过一辈子。

  可上天偏偏不让我们安宁,搬进那套旧公寓还不到一个月,莫莉就莫名其妙地患了一种怪病。惟有待在那套房子里,她才是正常的,是健康的。一旦走出去,双眼看不清任何东西,手脚不能动,头就像被无数根钢针扎一样,皮肤组织大块大块地脱落。老天爷是不是一定要把我们逼死?

  我带着莫莉去了很多家医院,医院的专家教授均束手无策。一想到自己就这样变成了被一套旧公寓禁锢的活死人,莫莉就无比绝望,她害怕拖累我,甚至想到了死。

  夜深人静的时候,等莫莉睡着了,我才敢卸下坚强的盔甲,流着泪站在阳台上抽烟,一支接一支。哥们儿,你知不知道,我想赚钱都想疯了。因为有了钱,就可以将那套公寓买下来,就可以还清欠莫莉养父母的那二十万,就可以给莫莉请最好的医生……

  沈皓难过地闭上眼睛说:“我好害怕会失去莫莉。”B04在电话里沉默。

  (二)那只会描眉的绿鹦鹉

  自从沈皓将自己和莫莉的故事告诉B04之后,B04便销声匿迹了。沈皓尝试着打电话给他,却发现这部电话只能接听内线,没有来电显示,也没有回拨功能,要命的是自己根本就不知道B04的分机号是多少。那么,当初他是如何打电话找到自己的?

  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B04依然没有再打来电话。沈皓的心里不由七上八下。当那部内线电话的铃声骤然大作时,沈皓激动得拿起听筒就问:“B04,这段时间你他妈的到底怎么了?”电话那端传来的却是王经理冰冷的声音,“你被公司解雇了。”

  沈皓经过B013的出口时,保安叫住了他,按照惯例,要搜身。沈皓不耐烦地摊开双手。奇怪,保安怎么趁搜身时,迅速地往他的怀里塞了一包东西,还朝他眨了下眼睛?

  待走到安全的地方,沈皓打开那包东西一看,竟然是一只活生生的绿鹦鹉,它歪着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另外还有一封信,纸上潦草地写着:请帮我照顾好它,B04。

  沈皓不知道B04是怎么买通保安的,他很担心B04。不过,他目前能做的也只能是替B04照顾好这只鹦鹉。可令沈皓哭笑不得的是,这只绿鹦鹉,简直成精了。

  虽然他每天给它买好吃的,莫莉对它百般呵护,几乎是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养,照说这小日子过得挺舒坦的,但它偏偏搞得自己像个神神叨叨的怨妇。唱伤感的情歌,念哀怨的诗,尽说些令人莫名其妙的句子。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它竟然还会偷酒喝,偷莫莉的眉笔,给自己描两道浓浓的眉毛。喝醉了,描完眉毛,就站在阳台上对着左邻右舍破口大骂,嘴里骂的,全是忘恩负义的薄情郎。

  莫莉不知道绿鹦鹉之前的主人是谁,但她一定是一个歇斯底里,一个不快乐的女人。莫莉曾经问过鹦鹉,可鹦鹉对于前主人,一直闭口不言。它像人一样,懂得隐藏心事。

  为了赚更多的钱,沈皓找了几份兼职。每天早出晚归,像一个不停旋转的陀螺。

  晚上八九点,别人家早吃过晚饭了,莫莉还眼巴巴地趴在阳台上等沈皓回家。跟她一起等待的,还有那只满口胡言的绿鹦鹉。每每看着清瘦的沈皓拖着疲惫的身子,从隐晦的夜色中走来,莫莉便心疼得说不出话来。

  沈皓的心里,想的念的全是他和莫莉的未来。又怎么会注意到,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平日里聒噪不休的绿鹦鹉,一见到他便变得眼神清亮,极其安分,还常常望着他发呆。就像,一个为情所困的女人。

  (三)悲伤的影子人

  受台风影响,小区附近的绿化树都被强风刮倒了。莫莉趴在阳台上,望着沈皓吃力地走在来势凶猛的暴风雨里,不禁掉下了眼泪。

  绿鹦鹉冷冷地瞄了莫莉一眼,突然开口问她:“我有办法治好你的病,不过你得答应我,一定要对沈皓保密。”莫莉想了想,用力地点了点头。

  从那天开始,只要沈皓一出门,绿鹦鹉就会衔一些叫不出名字,像针一样细密的植物回来,用它泡出来的水,一半碧绿欲滴,另一半却红得像朱砂。莫莉喝了之后,精力充沛,轻盈如风,面若桃花,即便是不吃饭,也不会感觉到饥饿。更神奇的是,她可以在夜晚外出了。莫莉坚信,只要继续喝下去,她的病一定会痊愈的。

  莫莉的变化,令沈皓欣喜若狂。

  他不知道这是绿鹦鹉的功劳,还以为是老天爷终于动了怜悯之心呢。而绿鹦鹉,则越来越像一个善妒的女人,只要沈皓和莫莉有亲密举动,它就扑过去捣乱,大声谩骂莫莉是个不知好歹的狐狸精。后来更离谱的是,沈皓去上班,绿鹦鹉一定会一路护送,送到公司门口,然后来一句:“老公,拜拜。”惹得众人哄然大笑,笑沈皓有一个鹦鹉夫人。有一次,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同事不信邪就故意逗它,她将手搭在沈皓的肩上。这可不得了了,绿鹦鹉对那个女同事又抓又啄,像个泼妇一样骂了半个小时。

  沈皓急得满脸通红,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要不是答应过B04要好好照顾它,沈皓真想将它扔到海里去。对于这些,莫莉并没有觉得不妥,她可以理解宠物其实和任性的孩子一样,会希望主人的心里只有自己。

  莫莉依然每天喝着绿鹦鹉衔回来的那种植物泡水,期盼自己的病能够快点痊愈。她已经很久很久,不曾与沈皓一起,手牵着手,漫步在明媚的阳光下了。

  绿鹦鹉最后一次衔回来的,是七朵奇香无比的白色花朵,它们有些像茉莉,但是比茉莉花更加肥厚硕大。莫莉将它们煲了,喝下了肚,可喝下去还不到十分钟,莫莉便惊恐地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团模糊的影子。

  她的喉咙发不出声音,手脚也没有一丝力气。宛若一朵轻盈的蒲公英,无法控制自己。绿鹦鹉看着她,露出了得意的微笑。它关上了所有的门窗,然后大摇大摆地跑到卧室里,拿起莫莉的眉笔,站在化妆镜前给自己描了两道黑黑的浓眉,还开心地唱起了自己瞎改编的小曲儿:“他的眼里,只有我,没有你。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你,没有你……”

  这时门铃响了,绿鹦鹉以为是沈皓回来了,便扑腾着翅膀打开门。

  只见一个又高又瘦,戴着鸭舌帽的陌生男子,一声不吭地站在门口。绿鹦鹉一见到他,吓得浑身哆嗦,眼里全是恐惧。男子猛然伸出双手捉住了绿鹦鹉,他将绿鹦鹉放进背包里,然后拿出一个巨大的黑色束口袋朝莫莉逼近。此时的莫莉,已由模糊的影子变成了透明的,蜷缩在阳台上,而男子似乎能够看得见她。

  他毫无表情地捉住透明的莫莉,强行灌她喝下一瓶味道古怪的牛奶,并将晕厥的她装进了那个有些泥腥味的束口袋里。

  心神不宁的沈皓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匆匆赶回家。只见屋里一片漆黑,莫莉和绿鹦鹉都不见了,沈皓焦急地拉开门想去找莫莉。却发现一个瘦高的男子沉默地站在门口,一阵奇香袭来,沈皓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倒在地上昏然睡去。他似乎还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莫莉变成了一个模糊的影子人,他听见她在悲伤地哭泣,却看不清她的脸。

  (四)被尘埃掩埋的秘密

  深夜,某生物科技公司,29楼的一号会议厅里笑声不断。

  两个叼着雪茄,品着红酒的中年男人,热烈地讨论着什么,不时还哈哈大笑。

  “老王,咱们的研发团队还真给力。七朵茉莉隐身茶,喝下去的人先是变成模糊的影子,最后完全会变成透明的。想想看,这能为公司带来多么可观的收益呀。明星,名人,政要,富豪,小老板,小职员,前街的张三,后巷的李四,甚至是小偷赌棍杀人犯……这世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在他们不方便的时候隐形。如果要现身,很简单,只须喝上一剂特制的牛奶即可。”

  “还有,那个神仙水也不得了,别看细细的,像针一样。有病的人,喝了能治愈一切疾病。没病的人饮用,则可以变得精力充沛,身姿轻盈,容光焕发,青春永驻。有了它,医院、美容院、健身会所恐怕都得关门大吉。”

  “老李,照我说呀,愤怒的鹦鹉才是最有意思的。将为爱痴狂,最后跳楼身亡的失恋女子的思维体植入鹦鹉的大脑中。这绿鹦鹉不但拥有年轻女子自私善妒的歇斯底里,拥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为了一己私欲,还懂得如何利用手中的资源,不留痕迹地去诱捕,去铲除对手。如今它的任务已完成,该退役了。”

  “哈哈,可怜沈皓那个大笨蛋,还真以为有B04这号人。都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给他打电话的B04其实就是俺老王,更没有想到从他踏出公司的那一刻,他和他女朋友便成了咱们的试验对象。看来以后,得多找一些像沈皓这样背井离乡,毫无背景的年轻人来做公司的免费白老鼠。”

  墙上的LED屏幕突然传来一个画面,只见一个又高又瘦,带着鸭舌帽的男子,向他们请示:“老板,试验品已带回,请问怎么处理?”

  刚才还谈笑风生的两个人,一致的决然:“不留活口!”处理实验品的地方,亦在大厦的29楼。

  沈皓和莫莉,依然躺在有泥腥味的束口袋里昏迷不醒。男子将他们和绿鹦鹉,连同其他退役的实验品及研发失败的半成品,通通扔进了一个四面全是特制钢板的密室里。然后,毫无表情地按下了红色的按钮。

  绿鹦鹉怔怔地看着那个黑色的束口袋,十五分钟后,它,以及沈皓,这个密室里的所有东西都将化成一股蒸汽,而后永远地消失。即将失去沈皓的那种撕心裂肺,强烈地刺激着绿鹦鹉的神经。不,不能让自己喜欢的人死。它焦灼地走来走去,突然将目光停留在那只处于休眠状态,编号为C7的巨型红蚂蚁身上。C7号,是生物公司研发出来的残次品。因破坏力太大,寿命只有短短的十分钟而被叫停。

  绿鹦鹉不舍地看了沈皓一眼,幽幽地叹了口气,以后再也不用和别人争你了。别害怕,蚂蚁不会攻击有泥腥味的东西。

  之后,鹦鹉便冲到C7号面前,用尖锐的爪子不断地撩拨它。突受刺激的红蚂蚁,被惊醒了,愤怒不已的它竟瞬间分裂繁衍,只见无数的巨型红蚂蚁,潮水般从密室的地上汹涌而出。它们像一条浩渺的红色海洋,一路疯狂啃噬。所到之处,鹦鹉,桌椅,地板,铜墙铁壁,活生生的人……全都变成了粉状颗粒。

  这些凶猛的巨型蚂蚁,只有十分钟的寿命。十分钟后,所有的红蚂蚁都变成了软绵绵的尸体,可它们却用这十分钟缔造了奇迹── 一栋二十九层楼高的大厦,在它们啃噬下竟然莫名其妙地化成了一堆尘埃。

  天空下起了雨,沈皓和莫莉被冰冷的雨水淋醒了。

  当他们从黑色的束口袋里爬出来的那一刻,不禁被眼前的景象彻底震惊了。沉默了一会儿,沈皓紧紧地握住莫莉的手离开了。他不想去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希望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和心爱的女人走得远远的,去过正常人应该过的日子。

  黑暗中的莫莉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她终究没有告诉沈皓,她和绿鹦鹉之间的秘密。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