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唇腐齿落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18 薛漠北

  腐烂的嘴唇

  这夜,113寝室的人全都睡了,寝室里荡漾着微弱的鼾声。

  咕噜……

  王强的肚子突然响了一声,然后他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蹑手蹑脚地爬下了床。他左右巡视了一下,确定不会有人醒来之后,偷偷地来到了庞海的桌子前。他拉开庞海的抽屉,偷偷拿出了一块月饼,迅速地啃了一半之后放在了庞海的桌子上。而后他又慢慢地爬回了,自己的床,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清晨的闹铃响了好几遍,113寝室的几个人才醒来。

  “真该死!今天闹铃响了好几遍都没听到!”庞海一边骂一边说,“大家别洗脸了,马上就要迟到了。”

  今天是校庆的日子,辅导员规定六点必须全部到达广场集合,否则取消一切评优资格。现在是五点五十,距离六点钟还有十分钟。

  “我的闹铃今天居然没响。”李伟明穿好了衣服,对庞海和龚天祥说。

  唇腐齿落“王强还没有醒,我把他叫醒。”龚天祥说着,向着王强的床边走去。但他刚一走到王强的床边,便脚下一滑,倒在了地上。

  龚天祥捂着被摔疼的腰站起身向脚下看去——白色的瓷砖地板上,一道长长的污渍痕迹像是一条恶心的水蛭趴在那里,污渍的顶部是一块被龚天祥踩得稀巴烂的东西。

  龚天祥没有管那么多,踩着凳子摇晃着上铺的王强,但无论他用多大力气摇,王强就像一具死尸一样一动不动。

  “快迟到了,赶紧起来。”庞海推开龚天祥,抓住王强的胳膊,一下把王强抓得坐了起来。但庞海还没来得及骂王强,突然怪叫一声,从凳子上踉跄着跌了下来。

  龚天祥和李伟明赶紧扶住了庞海。

  被庞海拉坐起来的王强没有了力的牵引,身体一歪,从上铺滚落下来。

  滚落在地的王强脸部朝上,他的脸被在场的三个人看得一清二楚。尽管已经看过一次,但庞海还是发出了一声惊恐的惨叫。紧接着龚天祥和李伟明也加入了惨叫的行列。

  只见王强双目圆睁,像是要看透三个人的灵魂;他的鼻孔张得很大,像是死前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他的嘴唇不见了,一圈腐烂的碎肉也挡不住他惨白的牙齿。

  王强死了,他的嘴唇失踪了。

  他的嘴唇呢?

  龚天祥向刚才害他滑倒的尔西看去,一声惨叫再次爆发出来——害他滑倒的正是两片腐烂的嘴唇。

  这时,一个被啃了一半的月饼从庞海的桌子上掉了下来。龚天祥和李伟明看了看王强腐烂脱落的嘴唇,又看了看只剩一半的月饼,不可置信地看着庞海问:“月饼有毒?”

  庞海看着王强的尸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王强没有偷吃他的月饼,那么死的就是他。

  屋顶的怪物

  梁敏把班长陈贺约到了学校前的废弃工厂。空荡的工厂里,灰尘在阳光下无处遁形。陈贺看着梁敏,身体一阵发抖。

  梁敏把陈贺带到这里来,并不是想谈心,她的目的是教训陈贺一顿。梁敏平时是班级里的大姐大,没人敢招惹她。今天她在自习课上大声喧哗,被陈贺说了两句,于是就起了报复之心。陈贺本不想应约的,但是她害怕这个“女魔头”会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来,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梁敏推了陈贺一把。陈贺踉跄了一下,差一点儿跌坐在地。梁敏脸上的肥肉一横:“你真是反了!”然后抡起胳膊扇了陈贺一巴掌,“给我道歉。”

  陈贺抬起头,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梁敏,咬牙切齿地说:“我没错,凭什么要我道歉?”

  “好一个厉害的丫头!”梁敏被气得七窍生烟,从来没有人敢这么顶撞她,“我不收拾你,你还真是皮痒了!看来我又得麻烦大海了!”梁敏一边说一边阴险地笑着。

  大海是校外一个小混混的外号。这个小混混平时嚣张跋扈,跟梁敏关系不错。

  看着梁敏那阴险的笑,陈贺立刻感到一阵难以抗拒的冰冷侵入了她的骨髓。

  “哎哟——”一个东西突然从某个方向飞来,恰巧打在梁敏脸上,梁敏吃痛叫了一声,“敢打我?谁这么大胆?赶紧给我滚出来!”梁敏扫视了一圈,没看见任何人。她不停地大喊大叫起来。

  “我在这儿。”一个声音说。然后又有一个东西砸在了梁敏的脸上,梁敏这才看清,打到她的根本不是小石子,而是一颗牙。

  “少……少装神弄鬼!”梁敏心头骤然一紧,咽了口口水,结结巴巴地说。虽然她不愿意相信用牙齿“袭击”她的人就在屋顶,但她还是忍不住抬头看去。

  一个“人”正匍匐在屋顶上,全身呈现出一种难看的青紫色,有的地方的皮肤已经溃烂。那“人”瞪着茶杯大小的眼睛看着她,眼睛里白多黑少,远远看去像是两个陈旧的灯泡;嘴里的两排惨白的牙齿像是一台切割机,似乎快要切断梁敏的神经;而嘴唇早就不知所踪,裸露出来的牙齿失去了嘴唇的庇护,一颗接一颗地掉落着。

  “不要欺负她。”那“人”两排残缺不全的牙齿一开一合,喉咙里发出了冰冷的声音。

  齿落

  “王强有半夜起来偷吃别人东西的坏毛病,他昨晚偷吃了你的月饼。”龚天祥后退了一步,跟庞海保持一定的距离。

  “你怀疑月饼有毒?我没必要为了一个月饼弄死他吧?”庞海觉得龚天祥对他的怀疑很可笑。

  “那我可说不准,上次那个女孩……”

  “给我闭嘴!”没等龚天祥说下去,庞海便愤怒地打断了他,“我不是说过不许再提那件事了吗?你聋了吗?别忘了你也有份!”庞海面红耳赤地把龚天祥训斥了一顿,然后拿出手机,快速拨打了一个号码,“怀疑我是吧?让警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个人整个上午都是在警察局里度过的,中午回到学校之后又被学院领导叫去谈话。那些领导先说了一些关心的话来作铺垫,然后才说出和他们谈话的关键——因为学校宿舍紧缺,提供不出新的宿舍,所以三个人还要在死过人的寝室里继续住下去。

  天不知不觉地黑了。

  龚天祥和李伟明出去吃晚饭。餐桌上,龚天祥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问李伟明:“你觉得王强的死跟庞海有没有关系?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鬼吗?会不会是她回来了?我们做了对不起她的事,这是不是她对我们的惩罚啊?”龚天祥的手抑制不住地发着抖。

  李伟明急速呼吸着:“我也不知道。不过王强的嘴唇腐烂了,这跟当时那个女孩不是一样吗?”

  李伟明又想起了几个月前的那个晚上,寝室里的四个人残暴地往女孩的嘴巴里塞了很多石头,然后用锤子把女孩的嘴唇打烂,把牙齿一颗颗敲落。尽管他们没有杀害那个女孩,但李伟明觉得女孩已经死了,并且变成了怨气冲天的厉鬼,报仇来了。

  龚天祥跟李伟明一样不想回忆那件事,他们心照不宣地不再谈论这个话题,匆匆吃完饭,就朝着寝室走去。

  两个人打开寝室门,庞海正背对着两个人,他的头微微晃动,不知道在干什么。

  喀嚓喀嚓——

  “庞海,你干什么呢?”李伟明问。

  庞海并没有回头。

  喀嚓喀嚓——

  随着庞海头部的晃动,又一阵异响传了过来。

  “你……吃什么呢?”李伟明确定庞海在吃东西,可是什么东西这么脆,能吃出这么大的声音?

  喀嚓喀嚓——

  见庞海仍旧没有搭理他们,李伟明和龚天祥对视一眼,走上前去。他们慢慢绕到了庞海的前面。

  庞海红着眼睛,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堆被咬得稀巴烂的茶杯和镜子碎片,碎片中零星可见一些带有血迹的牙齿。此刻,他的手里拿着一串挂着指甲刀的钥匙串,正大张着嘴巴一口口吃着钥匙。

  喀嚓喀嚓——

  原来庞海在吃这东西。

  随着庞海咀嚼的动作,两个人看见庞海口腔里面的牙已经所剩无几,那些被他吞进嘴巴里的碎片和钥匙除了被他吞进胃里之外,都刺穿他的腮部露了出来。

  越来越多的东西从庞海的腮部刺穿出来,此时此刻,他的样子像一只可怕的海胆。

  “别吃这些!”李伟明和龚天祥打掉庞海手里的东西,立刻拨打了120。

  我要你去死

  梁敏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逃出工厂的。她不知道那个趴在屋顶的是人还是怪物。

  晚上,梁敏回了家,躺在床上一直在想白天发生的事。为什么那个怪物要阻止她欺负陈贺呢?难道陈贺跟那个怪物有关系?明天一定要找陈贺问个清楚。梁敏在心里打定了主意,然后熄了灯,准备睡觉。

  梁敏拉好了窗帘,最后一丝光亮也挣扎着被赶出了屋子。

  邪恶在黑暗的掩饰下不安地骚动着,白天因畏惧阳光而躲藏起来的东西肆无忌惮地在月光下横行。邪恶像是一只庞大的章鱼,它的触角向四面八方延展着。

  滴答滴答——

  刚刚躺下的梁敏翻了一个身。下雨了?声音听起来并不像是雨声,这声音听起来更加厚重有力,且间隔很长。

  滴答滴答——

  梁敏烦躁地从被窝里面爬了起来,白天受到惊吓的她此刻感到一阵头疼。

  什么东西这么吵?

  梁敏的眉头皱了起来。她下床拉开窗帘。月光一下子倾斜进了屋子,铺在地上像是结了一层霜。

  外面没有下雨。

  滴答滴答——

  声音响起的同时,两滴巨大的水滴从上面掉落下来。

  一个大大的问号在梁敏的心里形成了,是什么弄出了这么大的水滴?梁敏咽了口唾沫,深吸一口气打开了窗户,硬着头皮把脑袋伸了出去。她的脑袋伸出去的一刹那,有什么东西砸了下来,那种感觉熟悉而恐怖。梁敏脚底发冷,她壮着胆子扭动脖子向上看去,不知什么东西再一次砸到了她。

  尽管不想承认,但那确实是真的——牙齿。

  梁敏的视神经给她的大脑传递了这样一幅画面——大楼的墙壁上,一个全身青紫的人形怪物匍匐在上面。它的嘴唇腐烂,不知掉落到了哪里,牙齿也残缺不齐;它的眼睛白多黑少,远远看去像是两个陈旧的灯泡。

  滴答滴答——

  两滴巨大的口水挂在它的嘴角,没了嘴唇的牵引,两滴口水坠落下来,直直地落到了僵愣在那里的梁敏的头上。

  一股难闻的恶臭如同一条腐烂的小蛇钻进了梁敏的鼻腔。梁敏这才回过神来,把身体缩回屋子,立刻关上了窗户。

  那个怪物不依不饶地贴到了窗户上,张开没有了嘴唇的嘴巴对梁敏说:“我要你去死!”

  “啊——”梁敏终于爆发出了盘踞在喉咙深处很久的一声尖叫。

  她抖着手,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梁敏和庞海

  医院里的消毒水味像是有形一般在空气中肆意游走。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铃声搅乱了空气,也搅乱了龚天祥和李伟明的梦。两个人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是庞海的手机。”龚天祥和李伟明分别查看了各自的手机之后,发现他们的手机根本没有响。

  接听电话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惊恐的尖叫。电话那头的人哭着说:“大海,完了,我看见怪物了。你快来救救我。”梁敏的声音透过手机,带着彻骨的寒意传了出来。

  龚天祥和李伟明对视一眼,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那怪物长什么样?”龚天祥没有说他不是庞海。

  “它肯定已经是个死人了,它无所不能……它太厉害了,它要我死,呜呜呜……”梁敏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出关键。

  龚天祥硬着头皮问道:“它是不是没有……没有嘴唇,牙齿脱落?”

  “对!就是那样!我给你钱!大海你快来救我!求求你!”梁敏害怕得哇哇大叫。

  龚天祥跌坐在地,脑子里一片空白。

  梁敏是庞海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初中生,她的父母在外地工作,留她一个人在家。庞海以小混混的名义认识了梁敏,他帮梁敏打一次架,梁敏就会给他一笔钱。梁敏并不知道庞海是大学生而不是小混混,她更不知道庞海此时已经自身难保。

  “恐惧不是办法,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李伟明从龚天祥的手里夺过庞海的手机,“现在看来那个女孩已经死了,她在用尸体的形态报仇。我们如果想要活命,就必须毁掉她的尸体。”

  “可是我们敲掉她的牙齿之后就走了,根本不知道她的下落。”绝望像是一张网,紧紧地包裹住了龚天祥。

  “梁敏是她的同学,说不定她知道些什么。”说着李伟明回拨了梁敏的电话。

  她在你的月饼里

  第二天一早,龚天祥就来到了梁敏所在的学校跟梁敏见面。梁敏认识龚天祥,前几次庞海来帮她打架时就是带着同寝室的几个人来的。

  “昨晚真是吓死我了,幸好你挂断电话之后它就走了。”梁敏想起昨晚的事,仍旧心有余悸,“就你一个人来了吗?”

  “李伟明今天早上肚子疼,我就先来了。我们找个地方谈谈吧。”龚天祥跟梁敏在附近找了一家饭店,进了一个单间。梁敏把自己遇到怪物的经过全都告诉了龚天祥。

  “我猜测你看见的那个怪物就是上个月你要我们教训的那个女孩。看来这件事跟你们班长陈贺也有着莫大的关系。今天中午放学我们问问陈贺。”龚天祥喝了一口茶,希望可以减少内心的惊恐。

  龚天祥和梁敏没有想到陈贺居然应邀了,但一直到中午李伟明都没有出现,打电话也没人接。龚天祥只好跟梁敏去见陈贺了。

  他们相约见面的地点是学校东湖的假山后面,那里地处偏僻,平时没有什么人去,谈话很方便。

  似乎是上一次得到了怪物的帮助,这一次陈贺竟然毫无惧色地来了,这让梁敏心里很不爽,但她还是忍住了。没等龚天祥和梁敏说话,陈贺就递过来一盒月饼,率先开口了:“你们两个还没吃午饭吧?正好我带了月饼,你们两个尝尝,是我在家自己做的。”

  陈贺的淡定狠狠地刺激了梁敏,她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就毫不客气地拿出一块月饼咬了起来。

  龚天祥看着吃月饼的梁敏,心里感叹她真对得起她的体重。

  “你认识那天救你的怪物吧?”梁敏一边咀嚼月饼一边说。她并没有说出那个女孩的名字,她担心如果陈贺跟那个女孩无关,自己先说出来反倒会多了一个知情者。

  “我不认识她,我只是救了她一命。”陈贺说。

  听了陈贺的话,龚天祥吃了一惊:“她还活着?”

  “不,她死了。”陈贺又说。

  “那她的尸体在哪里?”梁敏咀嚼月饼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她表情怪异地把手伸进了嘴巴里,然后从嘴巴里拿出了一根头发。

  陈贺看着呕吐的梁敏,幽幽地说:“她在你吃的月饼里。”

  尸奴

  龚天祥在关键时刻打晕了陈贺,并把陈贺拖到假山后面以免被人发现。

  “别吐了,我们得想办法处理掉她。”龚天祥对呕吐不止的梁敏说。

  “你……你要杀了她?”梁敏的脸色再一次变得煞白。

  “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陈贺要害死你。那个女孩一定是死了,但为什么她要变成怪物缠着你和我们?为什么它要保护陈贺?因为陈贺控制了它!它是陈贺的尸奴!”龚天祥一脸严肃,声音低沉地对梁敏说,“王强和庞海肯定都吃过用女孩的肉做的月饼,所以他们都出事了。”

  梁敏的呼吸变得急促:“那我会怎么样?”

  “王强死得很惨,嘴唇腐烂。”龚天祥拿出手机调出了相册,“看吧,庞海的下场更惨。”

  看了照片之后,梁敏爆发出了一阵惊恐的尖叫:“不!我不要变成那样!”

  龚天祥捂住了梁敏的嘴巴,四处看了看:“小点儿声,如果被人发现我们在这里就完了。”

  “她真的在养尸奴吗?”梁敏的眼睛里闪着泪花。

  “有什么好怀疑的?尸奴又不难养。只要找到一个濒死之人,答应帮她杀死三个仇人,尸体就会当操作者的奴隶。只要吃了尸奴身上的肉就逃脱不了被杀死的命运,惟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彻底杀死尸奴或者尸奴的操控者。尸奴的强大你也见识到了,我们根本杀不死它。”

  “怪不得陈贺的胆子越来越大,原来有尸奴给她撑腰。让我杀了陈贺这个操控者。”梁敏说着走到了假山后面,拖着晕倒的陈贺要把她扔进湖里,但到了湖边她又犹豫了,“可是陈贺只是杀死了王强和庞海,你和那个迟到的人不是还活着吗?陈贺真的那么快就驯服了尸奴吗?”

  “别犹豫了,李伟明到现在都没有来,说不定已经遇害了。刚才陈贺给我们吃月饼,就是要害我们啊。”龚天祥尽力说服梁敏消除疑虑。

  “天啊!”梁敏突然怪叫一声,指着人工湖,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

  龚天祥心里一惊,立刻跑到前面去查看状况。他弯着身子小心翼翼地向湖面看去,什么都没有。正当他要回身问梁敏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时,他突然感觉一股力量把他推向前去。龚天祥整个人顺势倒在了湖边。

  梁敏站了起来,她的表情不再是惊恐,而是得意。

  这时,梁敏的身后走来一个人。那个人拿着一块石头,慢慢地走到了湖边……

  尾声

  “李伟明?”龚天祥懵了,“你为什么要害我?”

  “你别装了!龚天祥,想不到你的心这么狠。今天早上回寝室,我在你的电脑里发现了一份加密的word文档,破解密码之后我发现那就是供养尸奴的具体方法。原来王强和庞海都是你害的!”李伟明愤怒地说着,“我还很纳闷,我们那天除了敲碎了她的牙齿之外并没有做其他伤害她身体的事,她怎么可能会死呢?现在我知道了,当时你谎称去厕所,其实是折返回去杀了那女孩,然后要杀死我们让女孩做你的尸奴。庞海的月饼是你换的吧?里面就有女孩的肉。幸亏我没吃,否则也得跟王强和庞海一样得到那个悲惨的下场。”李伟明说着举起了手里的石头:“龚天祥,你去死吧!”

  阳光热烈的中午,一朵妖娆的红玫瑰在水面晕染开来。

  “谢谢你杀了龚天祥,破除了尸奴的诅咒。我已经吃了那女孩的肉,再不行动我就会死的。”梁敏说着,从兜里掏出了几百块钱就要塞到李伟明手中。要不是上午李伟明偷偷找到她并把真相告诉她,她还被蒙在鼓里呢。

  塞钱的动作还没完成,梁敏的手突然僵在了半空,然后她的嘴巴大张,发出了“啊啊”的声音。

  梁敏的手不断抓挠着喉咙,她感觉她的喉咙里面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爬来爬去。

  “啊啊啊……”为什么操控尸奴的龚天祥死掉了,自己还没有恢复正常?梁敏瞪着眼睛看着李伟明,心里的疑问却喊不出口。

  “啊啊啊……”一缕漆黑如墨的长发从梁敏的嘴巴里长了出来。它们像是海藻一样源源不断地冒出来,拖了长长的一地。

  “啊啊啊……”梁敏看着李伟明阴险的笑,立刻明白了一切。原来,养尸奴的不是龚天祥,而是李伟明,自己中计了。

  梁敏的身体脂肪急速减少,她渐渐瘦弱的身体被那些从喉咙里长出来的头发包裹住了,最后她连“啊啊”的声音都发不出来,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看着死去的梁敏,李伟明笑了。本来毫不费力的事居然这么难才搞定,怪就怪龚天祥那个蠢货说什么都不吃月饼。现在正好死了三个仇人,那个女孩可以当他的尸奴了。

  “哈哈哈……”

  李伟明想笑,但他还没有笑出来,一阵得意的笑声便从他背后传了过来。

  李伟明回头看见陈贺正站在他的背后大笑着。

  “你笑什么?”

  “你真是笨啊,你不知道为什么你的尸奴会在梁敏欺负我的时候帮我吗?你不知道尸奴不是那么好养的吗?我可以让你死得明白一点儿——你的尸奴背叛了你,现在它是我的尸奴。”

  “不!你撒谎!”李伟明不可置信地摇着头。

  李伟明不知道,一个全身青紫的人形怪物正站在假山上,有的地方的皮肤已经溃烂;它的眼睛白多黑少,远远看去像是两个陈旧的灯泡;它的嘴巴里,两排惨白的牙齿像是一台切割机;它的嘴唇早就不知所踪,裸露出来的牙齿失去了嘴唇的庇护,一颗接一颗地掉落着……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