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传奇故事 > 探险故事

乌鸦战舰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28 刘勇

公元259 年的盛夏,在意大利中部海边的沙滩上,密密麻麻地排列着无数条长凳,每条凳子上坐五个人,手握长长的木浆,朝着一个方向,吆喝连天地喊着号子,拼命地划着。如果只看那不停摆动的臂膀,你还以为他们真是在划船呢!

乌鸦战舰这场艰苦的划桨训练已进行了快一个夏天了。

负责这次训练的是罗马指挥官,叫闵帕。为了攻下被迦太基人(今突尼斯)占领的西西里岛,他们正在进行紧张的训练。

离这儿不远的坡地上,成千上万的工匠正在赶制战舰,叮叮当当的敲击声随风传来。

划着划着,有的划桨手吃不住劲了,累得晕倒在凳子上,但马上被另外的人替代。休息时,一个叫西纳的划桨手走到闵帕将军面前,指着远处正在赶制的战舰,壮着胆子问:“将军,为什么不能等到船造好再训练呢?累死人了!”

闵帕望着这个长着一副倒八字眉、小眼睛的年轻人,轻蔑地耸耸肩说:“不,等到那时就来不及了。”

不等西纳再问,闵帕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西西里岛对我们来说比眼珠子还重要,我们能让迦太基人站在我们的眼珠子上称王称霸吗?我们虽然已攻下了许多城市,但如果没有海军,那么在陆战中所取得的一切都将统统葬身于大海。”

西纳是个不会看脸色的小伙子,竟然又不知趣地追问:“迦太基的海军比鲨鱼还凶猛,而我们现在才开始造船,来得及吗?”

闵帕把手一挥,大声道:“所以,我们必须在造船的同时训练划桨手,等船造好了,我们也有了熟练的划桨手了!这不是两全其美吗?又有什么不好呢!”他不再往下说,看时间已到,命令大家继续训练。

西纳闷声不响地回到自己的行列,一边随着大家摆动着双臂,一边陷入苦苦的思索之中。

夜里,繁星点点,训练一天的划桨手们已进入梦乡,西纳却怎么也睡不着,又找到闵帕的指挥部,直言不讳地告诉他,即使把这么多划桨手训练得像一个人一样,取得胜利的希望还是渺茫的。

闵帕怔怔地望着这个貌不惊人的小伙子,问他为什么。西纳慢条斯理地说:“谁都知道,我们罗马人向来以陆战称著,而现在进行的是海战,必须把陆战的优势充分发挥出来,才有可能攻占西西里岛。”

闵帕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怎样才能发挥陆战的优势呢?西纳看出了将军的心思,便自告奋勇地说,他从小当过工匠,对木工活了如指掌。如果在每一艘战舰的头上装上一只乌鸦嘴巴……

他绘声绘色地把自己的设想讲给闵帕听,还当场画了示意图给他看。闵帕摸着胡须,不住地点头:“好,太好了!”他决定把西纳从划桨手的队伍中调进造船指挥部,任命他为工程的副指挥。

就这样,经过一年的苦战,罗马人终于造出了120 艘战舰,同时还训练出上千名划桨手,一切准备就绪了。公元260 年秋天,闵帕终于下令向西西里岛进军。

负责镇守西西里岛的是迦太基人玛泰将军,当他得知罗马战舰向他们驶来的消息时,一点也不惊慌,怕什么呢?只有一年时间,罗马人能造出几艘船来?他们有划桨手吗?他懒洋洋地从床上坐起,披上衣服,登上了瞭望台,问瞭望员:“一共来了多少罗马舰?”

瞭望员回答:“100 艘五层的,20 艘三层的。”玛泰不屑一顾地把两手一摊:“没什么了不起的!传我的命令,调130 艘战舰迎敌。”

传令兵轻声问:“大人,用什么队形?”

玛泰没有回答,接过瞭望员手中的望远镜望了望还在海中的罗马舰队,突然笑了起来:“全是些笨头笨脑的破船,对付他们,根本不需要什么队形,只要我们的舰队冲上去,把它撞沉就行了!”

说完又回指挥所睡觉去了。鲜红的太阳,一跳便跃出了海面,像一只圆圆的大火球,漂浮在大海上,在与海水相接的地方,像有一个大大的惊叹号一样下垂着。太阳的光环中,突然闪现出一列罗马舰队,上千名罗马划浆手,划着木浆,喊着有节奏的口号向西西里岛冲来。

迦太基的舰队也出发了,他们很快在太阳的金光中汇集到一起。双方的战舰离得更近了,瞭望员飞快地跑去向玛泰报告,罗马人战舰的首部,都装着一个像乌鸦嘴一样的东西。

玛泰一惊,心想,那会是什么呢?他登上指挥舰也跟了上来。他倒想看看,那长长的嘴巴是干什么用的?出于对罗马人的蔑视,他还是大大咧咧地说:“别管他,命令我们的舰队全速冲撞!

迦太基的战舰不顾一切地向罗马舰撞去。

大海上,到处是船浆拍水的声音。近了,近了,眼看双方的战舰就要碰到一起了,忽然,罗马舰上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喇叭声,同时,听见一阵清晰的呐喊:“罗马的勇士们,拯救罗马的时刻来到了,冲呀!”

双方开始投掷石弹、长矛,箭镞像雨点似地射了出去。接着,舰头开始碰撞,这支浆撞断了那支浆;这艘舰碰上了那艘舰。迦太基的舰不断地冲撞着,但罗马的乌鸦舰却毫不在意,不但不转身躲避,相反却主动地往对方身上靠,待靠近了,船头那长长的乌鸦嘴猛地一伸,“咔嚓”一声咬住了迦太基的舰舷。

迦太基人一看,呀,这哪是什么乌鸦的嘴巴,分明是小桥,一座座带钩的小桥。

玛泰正在发愣,霎时间,那些隐蔽在舰内的成千上万罗马陆战军飞快地跃过小桥,冲到敌舰的甲板上横砍竖砍。海战变成了陆战,舰队变成了陆战的战场。迦太基的船上刀光剑影,鲜血飞溅,硝烟弥漫,海面上鲜血和阳光融在一起,把大海染得一片火红。

玛泰惊慌万状,下令他的舰队赶快后撤。可无论退到那里,都被那些讨厌的乌鸦死死咬住不放,有一艘主力舰竟被四艘乌鸦战舰噬咬着,急得玛泰在甲板上直跺脚。

罗马人一边厮杀一边呐喊:“杀啊!冲啊!”

迦太基的划浆手们毫无陆战经验,被罗马人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太阳刚刚挂到桅杆上的时候,迦太基的舰队已被罗马人杀得一败涂地,剩下的十几艘破烂不堪的战舰,狼狈地往后撤退。因退得太快,划浆手又缺了许多,船的重心不稳,许多舰翻了个底朝天,水手们纷纷落水,使得这一带的海面上,几乎看不见海水,到处是翻倒的破船,折断的木浆和漂浮的尸首……

那个骄傲的玛泰将军在这次海战中竟然失踪了。有的说他跳海身亡,有的说被罗马人用乱刀剁死,还有的说他被鲨鱼吞食了。

罗马的将士们在战舰上举起双臂,欢呼着:“我们胜利啦!”“乌鸦万岁!”“罗马万岁!”

闵帕将军拉着西纳的手,激动地说:“是你的乌鸦的神威,为罗马立下了战功,我回去一定让元老们向你表示祝贺,给予你最高的奖赏!”

乌鸦式战舰大获全胜的消息传到了罗马,全城一片欢腾。元老们高兴地穿上五彩的衣裳,在罗马广场上跳起舞来。他们决定召见指挥官闵帕,并在广场上为他塑像。可闵帕坚决不答应,他告诉元老们:“这一切应该归功于那个叫西纳的年轻人,是他创造了乌鸦式战舰,使罗马人取得了胜利。如果塑像应该为他塑……”

元老们听了,又决定召见西纳,西纳说什么也不肯去,更不愿塑自己的像。

闵帕惊奇地问:“为什么?”

“因为我是个普通的划浆手。”

“可你为罗马的胜利献出了智慧!”

“我是罗马人,应该的,再说,”他红着脸,终于用很大力气接着说,“我的模样长得太对不住罗马了,塑出来会让子孙后代笑话的。”

闵帕忍住笑,说:“不,我们不仅是在塑造你,而是在塑造罗马人的精神和智慧、力量!”

西纳眨着小眼睛望着这位将军,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智慧、精神,怎么能塑像呢!奇怪。他死活不肯。

没办法,元老院只得决定在广场上竖起一根大理石圆柱,上面镶着迦太基的船头,船头被一只乌鸦用嘴巴死死地钳住,往天上拖。为了表彰西纳的功绩,不管他愿意不愿意,元老院派出一个手执火炬的彪形大汉和两个吹笛子的人成天跟随他,他走到哪儿,笛子就响到哪儿,火炬就燃烧到哪儿。不论西纳走到哪里,哪里的人们就知道,我们的罗马英雄来了。

西纳经不住这样的厚爱,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一个月不到,头昏眼花,四肢无力,他几次叫笛子别再吹了,可两个吹笛子的却说,“这是元老院的命令,我们不敢违抗!”西纳无言以对,他不希望那火炬和笛声每天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只想关上门,美美地睡上几天。

罗马人确信乌鸦战舰是无敌于天下的,决定用它去远征非洲,占领迦太基国的本土。

公元前256 年夏天, 一支由330 艘乌鸦舰和4 万名步兵和12 万名划浆手组成的庞大船队,浩浩荡荡地向非洲进发。途中,他们与迦太基舰队进行了激战,罗马的“乌鸦”冲上去,死死地咬住了敌舰,并让陆军从小桥上冲过去,一举攻上了非洲陆地,围困了迦太基城。

由于地理环境不熟悉,加上气候不适,罗马人始终没有攻下迦太基城,迫不得已,只好令舰队返回罗马。不幸的是,他们在途中碰上了可怕的风暴,280 艘乌鸦舰,2.5 万名士兵和10 万名划浆手全部葬身于海底。

这次远征还是闵帕将军带队,西纳也参加了。他们被风暴甩入大海中,临死前,西纳对身边的闵帕说:“谢谢你,将军,让我到大海里去安息,这将比让笛声、火炬摧残而死更值得,更幸福……”说着,一个小山一样的浪头打来,把他埋葬了。

闵帕至死也不明白这年轻人在说些什么。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