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巧打更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01 林欢

  这天晌午,更夫葛旺在家补觉,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闯进了屋。他起身一看,原来是街面上的混混王五。

  “五爷,有事?”葛旺不爱搭理这路人,但不敢明说。

  “嗯。”王五哼哼着说,“有点儿事要你帮忙。”

  葛旺想了想,说:“我就一打更的,能帮您啥忙?”

  王五回身把门带上,凑到葛旺跟前说:“今晚巳时,我要在翰轩胡同谈一桩买卖。你打更路过胡同口,要是看见巡警查夜,就给我透个信,拜托了!”说着掏出钱塞给葛旺,数目不小。

  葛旺虽然犯着困,脑袋可不迷糊,刚想拒绝,只见王五掀开衣襟,露出别在腰间的快刀。

  葛旺顿时吓得清醒了,支支吾吾道:“行是行……可我不能出了上差的范围,除了更号,也不能喊别的。这信儿,该怎么透?”

  王五思索片刻,说:“这样吧,到了巳时,你照常打巳时的更点,但若遇见巡警,就改喊午时的……午时的更号是啥?”

  巧打更“平安无事喽!”

  “好!只要更点打得准,大长的夜,应该没人留意更号子,就遮过去了。这其中的弯弯绕,只有咱们知道。”王五交代完,把钱留下,临走又故意拍了拍腰里的刀。

  这下,葛旺彻底睡不着了,便想上街遛弯来化一化心事,可越走越想,越想越觉得忐忑。魂不守舍中,他还不小心撞到了人,抬头一看,竟然是警局的巡官冯安。葛旺连忙作揖赔不是。

  冯安和颜悦色地道:“老葛,大白天的不在家补觉,夜里上差能有精神?”不待葛旺接话,冯安又笑着说,“老葛,心里有事儿吧?跟兄弟说说,看能帮你点儿啥?”

  葛旺缓过神来,琢磨着对方的话茬,说:“冯巡官,我瞅您今儿话可够密,怕是有事吩咐吧?”

  “机灵!”冯安一跺脚,拉着葛旺进了旁边的茶馆,叫来一大桌菜,还亲自为葛旺倒酒。

  “今晚午时,我要去翰轩胡同会个朋友,不想被别人看见,尤其不能让我那帮弟兄知道!”冯安给葛旺夹菜,“我都琢磨好了,你路过胡同口打更,要是撞见巡警查夜,就给我报个信,把午时的更号喊成巳时的,我就知道该撤了。老葛,咱可都在吴次长的辖区当差,论着也算同僚。这个忙你得帮啊!”见葛旺讷讷地点头,冯安满意地笑了。

  一个翰轩胡同,王五要在巳时“谈买卖”,让葛旺遇见巡警查夜,别喊巳时更号“锁好门窗,小心防贼”,喊午时的“平安无事喽”;冯安则要在午时“会朋友”,也让葛旺看见巡警就给信号,别喊午时的“平安无事喽”喊巳时的“锁好门窗,小心防贼”。

  背人无好事,葛旺唯一确定的是,这“谈买卖”跟“会朋友”肯定都不是啥好勾当。一桌子平时吃不起的菜肴,他越嚼越苦……

  月上柳梢头,转眼就入了夜。葛旺上差了,他拎着铜锣来到翰轩胡同,这条胡同有几十家住户。

  巳时一到,葛旺边敲锣边喊:“锁好门窗,小心防贼。”更点配着更号,在寂静的胡同里回荡。

  只见王五身穿夜行衣,腰里别着家伙,带领一帮人出现在胡同口,他们蹑手蹑脚,鱼贯而入。看这架势非偷即抢!葛旺心里面恨自个儿,明明是防患于未然的更夫,倒成了贼子的信人。

  葛旺又假模假样转了一会儿,巳时已过,午时将至,街角人影晃动。冯安到了,他穿着笔挺的西服,还打了条领带,鬼鬼祟祟地摸进了胡同。

  新的进去了,旧的还没出来,葛旺有些着急。这时,对街过来两个巡警,一身的酒气,醉醺醺朝翰轩胡同走去。

  葛旺心说坏了,还真碰上了巡警查夜。他刚张嘴要喊,却蓦地一怔,这当口该怎么喊?

  王五交代的是,遇见巡警,报信喊“平安无事喽”,跟巳时的更号相冲;冯安则让喊“锁好门窗,小心防贼”,跟午时的更号相冲……只因两个时辰挨得近,就算有仔细的听出错来,也不会太过怀疑。葛旺吃了冯安的席,也收了王五的钱,就得给人办事;可现在,无论帮哪个,都会坑了另一个,且这两个,他谁也得罪不起!

  再看那俩巡警,居然挨家挨户敲门,查起夜来。葛旺赶紧走过去,扶着其中一人,打马虎眼道:“长官,您喝高了,我送您回去吧,这儿有我呢。”

  “有你?有你就没我了!”那巡警呼着酒气,对葛旺说,“你们这些刁民,背地里骂我们臭脚巡,不好好当差,就会汤事儿……今天让你看看力度!”

  另一个巡警借着酒劲,连查了好几家,大有整间胡同翻个底儿掉的架势,葛旺怎么都劝不住。再不报信,那二位指定被堵个正着,可这信与信之间又犯着冲。葛旺急中生智,索性什么更号都不喊了,手中锣槌起落,“咣咣咣”打起了急急风─连更点也扔了!

  却见胡同里所有的人家,不等巡警敲门,全都自己开了。

  “老葛,你丫打的什么更!夜宵做了一半,正等着更点下料呢,成心捣乱是吧?”

  “我这儿刚听牌,他那更点一乱,下家说到点了要走,这不是坑人吗!”

  “我爹的药得按时辰煎,要是弄错了,就赖你个死打更的……”

  大家都被更点弄蒙了,集体闹起意见来,现场乱作一团。

  俩巡警瞅这势头,也有点儿发憷,干脆不管了,跟居民搪塞几句退出胡同。

  再说葛旺,乱打一气后,一通猛跑,连打更的锣也跑丢了,来到一片坟地,这是更夫夜间偷懒的地方,因为没人敢查。

  葛旺坐在土包上直喘气,他真没想到,自己一个小小的更夫,丁点儿失常也能引发这么大的乱子!不过,这正是他赌那一手的目的:借着居民们闹腾的乱劲儿,王五和冯安准知道出事了,便能趁乱逃走。

  刚歇了会儿,大道上跑来一群人。葛旺定睛一瞧,前头跑的正是巡官冯安,背着一只大包袱,还拉着一个漂亮女人;后面带人追他俩的竟是王五。

  那女人葛旺在报纸上见过,是京城名媛戚尘芳。原来,冯安深夜私会的朋友是她。这朵交际花可不是善茬,跟各界名流不清不楚,交往是得保密的;而王五的“买卖”不用说,只怕就是抢戚尘芳家。

  冯安瞧见葛旺,大叫:“老葛,救命!”拉着戚尘芳躲到他身后。

  王五冷冷地说:“老葛,别多管闲事。”十几个混混忽地散开,围住三人。

  “和为贵,和为贵。五爷,你不就是要钱吗?”葛旺劝罢,又转向冯安,“破财免灾吧!长官。”

  王五冷笑道:“看老葛的面子,留下装钱的包袱和这个女人,我便放你一马。”

  逃了一路,冯安早累得跑不动了,便将心一横,放下沉甸甸的包袱,松开了戚尘芳的手。王五一伙并不急于分赃,在原地不动。却见戚尘芳反手了冯安一耳光,骂道:“亏我全心全意待你,刮了那老家伙的钱跟你跑,你竟如此对我!人心哪,试不得哟!”说完素手一挥,王五等人围住冯安猛揍起来。

  这下葛旺全明白了:戚尘芳想跟冯安私奔,但又担心情郎的忠诚,便买通王五,以遭劫来试探真心。

  葛旺挤进入堆里,拼命护住冯安大喊:“他毕竟是警局的巡官,真打死了,咱们都得倒霉……”

  戚尘芳觉得有理,喝住王五,吩咐道:“那就饶他一命,不过,得剁掉一根手指。”

  王五掏出刀来要砍。警哨骤然响起,远处,一队巡警赶了过来。“敢动我们排长,不想活了?”带头喊话的,是那两个喝醉的巡警。

  冯安捂着鼻青脸肿的脑袋,从地上爬起来,指着王五:“打!给我狠狠地打!”众巡警摘掉帽子,抻出警棍,个个摩拳擦掌。其余混混见状,扔下王五想跑,却被巡警堵了回来。

  王五走投无路,扔了刀,“扑通”跪在葛旺面前:“老葛!救命啊!”

  葛旺刚要开口,冯安将他扶到大包袱上坐好,说:“老葛,你是个好人,刚才我谢谢你。这事儿你甭管了。”

  这时,道上驶来一辆汽车,车里坐的是管理整个城南的吴次长,所有人都不敢再动。吴次长下车后,大腹便便地走到戚尘芳面前,一脚踹在她小腹上,骂道:“臭婊子,我说你怎么没在家,原来卷了我的钱,想跟别人跑!”

  戚尘芳顾不得疼,一头扎进吴次长怀里,哭得梨花带雨:“才不是!咱家被劫匪抢了,我是豁出命来追坏人的。”

  王五、冯安,心里均“咯噔”一下。

  “谁这么大胆!敢抢我的外宅?”吴次长借着月光环视四周,看见了坐在装满钱财、首饰包袱上的葛旺,问道:“就是他?”

  戚尘芳一怔,连忙点头:“对,就是他。”

  吴次长的护卫一边一个,架起葛旺进了坟地,不待他喊冤,枪声响起……

  吴次长跟众巡警道声辛苦,遣散了闲杂人等,拿回被劫财物,搂着戚尘芳上了车。

  明月在天,林木扶疏。远处,隐约传来一声更号: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