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袁世凯算卦

小故事网 袁世凯的故事 时间:2015-03-24 葛美荣

 清朝末年,河南项城县有个叫刘夺云的,本是读书人,求了几年功名却连个秀才也没考取。

  袁世凯算卦刘夺云父母去世后,生活没了着落,只好断了读书求功名的念想,开始一心为生计忙碌。但百无一用是书生,他一无力气,二无技术,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仗着自己读过几本《推背图》、《麻衣神相》之类的书,扯一身长袍,买一堆竹签,大着胆子在县城摆了个卦摊,专为人卜算前程命运。

  刚开始的时候,他自己也知道这是骗人的把戏,说起话来小心谨慎,唯恐让人看出破绽。一段时间之后,他慢慢摸出了里面的门道,摸清了算卦人的心理,说话也大胆起来,常常把来算卦的说人得一愣一愣的,最后甘愿掏钱。越是这样,信的人就越多,半年以后,他名声大振,被人传为神卦,许多人竟慕名而来。

  宣统二年夏日的一天,像往常一样,刘夺云守在卦摊前。由于天热,街上人很少,他这卦摊也就冷清下来。他正打着瞌睡,忽听有人喊道:“先生!”他一惊,醒来知道是来了生意,忙抬头看去,见一个书生模样的人站在卦摊前。他轻咳一声,微闭双眼道:“不知想问什么啊?”那人笑道:“在下什么也不问,是我家老爷请您去算卦。”话音刚落,只见四个彪形大汉抬着一顶黑色轿子快步跑来,到了近前,轿子放下,不由分说,将刘夺云架进轿子抬起就走。

  刘夺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急得大声喊叫,那书生模样的人隔着轿帘哑着嗓子说道:“莫要喊叫,否则一枪打死你。”真的从轿子小窗口伸进来一支黑黑的枪管,刘夺云顿时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再喘一下。他心里一个劲儿琢磨,也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轿子行了半天,终于停了下来。那书生模样的人给他掀开轿帘,十分和气地说道:“先生受惊了。”刘夺云愣了一下才敢走出来,他四下看了看,自己身在一个大大的宅院里,便大着胆子问道:“这是什么地方?”那书生模样的人恭恭敬敬地答道:“回禀先生,这是洹上村。”

  “洹上村?”他吓了一跳,他早听说这里住着一个告老还乡的大官,据说在朝廷算是半个丞相,吃惊道:“你们家老爷是……”那书生模样的人摆手道:“我家老爷在那里等你呢。”说着推开一扇门,眼前豁然开朗,洹河就在这墙外,河上修建了一座小桥,直通到河中央,尽头是一个小亭子,亭上一个人正坐在那里垂钓。

  那书生一推刘夺云道:“请先生过去,为我家老爷卜卦。”刘夺云无奈,壮着胆子走了过去。走到亭子,那人放下钓秆,转身过来,哈哈笑道:“早闻先生大名,今日终于得见。”刘夺云仔细看看此人,见他五十岁上下,五短身材,微微发胖,忙道:“老爷莫非是袁……袁阁老?”乡野之人称呼告老在家的人统一为阁老,他想了半天,只好这样称呼。那人笑道:“在下袁世凯,阁老可不敢当。”尽管刘夺云已经猜到,忽听此名,还是一惊。

  此人正是袁世凯,当年靠出卖维新志士起家,官位一路高升,最后竟成了军机大臣。慈禧太后死后,他没了靠山,在朝廷被人排挤,被迫告老还乡,闻得刘夺云神卦之名,这才专程请他来卜卦。

  刘夺云缓了一阵,惊魂稍定,见这袁世凯倒也平易近人,他胆子大了起来,既来之,则安之。他一面装模作样问袁世凯八字,一面暗暗猜度他的心思。看这样子,袁世凯也不过五十岁左右,告老还乡未免过早,想必是另有隐情,他定然还梦想有朝一日再度飞黄腾达。沉吟半天,刘夺云拿定主意,假装吃惊道:“哎呀,您这官运未尽啊!”袁世凯面色顿时一喜,但又平静道:“先生何意?”刘夺云干这一行久了,袁世凯的表情早看在眼里,他那一喜说明自己说对了,道:“您来年官运还要再兴,若能把握,定然一路高升。”

  “来年?”袁世凯心中无一日不念着北京的前程,听他这话便高兴地道:“可是宣统三年?”

  刘夺云心中一阵后悔,他随口说了个来年,没想到这袁世凯如此焦急,只好道:“是,就在辛亥之年。”

  袁世凯大喜过望,忙设宴招待刘夺云,刘夺云匆匆吃了些饭,就要告辞回家。他原想回家就逃跑,否则来年袁世凯官运不通,自己岂不是要倒大霉。准备离开时,忽然那接他过去的人又来了,问道:“我家老爷忘了问,明年几月官运才能亨通。”刘夺云神色一乱,随口道:“八月。”原想一句话就可把他打发走,哪知道这人转身出去拉来三名丫鬟和一个大汉,又说:“我家老爷说了,像先生这么有才的人怎能让你过清贫日子,所以给您派来一个管家和三名丫鬟,吃穿用度只管从袁府支取。”刘夺云一下子愣住了,他明白这哪是丫鬟管家呀,分明是来看管他的,他休想逃脱了。

  无奈之下,刘夺云只好听天由命。反正吃穿全由袁府出,他也不算卦了,天天在家吃香喝辣,享受人生,就为等死。

  转眼之间到了宣统三年八月份,他想想自己死期已到,便无限伤心。

  这一日,刘夺云正在盘算着如何能死得舒服些,忽然袁府来了一帮人,他以为是取他性命的人来了,闭着眼睛等死,那帮人到了近前,忽地跪倒在地上连声高喊:“神仙啊,神仙啊!”

  这一下子大出刘夺云意外,他顿时不知所措,小心问道:“怎么回事?”为首的还是那书生模样的人,高兴道:“先生去年说我家老爷今年八月官星动,想不到真的就官星动了,朝廷让我家老爷回去做官呢。”

  “啊!”刘夺云也大为吃惊,想不到自己真的这么灵验,他顿时忘记刚才自己还寻死觅活,得意道:“我刘夺云算得当然准了。”那书生模样的人又道:“我家老爷感谢先生,也钦佩先生,想请先生一起到北京去。”说着不待刘夺云答应就把他拉上轿子抬走了。

  其实哪里是他刘夺云算得准,不过事有凑巧。就在宣统三年,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人在武昌发动了一场起义,史称辛亥革命,这场革命风起云涌,席卷半个中国,把腐朽的清政府惊得目瞪口呆,无奈之下,只好起用袁世凯来镇压革命。

  这帮愚夫们哪里知道这些,都以为是刘夺云的卦准。到了北京,袁世凯逢人便夸刘夺云是神机妙算的活神仙,许多人纷纷找他来算,刘夺云便信口胡诌一番。这些人都是马屁精,即便算得不准,但袁世凯如此夸了,哪敢再说别的,无不交口称赞。时间长了,刘夺云也真的以为自己是铜口铁牙,于是在北京开了一处算命馆,袁世凯亲自题字“神仙居”。有这么大的官给他做宣传,自是每日顾客盈门,刘夺云很是赚了些银钱。

  且说袁世凯斡旋于清廷和革命党人之间,两面三刀,见鬼说鬼话,逢人说人话,逼得皇帝退位,革命党人也被他蒙在鼓里,认为他是倾心于革命,孙中山先生高风亮节,将总统之位都让给了他。袁世凯一跃而成了中华民国的大总统,仍是贼心不死,竟然想着做皇帝。刘夺云看出他的心思,自是一心讨好,为了显出这袁家当出真命天子,他派人到河南项城老家,偷偷在袁家的祖坟上种了一棵紫藤树。这紫藤树长得倒也快,一年之间便有小孩手臂粗细,曲折蜿蜒,颇有些气势,项城的家奴喜不自禁,赶忙跑到北京告诉袁世凯。

  袁世凯也不知道是刘夺云出的主意,以为是上天在告诉他应当做皇帝了,自然是十分高兴。当天晚上,袁世凯穿了便衣,带了两个警卫来到刘夺云的“神仙居”。按说他完全可以将刘夺云叫到府里去的,但他心中早把刘夺云当成了活神仙,他现在一心想做皇帝,自然应该亲自登门拜访,好显示他对神仙的尊重。

  刘夺云见袁世凯到来,心里十分清楚他所为何事,未等袁世凯开口便先说道:“大总统,您身上有一股龙威啊,家里祖坟定然有所发迹。”袁世凯吃了一惊,心道神仙真是神仙,又大为夸奖了几句。刘夺云趁机对袁世凯恭维了一番,把袁世凯说得真自以为是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喜得合不拢嘴。

  二人正谈得高兴,忽听门外警卫大声喝问道:“谁?”接着便是两声枪响,袁世凯和刘夺云都吃了一惊。过了片刻,两个警卫押着一个人走进来,此人不过二十岁左右,一身长衫,满面坚强不屈的神色。袁世凯吃惊问道:“你是刺客?”那人却昂然道:“我不是刺客,我叫马如杰,也是算卦的,特地前来会会刘半仙,不想这里竟然有贵人。”

“哦!”竟然敢有人在半夜里来会刘夺云,袁世凯好奇道,“你有什么本事敢和他较量?”马如杰傲然道:“我自然也精通算术,尤其是测字。”

  “测字?”袁世凯也听说过这么一门算术,但从未试过,吩咐两个警卫给他松绑,道:“能否给我测个字。”马如杰活动一下被捆绑麻了的胳膊,道:“请写!”刘夺云本来想把这人抓起来,见袁世凯对他感了兴趣,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搬来一把椅子让马如杰坐下,又给袁世凯拿来笔墨。袁世凯稍一沉吟,提笔想写个皇帝的“皇”字,可又觉如此过于张扬,干脆笔头一转写了个“黄”字。他心中有鬼,仍怕这年轻人看出心事,又在上面加了个竹字头,成了一个“簧”字。马如杰瞄了一眼,问道:“你所问何事?”袁世凯说道:“问我的前程。”他心想:如果是个江湖骗子定然会说一些什么前途无量的话,这样的话应付别人可以,可我是当今总统,前途如何无量?你敢如此说,我就把你抓起来,治你的罪名。

  这年轻人思虑一阵,认真地说道:“这簧字上面是个竹字头,竹子节节升高,也意味着您的官位是节节升高的,本是一帆风顺……可是,这下面是个黄字,竹子一变黄就该死掉了,因此先生一定当心,当官当到一定阶段就该适可而止,千万不可再贪图别的什么。”说到这里抬头看一眼袁世凯,似乎说笑一样道,“尤其是什么黄袍加身之类的事情,更是不要去做。”

  袁世凯大吃一惊,此人所言句句说到他的心里去了,他的官位的确是节节高升,这最后一句,要他提防不要想着黄袍加身之类的事情,这不明摆着告诉他不要去想当皇帝吗。他赶忙道:“我再测一个。”他也不怕暴露身份了,挥笔写下一个“袁”字,道:“我测一下我近期做的一件大事情。”

  马如杰想了一阵,摇头道:“你看你写的这个字,是喜字的头,却是哀字的尾巴,估计你要办的这件事是以欢天喜地开头,却有着一个悲哀的结尾,不做也罢。”

  袁世凯气得脸色都白了,刘夺云趁机嚷道:“纯属一派胡言,这测字都是野狐禅,算得都不准。”马如杰却微微一笑道:“那用什么算得准?”刘夺云道:“你会解卦签吗?敢用卦签算卦吗?”马如杰笑道:“这有何难?就让我用你的卦签为这位先生算一卦吧?”刘夺云心想卦签是我的,你肯定说不过我,就让你算。想到这儿,就把卦签递给他,又对袁世凯道:“请您抽签再算一卦。”

  袁世凯听刘夺云说测字都不准,心头这才好受一点,当即道:“那就再测上一卦,你算算我这件大事如果成了,能保持多长时间。”他心里实际上想算算他这皇位能坐多久,伸手从卦签里抽出一张,打开卦上是一句话:“太公八十遇文王。”马如杰一看脸上露出一丝惊喜,道:“姜太公八十三岁才遇上了文王,从卦像上看您这事情只有八三之数啊?”

  袁世凯脸色都白了,问道:“是八十三年吗?”马如杰摇头,神秘地道:“天机不可泄露。”袁世凯颓然地坐在椅子上,马如杰似乎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起身道:“在下告辞了。”转身便走,两个警卫挥枪相拦,袁世凯对这年轻人心里已经有了钦佩,唯恐这马如杰通天,挥了挥手,让他走了。

  刘夺云顾不上去拦马如杰,只顾想着如何去劝袁世凯。他思索一阵,上前道:“不必信他胡说,即便他说得对,我们也能破解。”

  袁世凯精神一振,连忙道:“如何破解?”

  刘夺云胸有成竹道:“他不是说黄色于您不利吗?我们就不用黄色,而用黑色如何?”袁世凯喜道:“倒也是个好办法。”忽然又想起这人说的八三之数,叹气道:“可事成又能如何?还不是只有八十三年?”刘夺云笑道:“您误会了,这卦上说太公八十遇文王,姜太公八十三岁辅佐文王,为周国打下八百年基业,何况您身边贤臣无数,定可递皇位于万世。”袁世凯大喜道:“还是你厉害啊。”忽然想起刚才马如杰不是要和刘夺云比赛吗,怎么不比就走了呢?命令士兵去寻他回来,但夜色苍茫,这马如杰早已没了踪影,袁世凯也就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后来袁世凯倒行逆施,一心要做皇帝,听从刘夺云的建议,登基大典时,不以黄色为尊,而以黑色为尊,还梦想着能传递皇位到千秋万代呢,结果众叛亲离,他只当了八十三天皇帝,就被迫下台,自己也郁郁而终。

  袁世凯死后,刘夺云在北京混不下去了,只好到南方去生活。这天,他走到武汉地界,在一家饭馆吃饭,忽觉对面一个人好生面熟,细细一想,这不是那个给袁世凯算过卦的马如杰吗?不过此时脱去了那身长衫,穿上一身中山装,很有几分英俊的学生气。刘夺云现在想想他当日所算之卦,真是处处灵验,小小年纪如此造诣,不由对他十分佩服。于是他走上前去,道:“你好啊!”马如杰稍一愣就认出他了,客气地请他坐下。刘夺云小心向他讨教算卦的本领,马如杰哈哈大笑道:“我哪里是个算卦的,坦率地说,我是跟随孙中山先生干革命的革命党,不过听说袁世凯要当皇帝,我恨他欺骗了革命人士,欺骗了孙中山先生,就想暗杀他。没想到技不如人,竟被他的警卫发现,情急之下,我把枪扔掉,被他们俘虏后,我故意说是算卦的,竟然成功脱身。”

  革命党竟然算卦算得这么准,刘夺云还有些不死心,接着问道:“那您如何知道他这皇帝只当了八十三天,说得如此准?”

  马如杰哈哈大笑,道:“不是我算得准,而是孙中山先生算得准!”

  “孙大炮,不,孙中山先生也会算卦?”刘夺云更加奇怪。

  马如杰一本正经道:“中山先生会算卦,会为我整个华夏、整个民族乃至整个世界算卦。”

  刘夺云赶忙问道:“他算过什么卦?”

  “难道你没有听过他那句卦语吗?”马如杰大声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说完,看一眼刘夺云又道,“你说袁世凯能不倒台吗?”

  “准,太准了!”刘夺云喃喃地说。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