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玄幻故事

惊魂新婚夜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28

洞房出祸端

  惊魂新婚夜清乾隆年间,林王县的林家庄有个大户叫林冬青,从祖上就经营布匹和药材生意,家境殷实,在宁云州一带也是赫赫有名的大户。其子林威整日除了读书,就是与家人下棋。去年,在媒人的撮合下,他跟县城另一个大户王丰兰的女儿王元结为秦晋之好。王元花容月貌,人见人爱。

  选择良辰吉日,为儿子完婚。林冬青一家忙里忙外,办得很风光热闹。等到月上柳梢,客人散尽,新郎新娘入洞房,忙碌一天的林冬青才和夫人休息。第二天,两人在客厅等待小辈来拜见请安。但是一直等到中午将至,仍无动静。林冬青老两口顾不得许多,先在门外轻呼二人姓名,没有回音,一推房门,房门径自开了。

  等他们进房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只见新娘子王元和衣倒在床上,已经香消玉殒,林夫人检查她身体,却没有一点伤痕;急忙寻找儿子,可是窗户紧闭,儿子不知去向。

  林冬青初步判断,是儿子将媳妇杀害后逃走了,可是这也不合常理。婚姻虽是由家长包办,但两个年轻人自始至终没有表示过半点不情愿啊。既然儿子不会杀人,但是为何不在家里,反而逃走呢?……一时间,众人都面带恐惧,议论纷纷,这时有个家人过来向他坦承,今天早上过来开大门时,发现大门竟然是半掩着的。林冬青刚想发火斥责家人,夫人却提醒他赶紧将这件事情告诉亲家。林冬青这才冷静下来,赶紧派人给亲家报丧。

  听到噩耗,王丰兰惊愕不已,夫人更是一下子哭晕了过去。没想到只一天时间,喜事竟然变成了丧事。王丰兰带领众人赶到林冬青家,亲眼看见女儿尸体,心疼得泣不成声,然后勃然大怒,质问林冬青:“我的女儿怎么死的?快让你的儿子来见我!”林冬青这才嗫嚅道:“林威他,他也下落不明,我已经派人去找……”王丰兰一听,更是火冒三丈:“一定是你儿子谋害了我的女儿,然后逃走了,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报官啊!”于是不等林冬青反应,自己亲自带人到了县衙,击鼓鸣冤。

  这边,林家买了棺材,盛殓了王元。由于案子没有查清,只好先把棺木暂存在离家不远的一处山洞。

  县官李栋林接到诉状,派人气势汹汹地来到林冬青家,不由分说就将林冬青五花大绑地押到了衙门。公堂之上,李栋林将惊堂木使劲一拍,厉声喝道:“大胆刁民,快说你是如何跟你儿子合谋将王元害死的?如若不说,就大刑伺候!”

  林冬青战战兢兢地说:“启禀老爷,小民哪敢加害别人,是小民今早硬打开房门才发现儿媳死亡,儿子不知去向……请老爷明断。”

  李栋林冷笑一声,怒斥道:“一派胡言,等本县开棺验尸,查明真相,再治你的罪!”

  又生变故

  李栋林带领仵作和衙役来到存放王元棺木的地方,可是等打开棺木,众人禁不住惊讶不已。原来里面不见了王元的尸体,而是一个被石块砸得满身是伤痕的男子的尸首,上面还沾着石屑,双目怒睁,惨不忍睹。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案情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林家的仆人一直证实,确实是将王元的尸体放入的,怎么变成这么个人了呢?大家都感觉不可思议。李栋林更是吃惊万分,忙问:“你们可否认识这个年轻人?”众人仔细看过尸体后,都摇头说不知。王丰兰老两口眼看自己的女儿死了也不得安生,更是哭得死去活来,一口咬定,是林家将女儿害死后,怕暴露了真相,才暗中更换了尸体。李栋林感觉很是棘手,他边挠着头,边问这问那。其实他这个县官是做生意的哥哥花钱帮他买来的,他胸无点墨,能力平平,当然眼下他还是想把这个案子尽快破了,好给新上任的宁云州知府看看,让自己的官位多保几年。但是眼下该如何是好呢?

  回到衙门,一个姓王的衙役悄悄把一个小饰物交给李栋林,他拿过来仔细看了看,只见饰物的后面刻着个“忠”字,他心里一震,随即镇定下来,将玉佩揣在怀里,并嘱咐衙役不要对外讲。他让人把林冬青从牢房里押出来,把惊堂木拍得啪啪响,让林冬青赶紧认罪,林冬青还是一个劲地喊冤。李栋林脸色铁青,让衙役猛打,一会儿,林冬青就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口吐白沫。李栋林厉声喝道:“招还是不招?”林冬青看着一个个彪形大汉,就准备招认,琢磨着编一个如何将王元害死的故事,好开脱儿子。而背地里李栋林冷笑着,派出捕快去缉拿林威。

  可是还没等捕快出发,有衙役来报,说外面有个后生来喊冤。李栋林让人把后生带进来,一问姓名,才知道正是林威。李栋林大笑道:“好啊,我正好要找你呢,快如实招来你是怎样跟你父亲合伙害死王元的!又是如何移花接木,把王元的尸体弄走,换成另一个人的!”林威说:“我没有害死王元,更没有什么移花接木,她是我的新婚妻子,我没有害她的理由。”接着就陈述了那晚的情景。

  那天晚上,等客人散尽,林威跟新娘王元进了洞房。新娘面如桃花,貌似仙姬,美艳绝伦,看得他顿感血液沸腾,喜不自禁,连忙宽衣解带,欲要同床行事。王元却把他轻轻一推,娇羞地说道:“我们还没有吃同心面呢。”林威这才看见桌上的一个娃娃状的大白馒头。上面有两个红点。他知道按照风俗,新人在同房前要共同吃一个喜馒头。于是他就取过馒头,让王元先吃了一口,自己刚要张嘴吃,却听见窗外有人呼自己的名字。他心里一惊,很快意识到这不过是闹房的朋友而已。就不想理会。但是声音又响起了:“我是刘晓楼,母亲重病,请兄帮我递出二两银子以解燃眉之急!”刘晓楼是他的同窗好友,现在有难,岂有不帮之理?于是他从口袋里摸出二两银子,对新娘说:“我去去就来。”可是他打开家中大门,看外边并没有人,正在他疑惑之时,感到一阵冷风袭来,紧接着一记闷棍重重地打在自己头上,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第二天才醒来,但已经是在荒郊野外了。他努力地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赶紧回到家来,却被告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大人,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一直戴在脖子上的一块祖传玉佩在昨晚不知去向了。”林威补充道。李栋林笑道:“你命差点儿都丢了,还管什么玉佩不玉佩的啊。”林威说:“大人有所不知,这块玉佩是祖上传下来的,价值连城,小民谨听父命,一直戴在身上……”李栋林不耐烦地摇手打断他的话。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