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屑小的欲望

小故事网 欲望的故事 时间:2015-11-30 轻寒

  我记起每一个清晨,十岁的富九睡眼惺松摸黑走出房门,来到竹林下大便。这时乡村的人们还在梦中。之后富九在他家门前的那块光滑的石块坐下,周围的黑漆的竹林在微风吹过后发出哗哗的声响,一些竹壳轻微坠下,碰撞的声音让富九感到惬意。凉意袭来的时候富九发觉一只骚鼠从他的脚底下爬过。他没有十分觉察和受到惊吓,像每一个清晨,他出神地注视着淹没在漆黑之中的穿过竹林的小路,他仿佛看到在城里做工的父亲笑哈哈地骑着破柴样的自行车突然出现,车头上挂着肥肉和一些甘蔗。富九在这种时候总莫名其妙地兴奋,甜蜜的感觉漫遍他瘦小的身躯。我还看到,一些口水源源地在他的嘴角滑下,顺着他的狭窄的胸部滑到肚脐下面。

  屑小的欲望阳光开始透过林子,他听到许些麻雀在竹林底下在吱吱喳喳。这时,他的母亲喊他了。

  富九没有理会母亲的呼喊,他觉得母亲的声音很刺耳,有时他躲藏在青的床底下也抹不去母亲的尖叫声。他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老在喊他。

  富九拿了五个弹珠去找阿禾,他在龙眼树下遇到了阿禾。我们玩弹珠吧,他说。他想赢些回来。阿禾露出不屑一顾的神色。最后他不但没有赢,连最后的五个也输了。富九有些不甘,想又去买些回来,但他的身上连一分钱也没有。阿禾将一个弹珠塞到他的手上还对他说,中午我们到长水玩好吗?富九点点头。长水是个诱人的地方也是个梦寐以求的地方。

  富九经过青的家时,看到青正倚在厨房门前,啃着一个喷香的番薯。富九才发觉自己已经是饥肠辘辘了。口水又从他的嘴角边挂下来。富九走过去对青说,给我吃一口好吗?不行,青的态度非常坚决,还掉转了身子。富九有些失望,但没有死心。就一口,富九说。一口也不行,青说,除非你跟我玩过家家。

  好呀,富九喜出望外,他闻到了番薯的清香。怎么玩呢?富九问。他眼死盯着番薯,有点心急。

  你把裤子脱下来让我看看,我就给你吃。青说。

  富九有点难为情,他的脸一下子红了。不过他经不住番薯的诱惑,最后还附加了一个条件,那就是大家都脱。青勉强同意了。

  富九先脱,他看到青在目不转睛地看,他的小鸡鸡硬了起来,他想撒尿。青也脱了,富九看到青大腿两侧的光滑的圆点。富九有伸手抚摸的欲望。

  为什么会是这样?青问富九。

  我也不知道,富九说。

  青在递番薯给富九吃的时时候,对富九说,我做你的老婆好吗?好,富九贪婪地吃着番薯边说,好。富九还对青说,中午我带你去长水玩。青不同意,青说,我妈妈会骂我的。

  富九回到家里的时候,母亲已经出田了,只有堂兄佝偻着腰坐在门前,拿着水碌竹在咕咕地吸。富九发觉堂兄用一种古怪的眼光看着他,富九一阵发毛,心里觉得不大自然,他总觉得好像遇到骚鼠一样。他的心怦怦地跳,他吱唔着撒谎着说,保,邻村的荷叫你过去坐呢。

  是吗?富九看到堂兄露出惊喜的神色,放下水碌竹,一溜烟跑出去了。

  富九有点后怕,他连忙闪进房里,在衣柜里,他找到了一叠十元一张的钱,他知道那是母亲用来买水牛的钱。富九犹豫地抽出了一张。去长水,富九心里想。

  富九和阿禾走出村边,午间的热辣和人们在午间劳作时动作迟滞的情景让富九总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阿禾拾起一片石块,击中了一只正在跃起的青蛙,青蛙的悲鸣在午间变得刺耳。在这时他们遇到了要去割草的青。我们一起去长水吧。富九对青说。他们看到青摇了摇头,挑着担子,向水草丰茂的地方走去。富九仿佛看到青失望的眼神。

  去长水,去长水。一些在江边洗衣服的年轻的妇女看到他们在江堤欢欣雀跃的身影。现在他们兴奋地沿着江堤走,轻松的脚步好似踏在滔滔而下的大江上面。他们不知道路途有多遥远,他们已忘记了疲劳。

  后来他们终于到了长水。他们第一次走在如此热闹的地方,走在车水马龙的地方。他们有说不出的新奇与兴奋。神奇的情景给富九带来了难以忘怀的印象。他们来到了一间食铺,富九买了两碟薄饼。他们看见师傅麻利地将薄饼切成许多小块,点上一些油花,然后洒上一些芝麻。一股清香在弥漫的时候我看到富九的嘴角已挂上了口水。他们开始狼吞虎咽起来,情景是如此难忘,你们会想象到他们吃得香口喷鼻的吗?这让我想起飞奔的感觉,还让我想起做爱的情景。我知道他们就这样流连忘返地在长水闲逛,其中还看了一出戏。直到日落西山,他们才依依不舍地走上江堤,他们的衣袋都装满了圆形肉饼。回来的路上阿禾在一个劲地吃,肚子已变得滚圆。阿禾说富九你为什么不吃了?富九说留着。富九看见阿禾将剩下的都洒下了大江,一个个肉饼在大江上翻腾着肚子,飘浮而去。富九对阿禾说,你为什么都扔了呢?留下来有多好。阿禾说你也扔了吧,要不回去你妈知道了会骂你的。富九没有出声。阿禾见富九鼓涨的衣袋,心里又有些后悔。

  黄昏的时候,西边已经一片通红,大江上面仿若镀上了金色。江堤上的两个人儿拖着长长的身影磨磨蹭蹭地走着。直到累了,他们便躺在江堤边的一块光滑的石块上面。凉爽的感觉使他们不止一次地回想起刚才在长水的快活。

  他们是摸黑入村的。他们经过了阿琼的铺子,他们看见在微弱的灯光下,一些人在兴致勃勃地玩扑克,吆喝的声音传得很远,打破了乡村的宁静与寂寞。阿琼双手托着脸,笑咪咪地看着他们。他们很快地穿过了阿琼的铺子。

  他们分了手。后来富九经过了青的家,他看到了青映在窗子的身影。富九将衣袋里所有的肉饼都放在青的窗口上,他没有呼喊青,他在离开时想,如果和青一起去多好。

  富九踏进家门时,看到家人都坐在厅上。看见富九回来,都把目光转到他的身上。富九有点不自然。在月光这般皎洁这般美好的夜晚,若在平时,他的两个姐姐一定出去邀女伴玩去了,他的妈妈这时一定在洗衣服或干一些其他白天没有干完的活。今晚的气氛就不一样呢。富九想。

  去哪了?妈妈问。

  去长水了,富九说。他看到姐姐向他投来羡慕的目光。

  还剩多少钱?富九。富九听到妈妈严厉地说。

  富九连忙把钱都掏出来,妈妈数了数,还有四元九角。

  妈妈,我去长水了,富九小声说。他看到妈妈的眼角溢出了泪花,他有点害怕。

  我叫你还敢,妈妈抓住他的手,还在他的屁股沉沉地打了几下。

  富九没有哭,他的一双眼睛迷茫地望着漆黑的外面。

  妈妈后来搂着他,流着眼泪对富九说,你爸很快就要回来啦,你爸他骑着那部自行车,车头上挂着两斤肥肉,还有一些甘蔗呢,富九……

  富九听着就有两行眼泪滚滚而下。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