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纪实故事

累死的影子

小故事网 影子的故事 时间:2015-05-21 张维超

吴东明在与客人谈项目时晕倒了,被火速送往医院。途中,吴东明醒了过来,神色很疲惫,妻子刘颖给他解释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吴东明坐了起来,晃了晃稍微有些痛的头,说不碍事了,不用去医院了。

累死的影子刘颖有些担心,说:“前面就是医院了,还是去一下吧,看看放心。”

车来到医院,医生给吴东明做了全方位的检查,并无大碍,只是说可能由于过度劳累才晕倒了,要吴东明回去后多注意休息。可吴东明能停下来吗?茶楼正扩大规模,事情多,头绪杂,一切都要他拍板定夺。

回到茶馆后,吴东明还要强打精神接着干,刘颖就过来劝说:“歇几天吧,毕竟身体要紧。”

吴东明不依,说:“再坚持几天,茶楼就扩建完了,到那时候,我们一天的收入就会突破一万元。颖儿,你放心,我还吃得消。”说罢,吴东明就喊来了负责扩建的柳经理,接着谈项目。谈着谈着,吴东明的手机就响了。

事情很急,省里的一位领导要过来检查工作,下午就到。考虑到这位领导对茶情有独钟,市里想让吴东明负责这次接待任务,具体安排要他赶过去后再商议。这样的事儿不容推托,吴东明连口水都没顾得喝,开车朝市政府赶去。

到了市政府,吴东明把车停到一边,快步朝办公大楼走去,这时就听背后有人在喊:“等一下,等一下。”

吴东明不由得扭转头,后面不远处,有个男人正朝这边跑,气喘吁吁,甚至有些狼狈。凭感觉,吴东明认为那个男人好像是冲着他喊的,这让他有些不解。就这一会儿工夫,那个男人已经跑了过来,抹了一把汗,上气不接下气地对吴东明说:“你能不能放慢点节奏?我都跟不上了。”

吴东明有点莫名奇妙,他看着面前这个疲惫不堪的男人,虽说有点面熟,但似乎又从未谋过面,便笑了笑,说:“你是谁?”

男人一愣,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我也姓吴。”

吴东明有点不耐烦了,说:“你找我什么事儿?”

男人仿佛受了天大的苦难,哀求道:“我说你能不能放慢点节奏,你整天像个陀螺,高速运转,我哪里吃得消?!所以,我建议你——”

吴东明见男人越说越不着边了,就打断他的话,气愤地说:“你胡说什么?神经病!”说罢,转身进了市政府大楼。

高书记正在办公室里等吴东明,见他来了,忙招呼入座,随后大致介绍了一下这次招待的具体安排,末了说:“过段时间,我们的一个项目要这位领导审批,所以,这次接待很关键,要抓好一切细节,确保万无一失。”

吴东明的茶楼接待过几次政府要员,经验还是有一些的,不过,接待这个从省里赶来的胡局长还是第一次,于是他便问高书记:“有些细节需要注意吗?”

高书记说:“我正要给你说,这个胡局长喝茶很讲究,只喝普洱茶,而且第一杯一定要倒掉;还有,胡局长讨厌香菜,所有的菜都不要放香菜……”正说着,电话响了,高书记接听后,挂了电话,然后说:“车已进入市区了,你赶快去准备。”

时间紧迫,吴东明辞别高书记,匆忙朝电梯跑去。三分钟后,吴东明把车停到了茶楼门前,刚下车,一个人就拉住了他的胳膊,吴东明扭头一看,还是刚才在市政府楼下碰到的那个男人,便猛地挣开胳膊,说:“你到底什么事?”

男人气喘吁吁,说:“你太快了,我跟不上,你能不能——”

“保安!保安!”吴东明冲着茶楼喊道。

几个保安冲了过来,几下就把那个男人控制了起来。吴东明气急败坏地看了那个男人一眼,然后对保安们说:“这家伙是个神经病,把他弄得远远的。”保安们得到命令,架着那个男人朝路边走去。

男人扭转头,冲着吴东明大喊:“放开我!我不能离开吴东明。”

保安们更坚信这就是一神经病,再说,省里的领导马上就要来了,到时候这个神经病万一过来捣乱,岂不是坏了大事,于是乎,几个保安把男人拽到车上,用手绢蒙上眼睛,一口气开出三十多里路,把男人丢到了偏僻的市郊。

保安们赶回茶楼时,吴东明正在安排工作,从厨师到服务员,都做了详密的部署,接下来,就是保安工作了。可这时,吴东明觉得头有些发晕,忙让人拿过一支雪茄,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提了提精神,接着安排工作。

站在一边的刘颖心细,发现了这一切,她赶紧拦住吴东明,说啥也要他回去休息。吴东明似乎很为难,说:“我已经接了这个任务,现在突然撂挑子不干了,市里的领导会怎么想?再说了,高书记说了,一旦市里有了好差事,会记着我的。”

“那也不行!”刘颖态度很坚决。

吴东明说:“那也好,我安排完以后,会回去休息的。”说完,吴东明又猛吸了一大口雪茄,强打精神,接着安排接待工作。正说着,吴东明的身体突然晃了几晃,然后直挺挺地朝后栽去,幸亏身边的保安反应迅速,一把拉住了他。这时再看吴东明,脸色蜡黄,呼吸也已停止,保安们慌了,架着吴东明慌忙朝茶楼外跑去,并七手八脚地把他塞进车内,火速朝医院驶去。

来到医院后,刘颖联系了院里最好的大夫,叮嘱大夫要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抢救吴东明。就在刘颖在急诊室外走来走去、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位护士走了出来,说:“谁是病人家属?”

刘颖忙说:“我,我是。”

护士告诉刘颖,病人是抢救过来了,但情况很不妙,所以想让刘颖进去看看。刘颖刚要进去,从走廊那边跑过一个男人,气喘吁吁地说:“我要见见吴东明。”刘颖愣了一下,这时男人已跑到跟前,说:“我有话要对吴东明说。”说罢,便冲进了急诊室。

刘颖猛地意识到,男人肯定就是吴东明和她提到的那个神经病,便冲进急诊室,几步赶上那个男人,拉住他就要往室外拖。男人很着急,说:“我要见吴东明,我要和他说话。”刘颖不管他说什么,还是死劲地往后拉。

“放开他!”吴东明说话了。

刘颖松开了手。男人一步跨进急诊室,发现吴东明身边有个大夫,便一把拉过大夫,怒气冲天地说:“我警告你,不要把吴东明医好,否则我和你没完!”大夫一愣,说:“你是谁?”男人也不说话,连推带搡地把那个大夫弄出了急诊室。

这时刘颖也进屋了,她上前扯住男人,大骂:“你这个疯子!——保安,保安,来人呀,这里有个疯子!”

男人挣脱刘颖,一下跃到了吴东明面前,说:“吴东明,我不是和你说过吗?你太快了,我都跟不上了,你到底能不能放慢点节奏?”

吴东明很诧异,说:“你到底是谁?”

男人似乎很为难,说:“我,我不是给你说过吗,我姓吴。”

“你到底——”吴东明这句话还是没说完,头一歪,倒在了一边。

刘颖扑上去,大声喊着吴东明的名字。谁知,身后“扑通”一声,把刘颖吓了一跳,她回过头,就见那个男人晕倒了。刘颖蹲下来,发疯地摇着那人的肩膀,声嘶力竭地喊:“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个男人醒了过来,很虚弱,说话的声音弱得像蚊子在叫:“我,我是吴东明的影子,他的生活节奏太快了,简直就是在玩命,我确实跟不上了。我实话告诉你,做吴东明的影子太累了,我巴不得吴东明早点死去。”说罢,男人身子一歪,瘫倒在了地上。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