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民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

吼海雕不饶人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3-28 朱坤云

  吼海雕,是世界上最珍贵、最凶猛的禽类之一,被称为“禽鸟之王”。它们复仇心理强烈,如果同类被其他动物攻击,它们会群起而攻之,直至把“仇人”置于死地才善罢甘休。本文就讲述了一起科考队和吼海雕间发生的惊险故事。

  土著向导误杀幼雕

  在非洲西南部的纳米比亚沙漠和大西洋冷水域间有一条绵延500千米的“骷髅海岸”。2011年3月,一支由英国、墨西哥及纳米比亚野生动物学家组成的科学考察队来到这里探险、考察。

  一天上午,当考察船“南鲸”号行至西布兰岛附近时,带队的英国鸟类学博士约翰·哈文提醒大伙说,这片海域遍布参差不齐的暗礁群,船要放慢速度,小心行驶。话音刚落,几只惊艳的大鸟掠过考察船的上空。作为鸟类学专家,哈文博士连忙向众人介绍说,这种大鸟名叫吼海雕,又叫非洲鱼雕,属于大型猛禽,目前已名列国际濒危物种。

  向导纳西瓦纳是当地的布须曼族土著,并不懂得吼海雕的珍贵价值,他只是觉得这种鸟很漂亮、体型又大,便想射杀一只带回家美餐一顿。于是,他趁大家不注意时,悄悄拿出猎枪,朝一只正栖息在礁石上的幼雕砰地放了一枪。

  幼雕中枪,跌落在了海里。纳西瓦纳兴奋得跳起来,一边做出胜利的手势,一边脱掉衣裤就要跳入浅海去拾他的胜利果实,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只体型超大的母雕突然从天而降,凶猛地朝纳西瓦纳袭来,铁钩似的利爪忽地掠过他的肩头,瞬间就在他的胳膊上抓出了几道深深的血痕。纳西瓦纳尖叫起来,吼海雕则调头再次袭来。

  纳西瓦纳吓得赶紧穿起衣裤,一旁的研究员阿孛儿情急之下,也拔出手枪朝这只雌雕开了一枪,这只吼海雕一声哀鸣,跌落在甲板上……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带队的约翰·哈文博士还没来得及阻止,悲剧就已经发生了。他一边叹息,一边警觉地说:“吼海雕的复仇心很重,大家赶紧离开这里!要是惹怒了群雕,我们的麻烦就大了!”随行的船员听完这话,也慌了神,赶紧调转船头向着大西洋深海驶去。

  吼海雕不饶人然而,母雕毙命前的哀鸣声,还是招来了复仇的同伴,三只雄性吼海雕和两只雌性吼海雕直向“南鲸”号俯冲下来,众人慌忙跑进船舱躲避。阿孛儿稍稍跑慢了一步,一只雄性吼海雕吼叫着扑了上来,爪子一下钩住他的耳朵,猛地使劲一抓,他的耳朵被撕裂了……考察船经过近半小时的急速行驶,才算是暂时摆脱了那5只疯狂复仇的吼海雕。

  吼海雕不依不饶

  众人脱离险境,终于舒了一口长气。纳西瓦纳摸出一瓶白酒,在伤口上倒了一些消毒。阿孛儿接过他倒剩的烈酒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

  这时,船员杰克跑上来冲大伙喊道:“不好了,船头漏水了!”哈文博士抬头一看,只见船头已经向下倾斜,他猛然醒悟过来说:“一定是刚才调头太急,撞在暗礁上了!快,操家伙,排水!”他一声令下,众人纷纷拿起锅碗瓢盆舀水。大伙努力舀了半小时,可海水还是不停地倒灌进来。哈文博士问杰克:“船上备有几艘救生艇?”杰克回答:“只备了三只!”哈文下令:“我们必须弃船!一共16人分坐两只救生艇,空出一只装科考器材和食物,用绳子拴在我坐的艇后面!”

  接到命令后,众人纷纷行动起来。三只救生艇就像漂落在大海上的三片树叶,沿着“骷髅海岸”的边缘,一路向南划去。

  看着考察船头朝下慢慢沉下去,纳西瓦纳为自己的鲁莽连累了大家留下了眼泪。阿孛儿也后悔地说:“我真不该开那一枪啊,这次考察任务不能完成,都怪我!”

  哈文博士伸出手拍拍两人的肩,想安慰他们几句,眼睛却盯着天空,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纳西瓦纳和阿孛儿顺着哈文注视的方向抬头一看,只见天空中有三个黑点,慢慢地变得越来越清晰,竟然是三只尾随而来的吼海雕!纳西瓦纳惊恐地看着越来越近的三只巨鸟,下意识地把手伸向腰间拔枪,才发现自己的枪已经掉进大海里。阿孛儿再次掏出了手枪,哈文博士却用眼神暗示他放下。因为,这三只巨雕并未发现他们,而是盘旋在正逐渐下沉的考察船上空,不停地哀叫,嘶鸣……阿孛儿这才想起,被他射杀的那只雌雕还在甲板上。那三只雕准是见到了同伴的尸体,才这么伤心呢!负责划船的三个船员加大了力度,三只救生艇悄悄驶离主船,向着克罗斯十字角驶去。嘶叫了一会儿后,这三只吼海雕飞起来,开始向四周搜索,很快就发现了那三艘摇摇欲坠的小船……

  三只吼海雕两大一小,可见是两只雌雕和一只雄雕,雌雕比雄雕更凶猛。三只巨雕轮番向着纳西瓦纳和阿孛儿俯冲,利爪将他们身上的衣服抓得稀烂。由于弃船,他们手里大多没什么武器,只有阿孛儿的手枪还在,但射了几枪后,子弹也打光了。哈文用望远镜驱赶它们时,望远镜也被一只雌雕抓走了。哈文博士只好命令大家双手抱头,趴倒在救生艇上,躲避巨雕的袭击。众人照做。不久,纳西瓦纳和阿孛儿的背上便被抓得鲜血淋漓,惊恐至极。

  假造“仇人”死里逃生

  傍晚时分,三只救生艇终于进入浅海区。众人踏上海滩后,又被另一番景象惊呆了:在这片面积还不到1平方公里的海滩上,到处都是一片又一片黑压压的海豹在不停地蠕动、翻滚,令人叹为观止。由于船上的食物已经差不多全抛进大海,已经饥肠辘辘的众人欢呼起来:“有这么多海豹,今晚可以饱餐一顿了!”心有余悸的纳西瓦纳问道:“这些海豹危险不?敢不敢吃啊?”动物学家尼尔斯说:“在岸上的海豹没有攻击性,咱们就放心享用吧!”于是,大家猎捕了几只海豹,又捡来干柴生起火堆,总算吃了一餐饱饭。

  第二天早晨,大家相继醒来,纷纷伸着懒腰。经过一夜的休息,纳西瓦纳和阿孛儿的体力得到很好的恢复,他们祈祷着今天吼海雕能放过他们。

  随着白昼来临,一股干热的东风吹过沙丘,给这奇特的沙滩注入了些许生机。突然,纳西瓦纳惊恐地发现,三只巨鸟伫立在前面的礁石上,正是昨天找他们寻仇的那三只吼海雕。纳西瓦纳紧张得想哭、想叫,可是,他的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哽住一样。阿孛儿见状,撒腿就向着人群里跑去。已经在附近窥伺了一夜的三只吼海雕见状,岂能善罢甘休,顿时像三架战斗机一样,对着阿孛儿冲过去。一只吼海雕掠过他的头顶,利爪顿时抓住了他的头发。阿孛儿一块头皮被硬生生地揭开了,他疼得大叫,在沙滩上打起滚来。

  另外两只吼海雕转身又向纳西瓦纳展开攻击,纳西瓦纳连忙跳进一个沙坑,才暂时逃过一劫。哈文见吼海雕只对纳西瓦纳和阿孛儿展开攻击,仿佛对其他人并无恶意,突然想起,吼海雕的“仇恨”一般只针对伤害它们的“仇人”,并且能够依靠人体气味准确辨别出谁是“仇人”。既然吼海雕有这种特点,我们是不是可以将计就计,巧妙摆脱吼海雕无休止的追杀呢?哈文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们不如用海豹伪装成纳西瓦纳、阿孛儿的尸体来瞒天过海,引开吼海雕,问题不就都解决了吗?众人齐聚在帐篷里商量了这一方法的可行性,吼海雕锋利的爪子不停地撕扯着帐篷。事不宜迟,哈文叫纳西瓦纳和阿孛儿脱下他们身上的衣服,换上其他人备用的衣服,又在他们身上洒了一些预防蚊虫叮咬的喷剂,“断绝”了他们的气味源。大家用脱下的衣服包起两只吃剩的海豹躯体,并将他们二人的帽子紧紧捆绑在两只海豹的脑袋上。

  一切准备就绪后,哈文要几个队员使劲摇晃帐篷,另几个队员使劲敲打饭盘、脸盆等金属物件。正在帐篷顶部盘旋的吼海雕见状,吓得飞上半空。趁着这个机会,杰克和另一名队员分别背起“纳西瓦纳”和“阿孛儿”,飞快地向停泊在海边的救生艇跑去。吼海雕一眼就发现了“纳西瓦纳”和“阿孛儿”,立即俯冲下来。杰克他们使劲将“纳西瓦纳”和“阿孛儿”扔进救生艇,迅速解开绳索,救生艇便漂流而去……

  三只吼海雕见这两个“仇人”乘坐救生艇逃跑,在天空盘旋几圈,见没有什么危险,便降落在救生艇上,对着“纳西瓦纳”和“阿孛儿”猛啄猛撕起来。很快,海豹肉就被撕得皮开肉裂,露出血淋淋的骨架和内脏……大约1小时之后,这三只吼海雕才带着成功复仇的胜利感,鸣叫着腾空而去。一场惊心动魄的复仇之战最终画上句号,大家纷纷庆幸自己死里逃生。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