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推理故事

萤火虫

小故事网 萤火虫的故事 时间:2016-02-22 菜里有毒

  恓惶

  我是恓惶。

  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我什么都干。

  我活得浑浑噩噩,我为钱干尽坏事,我就像是一条阴暗角落里的虫子,永远见不得阳光。

  萤火虫其实我也有过梦想,小时候我梦想成为奥特曼,保卫地球和平。后来大人说奥特曼是假的,根本不存在,我就立志要做一个警察。一个小混混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警察,可笑吧?其实小时候我想做警察,就是觉得那身制服真是太他妈帅了,这辈子我要是能穿上一回也知足了。

  我为什么叫恓惶?其实刚开始,他们是叫我吸黄。

  我抽粉抽得很厉害,有一次,我被对头五彪一伙人抓住,关在一间屋子里,打了整整一天。

  打我打得最狠的,是五彪手下的头号打手──花和尚。

  花和尚一米九的身高,据说一拳能把牛砸个跟头。

  可他没把我打死,我硬是在他的拳头下活下来了。

  我不怕挨揍,可关了一整天,我的毒瘾犯了,我满地打滚,我鼻涕眼泪一起流。

  花和尚看我折腾得快死了,就拿了一包粉,在我面前,他把粉撒在地上,再撒上一泡尿,这小子那几天大概上火,一泡尿下去,地上的粉变成了黄色的。

  金黄金黄的。

  我毒瘾一犯,什么都顾不得了,我跪在地上,把那些粉一点一点地刮起来,放在锡纸上,用打火机一烤,狠狠地把那些带着尿骚味的烟雾吸进肺里。

  看着我过瘾时一脸享受的德性,五彪和他的手下都笑得前仰后合。花和尚拽着我的衣服,一脚把我踢出了屋子,我拼命地跑,我听见他们在后面一边大笑一边喊:“这小子没救了!滚蛋吧!”

  他们就这么把我放了。

  从此,我就有了个绰号,叫吸黄。

  和所有社会上的渣滓小混混一样,我也拜了个大哥,他叫炉头。

  炉头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混社会的,他三十岁上下,白白净净的一张脸,戴着一副黑边眼镜,整天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油光锃亮,一丝不乱,不知道的看见他还以为是哪个大学的教授。

  炉头看起来像教授,可做起事来,他就是一野兽。

  有一次,我亲眼看见炉头砍人,他一刀把那人劈倒,然后从脚开始砍起,就像剁肉馅一样仔细,一直砍到头。那人刚开始还破口大骂,后来就爹一声妈一声的开始求饶了,再后来就一声都没有了,动都不动地在那挨砍。后来我听人说,这人送到医院之后,光输血就输了几千毫升,从头到脚一共缝了一千多针。

  我觉得他挺幸运了,原因有两个:一是炉头一般不留活口,那天炉头虽然砍了他很多刀,但每一刀都不致命,这证明炉头那天心情挺好,所以手下也留了情。二是那人不是现在惹的炉头,因为现在炉头已经不用刀了,他现在玩枪。

  对,玩枪。

  炉头混得越来越大,他的手上有好几条命案了,仇家多,警察追,现在的他,每天都在不停地换住处,他总是害怕忽然有一天,被警察堵在哪个窝里,然后押赴刑场吃上一粒花生米。

  所以炉头在黑市买了六把枪,我们五个最得力的小弟,每人一把,按炉头的话说,过段时间打劫运钞车,干一票大的,然后偷渡到国外,好好享受几十年。

  炉头最大的对头就是五彪,我们卖白粉,五彪卖冰毒,我们在街上收保护费,五彪也在那里收保护费,搞得我们不得不降低粉价,少收几家商铺的保护费,钱赚少了,大家都怨声载道。

  一山不容二虎,为了争夺利益,我们和五彪大大小小打了十几场,每次都互有死伤,谁也不能一下把对方消灭干净。

  我能成为炉头的心腹,还要感谢五彪。

  在一次和五彪的火拼时,我替炉头挡了两刀,后来炉头发现我这人虽然毛病一大堆,对他却是忠心耿耿,而且打起架来不要命,比谁都疯,所以炉头把我当成了左膀右臂。我的外号也从吸黄变成了恓惶,这是炉头有一次给我发短信时,觉得叫我吸黄不好听,可他又忘了我真名叫啥,所以就灵机一动,打成了恓惶。现在除了炉头,所有的小弟都叫我惶哥。

  要说这五彪,真是我们天生的对头,躲也躲不掉。就在我们抢运钞车的前五天,五彪一伙找到了我们的窝。

  当时炉头身边就我和三个小弟,我们被堵在窝里,一通混战,我好不容易和炉头杀出了一条血路,跑到了大街上,却发现五彪正端着猎枪在街上等我们。

  我二话不说,转过身挡在了炉头身前。

  轰的一声,我被五彪一枪轰出去好几米,我感觉到后背被钉进去几十颗滚烫的钢珠,有些穿过了肌肉骨头,打进了内脏里。看样子今天老子要归西了。

  都说人在临死前的一瞬间,会想到很多很多东西。那天,我真想了不少。

  出来混,早晚死在刀枪上,死得惨,谁也不能怨。这是炉头说的。

  有一种人,就像萤火虫,他会在黑暗里发出微弱的光,指引别人伸张正义的方向。这是老王说的,别问我老王是谁,我就要死了,我死也不能说。

  我趴在地上,像一条倒空了的麻袋。

  我感觉炉头用尽全力在拽着我,然后,我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我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炉头说,当时幸亏兄弟们得着了信,冲上来,救了我和炉头。

  我被抬回来后,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流了一晚上的血,当时炉头他们都以为我死定了,没想到我躺了一晚就醒了,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啊。

  我感觉身上轻飘飘的,可能是血流得太多了,奇怪的是,挨了这么一下子,我却一点都不觉得疼,照着镜子一看,我的脸像纸一样白。

  我说:炉头,啥时候劫运钞车?别忘了叫我。

  炉头笑骂道:你还真是挺疯,都这样了还不忘发财。

  炉头把老菜帮、大狗、蚊子、面团四个心腹找来,拿出一张图开始制定劫车计划。

  我半躺在床上,肚子上放着一张纸,纸上是一行行分好的粉,我左手拿着一根吸管,一行一行仔细地吸着粉,趁没人注意,我用右手掏出手机,藏在被子里。

  当年我练了半年,才练会用手机盲打发短信。

  炉头说:明早六点,运钞车会经过桥东路,面团开车,先把运钞车拦停下,记住,一共有三个押运员,他们会马上下车。我扶着恓惶先下车吸引他们注意力,大狗、蚊子、老菜帮随后下车直接开枪干掉他们。

  我一边仔细听炉头的计划,一边迅速地打着字,然后按了一个手机号码,发送完毕,删除记录。

  过了一分钟,我偷偷地看了看手机,一条回复的信息出现在屏幕上,我迅速看完,删除记录。

  我看见,窗外有一只萤火虫,在黑暗中发出一点微弱的光,我看得入迷。

  明天,我就解脱了。

  炉头

  我做事一向喜欢清清楚楚。

  所以我清清楚楚地记得,恓惶跟我混了两年一个月零十一天。

  两年,他替我挡了两刀、一枪,我欠他两条命。

  我不打算还他,因为我只有一条命,我还不起。再说,算上那些死在我手上的人,我已经记不清欠了别人多少条命了。

  马上,我就要去干一票大的了,然后带着钱远走高飞,永远离开这个地方,永远离开江湖。

  我不是天生的杀人狂,可为了维护我的地位,有时候,我不得不冷血。

  无尽的杀戮、一手洗也洗不掉的血腥,我已经疲倦了,我要换一种生活,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为了逃避仇家的追杀和警察的追捕,我几乎没在一个地方住过一星期。

  每次我都只带很少的东西转移,手枪、砍刀、钱,几件换洗的衣物,还有一张从杂志上撕下来的照片彩页。

  我已经忘了是从哪本杂志上撕下的这张照片了。

  那张照片真的很美:夕阳西下,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少女站在桥上,似乎是在等着恋人的归来。她的眼睛很亮,充满了期待。

  我真希望她等的是我。

  这样,起码我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在牵挂着我。

  我在这张照片上,找到了从未感受过的感觉:爱情,平静的生活,幸福。

  如果我有了一大笔钱,我一定会去找到这个地方,干掉这个姑娘的男人,然后和她结婚。

  恓惶最近很怪,实际上,前几天,他替我挡枪,那么近的距离中枪,我以为他死定了,所以我们把他弄到这里后,只是给他简单地包扎了一下,没人指望他能活到第二天。

  我清楚地记得,一整晚,他一动不动,似乎连呼吸都停了,我摸摸他的额头,触手冰凉,我以为他已经死了。

  见惯了死亡的我,根本没有所谓的怜悯。我本打算第二天和老菜帮一起把他的尸体处理掉的,可奇迹发生了——第二天一早,恓惶醒了,甚至还能撑着下床走上几步。

  只要不死,恓惶就有价值,所以他说要一起去劫运钞车,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说实话,我从第一眼看见恓惶,我就觉得他是个死人。

  他脸色苍白,瘦骨嶙峋,眼眶发黑,他吸毒吸得太多了。这样的人,我太了解了,为了钱,什么都肯干,什么都敢干。

  这种人,为了钱连自己的爹妈都敢卖了。

  最让我欣慰的是,恓惶对我绝对忠心,从他为我挡刀挡枪上,就能看得出来。

  看他的德性,我总害怕他会忽然死掉。

  可他就像一只蟑螂,无论是刀子还是猎枪,总也杀不死他。

  这次他又挺过来了,可是,我总觉得他不大对劲。

  我发现,他的脸色更白了。

  不同于以前,以前他的脸色是白里透青。

  现在,他的脸白得像纸,而且,还冒出了几块褐色的斑。

  我看见他走起路来,轻飘飘的,好像没有重量一样。

  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恶臭的味道。

  这种味道越来越浓,弄得兄弟几个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都会皱眉捂住鼻子。

  这种味道我曾经闻到过。

  那是几年前,我干掉了一个人,我把这个人的尸体藏在我的床下。过了几天,尸体开始腐烂,发出一股恶臭,臭到我实在忍不住了,才不得不冒着风险把尸体处理掉。

  恓惶身上现在就是这个味道。

  大概是中弹的地方腐烂了,肌肉腐烂会引发败血症,恓惶再命大也挺不住。

  明知道再不去医院的话,恓惶必死无疑。可我不能送他去医院,也不能给他找大夫,因为马上就要行动了,我不能露出任何蛛丝马迹,我找来一些消炎药,给恓惶灌了下去。

  炉头,这次我还能挺过去,干完这一票,我要好好爽一下。恓惶笑着说。我发现他的眼睛暗淡无光,看起来有些干瘪。

  我没说话,只是拍了拍恓惶的脸,给他扔下一小包粉。

  我们出发了,在预定的地点,面团开着车成功地截停了那辆运钞车。

  三个运钞员端着枪,紧张地下车,举起枪,对着我们。

  我在恓惶的脸上抹上些红墨水,然后扶着他下了车,我喊着:别开枪,你看,有人受伤了!

  看见恓惶满脸是血的惨样,三个运钞员吓了一跳,他们迟疑了一下。

  好机会!就在他们犹豫的一刹那,大狗、蚊子和老菜帮都从车里钻了出来。

  他们正要开枪解决掉运钞员,路边的灌木丛里,忽然冲出了几十个警察。

  不许动!把枪扔下,趴在地上!

  很明显,这是个圈套。

  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我们,大狗他们乖乖地把枪扔到了地上。

  生死关头,我却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警察的枪口对准我们,却没有一支枪对准恓惶。

  我忽然看见恓惶的脸上,似乎笑了一下。

  这表情只有一瞬间。

  可我还是看见了。

  我忽然明白了。

  我愤怒地掏出手枪,顶着恓惶的头。

  你出卖我!恓惶!你竟然出卖我!

  恓惶不说话,我感觉到他的身子冰凉,他的头无力地歪在一边。

  我把枪指向一个警察喊:别动,动我就先打死他!

  这时候,恓惶猛地撞了我一下,我失去了重心,差一点摔倒在地上,我把枪又指向了恓惶,就算死,我也要先把恓惶干掉!

  都说子弹比枪声要快,我以前一直不相信,这次我信了。

  我眼前一黑,电光火石之间,最后的一个念头就是:妈的,算漏了,有狙击手!还没来得及听到那声要命的枪响,我就失去了意识。

  老王

  我眼睁睁地看见炉头的枪口对准了恓惶的头。

  我知道,炉头一向杀人不眨眼,想救恓惶,只能是击毙炉头。

  在恓惶撞向炉头的一瞬间,我用对讲机果断地给狙击手下了命令:打掉他!

  一声枪响,炉头罪恶的一生走到了尽头。

  可是恓惶也倒在了地上,我们赶紧叫了救护车,把恓惶送到了医院。

  恓惶是我派到炉头身边的卧底。

  恓惶的代号,是萤火虫。

  几年前,恓惶刚从警校毕业,我就看出这小子很适合做卧底。

  他聪明、机警,看起来又是一身的痞气。

  恓惶说:王局,你不能这么整我,我刚毕业,警服还没穿上过过瘾呢,你就让我去做卧底?

  你不去也得去,炉头这伙人实在是太狡猾了,干下了好几件大案,我们根本摸不到他的影。你一定要把他给我摸透,只要你把这个案子做好,我就向上面给你请个一等功。从现在开始,你的代号就叫萤火虫,以后和我联系就叫我老王。

  恓惶笑嘻嘻地说:老王,你放心,我一定尽快把炉头拿下,把我的警服留着,我回来再穿。

  我拍拍他的肩膀:你要记住,有一种人,就像萤火虫,他会在黑暗里发出微弱的光,指引别人伸张正义的方向。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为了接近炉头,恓惶付出了太多,他吸毒,他挨刀砍,挨枪子儿,终于取得了炉头的信任。

  那天我接到恓惶的短信:老王,明早六点,桥东路,六个人,目标:运钞车。放心,死我也要完成任务,警服给我准备好,我回去穿。

  我回了他一条信息:万事小心,我等着给你庆功。

  其实,我在暗中给了恓惶很多保护,他被五彪抓住,花和尚明打暗救,设法把他放了,因为花和尚是我派在五彪身边的卧底。可是,我没想到,五彪到底还是给了恓惶一枪,挺了这么多天恓惶也没有医治枪伤,我真害怕恓惶就这么牺牲了。

  我跟着救护车,一路到了医院,大夫给恓惶检查后,很奇怪地看着我们。

  大夫说:你们把一个死了这么多天的人推进急诊室干吗?

  恓惶死了。

  准确地说,恓惶早已经死了。

  尸体已经出现了大量尸斑,开始腐烂。经过尸检,恓惶至少已经死了五天。

  他的死因是中枪,霰弹枪的枪弹打穿了肺叶、肝、肾等内脏,造成内部大量出血,就算是当时抢救,也不可能救活。也就是说,恓惶在被五彪一枪打中后,当时就应该死了。

  可在抓捕炉头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看见,恓惶狠狠地撞了炉头一下,给我们制造了机会击毙炉头。

  我想起了恓惶最后的那条短信:死我也要完成任务。

  恓惶,你做到了,你是一名合格的警察。

  恓惶的葬礼上,我们给他穿了一身崭新的警服,没想到,他第一次穿警服,竟然是死了之后。

  我为恓惶写了悼词。

  没有任何华丽的语言,我只是告诉大家,这是一名合格的警察,他没穿过一天警服,他吸毒,他喝酒,他赌钱,他像小混混一样在街头和人打架,他的心却像萤火虫一样,在黑暗中,发出微弱的光,为我们指引着伸张正义的方向。

  在葬礼结束后,我的手机响了,里面有一条短信,是花和尚发来的:老王,帮我跟萤火虫说一声,走好!最近五彪准备做一起大案,我会随时向你报告他们的动向,他们开始怀疑我了,如果有天我牺牲了,别忘了,给我穿上警服。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推荐故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