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推理故事

毒药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04 影子快跑

  两个月前,我搬到了嘉禾苑A栋702室,我的对门701室住着网络小说作家郑程,他基本上足不出户,一日三餐也都是叫外卖解决。每天跟他打交道的人只有嘉禾餐厅的外卖小哥。郑程每次都会叫嘉禾餐厅的外卖,更加奇葩的是,他每天点的菜式都一模一样,早上是豆浆加热狗面包,中午是盐鸡腿饭和蘑菇炖鸡汤,晚上是叉烧拼牛肉饭,偶尔会叫宵夜,芝士和意大利面。外卖小哥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段来到701室门前,敲三下门,喊一声:“外卖到了!”便匆匆离开,甚至不用等郑程出来付钱—大概是郑程上网点餐的时候在线付款了,真是懒到了化境。

  我为什么对郑程如此感兴趣?实话实说吧。我曾经也是一个网络小说作家,跟郑程在同一个站点写书,同时还是线上好友。但是,两个月前,我正热门的小说《复仇者》被人揭发抄袭了某外国作家的书,于是我被签约网站解约,一半多的读者粉转黑,天天在我的网站围攻我。让我身败名裂的举报者就是郑程,我没法不在意,于是费尽周折找到了郑程的住址,并搬到他对面,通过门上的猫眼,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寻找机会报仇。

  郑程规律到极致的三餐,让我的复仇计划变得非常简单。

  这天中午,11点30分,嘉禾餐厅的外卖小哥几乎准时出现,和两个月来的每一天都一样,外卖小哥敲三下门,喊一句:“外卖到了!”便转身下楼了。我飞快地打开门,用我早就准备好的外卖换下了701门口的外卖,然后,迅速回到702,在门后等待701的开门声,紧张得满头大汗。

  毒药我了解郑程的习惯,像所有作家一样,写作的时候都不希望被打断,所以过了五分钟郑程才从电脑前离开,趿拉着拖鞋走出来开门,把外卖拿进去。

  我长舒了一口气,心里暗道:郑程,你去死吧。

  11点,我在另一个小区以十块钱的酬劳让一个小孩帮我叫了一份嘉禾餐厅的盐鸡腿饭和蘑菇炖鸡汤,然后在外卖小哥给郑程送饭时狸猫换太子,把下了致命毒药的蘑菇炖鸡汤送给了郑程。

  郑程将在喝下鸡汤的三小时内毒发身亡。

  为了不引起怀疑,我决定继续住在这里,直到郑程的尸体被发现,我再嫌这里晦气,果断搬走。

  压抑了两个多月,此刻我终于感到了一点欣慰,我长舒一口气,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2点,我有点不可思议,摇了摇头,唉,这两个月来为了报仇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这时我的肚子饿得咕咕作响,我起身带上钱包,准备出门吃饭。刚走到门口,我却听到“嘭,嘭,嘭”的敲门声。我的心猛地一震,连忙看猫眼。

  竟然是外卖小哥!

  他提着一袋外卖,正在敲701的门。

  “嘭,嘭,嘭!”外卖小哥又敲了三下,大喊:“外卖到了!”我全身都冒出了冷汗,郑程竟然没死!

  但是,701却一直没有回应,突然,我也发现了一点儿不妥。按照以往的习惯,外卖小哥都是敲三下门喊一声就走啊,现在怎么一直敲一直喊?

  就在这时,外卖小哥停止了敲门,他竟然慢慢地回过头,目光诡异地看着我!

  我吓得差点儿叫出来。其实准确地说,他只是回头看了看702室的门,只是目光很自然地聚焦到门上的猫眼,所以在我看来他就在看着我的眼睛一样。我的手臂起满了鸡皮疙瘩,头皮都发麻了,又不禁有点儿心虚。但这时,外卖小哥却放下了外卖,从兜里掏出什么东西,捅开了701的门!

  701没有灯光透出来,外卖小哥提起外卖走进去,转身把门关上了。

  入室盗窃?我简直看不懂眼前的一切,而且并不是临时起意,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但很快,我的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不管怎样,作为一个守法公民,看见小偷入室盗窃甚至蓄意谋杀,随手报警是我的义务。

  五分钟后,公安的警车便闪着红蓝灯光停在了嘉禾苑A栋楼下。

  外卖小哥还没下楼就被抓住了。

  一名姓陈的警官叫手下把外卖小哥押上楼,敲开了我的门:“是你报警的吗?”

  我点了点头:“我正想出门宵夜,却看到他用什么东西捅开了对面的门!”

  突然,一个小警察慌慌张张地跑出来:“陈警官,有尸体!”

  陈警官一惊,转身跑进了701,我也跟了过去。

  郑程坐在电脑桌前,双手还在键盘上,脑袋诡异地歪在一边,双眼翻白,嘴里吐出颜色浑浊的液体。说真的我没想到死相会这么恶心,我干呕了几声。

  “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24小时,具体要等法医验过尸才知道。”有人报告陈警官。

  陈警官吩咐几个手下留下保护现场,又说:“我先带嫌疑人回去录口供。刘先生,麻烦你也跟我们去录一下口供吧。”

  “好。”我点了点头,这时我看了一眼外卖小哥,他竟然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脸绝望地默默流泪。“小孩子心理素质就是差。”我在心里说。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凶手的?”到了审讯室,一个警察问我。

  “12点05分左右,当时我正打算出门宵夜,就听到701有奇怪的声音,后来就发现凶手撬门进去了。”

  “你认识死者吗?”他问。

  “不认识,我平时根本没见过他,也许是个IT技术宅吧。”

  接下来的问题都是走过场,我很快就录完了口供。走出审讯室,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心情十分舒畅。报仇雪恨然后嫁祸于人的快感,简直比在冬天撒完一泡长长的尿之后打的尿颤还过瘾。

  在派出所门口我撞见了陈警官,他正蹲在一棵树下吸烟,见到我他挥了挥手,把烟头掐灭在泥土里,然后向我走了过来。

  “陈警官,”我跟他打了声招呼,他点了点头,我又说:“凶手怎样了?”

  陈警官说:“招了,是他杀的。”

  “他,他承认他杀人了?”我愣住了。

  陈警官看了看我:“是啊。他第一次给死者送外卖发现死者家里有一把昂贵的名剑,死者不肯卖,他便想去偷,但死者又整天待在家里,难以下手,他就在外卖里下了毒。”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下毒?”

  “嗯,”陈警官想了想,又说,“但有一地方我有点儿疑惑,法医验尸说死者死亡时间是在中午,但凶手却说他的毒药应该在8小时之后毒发。”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胃里一阵翻腾。中午喝下的那碗蘑菇炖鸡汤,仿佛突然变成一股黑色的力量,随着血液游遍了我的全身。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推荐故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