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玄幻故事

吉诺的百幕大奇遇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28

百慕大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在这片海域上,时常会发生一些类似飞机、轮船等神秘失踪的事件,因此人们称它为“死亡海域”。

   吉诺的百幕大奇遇百慕大三角海域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东南、古巴正东海区,位于充满神秘的北纬30°线上。这片开阔的三角形海域面积有100多万平方千米,北部是百慕大群岛,东南部是波多黎各岛,西南部是佛罗里达半岛和古巴岛。百慕大三角海域有300多个珊瑚岛,其中的20个有人居住。百慕大三角海域是由北美、南美去往欧洲的船只的必经之地。根据记载,自20世纪以来,在这个海域就已经有上百架飞机和200多艘船舰失事或失踪,下落不明的失踪者已经达数千人。至于在20世纪以前有多少船只和人员在这里遇难,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从哥伦布留下的记录中,我们还是可以领略到这个海域的可怕。

   早在1502年,第四次去美洲的哥伦布就经历过百慕大三角海域的一次大风暴。在他当时给西班牙国王的信中这样写道:“一连八九天都两眼看不见太阳和星辰。我见过各种各样的风暴,但从来还没有遇到时间那么长、那么猛烈的风暴。”

   当然,在百慕大三角海域发生的许多离奇事件,我们都已经耳熟能详了;所以,今天我要讲述的,是一个很少为人所知的故事。

   1970年,23岁的布鲁斯·吉诺和身为开发商的父亲在巴哈马群岛搜寻适合的地点建造度假地。他们在百慕大三角这一区域至少飞行了10多次。12月4日15时,天气转晴,驾驶着崭新的“幸运-A36”的吉诺、吉诺的父亲和查克·莱瑞三人从安德洛斯机场起飞了。他们以时速288千米飞行了10分钟,到达了安德洛斯岛西北岸。他们开始爬升,吉诺忽然注意到前方大约1000米处有一片豆荚形状的云。当其他云随风飘移时,豆荚云却原地不动。它大概有2000米长,300米厚。

   他们径直从云层上方飞去,而它开始变得汹涌,像团积雨云。云层一次次吞没他们又吐出来。吉诺拉平飞机,以312千米的时速冲了出来。回头一看,豆荚云已经长成狂暴的暴风云团。但特别的是,它弯曲成拱形,延伸出的两端至少有20千米长。正当大家为脱险而庆幸时,他们注意到前方又出现同样的一朵云。它至少有12千米高,直接从海面上升起!于是他们只能选择穿越它。云团内部一片漆黑,就像黑夜突然降临。周围不停有闪电发出阵阵白光,越往里越激烈。就这样,他们在云雾中飞行了约15千米后,吉诺注意到云团西边破开了一个v形缺口。他加大马力飞向出口,周围的云雾形成直径大约2000米的“隧道”。一进入“隧道”,他们立刻发现这里布满螺旋形的条纹。雪白的“云墙”不断压过来,气旋以逆时针方向绕着飞机打转,机翼划过云墙……约20秒后,飞机终于接近隧道出口。突然,三人都感到了失重,如果不是安全带,就要飘到空中了。同时,吉诺感到飞机的速度也不断加快。10秒后,失重感才完全消失,这时大家才注意到所有的电子和磁力导航仪器全部失灵!罗盘以逆时针方向缓缓转动,好像飞机在不停转向一般。

   吉诺说:“我们进入了晴空,但可见度却异常的低,所有景物都散发着白光,看不见海洋、地平线、天空,只有一片灰色的雾。”吉诺马上联系了迈阿密空中管制台,请求无线电导航。“我告诉他们我们大概在比米尼东南72千米处,但对方却说雷达上显示在迈阿密、比米尼和安德洛斯区域都没有任何飞机的踪迹。”

   根据飞行时间,他们应该已经接近比米尼群岛,位于迈阿密西南150千米处。吉诺说:“有几分钟我们无法收听到任何信息,这很奇怪。然后,我们突然听见调度员说,找到了一架位于迈阿密海岸上空朝西飞行的飞机。”吉诺再次确认了时间,他说:“再怎么计算我们也不可能到达迈阿密海岸。”就在此时,浓雾突然分裂成一道道的带状物,最后散去。等最终适应了光线时,吉诺发现他们正位于迈阿密海岸上空。

   导航仪器重新正常工作。他们又一次确认了时间:无论是三人的手表,还是飞机上的时钟,都显示15时48分。此时已经飞行了47分钟。吉诺大惑不解:“我在这条航线上至少飞了10多次,最短时间是75分钟——而且还是直线飞行。而这次飞行是迂回的,飞行距离接近400千米。‘幸运-A36’的最大时速是312千米/小时,显然不可能在47分钟内飞行这么远。”

   1996年1月,布鲁斯·吉诺和妻子在佛罗里达北部飞行时又碰上了神秘雾气。他一直奇怪,他和其他飞行员都在迷雾中飞行了2000多米,但机场控制台却一直报告天气情况良好,并无大团云雾存在。这一次,吉诺在试图飞出云雾时,注意到机身正下方并无云雾。他说:“我们无法摆脱它,它就像一个圆柱体那样一直包围着我们,好像一直以280千米的时速跟随我们。”

   因为这些离奇的经历,吉诺得出了一个结论。他认为,他所遭遇到的是一种神秘的气候现象——电子雾,而且它应该是造成许多百慕大三角事故的元凶。他推测,正如闪电总是击中最高的建筑一样,电子雾总是跟随经过的飞机,好像搭便车一般。吉诺相信电子雾是强力电磁风暴的副产物,母体风暴或称时间风暴(由吉诺命名)会迅速生成,直径扩展为约50千米,直接从海面上升起,在20分钟内到达海拔12000米的高度,并在30分钟内消失。吉诺确信,他是唯一从风暴核心目睹整个风暴生成、消亡过程,并从被他称为“时间隧道”的旋涡中逃生的飞行员。他还认为,如果有人从相反方向进入旋涡,肯定无法生还。

   当然,这只是有关百慕大之谜的一种个人见解。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众说纷纭。究竟哪种说法正确,一时还难下定论。

   链接

   库奇是一名图书馆管理员,在19号机队事件发生时,不少学生向他查找百慕大三角的资料,令他大惑不解。他于是通过亚利桑纳州立大学,着手研究先前的目击报告。库奇的研究,在1975年出版的《百慕大三角之谜:已解开》一书中展示。他得出以下结论:

  按比例来说,百慕大三角的船只和飞机的失踪数字远少于其他海洋地区;

  在热带风暴频繁的地区,失踪事件的数字与其他地区相比,是不成比例、不可靠、不可思议的;

  失踪事件的数字被草率的研究夸大了,失踪报道并未提及事件的最终结果可能是船只或飞机误期或折返;

   已证实的失踪事件,在一些记述中存在误报,例如:船只称当时天气平静,与当时刊载的天气报告不符。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