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推理故事

离奇的艳遇

小故事网 艳遇的故事 时间:2015-10-13 杨力

  医生张畅这段时间特烦,老婆不明原因地要和他闹离婚,搞得他身心疲惫。为了息事宁人,张畅和老婆乐倩约定,先分居三个月。张畅主动从家里搬出来,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本以为可以安静了,可没过几天,麻烦就来了。有天夜里,张畅从睡梦中醒来,冷不防发现房间里站着一个黑影,吓得他睡意顿消。一会后他睁开眼,发现黑影并没有消失,而是慢慢飘了过来,勾下头在打量他。张畅吓得大气不敢出,虽然看不清对方的眼睛,但依稀可辨这是一个女人,有种特有的芬芳扑面而来。张畅正紧张思忖着这是怎么回事,不料那黑影已转身飘然而去,张畅清晰地听见客厅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张畅的脑子里迅速迸出一个字:鬼!第二天天刚亮,张畅就迫不及待地找到房东,房东说这房间里以前住过一个大学生,后来被一场重病夺去了生命,但从来没有闹鬼的传闻。张畅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一点,但过了两天,张畅再次从朦胧的睡意中被惊醒,因为他又听到了开门声。不一会儿那女人就来到床边,光线虽然很暗,但女人精致的轮廓还是隐约可辨,房间里充斥着一股特有的芬芳。张畅再次紧张得闭上眼睛,以为她呆上一会自会出去,不想那女人竟兀自脱了衣裳,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张畅顿时感到呼吸吃紧头皮发麻,心头像是闹钟上错了发条在乱摆,但女人温暖的身子却告诉他,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女人。模模糊糊地,张畅被女人搂着睡了过去,当他重新醒来时,身边的女人已不见踪影。

  离奇的艳遇除了枕中的馨香依稀还在,真像是做了一个梦。而这段时间,乐倩离婚的要求越来越强烈,当张畅提出再缓缓时,乐倩竟冷笑道:“你不是有了艳遇吗,没有我这个绊脚石,岂不更逍遥自在?”张畅一惊,想不到乐倩并没歇着,他的一举一动她都了如指掌。看着乐倩,张畅很不明白,这个当年天天嚷着要嫁给他的女子,现在何以这么心急地要离婚?想到这里,张畅说:“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即使离婚,我也要弄个水落石出,证明一个清白给你!”为了解开谜团,张畅一连几天守候在街边,耐心等待那个神秘女子的到来。这天深夜,张畅等待的目标终于出现,伴着昏黄的路灯,一个孤清的影子从远处款款飘来。当那女子经过面前时,他一眼认出这就是那个黑影,所以他毫不迟疑地冲了上去。那女子一惊,退后数步,惊恐地看着他,好像遇上了劫匪。张畅知道自己很唐突,但已顾不上解释,径直问道:“你肯定知道我在这里等你是什么原因,你是谁?你怎么有我房间的钥匙?你进去想干吗?”那女子迟疑了一会儿,娓娓道出的却是另外一个故事。原来,女子叫菁菁,她有一个叫茜茜的双胞胎妹妹,两年前,茜茜和一个叫陈浩的大学生好上了。陈浩就住在张畅现在租的那套房子里。他和茜茜感情很深,可就在谈婚论嫁的前一阵,陈浩却被一场意外夺去了生命。从那之后,茜茜的心就陷入了冰谷,对陈浩的强烈思念,使她竟患上了梦游症,经常半夜里不由自主地爬起来,毫无知觉地去和陈浩约会。由于她手里拥有一把不肯退给房东的钥匙,因此有可能把里面的任何一个人当成是陈浩。今晚茜茜又不见了,这会儿菁菁就是来找她的……听完这番话,张畅终于释然,他带菁菁去了他家,并没有发现茜茜。张畅说:“你妹妹真是一个痴情的女子,我不怪她,不过我是医生,劝她应该尽早治病!”张畅正说到这儿,无意中和菁菁的眼神碰了一下,他顿时内心一紧,这眼神很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菁菁眼里流露出感动,她对张畅说:“谢谢你对我妹妹的关心,我回去后一定给她做好疏导,尽快把病治好!”菁菁离开后,张畅主动给乐倩打了电话,把这番奇遇告诉了她。乐倩哪里肯信,在电话里讥讽道:“你可真会编,有了艳遇就直说,何必转弯抹角?你反正一个人,就慢慢享受吧!”说罢撂了电话。

  从这之后,张畅不再惧怕茜茜的出现了,有好几个夜晚,张畅看着茜茜进来,在黑暗中悄悄来到他的眼前,有时就在床边坐一会儿,有时依偎着躺下片刻。每当这时,张畅都极其小心,生怕惊醒她让她受惊吓。有一回,茜茜贴着他的背不断啜泣,伤心的氛围感染得张畅鼻子发酸,恨不得搂过她安慰一番。更有几次,张畅被这个鲜活的女人撩拨得浑身燥热,但这些他都忍住了,他只盼着她早一天能从心理的阴影中站起来。一晃过去了两月,眼看与乐倩的约定越来越近,而乐倩离婚的决心丝毫未减,张畅的内心也越来越沉重。一天晚上,张畅为了赶写一篇论文,在灯下不知不觉写到了深夜。突然,他听到了开门声,知道茜茜又梦游来了,这时躺到床上去已来不及,只好坐在书桌前一动不动,以免吓着了她。片刻后,他感到茜茜来到身后,如兰的呼吸轻轻撩拨着他的耳背,接着有水珠一样的东西滴落到他的颈项。张畅愣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来,刚好迎住茜茜的目光,那里面脉脉含情,却充盈着泪水。只听茜茜幽怨地说:“我今晚来,是和你道别的!”张畅大吃一惊,感觉这话好像不是出自一个梦游症患者的口中,就忍不住问:“为什么?”茜茜睁着美丽的眸子,留恋地说:“因为你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对女人没有感觉。也许是我魅力不够,所以我要离开了!”张畅有些似醒非醒了,他冲动地站起来,忘情地说:“不是我没感觉,而是姻缘在身,不能做对不起妻子的事情。再说,你患了梦游症,我怎么能欺负一个病人呢?”茜茜一听,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感动地扑到张畅怀里恸哭起来。张畅一怔,终于明白眼前这女子内心一定有什么隐屈,根本不是在梦游,连忙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茜茜忍着泪说:“其实,你见到的菁菁和茜茜,都是同一个人,包括陈浩都是我胡诌的。我的真名叫周怡……”原来,周怡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但大半年前,她丈夫伍卫竟和一个少妇搅上了。周怡很生气,她通过跟踪,认识了少妇的老公,也就是张畅,又找到了他租住的地方。她的本意是想找个机会和张畅沟通,共同挽救两个家庭。但通过观察,她发现张畅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于是就把自己扮成梦游症患者,她的目的只想印证,究竟是自己魅力不够留不住老公,还是每个男人都是花心大萝卜?她把这番动机和盘托出告知了房东,得到了房东的理解和配合,拿到了房门的钥匙。谁知张畅像个木头人,一直不为所动,使她在佩服他为人的同时,更加为自己偏狭的动机汗颜,所以想一走了之。张畅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不禁十分感慨,他握着周怡的手说:“请你千万别怀疑自己,你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如果相信我,请你给我一点时间!”周怡信任地点了点头。张畅回到家,一口答应离婚,不想乐倩又不同意了。原来前一阵为了闹离婚,乐倩反复找张畅的把柄,终于逮到了“梦游”的周怡。谁知当她告诉伍卫时,伍卫却醋意大发,一个男人可以为放纵自己找千百条理由,却不容妻子背叛一次,他的自尊怎受得了,于是千方百计又想和周怡重归于好。受到冷落的乐倩这才猛醒,对方见异思迁,图个新鲜,所以也赶紧收心,但为时已晚。

  一场离奇的艳遇后,两个被动的受害者最终走到了一起。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推荐故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