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网!一篇故事,改变一生
您现在的位置: 小故事网  >> 中国民间故事 >> 我们家供着一双鞋

我们家供着一双鞋

小故事网 www.xiaogushi.com 2011-6-17 18:29:50
  在我们家客厅里供奉着一个玻璃盒子,盒子里,有一双已经很老旧的翻毛皮鞋。那是我爸爸供在那儿的,如今老人家早就不在人世了。据爸爸说,这是在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中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穿的鞋子……

  爸爸从朝鲜回来后,分在东北一个部队的粮食仓库工作,两年后,他就被升为这个粮库的主任,大小是个官了。那是在60年代初,共和国最困难的年头,妈妈在家里饿得实在受不住了,不得已带了我和我哥去投奔我爸。

  我爸那边的日子同样不好过,到了第二年就更难了,花再高的价也买不到粮食。我妈就跟着村里的大嫂们一起去捡野菜、捋榆树叶来充饥。我爸是在粮库食堂里吃饭的,他经常自己不吃,隔三差五地捧一碗米饭或买几个馍回家,把米饭或馍掺到野菜汤里一家人一起喝汤。这种日子,刚开始还能熬,可日子长了,我熬不住了,一天到晚总是觉得有只小手在肚子里抓似的。

  那年头,中国跟苏联撕开脸了,两国都在黑龙江两岸增兵。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国家粮食再困难,爸爸那个粮库里总是满满的,所以爸爸事儿特别多,而妈妈即使再难,也从来不会拿家里的事去分他的心。那时候,我饿了会去缠着妈妈要吃的,而哥再饿也不会吭声。有一个星期天,我们哥儿俩都没有出去,我哥见我又一次缠着妈时,朝我眨眨眼睛,从阁板上拎上那双翻毛皮鞋,就一溜儿烟出去了。

  出于好奇,我也跟了出去,在快到爸爸的粮库时,我哥脱下脚上的布鞋,把布鞋朝树洞里一塞,他那双小脚丫再朝那双大大的翻毛皮鞋里一套,就嗒嗒地走进粮库。我们有时也会到爸爸的粮库来玩,所以粮库里的叔叔都认得我们俩。

  那些叔叔们见到我哥穿着这么大一双皮鞋,立刻明白我哥想干什么了,我们平日又是闹惯了的,那些叔叔就把我哥抬起来朝小山堆般的麦子上面扔。

  我哥两只脚踩在麦子里,那双大鞋里就灌满了麦子,然后一步一步从粮库里走出来。我在大门口暗暗叫好:好聪明的哥哥!他那双大皮鞋里起码有半斤麦子,拿回家到隔壁王大妈家的小石磨里磨一磨,晚上掺到野菜里,不就成一锅美美的菜糊糊了!

  突然,就像晴天响起一个霹雳,我听见粮库里响起一声怒吼:“你小子,站住!”

  是爸爸的声音,他的办公室有一扇窗正对着晒场,可以把窗外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我看见哥哥吐了吐舌头,站住了。平日,爸爸可疼我们俩了,他能拿哥哥咋地?

  只见我爸呼哧呼哧地从那个楼里跑出来,不一会儿他就站到我哥面前了。我从来没有见到过我爸的脸色这么可怕。

  哥开始发抖了。在父亲严厉的目光下,他把两只脚丫子从大皮鞋里抽了出来。父亲弯下腰,拿起那双皮鞋,众目睽睽下,他把鞋子里的麦子倒出来,水泥晒场上,有尖尖的一小堆。

  从来没有打过我们的父亲抡圆了胳膊,一个耳光打在我哥那没有多少肉的脸颊上。

  我哥身子摇了摇,仍站在那里。没有哭,只有两大包屈辱的泪水在他的大眼睛里打转。

  父亲的气还没消,他三两下扯下我哥脖子上的红领巾,终于骂出声来了:“长了小心眼,偷国家军粮的人还有资格戴红领巾?你喊口号不是比谁都响吗?你就这样来学习志愿军英雄啊?”

  这时粮库里的职工看不下去了,有人上前来拖我爸,说还是个孩子啊,再说你家的难处大家都是知道的,不饿到极点,孩子会来干这样的事?我爸把那几个同事推开了,他从地上捡起那双翻毛皮鞋,心疼地抹去粘在上面的麦粒。他举起那双鞋子,眼圈红了:“穿这双鞋的人在祖国需要的时候,用自己的胸膛去堵住敌人的机枪。可是,今天我的儿子却用它来偷国家的军粮……我养子不教,我对不起我的战友,我对不起这双鞋的主人啊!今天这事没有完,我要找他学校……”

  这时我站不住了,扭头就往家里跑,我要去求妈妈,要妈妈向爸爸求求情,千万不要把这事告诉学校,我哥自尊心特强。

  傍晚,我和我妈就站在家门口,只盼我爸早点回家了。终于,我爸捧着满满一大碗大米饭回家来了。一进家门,就向两边看起来,问:“大伢子呢?”

  “不是在你那里接受教育吗?”妈回答,自然没有给他好脸色。

  “我早就叫他回来写检查的啊!”爸爸放下那碗米饭,呆住了。

  一家人都有出事了的预感,顾不上吃晚饭,我爸我妈和我立刻出门去找。不一会儿,全村的人都在帮着找了。直到半夜,才有人在学校后面的水库里用手电筒照到已经浮到水面上来的我哥的尸体。他空空的小肚皮里,涨鼓鼓地吃满了水……

  我哥冰凉的尸体回到家里时,我家闹翻了天。我趴在我哥身上,撕心裂肺地大哭着。我爸一动不动地靠在门上就像个木头人,他的脸一点儿血色也没有。我妈一拳一拳地打他、张嘴咬他,还在他胸前抓出一道道血痕,可我爸一点儿也不知道,直到我妈昏了过去……

  从这以后,我就像变了一个人,在任何时候,我都不会叫饿了。又过了好多天,我们家才恢复了一点生气。那是一个晚上,我已经上炕了,听到我爸跟我妈又吵了一架。事情的起因还是那双翻毛皮鞋。我妈说看到它就让人伤心坚持要把它烧掉,至少要把它收起来。我爸不让。隔着一层板壁,我听见我爸在给我妈讲道理。我爸的脾气从来没有这么好过。我爸扳着指头,在数“三反五反”中反出来的贪污分子的名字。他说,他要把这双皮鞋连同我们家大伢子的故事当成传家宝,一代又一代传下去。这样,至少在我们家里,就不会出贪污分子了……

  这双鞋就这样一直在家里供着。我爸从他的粮库主任一直当到军区的后勤部长,直到离休,从来没有在经济上出过一点岔子。我是把当年我爸跟我妈讲的话一字一句全刻在心里的人,这双鞋和我哥的故事就像发生在昨天。从我这个财税局局长手里过的钱数以亿计,还有很多人在打我的主意,可每每有人上门露出那个意思时,我就会指着这双鞋,给他讲这双鞋和我哥的故事。而今,我也快要退休了,我那大学毕业的儿子正在准备报考公务员。我想,等他考取了,当上公务员了,我会郑重其事地把这双翻毛皮鞋交给他。
  • 上一篇故事:
  • 下一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