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纪实故事

伤痛代替者

小故事网 伤痛的故事 时间:2016-02-02 长髯客

  离奇伤痕

  章伟业余时间喜欢打篮球,还是市业余篮球队的前锋。这天,体育场上人山人海,都在观看业余队和一支降级专业队的比赛。章伟抢断了球,一个漂亮的弹跳,球旋转着进了篮筐。与此同时,对方一个黑大个貌似恼羞成怒,突然恶意冲撞,重重地踩了章伟的脚一下。章伟被踩倒在地,可转瞬间就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正准备向对方发难,他突然听到左侧看台传来一声痛苦的尖叫。扭过头,只见一个约摸二十多岁的女孩弯下腰,接着“扑通”倒在地上。

  伤痛代替者裁判吹响了哨声,比赛结束。众人陆续离场,几个热心人围着受伤女孩,有人搀起她,一瘸一拐地离场。章伟拿了毛巾擦汗,走出体育场大门。门口,出租车成了抢手货,一辆车过来,马上有几十个人蜂拥而上。章伟朝着停车场自己的车走去,还没走到跟前,他一眼看到四五个人正架着那受伤女孩在拦车。

  章伟皱皱眉,犹豫一下走了过去。他对女孩说:“上我的车吧,我把你送到医院。在这儿打车,比中奖还难。”

  女孩感激地朝章伟点点头。几个热心的观众认出章伟,很是放心地扶女孩上了车。

  女孩坐在后座上,压抑着呻吟声,可章伟还是感觉到她似乎痛苦到了极点。他将车开得飞快,直奔医院。

  女孩叫夏青青。医生为她检查了伤口,仔细包扎好问道:“怎么会踩得这么严重?简直是人身伤害!”

  夏青青瘸着脚,没吭声。章伟将她扶出来,问道:“谁踩的你?踩完就走了?也太可恶了!”

  夏青青苦笑,依旧不说话。走出医院,两人对视了几秒钟,几乎不约而同地说:“一起吃饭吧。”

  吃着饭,章伟又问起夏青青的伤。他隐隐觉得不对劲儿,本来是坐着看比赛,怎么会被踩到脚?他分明记得,夏青青坐在最前排。夏青青搅着碗里的汤,神色有些忧郁。半晌,她轻轻挽起袖子。章伟吃惊地发现,她的胳膊上一片青一片紫,皮肤遍布细小的伤痕。

  “是,是谁虐待你?”章伟感到震惊。

  夏青青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然后向章伟讲起了一件怪事。从她十多岁时起,身体就会莫名地疼痛,无缘无故地受伤。哪怕是躺着睡觉,身上也会突然变出伤痕来。这些伤,根本就是莫名其妙。就像她刚才在篮球场,就在章伟投跳封盖的瞬间,她正要起身欢呼,却突然感觉被人重重地踩了一脚。可她的眼前并没有人,她知道那是“凌空”一脚,就像她以前受过的伤一样。

  说着,夏青青撩起围巾,指指锁骨说:“这是我15岁时受过的伤——睡梦中锁骨骨折。”接着,她又指指手腕,手腕上一道白色的伤疤,这是上着体育课,皮肤突然就裂开了口子,鲜血直流。当时,可把老师和全班同学都吓坏了。说着,夏青青又撩起头发,指着额头:“这是我坐在地上和女友玩牌,突然就像挨了一砖,额头血流不止,留下了这道疤。你不知道,从那儿以后,就没有人敢跟我玩了。”

  章伟听得目瞪口呆。还有这样的事?简直是天方夜谭!

  夏青青叹了口气:“从小到大,所有的人都把我当成怪物。我也觉得自己是个怪物,身体就像个灯芯草,风吹吹就可能断掉一条胳膊。父母带我去过全国各地的医院,看遍了医生,可我的身体各项指标都显示健康。这些伤痛,完全是从天而降。”

  章伟呆若木鸡,半天说不出话来。夏青青抬起头,问他被吓住了?章伟摇头,突然将杯子里的酒全部倒进了喉咙。他不知道现在自己该说什么。从他记事时起,他似乎就有一种特异功能——他从未受过伤,也感觉不到疼痛。章伟小时候很淘,喜欢跟人打架。周围的人都怕他,因为用砖拍他的后脑勺都不会拍出伤,更不会流血。他和高年级同学打架,对方用铁棍敲到他的锁骨,众人都吓蒙了,以为他会死掉,可他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毫发无损……难道,他之所以感觉不到疼痛,不会受伤,和夏青青有关?这想法一下子把章伟吓住了。隐隐地,他感到自己的头发都要竖起来。这未免太残忍了!

  看到夏青青一杯接一杯地喝酒,章伟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他偷偷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小刀,在桌子底下,轻轻划了一下右手食指。

  夏青青正端着酒杯,杯子陡然落地,酒泼了她一身。她用左手握住右手,右手食指裂出了伤痕,渗出了鲜红的血。夏青青却若无其事地笑,用嘴吮一下手指,说:“看,我的伤,就是这么来的。”

  章伟看着她,如坠冰窖一般,浑身都冷透了。

  相约

  那天晚上,送夏青青上了出租车,章伟心神不定地回家。他蒙了,几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这些年来,他的自豪竟然是建立在一个女孩的痛苦之上?!原来,他的伤竟然是转嫁给了另一个人!可是,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无论如何,为了夏青青,章伟开始小心地保护自己。他放弃了篮球,篮球场上,擦伤刮伤撞伤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夏青青胳膊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而她的脚,则完全是拜那个专业队的黑大个儿所赐。

  第二天,整整一天章伟都魂不守舍。怎么想他怎么觉得心里内疚,可是,他现在不敢把真相告诉夏青青。

  下了班,章伟从公司出来正要回家,一眼看到阿香站在树下。阿香曾是他的女朋友,不过两年前她移情别恋,两人分手。想不到,现在阿香失恋,竟又回来找章伟。可章伟对她的感情早消失殆尽。阿香不死心,一次又一次来纠缠。

  将阿香拉到僻静处,章伟一字一顿地对她说:“我们的关系已经结束了,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你有女朋友了?”阿香急切地问。

  章伟为了让阿香死心,含含糊糊地点点头。这时,手机响了,是夏青青。章伟如遇救星,问她在哪儿?他请她吃饭。夏青青倒有点儿不好意思,说就在他的公司门口,今天她想回请他,算是向他道谢。

  阿香站在一边,看到章伟的神色不对,马上意识到是他的“新女友”。她怒不可遏,抬起手重重地给了章伟一巴掌,大骂道:“伪君子,你说过要爱我一辈子的!可现在你竟然喜欢上了别人!我恨你!”说罢,她捂着脸跑了。

  章伟无可奈何,从角落里转了过来。夏青青就站在不远处,正痛苦地将脸埋进掌心。章伟吓坏了,快步冲过去,小心地掰开夏青青的手。只见她的左脸颊有一条条青紫的手印,更可怕的是,靠近耳根部有丝丝血迹。那是阿香手上乱七八糟的戒指划伤的。章伟手足无措,忙拉着夏青青进了旁边的药店。

  买了创可贴为夏青青贴上,章伟愧疚地不敢抬头。看到夏青青不时地因为疼痛而皱眉,章伟再也忍不住,一古脑儿将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前前后后,他差不多足足说了二十分钟。夏青青张大嘴巴,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章伟满脸惭愧,不停地说“对不起”。

  夏青青神情茫然,章伟伸出手,用力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背。夏青青疼得一叫。章伟又轻轻捶了一下胸口,夏青青马上伸手抚一下胸。她怔怔地看着章伟,不得不相信他所说完全属实。

  那天晚上,章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躺在床上,他的眼前全是夏青青痛苦的神情。无形中,他竟感到一阵阵心痛。

  为了补偿夏青青,章伟开始一次次地约她吃饭。而且,他几乎成了夏青青的跟班,只要她一个电话,他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不管是吃饭还是逛街,章伟体贴细致,尽自己最大努力哄夏青青开心。

  时间一天天过去,夏青青偶尔还会受伤。但都是轻伤。不知不觉中,她和章伟就像磁石一般,越吸越近。夏青青实在是个善良温柔而又大气的女孩,即使得知所有的伤痛都来自章伟,她也没有抱怨过一句。这让章伟越发觉得她可敬,可爱。因为这份爱,章伟常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生怕自己磕着碰着。

  和你在一起

  一晃,元旦到了。夏青青的公司开派对,她带了章伟去。

  可惜,章伟不会跳舞。夏青青却跳得很好,舞姿优雅迷人。于是,一个又一个男士向她伸出手。看着夏青青一次又一次翩翩起舞,章伟突然有些心神不定。他实在不喜欢夏青青跟别人跳舞,那滋味儿令他心底泛酸。走出门,章伟倚着墙吸烟。

  夜色深沉,远处两个小流氓在调戏一个女孩。章伟皱起眉,就在这时,那两个小子竟将女孩往巷子里拉扯。章伟急了,猛地扔掉烟,大步跑了过去。冲到两个小流氓跟前,他一把将女孩拉到了身后,叫她快跑。其中一个流氓似乎练过拳脚,突然抬脚,狠狠地朝章伟踢去。章伟纹丝不动,冷冷地说:“我刚才已经报警了,识相点儿就快滚。”

  两个小流氓见章伟毫无反应,面露惊讶。他们相互看看,嘴里不干不净骂了几句,兔子一般逃了。章伟呆立片刻,突然想到了夏青青。刚才那一脚……章伟的头都大了,他飞快地跑回派对现场。只见现场一片混乱,夏青青昏倒在地。章伟抱着夏青青,痛苦至极。那一刻,他真想杀了自己。他怎么就忘了?那重重的一脚,其实是踢到了夏青青身上!

  夏青青在医院度过了一天一夜后,终于苏醒。看到章伟一脸憔悴坐在自己的床边,她勉强笑了笑。章伟心疼地握住她的手,一遍遍地道歉。夏青青摇摇头,说:“你不用抱歉,有你在我身边,我觉得自己很幸福。现在,我庆幸能够替你挡住伤痛。为了你,我做什么都值得。”

  夏青青的话让章伟的心都要碎了,却又从心底涌出阵阵的幸福和甜蜜。他俯下身,紧紧抱住夏青青,眼角渗出了泪花。

  恋爱半年,夏青青和章伟结婚了。

  婚后一年,夏青青为章伟生了个可爱的儿子。妻子还在医院,章伟在家里手忙脚乱地褒排骨汤。一想到儿子粉红色的小脸,他就乐得合不拢嘴。掀开锅盖,蒸汽突然灼了章伟的手一下。他疼得往回一缩手,再次搅着砂锅里的排骨。搅着搅着,章伟觉得不对劲儿。他感觉到了疼痛!是的,他感觉到了疼痛!再看他的右手,灼伤处有一片鲜艳的红。呆愣片刻,章伟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口。他打电话给妻子,然后猛地拧了一下自己的手,他疼得呲牙咧嘴,却语无伦次地问夏青青:“疼吗?”

  “不疼。怎么了?”夏青青问。

  合上手机,章伟对着一锅排骨傻笑。那一瞬间,他突然感到了排山倒海般的幸福。从哪一刻起,疼痛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从妻子生下儿子的那一刻?一定是!是疼痛把他和夏青青连到了一起,而现在,儿子是更牢固的纽带!从今往后,什么都无法再将他们分开。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