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纪实故事

只会洗碗的母亲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26 荒沙

我的家乡坐落在一个小山坳里,70多户人家,人虽少但乡风很纯,每家有个大事小情的全村一起忙活,很和谐,也很幸福。

  只会洗碗的母亲村里有许多不成文的传统,谁家有红白喜事,最先到场的准是妇女,到谁家直接开始干活。主要的工作就是准备三顿饭,有切菜的,有摆桌的,有洗碗的……在主事的指挥下,大家忙而不乱。

  母亲逢谁家有事必到场,可让我难以接受的是,母亲不管去谁家,不管谁家有什么事,她的工作一直是洗碗。我们这些小孩子有时候也要去吃饭,别的伙伴都笑话我说母亲不会干别的,就会洗碗。因此在许多时候我都会劝母亲,不要总是最先到场,不要总去刷碗,可以去切菜,摆桌,干点别啥的,另外人要活愣点,晚上给家里拿些好吃的,可母亲每次听我说这些,都会一笑,说我小孩子不懂事。母亲从来没有因为我而改变她的方式,不管谁家有事,不管冬夏,母亲依然第一个到场,然后直接干刷碗的活。

  母亲涮碗讲究,洗两遍,冲三遍,不仅要洗的干干净净,还要整整齐齐地摆好。因为农村吃流席,一拨撤下来,母亲得立刻刷碗准备下一拨,因此,母亲永远吃不上席,只能忙完后和伙房的师傅们一起再做点别的吃的,可她从来没有一句怨言。

  母亲总干刷碗的活,并不是她笨手笨脚。其实,母亲的勤快手巧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有一件事就可以证明。村里人家办事情,许多时候没预算好,饭菜不够了,都要炖一大锅酸菜救急,切酸菜这活大师傅谁都不让干,就让母亲一个人切。因为母亲切出的酸菜,特别细而且快,几十棵酸菜一会就切完了,比起其她婶娘为了图快,剁吧剁吧就下锅的糊弄切法,大师傅更放心让母亲来做。

  一转眼,我长大了,求学,工作,也离开了村子。工作第5年的时候,我把父亲和母亲接出了小山村,母亲也离开了那里,因为我和爱人工作都忙,父亲母亲也是为了孩子,一直没有回家。去年,也就是母亲离开山村7年后,第一次回家。

  我陪母亲一起回去的,就住在我们的老房子里,本想着陪母亲多走几家窜窜门,可令我没想到的是,每天晚上都有乡亲邻里来看母亲,老的少的,拿着各式各样的东西,他们的到来,也让我体会到了村里人对母亲的真诚与尊敬。

  大师傅已八十多了,我问老爷子,为什么大家对母亲这么好?大师傅显得有些激动,对我说:“孩子,你妈给村子洗了几十年的碗,没有一个人喊过碗脏,没有一家发现你母亲偷偷往自家拿东西!一般人做不到这一点呐,孩子!你妈做到了,所以,你妈受到了全村的尊敬。”

  听到这里,我突然发现了母亲的伟大之处,心中装了几十年的对母亲洗碗的埋怨似乎一下子都没有了。我也突然懂得,人这一生,其实需要做许多事情,但做好一件事并不容易,母亲义务洗碗坚持了几十年,标准不降,热情不减,这看似简单的坚持,却彰显了母亲对道德的操守,也刻画出了她如花般的美丽人生。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