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推理故事

血色记忆

小故事网 记忆的故事 时间:2015-11-16 长髯客

  刘薇躺到床上,忽然看到一条红色的虫子顺着门缝缓缓地爬了进来。她坐起来看,那不是条虫子,而是鲜红的血。血流还在向前蔓延,渐渐爬到了床边。刘薇惊恐万分,她坐起来,赤着脚下床,走到门口,手握住门把手停了一下,用力打开。一个血肉模糊的女人倒在地上,血还在蔓延,顺着她的脚流了过去……

  血色记忆刘薇尖叫着醒了过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原来是在做梦。幸好是在做梦。

  走进卫生间,刘薇冲了个澡,细心化妆。看看表,已经是夜里11点。她下楼,结了账,走到酒店门口,招手叫了出租车。刘薇白天和一个网友约好晚上11点半见面,现在正是约会时间。

  马路上行人很少。刘薇看着写在手心里的门锁密码,脸上露出微笑。密码是网友留下的,那是高档住宅区,每个人进入住宅必须有密码。刘薇和网友视频过,她妩媚动人,他英俊儒雅,两人几乎是一见钟情。刚聊过两次,便约定了见面。深夜约会,无论如何都有着暖昧的含义。

  下了车,刘薇理一下头发,戴上大墨镜。这种约会,她可不想被人认出来。看到楼下的密码区,摊开手心,按了密码。门开了,距门不远处有两部电梯,其中一部恰好下来,一个女人正要上去。刘薇急步走过去,进了电梯。她看到那个女人十分削瘦,手里拎着一款名牌皮包。女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刘薇,甚至是很不礼貌地看她,嘴唇嗫嚅着,似乎想说什么。刘薇转过身,背对着女人。深夜戴墨镜,无论如何有点儿怪异。

  电梯到了15层。刘薇下来,按了1501的门铃。奇怪的是,无人应答。她又按了一次,还是没人。难道她记错了?刘薇再次摊开手心,富华小区1号楼1501。没错,是这儿!可为什么没人?刘薇第三次按响了门铃。

  一刻钟后,刘薇怏怏不快地离开。原来他在耍自己!刘薇满心愤怒,真想马上进网吧,在网上痛骂他一顿才解气。电梯还是停在15楼,刘薇正要伸手按键,突然看到从里面爬出了一条鲜红的虫子,虫子慢慢蔓延到刘薇的脚边,是鲜红的血。刘薇的心提到了喉咙口,她手指颤抖着按键,电梯门开了,一个女人倒在地上,脖子上的伤口翻着,鲜血正汩汩而出。正是和她一起进电梯的瘦弱女人。

  刘薇双手抱住头尖叫起来,她大声叫着,一声比一声尖利……

  半小时后,警察把瑟瑟发抖的刘薇带进了警察局。死者是一名心理医生,很巧,她正是刘薇要约会网友的妻子。她本来去外地出差,但不知为什么却提前两天回来。

  坐在警察局,刘薇声音哆嗦着说出了事情的经过。警察按照她所说的地址,迅速找到了与她约会的网友。原来他叫刘一鸣,因妻子工作忙碌,经常上网聊天,频频与网友发生一夜情。但就在刘薇与他约会的时间里,刘一鸣却在外地。当时他因为临时有事,晚上8点钟给刘薇留言,说取消与她的约会。刘薇没有看到留言,所以还是按时赴约。刘一鸣有作案的动机,却没有作案时间。当时他整晚都在和朋友喝酒,有不止一个证人。现在,最大的嫌疑对象就成了刘薇。她与死者丈夫有婚外情,在电梯里与死者发生争执,失手杀了她。这种解释合情合理。

  听警察把自己当成嫌疑犯,刘薇无比气愤,说自己只和网友聊了几次,犯得着为一个没见过面的男人杀死他的妻子?再说,是她报的警,如果她真的是杀人犯,她应该逃之夭夭才对,为何要自投罗网?

  “也许你是过于聪明了呢。”警察看着刘薇说。

  刘薇气得脸色通红,“嚯”地站起身,说她一定会找到凶手。也许,凶手就隐藏在那幢楼里。

  从警察局出来,刘薇点了根烟,去了附近的公园。在公园的台阶上坐了很久,她突然想起,死者是心理医生,会不会是她的病人杀了她?有心理隐疾的人,其中许多人都有暴力倾向。刘薇想着,掐灭烟,匆匆走出了公园。

  通过114,刘薇查到了心理医生的诊所。诊所坐落在一条小街,街上人很少,十分僻静。走到门口,刘薇四下里看看,掏出一根铁丝,慢慢捅开了门。

  诊所有一间宽敞的屋子,里面还有一个套间。屋子陈设整齐,所有的东西都放置有序。刘薇打开所有的抽屉、橱子,奇怪的是,竟找不到病人登记卡。

  半晌,刘薇站起身,突然看到了墙角的保险柜。会不会在这里面?卡片上记录着病人的所有个人资料、应诊时间,这应该是极为保密的东西。盯着保险柜看了一会儿,再看看抽屉里的钥匙,刘薇灵机一动,拿出钥匙逐个来试。

  想不到,保险柜竟没设密码。刘薇喜出望外,打开柜子,看到保险柜里除了厚厚的病人资料卡片,还有几把折叠刀。刘薇奇怪,心理医生收集折叠刀干什么?她突然想起,医生就是被折叠刀割断了喉管。这两者之间是否有某种联系?

  坐到地上,刘薇一个个地挨着看病人资料。卡片上有病人的名字、年龄、性别、电话,背面附有症状及详细资料索引号。刘薇逐一仔细查找。终于,从一堆人名中,她发现了一个可疑对象:刘含韵,女,26岁,患人格分裂症,有极度暴力倾向,建议专门到精神病院治疗。

  拿了卡片,刘薇又去找详细资料。在一个厚厚的文件夹底层,她发现了刘含韵的全部记录。心理医生一共和她约见过三次,每次都有详细记录。第一次,刘含韵精神恍惚,有极度妄想症,认定周围所有的人都要加害她,她不得不防范任何人,随时都要向靠近她的人发动攻击;第二次,刘含韵浑身鲜血,割伤了自己的手,带着三柄折叠刀来见她,她说自己控制不住,想杀人,只有杀人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最后一次,医生发现刘含韵时而文静,时而疯狂,文静时像个心思细腻的淑女,疯狂时却如同残忍猛兽。当时,刘含韵企图伤害她的病人,心理医生及时报警,刘含韵终于被送进精神病院。

  刘薇仔细看着记录,头发都要竖起来。凭女人的直觉,她认定医生的死一定和刘含韵有关。拿着卡片下楼,走到楼门口,刘薇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市精神病院。辗转三次,终于找到了医生。刘薇问他们医院是否有个叫刘含韵的病人?医生的声音很惊讶,说有,但刘含韵已经失踪一星期了,医院一直在想方设法找她。刘薇的心提到了喉咙口,果然是她!医生问刘薇是否知道线索?刘薇说不知道,她也在找她。

  挂掉电话,看着手上的卡片,刘薇又拨通了刘含韵家的电话。电话响着,却无人接听。刘薇知道自己不过是碰碰运气。可是,就在电话快要响断时,有人来接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很温柔。刘薇的心跳加速,难道刘含韵会躲在家里?医院竟没有查过她的家?

  “请问是刘含韵吗?”刘薇轻声问道。

  对方问她是谁?刘薇沉吟了一下,脑子里像有一架机器飞快地转着,瞬间,她想到了主意,说自己是某化妆品公司的职员,刚刚她们公司筛选出了五名幸运者,刘含韵是其中之一。公司会为她奉上价值在五千元左右的精美化妆品。现在,她负责将礼品送上门。

  刘含韵犹豫一下,似乎在想刘薇的可信度,半晌终于说出自己的地址。刘薇心里暗喜,挂掉电话,径自跑进礼品店。

  夜色深沉,刘薇拎着礼品盒招手拦了出租车。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凶手,她心里感到一阵悸动。刘含韵痛恨医生将她送进精神病院,所以从医院逃出来后,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想方设法报复医生。一定是这样!

  来到刘含韵家的楼下,刘薇按了门铃。刘含韵声音轻轻地,叫她上去。刘薇上到四楼,心跳得越来越急,伸手敲门前,她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

  门开了,刘含韵看到刘薇,脸上面无表情。刘薇盯着刘含韵,突然觉得这张脸很熟悉,仿佛在哪儿见过。刘含韵请刘薇进来,给她递过拖鞋。刘薇将礼品盒放到餐桌上,问她是不是刘含韵?刘含韵点点头,说谢谢她,想请她喝杯咖啡。就在刘含韵转身进厨房的刹那,刘薇突然上前,一把扭住刘含韵。刘含韵惊恐地看着她,刘薇附在她耳边问是不是她杀了医生?刘含韵挣扎着,想摆脱,刘薇却更加用力,紧紧抱住了她的双臂。

  刘含韵一动不动,说自己没杀任何人。刘薇冷笑,突然看到了厨房的桌子上放着一柄折叠刀。

  “你喜欢折叠刀,对不对?你拿着折叠刀去找医生,你用折叠刀差点儿伤害了医生的病人,最后,你用折叠刀杀了医生。我说的没错吧?”

  刘含韵一动不动,表情僵硬地点点头。刘薇笑了,手松了一下,说如果她跟着自己去警察局,她不会为难她的。刘薇正说着,刘含韵突然身子下蹲,用肘狠狠地砸了一下刘薇的腿,刘薇痛得弯下腰,刘含韵挣脱出来,径自朝门口跑去。可没等她跑到门前,刘薇脚步更快,伸手抓住了刘含韵的肩。

  刘含韵回过身,一只手猛地抽出插在门上的橡皮棍,朝着刘薇的身子用力抽了一棍。刘薇感到一股电流通向全身,抽搐几下,倒在地上。

  刘含韵大口喘着粗气,扔掉电棍,掏出绳子将刘薇绑了起来。抹一把额头的汗,她拨通了精神病院的电话:“刘含韵在这儿。她被击晕了,快派车过来。”

  刘薇微微睁开眼,嘴角露出冷酷的微笑。看着刘含韵走来走去,她突然记起来,眼前的这个人,是她在精神病院的医生。自己才是刘含韵。她逃了出来,本来是想寻找点儿刺激,可不想在电梯里遇到了送她进精神病院的心理医生,于是她陡生杀机,用折叠刀杀了她。

  看着四周的墙壁,她又恍惚记起,这儿,分明是她的家。就是在这个房间里,在她8岁时,亲眼目睹患精神分裂症的母亲杀死了父亲。母亲手里拿的,就是滴着鲜血的折叠刀。

  刘含韵想起了这一切,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她早忘记了自己的另一种身份:刘薇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推荐故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