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守信的保姆

小故事网 保姆的故事 时间:2015-12-30 赵晋军

  浙西山区有一个地方叫胡家岙,自清末以来就以m勤劳能干的保姆著称。那一带山深路险,土地贫瘠,山民们生计艰难,当地妇女大量外出,到沿海一些富裕地方当女仆、保姆。

  胡林香,胡家岙小溪村人,家境十分贫寒。她20岁那年丈夫在出山卖柴途中失足坠崖身亡,当时她已有身孕,但因过度的悲伤和操劳而不幸流产。她孤苦伶仃地在家熬了两年后,终因生活所迫,不得不走上外出给人家当保姆的路。

  守信的保姆她的第一个东家是浙东某市的一个大富商,她在他们家一待就是10年,带大了富商家的一个小姐和两个少爷。胡林香向己没有儿女,她将自己全部的感情都给了这3个孩子,给他们分别起小名叫大林、二林和小林,对他们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她的勤劳能干和忠诚也赢得了富商夫妇的信任,把她当做家中的一员看待。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到解放前夕,富商夫妇突然决定要举家逃往台湾。临走前他们与胡林香商量,请她留下来保管一批财物,说此去吉凶难料,他们要在家乡准备一条退路,万一将来有什么意外,也好回来靠着这批财物重振家业。他们留下的财物包括大量的银元、金条和一些珍贵的珠宝首饰。

  胡林香含泪接受了东家的重托,她发誓为了大林姐弟,自己就是舍命也要守住这些东西,绝不让它们有丝毫的损失。

  富商一家走了,胡林香守着那座深宅大院痛哭了一场。后来她记起了东家的重托,心中又燃起了希望,相信自己只要守住了这些财物,就会有重见孩子们的那一天。于是,她用厚实的布做了一条宽腰带,将那些珠宝首饰都密密地缝在腰带里,再紧紧地捆在自己的腰问。那批银元和金条她分成几次悄悄地运回胡家岙,全都埋在自家房中的床铺底下。

  藏好了那些珍宝财物后,她在东家整整等了9年。她节衣缩食,每天一有空闲就坐在门口向东眺望,口中反反复复地念叨:“大林二林小林,你们在哪里呢?”有好心人劝她再找个婆家,不要太苦了自己,她谢绝了;也有人劝她再出去投一个东家,她也谢绝了。她在一心一意地等着大林姐弟们引来。直到后来她自己的积蓄全都用完了,为了不动用东家托管的财物,这才不得不锁上家门,又一次走上了外出给别人当保姆的路。

  她的第二个雇主是浙东某军分区一个姓周的参谋。正巧军分区司令部就设在原来富商家的那个大院里,胡林香因为思念孩子,又走进了那个大院,在周参谋家当了保姆。

  她在周参谋家整整待了28年,周参谋从军分区参谋一直升到军分区的司令,其间多次调动搬家,夫妇俩一直舍不得让胡林香走。她带大了他们的5个孩子,接着又帮着带周司令的两个孙女。28年来。她只求周司令办过一件事,就是托人照顾好她的家,她说自己以后还要回胡家岙去,别让人毁了她的那两间茅屋。

  1988年,周司令退休要回青岛,夫妇俩一再劝她一起走,到青岛去共度晚年,说青岛是个养老的好地方。但是她却一直在思念着大林姐弟,一直没有忘记富商夫妇临走时的重托。她谢绝了周司令夫妇的盛情邀请,说自己要留下来等大林姐弟们回来。不见上他们一面她死不瞑目。

  周司令一家走后,她回到了胡家岙,用几十年的积蓄翻盖了她家的那两间茅屋,因为茅屋已经相当破败,她怕倒塌会危及埋藏在屋里的那些财物的安全。

  翻盖好房屋后她又在家中等了3年。此时她已经72岁高龄,多年的积蓄都已经在翻盖房屋及后来的几年中用尽,于是她决定回到军分区大院的附近。那里是大林姐弟们的家,她坚信只要他们回来,就肯定会到大院里去,自己只要在那里等着,就一定能够和他们重新相见。

  军分区大院的门口依然笔直地站着两个哨兵,进出大院的人和车辆也仍然川流不息,但是时过境迁,已经没有人认得她就是几年前周司令家的保姆了。

  此时她除了腰中缠着的那些珠宝外,已经身无分文。白发苍苍的她再也不可能去给人家当保姆,为了维持生活,她只得一手拄着竹竿,一手拿着一个压扁了的饭盒,过起了乞讨的日子。

  她在那里一坐又是5年。5年来,她不顾严寒酷暑,天天像石雕铁铸般地坐着,盼着3个孩子归来。无论什么时候,走近她身边的人都会听见她在反反复复地念叨:“大林二林小林,你们在哪里呢?”时间一长,大家都说她疯了,想孩子想出病来了。哪有正常人在那里一坐就是5年,而且每天反反复复就只有这一句话的呢?1996年7月里的一天,她突然感到身体不适,随后就晕倒在大院的门外。军分区里的人赶紧将她抬到医务室抢救,医生发现她的情况很危险,一边对她采取了必要的急救措施,一边松开她的上衣准备做进一步的检查。不料多年的警觉让她突然惊醒过来,随即双手紧扼腰间,拒绝医生对她再做任何检查。医生劝她,说她的病情危急,如不配合救治恐怕有生命危险。她听后流下了眼泪,自己也觉得体力不支,恐怕难以维持。于是她取出了周司令留下的电话号码,请医生交给军分区首长,说自己是当年周司令家的保姆,有重要事情要与周司令面谈,请首长赶紧与青岛的周司令联系。

  军分区首长接到报告后相当吃惊,一边指示尽全力抢救,一边拨通了青岛周司令家的电话。周司令接到电话后更加吃惊,立即搭乘最快的航班,连夜赶到胡林香的身边。

  周司令握着胡林香的手听完了她断断续续的一番话后,又是惊奇又是感动。想不到这个当了一辈子保姆的贫苦女人竟是如此仁义和守信,五十多年守着这么大的一笔财富,哪怕是穷到以乞讨为生也分文未动。他这才明白了她临终前千里迢迢叫他来的用意。于是他恭敬地弯下腰,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胡大姐,你放心,我都听清楚了,现在你准备怎样处置这些财物呢?”

  “我等了他们一辈子,看样子他们是不回来了……将这些东西都捐出去,修一条胡家岙到山外的公路……我丈夫当年就是在山上摔死的……胡家岙的人太苦,给他们修一条路……”

  周司令亲自执笔记录,他含着眼泪对她说:“你放心,我向你保证亲自去办好这件事。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把我的墓修在公路边上……”她的声音越来越弱,“我要在路边……等大林他们回来……”

  胡林香老人去世后,她保管的那些遗物经银行收购以及拍卖,共售得现金5800多万元。

  2002年10月,胡家岙通往山外的公路正式通车。遵照老人的遗愿,她的墓就修在公路起点的山坡上,墓前立有两块石碑,正面的墓碑上刻着:“老保姆胡林香之墓”,落款是“胡家岙百姓敬立”;侧面的碑上刻着老人几十年来反复念叨的那句话:“大林二林小林,你们在哪里呢?”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