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创业故事 > 女性创业故事

创业故事3篇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6-15

创业故事3篇刘琬乔:像野马一样奔跑

  2010年,刚毕业的刘琬乔正在老家深圳当民生记者,天天跑来跑去地报道谁家小孩走失、哪里出了车祸。忽然互联网兴起了三大风潮——团购、LBS和微博,她开始对互联网无比憧憬。

  但那时候的深圳既没有互联网氛围,也没有创业氛围。恰好刘琬乔在微博上认识了天使投资人王利杰,王利杰问她:投你10万块钱,敢不敢自己做点什么?

  就这样,2011年刘琬乔跑到北京,拉来了自己在大学时的老师,又拉来了老师的一个学生,然后从网上招了个员工,从百子湾大成国际公寓一间40平米的LOFT和一排二手办公家具开始,做电影外包。

  她创立的水母互动几乎是最早给电影开发独立App的公司。“当时还没有H5,也没有朋友圈,我们统称这些产品为WebApp。当然那时候3G网络普及度还不高,所以流行度不像今天这样好。”目前在推广渠道上,水母互动已经整合了当下最热门的180家App,成为这些App的内容提供方。

  到C端去

  “当时可以做两个方向,电影和音乐,都是我喜欢的。”刘琬乔回忆说。但是,音乐在2011年时受困于版权等问题,产业前景尚不明朗,再加上电影的营销方式才是她喜欢的,短暂试水后,刘琬乔就全力投向电影了。

  “电影宣传比歌曲宣传好在它有短期内的爆发性。如果电影是一个产品,这个产品的推广周期从上映前半年到上映后一个月内,密集轰炸式的宣传,大面积的报道、大面积的路牌广告,都能让我更好地发挥创意。”

  她自认为是互联网圈里最懂电影的,也是电影圈里最懂互联网的,虽然她既不是学电影的,也不是学互联网的。她的公司也奇葩,两个部门一个是传统广告型,一个是传统技术型,在一起碰撞出火花,相互促进生长。

  最初,水母互动定位在移动互联网,但后来刘琬乔发现出发点不能如此局限,水母互动因此不断升级,加入微博、微信业务,直到现在的全案营销。

  现在营销战场已经变成整体——微信、微博、门户、杂志、报道等,创意才可能得到全面的施展。B端可以赚钱,但空间并不大,所以还是要到C端去。电影营销是站在片方的角度,而C端产品是真正站在用户的角度。刘琬乔自问:水母互动能在C端做点什么?

  卖票是一个环节,但其实移动互联网还有很多可做的事,何况如果是卖票的话,线下的模式太重,而刘琬乔希望水母互动是一个快速增长的轻公司。

  她想到了社交——电影是具有社交性的产物,茶余饭后的讨论、朋友圈的分享、论坛上的影评,正在让电影成为日常生活消费文化的一部分,且越来越重要。

  来自猫眼的一个数据显示,2014年有8。3亿观影人次,当中22%是自己去看电影的。刘琬乔觉得自己可以为这22%的人做一点事。“一个人看电影是需要勇气的。走到成双成对的人群中间,感觉会很奇怪的。”App“陪你看电影”应运而生。

  但是用户接受影视社交吗?刘琬乔很有信心:“很多人会打个问号,觉得第一次跟陌生人见面是在电影院,很怪很尴尬。但是10年前你想过会跟陌生人住在一个房间里吗?不会。但是现在会,因为你会合租。10年前你想过跟一个陌生人出去旅游吗?现在也会。它是一种消费观念的转变,我希望这样去尝试。”

  一个女生眼里的陌生人社交

  “陌生人社交”对这个年轻女生来说,显然不是什么敏感词。“其实很多人都会做啦。现在碎片化的时间这么多,人很容易空虚,就需要这样的产品。”刘琬乔说。但是她承认因为自己是女生,所以做陌生人社交产品时,和男创业者相比走了很多弯路。

  首先,是过多地注意细节,导致在做产品时的整体速度上出了一点问题。此外,她觉得自己过去总是过于重视产品的情怀,担心是否安全,而不像其他产品那样“直接”。

  “现在我更愿意看数据,从数据中找用户喜欢什么和不喜欢什么。”比如,她过去非常不喜欢“勾搭”这个功能,“觉得太直接了”,就把它隐藏在App的三级页面下,但数据又表明用户很喜欢,“勾搭”现在的活跃度甚至高于“小组”,于是在新版本中,“勾搭”又回到了一级页面。

  “陪你看电影”现在的用户男女比例可以达到73甚至64——比起其他陌生人社交应用的8∶2甚至9∶1,这个数据显然均衡得多。不过,刘琬乔也发现用户匹配度还不高,比如用“勾搭”发布了想看某个电影的女性用户大多是文艺女青年,但与之匹配的文艺男青年则活跃在“小组”中,而勾搭的大部分男性用户——“就是屌丝,”刘琬乔笑着说,“成功率惨不忍睹。”

  所以,数据告诉她,下一步要引导“屌丝”,首先是让用户完善资料,加强社交安全性,其次是要鼓励用户抒发见解,为自己的个人信任度背书。

  刘琬乔自己就是资深影迷,亲身体验了电影社交需求的发展。最早期的影迷社交在DVD店里淘碟完成,通过在店里跟老板和其他碟友交流得到好电影的资讯;互联网兴起后,影迷渐渐转向在线看电影,同时一些电影论坛成立,供影迷交流讨论;再之后就有了微博,大家通过关注牛人影迷获得资讯。

  “但这些方式都要靠影迷主动去追。”刘琬乔说。她希望用户成为陪你看电影的朋友之后,能够不费力地得到电影推荐。“所以小组功能会继续优化,我们基于人的标签去推荐,希望给用户的推荐是无处不在的。”

  创业三年,刘琬乔曾经有各种害怕,害怕自己的产品没人喜欢,经常睡不着觉。后来她想通了一件事——我为什么要怕?“老天本来就会不仅仅给你开心和快乐,还会给你痛苦和悲伤。创业的苦你也要自己去享受。当痛苦不再是痛苦的时候,它就只是你的一种感受了。”

  她希望自己一直在草原上像一匹野马那样奔跑,并不在意自己最终会到达哪里,也不太在意草原上的其他对手:“因为草原足够大,如果你总是想做到第几的话,你就把自己框死了。”


林依晨:贫穷贵公主

  有记者问林依晨这辈子最恨的东西是什么。她回答是信用卡;记者又问最爱的呢,林依晨回答还是信用卡。

  林依晨:贫穷贵公主这又爱又恨源自她的出身。

  父母离异,薪资微薄的单亲妈妈为了照顾两个孩子不得不办了十几张信用卡用以应急。这种以卡养卡并不断透支的生活居然维持了很多年。可靠信用卡救急的结果是长期利滚利,最终,这个家庭背上了近500万元台币(迷恋巧克力和甜品、画漫画里大眼睛的美少女、在裙子上缀满蝴蝶结和蕾丝的童年,共约120万元人民币)的债务。但妈妈从来不在儿女面前诉苦,体弱多病的她坚强地隐瞒着一切——可更悲惨的是,林依晨高二那年的一天晚上,妈妈突然小脑中风了。

  林依晨和弟弟手足无措。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倔强地不肯向离家的爸爸伸手要钱。林依晨一个人带着弟弟把妈妈送进医院,一边办理各种繁杂的手续和医生沟通,一边还要安抚受到惊吓的弟弟和自己无助的情绪。本能的慌乱、经济上的压力和面临最亲的人有可能离去的恐慌,16岁的林依晨面对轰然到来的逆转,不得不选择孤独承担和坚强忍耐。

  就在这一天,她曾幻想的灰姑娘与王子童话一去不复返了。

  几年后,她将这段经历的感受借鉴给电视剧《恶作剧之吻》——剧本里交代很少,但林依晨演了很多——镜头里的她蜷缩在医院的灰暗角落里颤颤巍巍地拿着电话听筒,恐惧到拨不出一个号码说不出一个字,最终歇斯底里地放声哭泣。这段表演震惊了导演,他完全被感染,甚至最后是副导演喊了卡。

  林依晨凭借这部戏的续集成为台湾金钟奖历史上“最年轻的影后”,颁奖词里这样写道:演员的使命是带领观众看到更深层的人性,正是这样,林依晨在用生命表演,她的戏具有层次细腻的情感,切肤之痛,表演深刻。

  但林依晨更为现实,她直言,获奖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大的利益,“拿到奖后还没有新剧开拍”。

  这是她真实的想法,生活得继续,她也必须努力,因为家里还欠着巨款。

  大概很少人知道,林依晨出道的理由仅仅是渴望能赚到些钱为弟弟买一台笔记本电脑。当林依晨决定去参加台北捷运美少女竞赛并把报名信丢进邮箱的那一刻,她也在想,这,会不会改变自己的一生呢?

  竞赛第一名——参演周杰伦、林忆莲、周渝民等人的MV——《十八岁的约定》女主角——《射雕英雄传》黄蓉……就如百度词条里记录的那样,林依晨一步一步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由于出道早,她不得不奔波于事业与课业之间,但她做事一板一眼,坚持不缺课,并且甘之如饴。毕业时,政大高材生的她还受到了马英九的接见。与之相反的是,在校外,雨戏、跳海、吊钢丝,种种危险她也毫不犹豫,她甚至害怕有一天自己突然发生意外,竟立了一封书信式的遗嘱。那年,她才23岁。

  认真、敬业、自我要求高,是多数圈内人对林依晨的评价。但很多人也知道,林依晨是世间少见的“抠三儿”。

  即便是今时今日,片酬每集15万元的台湾偶像剧一姐林依晨,只要在台湾拍完戏,都会把便当打包带回家,妈妈和弟弟也从不为吃剩饭而感觉丢脸。她每月生活费不到1万元,出道至今也没买过什么昂贵的行头,平时穿的都是妈妈在街上买的平民商品,因为出席活动时会有品牌服装提供。

  有一次,林依晨参加台湾知名节目《麻辣天后宫》的录影,林依晨和杨丞琳在后台遇到,一见面就抱头倾诉。但马上聊的竟然都是还债的事:“哎!你还多少了?还差多少?”曾贵为台湾购物频道一姐的主持人利菁,提前四处张罗名牌手袋带到现场,然后发挥其劝服功力进行兜售。利菁本来决定只要林依晨一喊底价立刻就卖给她,但不料说破嘴,不动声色的林依晨拿着9万元台币的LV手袋艳羡地把玩了半天,却连一口价都没有喊,还提前封主持人的口说:“噢,刚我忽然想到房贷还没缴……”

  她的经纪助理也无法想象她的节俭程度。拍摄《射雕英雄传》时,胡歌车祸毁容,剧组停拍,林依晨回台前拉着助理去逛街,她蒙面戴口罩进了一家店,挑了一双凉鞋,又挑了十几条项链,最后还跟店家杀价一番,竟只花了300元。“天啊,你无法想象一个明星会在街边小店跟老板花半个小时砍价。她自己还觉得没什么,可就算是个普通人也不会这么掉价吧!”但这对于看电影从来只选择第二轮放映时才去的林依晨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林依晨不辜负妈妈的期待,努力拍戏、拍电影、接广告代言、跑活动;从没去过西门町、没去过KTV、没骑过摩托车,做事总是理智战胜感性。这个习惯让她终于在入行第六年还清债务。

  可这时,林依晨的身心也受到了很大的损害。

  有一次体检,医生发现林依晨的脑下垂体蝶鞍部分长了肿瘤,后来发现肿瘤已近下视丘。其实这之前的林依晨长年瘦不下来,深受水肿困扰,并且睡觉浅常做噩梦。梦里常被人追杀或是跳下高楼,都是这个原因。

  医生劝她手术,虽不是大型手术,但第一次面对,林依晨还是很害怕。担心手术疏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还跟医生商量可否读秒替代麻醉。后来手术成功了,但林依晨却突然行为反常——医生淡淡地说这是手术的副作用,会让患者“情绪化”。那段时间,林依晨就像一个话痨,不停地说说说,一股脑地不顾后果地说。妈妈被烦到求她不要说了,但她还是要说,连说了六天六夜之后,喉咙急性发炎挂急诊。

  其实生活里的林依晨也有一些偏执性格,专业术语叫“官能强迫症”,逼迫自己事事做完美。比如她的手袋,干净整洁,大包里有小包,每样东西都各有所归;再比如她的房间,摆设井然有序,化妆品一定要按照规定的顺序且正面向前;饰品和衣物也一定要整齐地码好,只要别人稍微一动,她马上就能知道。而她的生活规律更是让人赞叹,只要没拍戏,她都会晚上10点睡觉,凌晨4点50分起床听英语新闻广播,因为她曾经的志愿是新闻系,所以有空永远都在读报纸。

  林依晨就这样一路走来,在娱乐圈10年,唯一与感情有关的新闻是自己主动爆料曾在小学时谈过恋爱。但谈了5年,却连手都没有牵过。如今,这位不知名的男友早已成了林依晨的挚友。他会在某个情人节冒雨骑单车送一朵郁金香,或是在发片会上伪装成歌迷索要签名来给林依晨惊喜。

  可如今,她还是一个人。虽然她极有“旺夫运”——和她搭档过的男主角都能大红,贺军翔、郑元畅、吴尊、胡歌无一例外。但林依晨却好像云淡风轻事不关己一样,完全与绯闻绝缘。

  此时的她,只想去完成另一段爱情——她的妈妈和爸爸。

  其实在林依晨大学毕业时,爸爸也偷偷参加了她的毕业典礼,但两人并没有说话,直到有一次林依晨看了德国电影《当樱花盛开》后被深深打动,进而反思自己的行为。这之后的她主动联系爸爸,两人开始经常一起去骑单车、吃饭,后来爸爸希望能够接林依晨上下通告,林依晨答应了。这之后,爸爸是林依晨的司机兼保镖,他也会把自己的风流史搬出来,交代林依晨什么样的男人要少碰。“人真的是会变的,以前埋怨爸爸未曾对我们付出,但我们又为爸爸付出过多少?我居然都不知道他最喜欢吃菠萝包。”林依晨直言,与往事和解,才是真正松绑了自己。

  据说,林依晨88岁的爷爷不久前过世,妈妈除了出席丧礼,还与林爸爸恢复了讲话。

  如今,经历过种种磨难的林依晨终于可以望见自己的幸福,她也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唱片《幸福遇见》。她用歌声告诉我们:每件事自有它发生与存在的意义,是一体多面、环环相扣的,无论如何,珍惜当下,是别让自己日后后悔,最好不要再等待,不要再错失,因为,我们都是普通人。

  但她并不知道,每个认真的女生,绝对都有资格成为一位高贵的公主。


女孩网上卖垃圾创业赚了160万

  她手下有40多名员工,每月能卖出8000袋以上的“极品垃圾”,除去员工工资等各项开支,每月的纯收入高达6万多元。短短3年,通过“卖垃圾”为白领减压,女孩轻松积累了160万元财富。谈到自己的事业,杨丽一脸的自豪:既能给别人制造快乐又能赚钱,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妙的职业吗?

  不当白领要卖“垃圾”

  今年26岁的杨丽,是个性格活泼的合肥女孩。从上海一家商学院毕业后,小杨顺利地在浦东一家台资公司找到了市场营销的工作。

  工作之余,杨丽发现,在白领多、压力大的上海,自己为何不开一家白领减压用品店呢? 如果在白领的办公室和居室摆放一些智能型的生活小用品,不仅可以营造一种轻松有趣的氛围,还能缓解工作压力。

  2009年3月,小杨辞职后筹措10万元在淮海路上开起一家这样的实体店。然而,由于开业之初缺少知名度,生意十分冷清,这让杨丽大伤脑筋。一天,小杨偶然路过一家彩票站时,店老板的一句话点醒了她。老板说:“正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刮开之后的图形是什么,所以这种诱惑最能吸引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回来后,她在网上搜资料,找到了一个好点子。很久以前,纽约商人将过季库存商品或少量高档滞销货装入垃圾袋里,交易时不透露商品内容,将其冠名“垃圾”以很低的价格出售。而众多买家,因为不知道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便觉得很神秘,打开包装时往往会马上产生一种新鲜感和刺激感。杨丽觉得这种销售方式挺有趣。

  想来想去,杨丽想了一个主意。她开始跑一些厂商,以很低的价格淘到了一些尾单和外贸货品,这些东西质量很好不说,进价还不到市场价格的一半,无疑买家能得到很大实惠。

  姐卖的不是商品是惊喜

  东西淘来之后,杨丽在淘宝店铺里打出了一个很特别的广告:有这样一件神秘礼物,你既不知道它是什么商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需要,但是你知道,可能会有50%的惊喜。如此有趣的“极品垃圾”,你敢买吗?

  很快,有“冒险者”来迎战了。那是一位很时尚的济南女孩,在一家合资公司任职。她首先向杨丽问了一个问题:你凭什么知道一定能给别人惊喜?杨丽说:“人生本来就充满着未知数,当你等待‘垃圾’的日子里,心情会充满美丽的期待,也许在拆开包裹的一瞬间,你还会兴奋得发出尖叫呢。”杨丽说,自己的东西都是供出口的外贸尾货,质量绝对一级棒,至于买家是否喜欢完全取决于对方的爱好、情调和生活品位。“需要声明的是,每包‘垃圾’都是模仿美国人的销售方式——由电脑自动抽签配货,如果你的运气不够好,说不定会收到一包真正的垃圾。但这种概率比中500万的大奖都小。”最终,这位顾客当即订了一份288元的“极品垃圾”。

  自此开始,一包包“内容不详”的“垃圾”开始飞向青岛、大连、南京、广州、哈尔滨等城市,成为白领们在紧张工作之余的一大“笑资”。

  杨丽在网上销售的垃圾有大包小包之分,有88元的迷你垃圾包、288元的极品垃圾、488元的大包垃圾等,最大的还有988。8元的巨无霸超级垃圾。除主打的外贸尾货外,还有一些样品、换季产品、滞销高档货,甚至一些从未上过架的产品。

  垃圾种类按生活方式分有:乐活、各种宅、文艺范、工作狂、背包客、动漫迷、美剧控、原生态等,每包“垃圾”里装的东西各不相同。白领们虽然不知道自己能买到什么,但正是这种充满挑战味的购物方式让他们充满了好奇,从而引爆了强烈的购买欲。短短7个月,杨丽就赚了20多万元。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