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玄幻故事

罪恶的嫁祸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28

这天韩东信心满满地向晓蓉求爱,谁知俏丽的晓蓉一脸歉意地说:“对不起,我已和史鹏相约终生了。”

  罪恶的嫁祸韩东、晓蓉和史鹏都在同一家公司供职。现在韩东一听脸如死灰,可随即绽放出满脸笑容,说:“是吗?那么好吧,我祝福你们!”对韩东来说,如果情场失意职场能得意一下也算是得到稍许安慰,何况本来他对质检部经理一职是势在必得的,谁知道很快有风声传来:石意仁呼声远高于他。一时间韩东好不郁闷,常常是双眼望着天花板,一夜到天亮眼皮都不合一下。

  很快到了星期天,韩东约了晓蓉、史鹏这对恋人,还有石意仁一同野炊。三人本不想赴约,可韩东言辞恳切、态度坚决地一再相邀,大伙也就不好再推辞了。韩东要石意仁带一把水果刀来,说要削水果用,他自个的水果刀恰好丢了。

  在郊外一处偏僻的树林边,韩东手脚勤快地弄好野炊所需的一切,有毡子、食品,还有一箱啤酒。晓蓉有点担心地说:“现在常有山火发生,树林边点火相当危险,待会儿还要开车回去,啤酒就不要喝了吧!”韩东爽朗一笑:“晓蓉你放心好了,看,全是熟食,不用点火的。至于啤酒嘛,少喝点想必无妨,大不了喝过后歇一会儿就好了。我说,你们不会瞧不起我这个失败者吧?”说着分外殷情地开了啤酒。史鹏和晓蓉因为恋爱了而把韩东拒之门外,不免心生愧疚,石意仁更因为与韩东竞争经理一职也略有愧疚,所以现在听他这一说,三人也就不忍推辞了。

  正是春日的黄昏时分,山风徐来通体生凉,更兼花红柳绿鸟语花香,大伙兴致慢慢高涨起来,再加之韩东一再劝酒,一时间大伙是满脸酡红,那晓蓉更是粉脸含春,索性牵了史鹏的手到一边拍照去了。两人只顾肩并肩亲热,不知道身后的石意仁眼睛越发红了,当然不全是酒精刺激的。这一细微的变化全被韩东捕捉在了眼内,因为他早就知道石意仁也在暗恋着晓蓉。

  韩东轻叹一声说:“石兄,你知道吗,晓蓉她跟我说过,其实她蛮喜欢你的,可你这个闷葫芦一直不开口,恰好这时史鹏趁虚而入,所以你就这样拱手让出了佳人。唉,我真为你可惜啊!”石意仁不言语,猛一仰头,一瓶啤酒竟去了一大半。韩东有意无意地说:“说起来史鹏的为人还是不错的,他听说你要竞选经理一职后主动退了出去,说他已抢了原本属于你的美人,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所以在工作上就让你一马。”

  石意仁再也忍不住,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珠子怒吼起来:“我要他让?哼,有本事就放马过来咱俩拼一拼!”说话间史鹏、晓蓉回转过来,韩东忙打岔了,又一再劝酒,不知不觉中四人全喝醉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韩东被一声惊恐之极的尖叫声惊醒,眼一睁天都有些黑了。尖叫的是晓蓉,她酒喝得最少,所以醒得最快。望着她恐怖得几近疯狂的样子,韩东吓了一大跳,随即也吓得失声大叫起来:史鹏正侧卧在血泊之中!而他的身旁石意仁犹呼呼大睡,身上血迹斑斑,右手赫然握着一把锋利的带血尖刀!就在这时石意仁也被两人的尖叫声惊醒了,不用说随之也是一声惊叫。

  晓蓉指着他浑身发抖:“石意仁,你、你、你杀了史鹏!”

  石意仁疯狂大叫:“我没有!”

  韩东手指石意仁:“可你手中有刀!还有,只有你身上有血,肯定是你酒后心中烦闷,从而无意识地杀了史鹏!你不要逃,跟我们自首去。晓蓉,你别难过,我这就报警,不能让他跑了,警察一定会杀了他给你报仇的,至少也得坐十几年牢!”韩东说着哆嗦着手掏出手机,石意仁眼珠子吃人似的血红,嘶声大叫:“我不要死,也不要做牢,你不要报警!”说着挥舞着刀抢上前乱砍乱刺,也不知咋弄的,只听得“啊”的一声惨叫,韩东的手臂给划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一时间血流如泉涌。

  晓蓉再次尖叫起来,石意仁也吓坏了,愣了愣,一把抢过韩东的手机转身就跑,转眼间跳上汽车,消失在了越来越浓的夜色中。晓蓉只顾害怕、只顾抱着史鹏冰凉的尸体哭泣,不提防夜色中韩东在偷愉地笑。是的,他开心极了,一切尽在掌握中。他早就在熟食中做了手脚,放了大量的安眠药,而他自己只吃没放药的食品,然后,在三人沉睡后先把史鹏的身体侧转对着石意仁,再拿石意仁的水果刀刺进史鹏的心脏,猛地拔出刀,泉水一样的血液准准地喷在了石意仁身上,最后,把刀塞进石意仁手中,自个再假装睡去。美好的东西,如果自个得不到,宁可毁去,别人也休想得到,韩东从来就是这样的性格。

  当他得知史鹏抢走了晓蓉后,又得知石意仁即将抢走他的经理一职后,潜伏已久的恶毒心态再也按捺不住,经过无数个不眠之夜,终于想出了这一石二鸟之计:既除了情敌,又嫁祸于经理一职的竞争者。现在石意仁畏罪潜逃,那经理一职,包括晓蓉,还不都是囊中之物?可韩东并不急于向晓蓉献殷勤,晓蓉的伤口还未愈合,现在下手尚为时过早,操之过急只会引起猜疑,所以他只能鞍前马后地体贴她,一点点软化她。

  时间好快,一晃史鹏都头七了,韩东故作姿态地提出到树林边祭拜史鹏一下,晓蓉感激地答应了。

  这是个跟七天前差不多的黄昏,在树林边韩东默默烧着纸钱,晓蓉哀哀泣个不停,他们还带了一箱啤酒准备浇在地上,史鹏生前最爱喝啤酒了。四下里悄然无人,就在这时从昏暗的树林里走出一人,乍一看上去此人就像个叫花子,满面尘垢胡须丛生,身上更是衣衫褴褛臭不可闻,然后此人开口了:“韩东、晓蓉,是我!”

  他竟是警察一直在通缉的杀人嫌疑犯石意仁!他不是驱车跑了吗?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韩东和晓蓉本能地要掏手机,却见石意仁一扬手掏出一把尖刀,正是那把杀掉史鹏的凶器。两人顿时大惊,他这是要大开杀戒?石意仁神态淡定地开了口:“放心,我不会杀你们的,可你们不要报警。本来我是要亡命天涯的,可稍一冷静后就明白绝对跑不远的,警察肯定早就布下天罗地网,所以便在半路扔了车子,又徒步回到这里,这几天一直躲在树林里。”韩东一脸佩服地点点头,说:“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石兄倒挺聪明的。”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暗暗吃惊,本指望这家伙从此远遁他乡销声匿迹,或者被警察毙了,从此真相再无揭晓之日,不想他竟杀了个回马枪,夜长梦多,有朝一日一旦被他发现破绽可就大事不妙了。怎么办?这时,石意仁朝既愤怒又害怕,浑身抖个不停的晓蓉,一脸诚恳地说:“晓蓉,对不起,可我真不是有心要杀史鹏的,你知道我酒后一向形如死人,发生了什么我半点印象都没有了。这几天经过反复权衡我也想通了,与其过着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还不如自首去,早日有个了断也好重新投胎。最后,我要说的是:晓蓉,我爱你,希望你幸福!”石意仁说完转身就走,显然要去自首。这时韩东大脑里电光闪转:千万不能让他去自首,否则警察与他一对面就能查出蛛丝马迹来。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连他也杀了,就说是杀人犯拒捕所以才痛下杀手,这样一来真相就永远石沉大海了。他正要寻找合适的工具,如石头之类的,好砸上石意仁的头,就在这时晓蓉开口了,令他大吃一惊的是,晓蓉的声音里满是柔情:“意仁,你真的喜欢我吗?”石意仁的脚步一下子顿住了,回过头,脸上又惊又喜,还有一丝疑惑,他不明白晓蓉为什么会这样,韩东也同样不明白。晓蓉眼波流动,又说:“意仁,你为什么不早说啊?实际上我也喜欢你。先不说这些了,你刚才说你不是要自首吗?那就意味着我们将有好长时间不能见面了,那我们为什么不抓紧时间一醉方休呢?毕竟我们同事过、相爱过、长夜当哭过,而下次相见又将是如何的沧海桑田啊!来吧,干杯,不要拒绝我!”几句话说得石意仁热泪盈眶热血沸腾,没说的,抓起啤酒仰头就灌,那晓蓉也喝,竟喝得比石意仁还猛,一大口一大口的,一瓶又一瓶的。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