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推理故事

上林苑的死亡审判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3-29 祝小青

  天刚摸黑,临江市招标办主任郝平就接到巨人房产老总岳新的电话,说有急事,请他立即来上林苑。

  郝平驾车来到上林苑开发指挥部时,岳新早已等在那里。岳新告诉他,下午工程队进场打桩,在西北角靠近小松林处的那根桩根本就没法打,不是断桩就是桩机歇火。最后一根快要打进去了,桩头突然断落,砸伤了两个人。有人说这地下肯定有什么蹊跷,就找工具来挖。结果在地下一米的地方挖出了三具骸骨。郝平奇怪,说:“这里过去也没听说有坟墓啊!”

  两人来到那片小松林旁,郝平接过岳新手中的电筒一照,只见半人深的土坑里,果然有三具尸骸枕藉其中,坑里却不见一块棺木。岳新说:“据我判断,死者应该是死后被草草葬在这里!”郝平看那尸骸早已朽蚀,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不知何故,郝平突然心生恐惧,示意岳新赶快离开。

  岳新带郝平来到工地办公室,郝平说:“封锁消息,不要传出去。那些尸骸赶快处理掉,总归不吉利!”岳新点头答应,随即又安排公司的办公室主任衡水去落实这件事。

  回程途中,郝平突然听到从上林苑方向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赶紧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不久,就见一辆救护车从市区方向呼啸而来。郝平心想一定是出事了,就打岳新手机,却一直无法接通。想到那三具尸骸,郝平打消了回去找岳新的念头,驾车回了家。

  上林苑的死亡审判凌晨时分,郝平蒙中接到一个电话,是岳新打来的。得知郝平在睡觉,岳新着急地说:“亏你还睡得着,出大事了!”郝平吃了一惊。岳新说:“晚上你走后,我派人取炸药炸坑,想祛除晦气。人还没到坑边,炸药就莫名其妙地响了,当场炸死一个,又伤了好几个!”郝平心直往下沉,问他:“你怎么样?”岳新说:“我没事!反正也睡不着,过来喝两杯吧,再商量商量下边的事,我还在上林苑呢!”郝平此时已是睡意全无,想想出了这么大事,不要再牵扯出自己来。就说:“好的,我这就过去。”

  郝平的爱人田萍早已从睡梦中醒来,见郝平要外出,就问他去哪里。郝平一边穿衣一边说:“朋友有急事要我去一下。”

  快到上林苑时,郝平打岳新电话。岳新说:“我在工地办公室呢,你直接过来吧!”

  办公室门半掩,郝平推门进去,不知被什么绊了一跤,半天才爬起来。定睛一看,前面靠墙的地方摆着一张长条桌,桌子后面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因室内光线昏暗,看不清他们的衣着容貌,只是隐约觉得有些怪异。三个人面前各放着一块名字牌,依次是:赵永康、左桐、薛燕,字体发出蓝幽幽的光。那个叫薛燕的女子面前摆着一摞纸,手里拿着一支笔,像是个记录的文书。屋子中间,孤零零地摆着一张小方凳。郝平觉得奇怪,心想老岳搞什么鬼,办公室改法庭了,这是要审谁啊?郝平还没想明白,便被人强行摁在那张小方凳上坐下。

  这时,只见坐在中间的那位叫左桐的年长者开口道:“现在开始审理临江市招标办公室主任郝平渎职和重大泄密案!”郝平愣在那里,一脸疑惑道:“开玩笑吧?你们谁呀,凭什么审我?有证据吗?”

  庭审过程中,法庭认定郝平在上林苑商住地块公开拍卖前,将标底及参拍人信息泄露给巨人房产老总岳新,由岳新出面行贿串标,最后低价拍得上林苑地块。为了报答郝平,岳新许以百分之三十的干股,让郝平参与上林苑小区开发的赢利分红。

  郝平开始拒绝承认,直到后来满脸血污的衡水出庭作证,才无奈招供。衡水参与了郝平和岳新的全部内幕交易,晚上工地上的那一声爆炸,让他成了受害者之一。郝平抵赖不过,只得招供。审讯结束,薛燕拿来记录,让他在上面签字画押。郝平挣扎着死活不签。赵永康当即拿警棍在郝平脑门上用力一杵,郝平当场瘫倒在地上浑身抽搐。赵永康拉着他的手指在笔录上按了指印。

  郝平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旁边还有警察守着,不由一头雾水。姓郑的警官在作了自我介绍后,就问郝平昨晚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家人和单位一直都联系不上他。郝平莫名其妙。

  昨天夜里郝平从家里出来后,田萍就一直放心不下。直到天亮,还不见丈夫回来,手机仍然打不通,田萍这才慌了神,赶紧去招标办,找到副主任章立,问郝平的行踪。章立说,他们也在等郝主任来开班务会。又问田萍:“郝主任不见了?”田萍已经有所警觉,见章立在问,就岔过话题说:“他心脏一直不好,大概是去医院了,手机又忘了带。”说完便走了。

  看田萍仓皇离去的背影,章立心中犯起了嘀咕,不会是被“双规”了吧?最近临江市正在刮一场廉政风暴,不少干部一夜之间突然消失,再回到舆论视点时,已成了“犯罪嫌疑人”。章立想了想,打电话到市纪委的一个朋友处。朋友说,郝平是市管干部,省里一般不会越级审查。

  仔细斟酌后,章立当即报警。

  警方很快在上林苑小松林工地办公室里找到了昏迷不醒的郝平,当即送往医院抢救。

  见郝平已经清醒,郑警官问他和岳新的关系,郝平还在装糊涂。郑警官就拿一份庭审笔录给他看,郝平看着看着就变了脸色。

  这份庭审笔录是在案发现场找到的,内容涉及到的正是郝平的贪腐问题。郝平没能抵挡住郑警官的步步紧逼,终于交代了自己的问题,还说了夜审的事。郑警官大吃一惊。

  其实在找到这份庭审笔录时,郑警官就发现了问题:庭审笔录用纸是建国初期临江市法院的办公用纸,在庭审笔录上签字的审判庭庭长左桐、副庭长赵永康、书记员薛燕三个人,都是建国初期临江市法院的工作人员。当年,他们曾经组成一个特别法庭,审判临江市副市长郝天青的贪腐案,因此名噪一时,被称为“临江三杰”。后来在一次外调中,三人同时失踪,从此杳无音信,怀疑是遭到坏人的暗算。郑警官还了解到,当年被“临江三杰”审判的那个郝天青,就是郝平的爷爷。

  警方在向已经被刑拘的岳新取证时,岳新矢口否认昨天夜里曾给郝平打过电话。警方让他和郝平对质。郝平在自己的手机上找到了岳新的号码,但岳新的手机上却没有这个时间段的通话记录。电信局的人解释说,打电话的人可能在手机上安装了盗打软件,冒充机主打的电话。

  警方将庭审笔录用纸、上面的签字以及上林苑工地的那三具遗骸送有关部门检测。庭审笔录用纸和签字都是伪造的。三具遗骸被认定是两男一女,死亡时间应在五十年以上。与“临江三杰”的亲属进行DNA比对,确定三具遗骸的身份。

  作为涉案人之一的巨人公司办公室主任衡水自然也被传讯,没想到第二天就失踪了。于是警方对他展开了网上追逃。因为郑警官他们怀疑衡水就是这场“特别审判”的始作俑者,他洞悉郝平和岳新之间的内幕交易,而且模仿声音惟妙惟肖。

  几天后,衡水落网。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推荐故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