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玄幻故事

吸血鬼乌贼惊魂记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28

近日,一个澳大利亚考古队在东太平洋塞班岛附近的海域考察一条古代沉船时,遭遇了一群凶猛的吸血鬼乌贼。面对这些嗜血凶残的家伙,考古队中的一对恋人勇敢地层开了反击……

  吸血鬼乌贼惊魂记深海遇险命悬一线

   理查德斯是澳大利亚颇有声望的考古学家,女友贝斯特尼是他的得力助手。2011年3月底,理查德斯偕同贝斯特尼和另外8名科考队员,乘坐一艘科学考察船来到了东太平洋塞班岛附近海域,准备打捞海底约300米深处的一艘古代沉船。

   根据声纳定位,理查德斯一行测定了沉船的准确位置。随后,他们将科学考察船抛锚在距离海底沉船位置约50米远的海面上。由于沉船所在位置的海水深达约300米,使用一般潜水装置打捞难度极大,因此,经验丰富的理查德斯准备了一艘深海潜水器。但潜水器不大,一次只能容纳3个人下潜。急于见到沉船的理查德斯决定亲自带两名队员先行潜近沉船,担心他安全的贝斯特尼坚决与他同行。另一名队员叫格克曼。

   理查德斯三人穿上潜水衣,带着氧气设备走进了深海潜水器。当舷窗外的阳光被海水淹没得不见踪影时,理查德斯摸着胸前的十字架喃喃祈祷:“上帝啊,请保佑我们平安!”明白他心理的贝斯特尼握着他的手说:“亲爱的,我们会成功的!”但三人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们将面临一场巨大的生死危机。

   十多分钟后,潜水器在声纳的引导下,潜到了沉船所在的海底。在理查德斯面前,一艘长约40米的腐朽严重的木船静静地躺在海底。在历经了漫长岁月洗涤后,沉船的船身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水生植物,让它显得更加神秘。观察半晌后,理查德斯决定带格克曼和贝斯特尼深入沉船内部。

   格克曼在了三人的最前面,很快便靠近了沉船已经烂得只剩下门框的舱门。突然,紧跟在后的理查德斯和贝斯特尼听到格克曼痛苦地喊了声:”哎哟!”理查德斯心里一惊,几步便走到了格克曼的身旁。他看见格克曼正痛苦地捂着左前臂,而他的指缝间有一缕缕红色的血液冒出来,顺着海水慢慢地飘散开去。

   格克曼左前臂的潜水衣被撕开了一条几厘米长的口子,血液正从被撕开的地方不断地冒出来。不断冒出的血液让理查德斯明白,格克曼左前臂的创口一定不小,而在这里根本没有办法给格克曼包扎。稍一沉思,理查德斯决定将格克曼送回潜水器,而后再给他包扎止血。他正要对格克曼说出这些打算时,站在身后的贝斯特尼突然惊恐地大声叫起来:“亲爱的,那是什么?”

   顺着贝斯特尼手指的方向,理查德斯看见一只全身血红色的生物正向他们三人迅速地游过来。那只生物身长至少1米,一双蓝幽幽的眼睛一直看着他们。在深海的冰冷幽暗中,它看上去无比诡秘。眼前生物伸展着触手的样子,让对海洋生物有一定了解的理查德斯知道,这是一只乌贼,于是他柔声对贝斯特尼说:“别害怕,那是一只乌贼。”随后,他上前扶着格克曼转过身,向潜水器所在的方向慢慢走去。但他们刚刚转过身,一旁的贝斯特尼再次惊恐地大叫起来:“上帝,它想干什么?” 在贝斯特尼惊恐地大叫声中,强忍疼痛的格克曼感觉到受伤的左前臂被软软的东西紧紧地缠住了。他低头一看,缠在左前臂上的东西是那只血红色乌贼的触手。在格克曼不知所措时,那条触手前端的吸盘放在了他的伤口上。随后,他惊恐地感觉到,伤口处血液外流的速度突然加快起来。片刻后,从恐惧中回过神来的格克曼痛苦地喊道:“我的上帝,这丑陋的家伙在吸我的血!”

  情侣面临生死危机

   听到格克曼的惨叫,一旁的理查德斯迅速掏出匕首,对着缠在格克曼手臂上的乌贼触手狠狠地砍去。一砍之下,触手断为两部分。

   触手断去的乌贼赶紧回转身体,朝着沉船方向逃去。在理查德斯几人眼前,血红色的乌贼缓缓地与海水融为一体,不见了踪影。受伤的乌贼逃走后,格克曼依旧在惊恐地惨叫。理查德斯的目光落在格克曼的手臂上,看见那条从乌贼身上断开的触手依旧缠得很紧。理查德斯和贝斯特尼两人合力,才将断开的触手掰开。

   三人回到潜水器内,惊吓过度的格克曼脸色苍白。贝斯特尼赶紧从急救箱里找到消毒药水和纱布,对格克曼的伤口进行包扎。手臂受伤的格克曼不适宜继续潜水考察,理查德斯让他留在了潜水器上。由于担心再遇意外,他让女友贝斯特尼也留在潜水器里。但贝斯特尼没有听从安排,坚持和他一起面对未知的危险。想起格克曼的遇险,慢慢靠近沉船的两人非常小心。

   300米深的海底,此时显得格外静谧。理查德斯和贝斯特尼再次靠近沉船,打算进入沉船内部。两人来到了格克曼刚才受伤的舱门旁,发现朽坏的舱门左侧门框上有个折断的木块。理查德斯估计,格克曼刚才可能就是被这段木块的尖端划伤。看着黑漆漆的船舱内部,理查德斯对女友贝斯特尼说:“你检查船舱外,我进船舱内部看看。”

   理查德斯小心翼翼地进入了沉船内部。正认真研究船舱里的各类设施时,他突然听到贝斯特尼的尖叫:“上帝,怎么这么多乌贼!”理查德斯不由得想起了格克曼受伤后,那只血红色乌贼的疯狂。他在心里祈祷:“上帝,千万不要是那些嗜血的家伙。”

   理查德斯走出破烂的舱门,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在理查德斯和贝斯特尼周围,个多只身长约1米的血红色乌贼缓缓游荡着,蓝幽幽的眼睛正盯着两人。在这些血红色的乌贼中间,一只断了触手的乌贼特别引人注目,就是它刚才攻击格克曼的。贝斯特尼很担忧:“亲爱的,它们是来报仇的吗?”理查德斯轻轻抱着她说:“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理查德斯的话,让贝斯特尼心里一暖。这时,潜水器里的格克曼大叫道:“博士,沉船周围有很多血红色的乌贼。上帝啊,它们想做什么?”四下张望后,理查德斯和贝斯特尼的心跳顿时加快了许多。在沉船周围,游荡着上百只血红色的乌贼,他们就像凭空出现的一般。

   理查德斯知道,相持的时间越久,对他和贝斯特尼就越不利,潜水装置里的氧气只够他们使用1小时。这样相持下去,两人即便不被乌贼攻击致死,也会因缺氧而死。想到这,理查德斯对一脸紧张的贝斯特尼说:“亲爱的,我们冲出去,赶紧回到潜水器里,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安全。我冲在前面,你跟在我身后。”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