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纪实故事

别让极限成为伤痛

小故事网 伤痛的故事 时间:2015-10-15

  “极限公主”遭遇“极限王子”

  我是一个爱玩极限的女孩,大名越越。损者叫我“野丫头”,捧者称我“极限公主”,我都喜欢。所有的极限运动,攀岩、蹦极、滑板、漂流……越是惊险刺激,我就越感兴趣。只是平时工作很忙,真正付诸实践的机会并不多,更多的时候只能在网上和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聒噪而已。

  别让极限成为伤痛很羡慕一个网名叫“血色温暖”的牛人,他在圈内威望极高。据说,极限运动的十八般武艺,他都尝试过。网友披露,他还有过几次差点“光荣”的记录。只是,此人极为低调,网上很难碰到他。

  有人发起一项新的运动Parkour,除了疾走,还有越障攀援。正好我有时间,就积极报了名。心想,若是有缘遇到“血色温暖”,那就更好了。

  集结地点在湖边。等人的时候很无聊,我便主动和旁边的一个帅帅的男生搭话:“哎,见过‘血色温暖’没?”他看我一眼,点了点头。我又问:“见过几次?”他浅浅一笑:“无数。”我低声说了一句:“吹牛。”他倒是没在意,再次认真看我一眼,问道:“你见过越越么?”我点头。他又问:“见过几次?”我忍不住噗嗤乐了:“嗨,天天见!”他竟微微一笑,说:“吹牛。”我一怔,惊问:“你,就是‘血色温暖’?”“如假包换。”我纳闷:“你怎么知道我是越越?”他笑得有些羞涩了:“你攀岩的照片在论坛上发那么大,恐怕睁着眼睛的人都知道吧!”

  说话间,人已陆续到齐。车开到市郊一片废弃的楼房前,召集人讲了若干要领,Parkour正式开始。

  “血色温暖”冲锋在前。远远看他飞檐走壁,在屋顶间腾跃,真是一副好身手。如此高难动作,竟无丁点闪失。那样子,像极了一只矫健的苍鹰。开始从最高点速降了,这对他来说,更是小菜一碟吧。我等着欣赏苍鹰俯冲的华美。

  意外的是,他并未顺溜滑下,而是一路磕磕碰碰。眼见他的肩、背、手肘、头在墙壁间狠狠地摩来擦去,我的心一下揪紧了。

  他说痛着很快乐

  当他挂着彩,满身斑驳地站到我们面前时,喝彩一片,掌声一片。看着他脸上身上渗出的鲜血,我的心隐隐有些发疼。其他人,也许是见惯不惊,对他的伤,并无强烈反应。回去的路上,我坐在他的旁边,悄悄问:“你是不是麻痹了?临到收工,把自己伤成这样!”他却没有一点沮丧,眼里满是兴奋:“过瘾!真过瘾!”

  Parkour过后,我俩频繁联系,我成了他的女朋友。而他的小名,居然叫跃跃,跟我的名字完全同音!

  和跃跃交往后,我开始实现由伪极迷向真正极迷的转变。每到周末,我不再跟闺密们逛街看电影喝咖啡,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和他一起,交给了形形色色的极限运动。

  我们的爱情,在极限运动中茁壮成长。但时间长了,我发现,一起玩极限,我和跃跃,却有不同之处。同为极迷,同样是玩心跳玩刺激,我为的是找乐,而他,似乎是为了找痛。

  一次森林探险。我因为怕虫怕刺,几乎是全副武装——靴子、手套、帽子、眼镜,还有围脖子的长毛巾。我要求他照样装备,以避免意外损伤。可他坚决不同意,只穿着短袖T恤和短裤,就匆忙上路。

  荆棘丛中,我披荆斩棘游刃有余,完好无损。而他,脸、手臂、腿都被划出一道道血痕。我说:“你这是何苦?难道你就不怕痛?”他反问我:“难道你不知道这句话:痛并快乐着?”休息时,我要给他包扎,被他拦住。他的手臂和两腿伸得直直的,仿佛在细细品读那些伤痕,样子很是陶醉。而后掏出小镜子,又开始欣赏自己伤痕累累的脸。我好不生气,夺下镜子:“有什么好看的?到处是血!”他惬意地躺在地上,斜睨着我不说话。

  之后的一个周末又有一次野外攀岩。因为临时加班,我没能参加。出发前,我执意要跃跃带上全套攀岩装备:绳索、钩环、凿钉、头盔、手套、安全带等等。见我态度强硬,他不好违拗,只好带了那些东西。

  可待我忙完工作,见到的跃跃仍是满身伤痕。尤其是那双手,大概是因为滑落时的冲力太强、摩擦太厉害,严重灼伤。我又心疼又恼火:“你为什么不戴手套?你为什么要这样糟蹋自己?你是傻瓜吗?”跃跃用手背撩了撩我的头发,呵呵乐着,满不在乎:“越越,你不知道,那火烧样的感觉有多棒!特别是过后那阵麻辣辣的痛,有多过瘾!”

  我愣住了。伤成这样,他竟然显得很满足!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极限找痛,原是自伤情结

  我开始怀疑,跃跃爱极限,其中另有隐情。

  虽说玩极限的时候,危险和损伤在所难免,但大家都很小心谨慎。毕竟,极限虽好玩,生命更可贵。冒险不流血,是我们追求的最佳境界。而跃跃,他的极限生涯,一直是与伤痛同行。他自己说过,认识我之前,玩轮滑,他曾经头破血流;玩滑板,他骨裂骨折;至于软组织挫伤和皮外伤,更是不计其数。

  如果他是一个生手,或是一个笨拙的人,连连遭创并不奇怪。可偏偏他身手矫捷,动作熟练,一切完全可以避免,却屡屡“失手”,次次挂彩,不能不让人心生疑惑。又想起那次Parkour速降,我越想越觉得蹊跷,跃跃似乎故意与墙壁亲密接触。而之后的森林探险,他全身血痕,也是明显的有意为之。

  更让我不解的是,每每受伤后,他反而极其开心,似乎是享受。难道他是没有痛感的超人?不可能,他说过,疼痛感是刻骨铭心的。那么,他到底是坚强勇敢,还是莽撞愚鲁?都不像。如此说来,他是有毛病?这想法吓了我一跳。跃跃八成有心理障碍。看似无畏,实则有着难言的苦痛。

  仔细想来,我和跃跃在一起的时光多被疯玩充斥,极少坐下深谈,触及彼此的心灵。这个周末,我对跃跃说,不想出去玩了,想和他一起窝在家里说说话。跃跃答应了,但明显的心不在焉。我问他:“刚刚我说什么啦?”他说:“越越,我给你削个苹果吧。”他拿起水果刀,削到一半,手一抖,左手指割破了,鲜红的血浸染到苹果肉上,非常刺眼。

  我手忙脚乱地给他包扎,抬眼看他,脸上竟然有着阴谋得逞的快意。我狠狠地盯着他:“你是故意的?你总是故意,对不对?”他躲闪着我的目光,被我握住的手有些哆嗦。我的声音有了哭腔:“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让我很心疼!究竟为了什么?你要这样糟蹋自己!”

  他猛地抬起头,眼里泪光闪烁。那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软弱无助。“对不起。”他说,“对不起,越越。你说的没错,我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说玩极限是为了找乐,可我总是觉得,快乐的感觉很肤浅,稍纵即逝。只有疼痛,只有流血,才能撼动我的心灵,使我获得强烈的快感。我知道这不太正常,可我就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找痛。”

  我握着跃跃受伤的手,脑子里跳过网上看到的一个词——自伤情结。

  接受关爱,远离伤痛

  我到网上查找相关资料,跃跃的表现,果真可以在自伤情结里对号入座。我想知道,他这种自伤情结,究竟起自何时,源于何处。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更加主动地与跃跃倾心交谈,渐渐了解了原委。

  跃跃第一次自伤,是在五岁。五岁的他,心灵娇嫩而脆弱。父母总是争吵,争吵过后就是打架,打完后,就砸东西。小小的他,惶惶不可终日,却又无力阻止那一场场战争,只能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还不敢哭泣。那天,他在房间里画画,父母的吵闹声不绝于耳。他捂住耳朵,却是徒劳。一阵砰砰作响,客厅已经开砸,一个摔碎的玻璃杯滚到他的房间门口,他看了看,走过去。小手拾起一片碎玻璃,玻璃把手划了道口子,血流了出来,他没有感到害怕,却发现四周好像安静了很多。于是,他试着再划一道小口,愈发觉得惶恐烦躁的心情渐渐平静。

  十四岁时,跃跃的身高已接近父亲。父母再吵,他有时会制止,父母打架,他也会去劝架。那天父母又打起来,他喊了几声,无济于事,便前去拉架。一只飞来的烟灰缸误砸到他的头上,鲜血流进了他的眼里、嘴里。他跑出去,身后传来父母互相埋怨的声音,却并没有追出来看他的伤势。原本准备去医院包扎的他猛然站住,一任鲜血在脸上凝固。他想,既然父母都不在乎我的身体,我又为什么要在乎它?

  从此,跃跃迷上了自伤。心情苦痛时,便对身体下手,用身体之痛去冲淡心灵之痛。上大学后,他发现极限运动是一个让自己痛、让自己流血的好借口,于是,极限王子脱颖而出。“血色温暖”成了极限圈里的牛人。

  他说:“越越,你对我很失望吧?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勇敢坚强。”我摇了摇头:“不,你敢于面对自己的内心,你是勇敢的。如果你能够从自伤走向自救,我会更加相信你的坚强。”跃跃的眼里泛起了泪花。

  之后的一个周末,我陪着跃跃去了心理诊所。心理医生说,像跃跃这样的情况,的确是可以自救的。首先要了解这种情结形成的原因——这个他已经找到。了解这些后,要认识到自己是在用一种幼稚的方式面对生活,而它对问题的解决并没有任何效用。跃跃试图用极限之痛来逃避内心的痛苦,以求得家庭和内心的平静。事实上,这样的处理方式,只能短暂地释放表面的痛苦,内心的烦恼依然存在,并且愈积愈厚。同时,自伤的行为,也一次次把自己推向危险的边缘。真正认识到这些之后,就不会再盲目地被情结所驱使,做一些无益且有害的举动了。

  我对跃跃说:“答应我,别让极限成为伤痛,好吗?我会帮助你的。”我紧紧地握着跃跃的手,跃跃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跃跃父母当年的行为对跃跃伤害很深。解铃还需系铃人,必须请他们出来,共同驱除跃跃心头的阴影。我给他父母打了电话,谈了跃跃的情况,以及心理医生的建议。他的父母非常震惊,很快赶来,对儿子道出了他们的愧疚,并明确告诉他,其实他们很爱他,在意他胜过在意自己。

  跃跃说,自己从未有过这样的幸福感觉,有爱他的女友,爱他的父母,生活好像豁然明亮了。他说:“越越你放心,我会积极配合心理治疗,以后玩极限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请你相信我。”我紧紧地抱着跃跃,使劲点头说:“我相信。”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