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玄幻故事

假借钱

小故事网 借钱的故事 时间:2016-01-11

  A

  腾明宣和张之路是文学上的一对好朋友,两人隔一段时间便相约小酌,畅谈文学与人生,可以说,两人是一对很不错的铁哥们。

  假借钱这天,腾明宣又把张之路约了出来,酒过三巡,腾明宣放下酒杯,说:“之路老弟,我今天约你,主要是跟你说个事。”“有话快说。”张之路呷一口酒,看着腾明宣,等待着。腾明宣放下筷子,说:“其实也不叫个事。我女儿不是得脑瘤了吗?手术费需要8万。可我刚买了房,手头没钱,你嫂子紫秀叫我去借,我朋友少,上哪去借?和你谈得来,我清楚,你也帮不上,自己房贷还没还清。我没辙,决定把自己的8万私房钱拿出来。”

  说到这,张之路一伸脖子,瞪大眼:“哟,腾哥,没想到你还有私房钱啊?怎么攒的?是不是日后想金屋藏娇?”腾明宣四下里瞅瞅:“你嚷啥?这钱是我发了两个长篇得的,瞒着你嫂子了。我藏私房,也不是对你嫂子不忠,我想自费出书,怕钱到了你嫂子手中,到时拿不出,才长了这么个歪心眼。”张之路一点头:“理解万岁!不过,你求我啥呀?”腾明宣低声说:“这8万要是说成私房钱,不就归公了吗?说不定还要起干戈,要想成玉帛,我就说是借的,向你借的。”

  张之路又一点头:“明白了!”腾明宣着重叮嘱道:“日后,你嫂子肯定会对你提这钱,说些感激之类的话,你可千万别弄出纰漏,影响我们夫妻和睦。说得再狠一点,即使我暴病身亡,也不许你说,你嫂子心太脆弱,我怕伤了她。”张之路一端杯:“放心吧,哥,我绝对不说。”

  第二天,腾明宣就取出了自己的“小金库”,交了手术费。手术是在沧州市最好的一家医院做的,很成功。女儿一出院,紫秀就把张之路请到家里,入了上座,感激之言说了几箩筐。张之路有些担当不起了,为了掩饰不安之色,故作呵呵一笑,说:“嫂子,我和腾哥这么好,这不叫个事。不过,等我有结婚的那一天,你可不能耽误我办事啊!”紫秀满口应允:“真到那一天,我就是去借,也不误你娶媳妇。有机会,我给你物色一个。”张之路离婚好几年了,由于碰不到合适的,还单着身,腾明宣与他串通,还是比较保险的。

  B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这夜,腾明宣睡眠中出现了脑出血,紫秀下了夜班发觉后,已误了治疗时间。抢救室里,腾明宣只是断断续续地说了几句临终遗言,就咽了气。

  作为铁哥们,张之路义不容辞地协助紫秀办完了丧事。亲戚朋友们在紫秀家吃完谢丧饭,安抚完紫秀离去。张之路最后一个起身,紫秀抓住他的手:“兄弟,那8万块钱,我就是砸锅卖铁,搭上这条命,也想法还上。”张之路的手一颤,心一下绷紧了:哎呀,腾哥走了,还有8万块钱没有交待清楚啊!他掩饰了一下慌乱之色,嗫嚅道:“别、别放心上。”说完,手使劲一挣,匆匆地下楼走人。

  张之路没有回家,信马由缰地溜达着,大脑的运转一会儿正,一会儿反,他不知道该怎么对紫秀说。他耳边总回响着腾明宣那日的酒后之言,不实说,自己总不能认了这子虚乌有的8万块吧,若说了,紫秀还不恨死那边的腾明宣,破坏了紫秀一辈子对腾明宣的美好怀念吗!

  转着转着,张之路就来到了腾明宣的墓地,他径自来到腾明宣的墓碑前,摸着腾明宣的遗像,一遍又一遍地问:“腾哥,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对嫂子说那8万块钱?”遗像上,腾明宣微笑着看着张之路,张之路冥冥之中似乎听到:“不能说啊!”

  张之路便把这事搁置一边了。

  可紫秀对这8万块钱却认起了真。她为了还债,又找了一份兼职,干完双职工作,在华灯初绽的时候,她还要去东安商厦门口卖糖葫芦。张之路见她如此辛苦,很不好受,三番五次地说:“嫂子,你别玩这命了,那钱我不要了,行不,就当我求你了,那钱不用你还了!”

  紫秀笑笑:“兄弟,我身体垮不了,你放心,因为我的精神不垮呀!腾明宣借你的钱,我替他还不上,对不起他呀!”张之路无话可说了。

  8万块钱的债,对紫秀来说,不是巨石,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而是一面旗帜,在心头猎猎招展。紫秀举着这面旗,过了两年半的苦日子,终于攒够了8万块钱。

  当紫秀把钱还给张之路时,张之路急了:“嫂子,我说过,这钱不要了,你给我拿走,要不然,我不认你这个嫂子了!”紫秀更急:“借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要是不收,我就不认你这个兄弟了,快数数!”张之路很强势地一甩手:“我不数!”“反正我数好了,不数就不数吧。”紫秀把钱往张之路怀里一扔,就噔噔地跑了。

  张之路抱着这不是自己的8万块钱,如同抱着一个大刺猬。他打算想个法子,让这钱回紫秀的家。想来想去,他一团乱麻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C

  张之路找了一位朋友,问好和紫秀互不认识后,便让他冒充一家长篇小说刊物的刘编辑。腾明宣在世时,在这家刊物发过作品,他让“刘编”把这8万块钱亲自送给紫秀,就说腾明宣曾发的一篇稿在一年一度大奖评选中获了特等奖,这是奖金,因为和腾明宣联系不上便送钱上门了。

  因为点子好,“刘编”很顺利地完成了任务。张之路好好地请“刘编”嘬了一顿。

  可是,第二天,紫秀便给张之路打来了电话,叫他去一趟。张之路心“咯噔”一下:会不会那钱露了馅?

  张之路当即来到紫秀家。紫秀今天略施粉黛,看起来比平时漂亮了许多。紫秀本是一朵花,花开得正艳时,却偏偏没有了绿叶扶。

  张之路平时来到紫秀家,像在自家一样,今天却很拘谨。紫秀冲他一笑,说了声“坐吧”,他才坐在沙发上,搓着双手问:“嫂子,你有事?”

  紫秀很动容地说:“有两件事,我要跟你说。”说着,她从包里掏出一摞钱,张之路心一下跳到嗓子眼,果真是那钱的事啊!他的目光避开钱,望着天花板,故意问:“我的钱你不是还了吗?”

  紫秀瞪着张之路说:“我是还了,可你昨天又找人冒充刘编送回来了。我现在就亮个实底吧,这8万块钱名义上是你借给腾明宣的,其实,这是腾明宣撒的谎,这是他的私房钱。他这钱的活期存折,被我发现过,但我知道,腾明宣不是那种乱花钱的人,便装作不知。当他说从你那借了钱时,我便偷偷翻出他的存折,发现上面的钱空了,便知道了真相。我怕伤了腾明宣的自尊,才配合了你们。”

  张之路听到这,汗“嗞”地一声从额头冒了出来,感到后背上爬满了蚂蚁。他抹了一下汗,低着头,问:“嫂子,这8万块钱,我没有跟你说清楚,你不恨我吧?”紫秀鼻音重了:“兄弟,我不但不会恨你,还要谢谢你。俗话说:‘没有背账不上劲’,要不是这点账作我的精神支柱,也许我早就垮了,我是背上一屁股账,才从丧夫的悲痛里走出来的。我不恨你,兄弟。”

  张之路这才敢去看紫秀:“嫂子,我瞒你真相,也是想以账为你打气。不过,我不明白,你知道真相,把账当作动力,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郑重其事地还这笔账?”

  紫秀不由得双颊潮红,低眉垂目了:“那我就跟你说第二件事吧。腾明宣走时,说他走后,我嫁给别人他不放心;我不嫁人,他更不放心,他说你这人不错,让我嫁给你。他临终的最后请求,我哪能不答应,当时便点了头。他说完这件事之后,本来是要交代这8万块钱的,可刚说了一个‘八’,就咽气了。生命啊,连这么短短的十几秒的时间也不给他。”说到这,紫秀抹了抹眼角的泪。

  张之路像被子弹打中似的,一下子僵在沙发上。

  紫秀接着说:“我认了这份账的最主要目的,是想看看你这个人有多好。你虽然和腾明宣交情深,但我们之间并没什么考验,我虽然是残花败柳了,也不能轻易嫁给一个人呀。现在,我知道了,腾明宣的眼光是亮的。”

  “这……”张之路脸红了。

  紫秀叹息一声,说:“你要是不同意,我也不勉强,我祭奠腾明宣时,跟他说说。”

  张之路神色凝重地看着嫂子,叫了一声:“紫秀……”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