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鸡与蛋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19 路边摊

  真正成功的恐怖小说,会让读者一翻开封面就感到恐惧,连阅读第一行字的勇气都失去了,而我这本书做到了。

  ——夜业

  这是竣闵在刚买回来的新书封面上看到的一句话,也是因为这句话,竣闵才决定把这本恐怖小说买回来。

  书名是《鸡与蛋》,乍看之下跟恐怖小说毫无关联,且作者的名字“夜业”完全没听说过。

  竣闵抱着“我就是要看看有多恐怖”的心态,买回了这本书。

  书是密封起来的,所以在书店里没有办法试阅。

  在拆开密封膜时,竣闵发现这本书有一个怪异之处——书的内页中好像夹了什么东西,使得封面微微鼓起。拆开封页一看,有个小巧的黑色密封袋被夹在内页中。

  “这是什么?”竣闵从内页中拿出了那个黑色密封袋,用手捏了一下,软软的,触感很怪异。

  鸡与蛋竣闵在满脑袋问号的状态下打开了密封袋,开口朝下,直接倒出里面的东西。

  一个物体“啪嗒”一声掉落到桌面上,带着一股刺鼻的腐臭味。

  那是一块青黑的烂肉,但还是看得出来这块烂肉原本是长在某个人脑袋上的耳朵。

  竣闵发出尖叫,但他不是今晚惟一因为这个原因而发出恐惧尖叫的人。

  这晚,因为《鸡与蛋》这本今天刚上市的新书而发出尖叫向警方报案的人,总共有393位。

  原因都一样——他们都在书中所附的黑色密封袋里发现了疑似人体残渣的物体。

  先不管夜业这号人物到底是何方神圣,但他确实使读者还未阅读他的文字,就恐惧地把书丢到了一边。

  这本书果然造成了轰动。

  当天午夜之前,警方下令将书店里所有的《鸡与蛋》全部下架。在调动了相当可观的警方人力后,证实在两千本《鸡与蛋》中都附有黑色密封袋,而且里面都有疑似人体残渣的肉块,有耳朵、眼珠,甚至舌头、皮肤及肌肉。这些残渣迅速被统一管理。警方希望能迅速查出被害者的身份以及这些残渣是否属于同一人。

  当然,警方不会漏掉出版社的相关人员跟作者。

  负责《鸡与蛋》一书出版的编辑旭志在第一时间就接到了警方的通知。现在的他正坐在警局里,面对着两个面孔冷峻的刑警。

  这次的事件影响范围遍布全市,凶手直接将尸块切碎,分成两千份装进密封袋里。

  旭志面前的刑警一老一少,在自我介绍时,那个老刑警说他姓张,而年轻的刑警则姓林。

  “法医的初步调查结果是,那些肉块残渣都属于四肢跟五官,被害者就算还没死,也是个废人了。现在正在比对DNA,证实被害者人数。”张刑警对旭志说道,“你真的从未见过作者?”

  “是的,我从来没有见过夜业。一开始是他打电话过来毛遂自荐的,我们觉得他的文笔不错,所以采用了他的作品。”旭志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旁边的年轻刑警。林刑警的手上拿着一本《鸡与蛋》,正在低头阅读着。

  “他的声音听起来怎样?”张刑警问。

  “听起来是个很年轻的男人。”

  “声音没有经过处理吗?”

  “似乎没有,听起来很正常。”旭志紧张地问,“你们根据我的资料去联络夜业,结果怎样呢?找到他了吗?”

  “没有,电话没人接,地址也是假的,完全找不到人,看来你们出版社找了一个幽灵作家。”张刑警严峻地皱起眉头,冷酷地问,“这些黑色密封袋是作者提供的吧?”

  “是的,是夜业寄到出版社请我们附在书的内页给读者当赠品的,他还叮嘱我们不要随便打开。我们以为是什么小礼物,没想到是……”

  “真搞不懂他到底想干什么。”张刑警转头看了一下旁边的林刑警,拍了一下他的头,“喂,你看那本书看了那么久,看出什么东西没有?”

  林刑警咕哝了一句:“有一点儿收获。”

  “好,那我问你,为什么他的书名要叫《鸡与蛋》呢?”

  “这跟书中的故事内容有关联,对吧?”林刑警的眼神对上了旭志,“在故事中,病态的主角随机掳获年轻少女,并把她们的四肢跟五官都割除,让这些少女变成了无手无脚也无法表达言语的肉块,然后把照片寄给这些少女的家人,给他们两个选择。”

  “是的,”旭志说,“让这些少女的家人花一千万赎人,或是他直接杀掉这些少女。”

  张刑警听到这里,张大了嘴巴:“但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书名要叫《鸡与蛋》?”

  “我也问过夜业,结果他只问了我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你是鸡,知道你生出来的蛋最后会被人类吃掉,甚至你自己在没有利用价值后也会被吃掉,那你还会生蛋吗?”旭志道。

  “这……”张刑警吐了吐舌头。

  “这就是夜业在故事中想表达的——当你身为父母,知道你的女儿已经变成没手没脚无法言语的肉团,你还会花一千万把她赎回来吗?还是让凶手直接杀掉她?”

  “那小说中的结局是什么?”

  “没有结局。”旭志说,“夜业说,等书出版后,大家自然会知道答案。”

  “我大概懂了。”林刑警点点头,“这两千块零碎的尸块,很有可能是属于同一个人的。夜业把小说变成了事实——某个人的四肢跟五官被他割下来,装在密封袋里随着他的书分送出去。你的作家本身就是书里的病态杀手。”

  第二天上午,法医方面的结果出来了,那两千块人体残渣都属于同一个人。目前只知道被害者为女性,其余方面的情报皆为零。

  让警方没有想到的是,夜业主动联络了媒体。

  旭志在家中看到了各媒体轮播着这条消息——夜业把一个网址用电子邮件传给了各媒体,还在邮件中写道:看看网址里的东西,再配合我的小说,就知道我想干什么了。

  各媒体明目张胆地把网址公布在新闻画面上,还在网址下方注了一行小字:内有血腥内容,不建议未满……

  旭志没把那行小字看完就赶紧抄下网址,打开电脑上网。

  看网址的IP,应该是从国外的代理网站连过来的,警方应该无法从这条线索抓人。

  这个网站中有着全黑的背景,正中央摆着一个血肉模糊的肉团,乍看之下让人以为是刚从屠宰场分割出来的肉猪,但仔细一看,会发现那其实是个人体,只不过四肢都被割除了,五官也是血肉模糊的一片,想必已遭到了挖眼割舌的对待。

  那张图片下方,还有一段文字,应该是夜业写的:“不要担心,照片中的少女还活着,我正用我的方式让她好好活着……到了现在,应该有很多人看过我的新书《鸡与蛋》了吧?在我的书中,没有结局。而结局就在这个网站上,我已经联络了这位少女的父母亲,请他们花一千万来赎回女儿,或是由我直接杀了她。我请他们在晚上八点打电话联络我,公布他们的选择结果。请放心,我选择的家庭相当富有,社会大众一定听说过他们,甚至曾经憎恨过他们,一千万对他们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下方的媒体播放器到时会进行电话直播,请大家准时收听。”

  八点,旭志用鼠标按下了媒体播放钮。

  通话开始了,旭志听到了两人透过话筒的呼吸声,想必警方同时也在追踪通话来源吧。

  “你好,w先生。”

  旭志马上认出来这是夜业的声音。

  而w先生的名号旭志也听过,他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家,但他总是用负面新闻来占据媒体版面,社会大众对他一向没什么好感。

  “你的选择呢?”夜业问。

  网络上不知道有多少人也在听着这段直播,旭志忍不住猜测着人数。

  “电话能拿给我女儿吗?”一个沙哑的声音出现。

  “没问题。”

  话筒那边随即传出了呜呜的声音,那是一个人被割掉舌头后的呻吟声。

  w先生接下来只说了三个字:“原谅我。”

  电话被挂断,网站似乎被设定成一结束通话就自动关闭。浏览页面顿了一下,页面变成了无法正常显示。

  这段所谓的直播,不到一分钟就结束了。

  w先生的选择是让生不如死的女儿去死吗?

  身为外人的旭志,无法多说什么,但他认为,w先生的女儿其实没事。

  当看到w先生的女儿平安无事回家的新闻时,旭志并没有感到讶异。新闻报道说,w先生的女儿一直被歹徒软禁,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连自己在无意中被歹徒“去手去脚”都不知道。

  旭志早就猜到会是这样,因为在那两千块人肉残渣中,找不到任何牙齿或手指等可以辨识身份的部分,夜业像是在刻意隐藏被害者的身份。

  等自己的女儿通过媒体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后,w先生家中应该会引发巨大风暴吧。

  那么,那个身体被分成两千份的被害者到底是谁呢?这点可能只有人问蒸发的夜业本人才知道。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