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历史故事 > 世界历史故事

为385年前的“女巫”翻案

小故事网 女巫的故事 时间:2015-05-21 赵涵漠

凯瑟琳娜·赫纳特在今年6月终于等来了无罪的判决。尽管这个结果未免来得太晚,距离她被以“施黑魔法的女巫”的罪名处以死刑,已经过去了整整385年。

  为385年前的“女巫”翻案赫纳特是德国科隆的一名贵族女性。她继承了父亲“邮政局长”的职位,并很有可能是德国第一位女邮政局长。但她意外地遭到了谣言攻击:先是被认为与一座修道院内的虫灾和死亡事件有关;接下来,一名修女向当局举报,赫纳特就是施展妖术的女巫。

  自从1500年开始,“女巫”就成了一项十分严重的指控。200多年间,有25000名“女巫”在德国被判死刑。最开始,只有女性是受攻击的目标,后来男性和儿童也被列入了“巫师”名单。他们被视为一切灾难的元凶——饥荒、虫灾、坏天气、被毁坏的庄稼,甚至是一批未能正常酿造的啤酒。

  “当然没有什么所谓的巫师,一切罪名全是虚构出来的。”已经退休的牧师黑格勒曾这样告诉《明镜》杂志。他今年66岁,已经为臭名昭著的德国女巫审判史写下了17本书。他表示:“在艰难的岁月里,女巫成了当地权力部门的替罪羊。”

  赫纳特并没有认罪,但仅仅因为两个证人的口头证词,她被宣判有罪。在判决书里,这个女人的罪行是:“渎神,与撒旦交媾,公然杀害成人和儿童,举行魔法舞会,向人和果树施展魔法。”最终,她被绞死,尸体放在火上焚烧,直至化为灰烬。

  对于中国读者来说,这样的故事并不陌生。在《格林童话》里,常常有邪恶的女巫出现,她们最后大多被判处死刑。有的甚至被要求穿上烧得滚烫的铁靴,一边在地面上哀嚎着蹦跳,一边散发出烧焦的味道。

  猫也被认定是一种不祥的动物,是巫师施法的工具。因此,欧洲人也展开了一场对猫的大屠杀。老鼠肆意繁殖,鼠疫流行。这场又名“黑死病”的瘟疫所到之处,都会变为死城。但“女巫”再次与这种无法遏制的瘟疫联系到了一起,更多“女巫”被处死,“因为这一切都是女巫与撒旦合谋的罪行”。

  直到今天,对“女巫”犯下的罪行仍被认为是欧洲历史上黑暗的一页。但受难者并非默默地死去。在德国弗莱堡古城的一面石头墙壁上,一块冰凉的金属牌上写着:“1599年3月24日,玛格蕾塔M.、卡塔琳娜S.、安娜W.被斩首、焚烧,成为迫害女巫恶潮中的牺牲品。她们不过是弗莱堡众多无辜者的代表,谨以此牌纪念亡魂。”

  在科隆的市政厅塔楼上可以找到赫纳特的雕像,创作者是她的后人。还有一条街道和一所中学也以这个女人的名字命名。

  可对黑格勒来说,这一切还远远不够。他和40多名社会活动家一起组成“工作组”,致力于为全德国的女巫“平反”。

  黑格勒取得了“雪球效应”。包括科隆在内,如今已经有14个德国城市开始了“平反运动”,甚至许多市民也开始要求把对女巫的错误记录从当地的书籍中清除。

  并不是每一座城市都进行得这样顺利。去年12月,德国西部城市亚琛拒绝为一名1649年遇害的13岁小女孩重判无罪。“做这件事不会对他们有任何损害,甚至还可能为他们赢得更多名声。我对亚琛的政治家失望透了!”黑格勒说。

  比丁根市也告诉黑格勒,目前他们手头上还有更重要的案子。但黑格勒认为,这只是一个借口。事实是曾经支持对女巫判处死刑的家族,如今仍在这里发挥着很大影响。

  但毕竟,在2012年6月28日,早已死去的赫纳特以及另外38个女人获得了无罪判决。正如黑格勒所说,“我们欠那些遇害者们一个无罪的宣判。它并不仅仅与过去有关,还与我们今天如何反对暴力,反对将人群边缘化有关。”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