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法制故事

道德模范节操尽毁:瘫痪丈夫“信心大冒险”坑妻无底线

小故事网 道德经的故事 时间:2015-05-13 小雨

痴情女孩

  对瘫痪男友不离不弃

  道德模范节操尽毁:瘫痪丈夫“信心大冒险”坑妻无底线2014年8月1日,全国道德模范、安徽省六安市人大代表何涛因涉嫌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六安市公安局裕安分局警方带走后拘留。随后,何涛的各级道德模范称号先后被撤销。此消息传开后,如平地一声惊雷,引起社会强烈反响。而该案之所以如此令人哗然,是因为何涛身上不但披着许多光环,而且她还有一段历经苦难的爱情故事。

  原来,现年28岁的何涛是一位外表清秀的上海姑娘。早在9年前,她还在上海那座繁华的大都市里生活。那时候的何涛正值青春年华,是一家医院的实习护士。而让她自己也没想到的是,一次普通的朋友聚会将改变她的命运。

  2004年3月,何涛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了比她大两岁的侯灿。侯灿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市乡下,初中毕业后就来到上海打工,当时在一家酒店的厨房当学徒。尽管如此,侯灿高大的身材、俊朗的外型以及阳光般的笑容一下子就闯入了何涛的心扉,当时还没有男友的何涛心动了。而侯灿也对眼前这个自信靓丽的城市姑娘一见钟情。一个月后,郎情妾意的何涛和侯灿确定了恋爱关系。

  然而,当何涛的母亲知道宝贝女儿和一个农村来的穷小子恋爱时,很是生气:“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那么多条件好的男孩你看不上,却找个外地来打工的。你以后想跟着他回农村喂猪吗?”“妈,农村的怎么了?他有手有脚,我也有工作,我们可以靠自己的努力过上好日子的。”何涛反驳说。可尽管何涛使出浑身解数,最终也没能说服家人。

  坠入爱河的何涛顾不上家人的极力反对,她索性搬进侯灿的小出租屋。看到女友不顾父母的反对跟着自己一起受苦,侯灿心里十分内疚,但何涛却反而安慰他说:“跟你在一起,就算是受苦我也是快乐的。”就在他们憧憬着幸福未来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瞬间降临到了他们头上。

  2005年10月27日凌晨,辛苦了一晚的侯灿终于下班,骑着自行车就往出租屋赶。眼看就要到家时,迎面突然闪出一道强烈的灯光,侯灿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对面的车撞上昏死过去。当侯灿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病床上,正用焦急的眼神盯着他:“你醒过来就好了,你被车撞后昏迷了3天!”

  “病人因为颈椎被撞骨折,又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最坏的可能就是成为植物人,而最好的状况也会是终身瘫痪。”医生告诉何涛。而更让何涛担忧的是,她和男友家人东拼西凑的3万元救命钱眼看就要花光了,而侯灿的颈椎手术还没做。

  这年底,何涛用好心人捐助的1万元钱,为侯灿成功地实施了颈椎手术。同时,她也从医生那里得到明确的“判决结果”——侯灿保住了性命,但以后颈部位以下会全部瘫痪。这个噩耗彻底打乱了何涛的心,因为她一直还向大家保守着一个秘密,那就是自己已经怀孕3个月了。而如今男友瘫痪,这也就成了他当爸爸的唯一机会,自己似乎别无选择,再苦也得生下这个孩子!好在侯灿的病情渐渐稳定,为了节约开支,大家商量将其送回老家静养。

  2006年1月14日,何涛和侯家亲戚一起将侯灿送回了他在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西河口乡张冲村的老家。可迎接何涛的是又一个不幸!原来就在侯灿出车祸后,侯灿的母亲一着急得了脑溢血,导致半身偏瘫。这个家除了负债累累,还有两个瘫痪的病人需要寸步不离的照顾。何涛送走侯家亲戚后,俯在侯灿脸庞边说:“别担心,让我来撑起这个家。”

  而侯灿根本无法接受自己已经瘫痪的现实,开始绝食,也不肯说话。无论何涛怎么安慰,他依然态度坚决。“我这样一个废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你走吧,我不想拖累你。”侯灿对女友说。

  “我不走,你能不能不再为难我,我肚子里可怀了你的骨肉啊……”何涛心痛地抱住男友,抛出那个埋藏了几个月的秘密。侯灿得知女友已经怀孕后,才渐渐转变心意,接受女友的照顾。

  道德模范妻子

  撑起苦难之家

  2006年春节刚过,何涛将侯灿的母亲交给他的二姐照顾,自己则将男友送到六安人民医院接受康复治疗。由于医院每个月仅住院费就要2000多元,为了省下住院费,何涛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简陋的民房,每天推着板车送侯灿去医院。好在何涛的付出没有白费,侯灿的治疗总算有了一些起色,他的双臂开始能自主活动了。

  2006年5月25日,何涛生下了一个胖小子,这个小生命也成了全家人的精神寄托,可何涛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在最困难时,何涛甚至连给孩子买奶粉的钱也拿不出来,为了生计,她不得不回上海向父亲借钱。

  “你终究是我们的女儿,既然你决心已定,我们也不能一直逃避……”时隔半年后的见面,何涛和父母没有大吵大闹,二老渐渐原谅了她。这一次返回男友老家时,她除了带着家里的户口本准备和男友办理结婚证,还带回去一个希望,那就是经商的父亲愿意出钱帮侯灿继续治疗。

  随后,何涛和侯灿匆忙结婚后,便一起重返上海,住进了上海曙光医院接受专业的治疗和护理。经过这次治疗后,侯灿的双臂灵活了许多,上轮椅时双腿也能进行简单的挪动。这些在旁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好转,却让何涛坚信,丈夫总有一天能站起来替自己和儿子遮风挡雨。

  由于没有找到肇事者,侯灿的治疗费一直靠着亲友支持来维持,而何涛的父亲也财力有限,侯灿在治疗几个月后因为费用问题只得中断。这年底,何涛带着已经好转的丈夫再次回到安徽。以前被父母宠爱从不做家务的何涛,开始在这陌生的大山里学着种菜、插秧、砍柴……

  面对瘫痪的丈夫却不离不弃,何涛与侯灿的爱情故事令人动容,此事被媒体报道后引起大家关注。社会各界热心人士纷纷上门送爱心,各级政府部门也积极介入,帮这对苦命情侣解决了不少难题。在大家的帮助下,侯灿以前治疗时欠下的债务得以偿还,何涛还被安排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她成了西河口乡卫生院的一名护士。

  西河口乡卫生院离侯灿家虽然不算远,骑电动车仅需15分钟,但对于何涛来说,既要工作又要照顾家中两个重病号,很是吃力。她每天早晨6点起床,帮丈夫做康复锻炼,又帮他刷牙、洗脸,喂早饭,然后赶着去上班。中午下班回来就要帮丈夫翻身,抱他坐上轮椅,推他到村头上走走,散心。下午下班后,家中又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她去做。好在瘫痪的婆婆此时身体已经逐渐恢复,开始能自理一些生活小事,这让何涛欣慰不少。

2008年,何涛被中央文明办授予“中国好人”荣誉称号。2009年9月,她又被评为“孝老爱亲”全国道德模范。之后她还相继获得了“五四青年奖章”、“全国三八红旗手”等许多荣誉。各种光环加身让何涛成为了名人,各种帮扶加上奖励,让这个家庭的生活总算从苦海中慢慢脱离出来。

  2011年4月,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何涛被调到裕安区妇幼保健所工作,解决了编制的同时,她的收入也水涨船高。更让何涛和丈夫高兴的是,曾被他们视为这个家里唯一希望的孩子以后也能够享受到城里的优质教育了。

  一个月后,何涛一家人搬进了当地政府为他们特意安排的廉租房,每个月只需50元租金,而且位于一楼,可以方便轮椅进出。小区物业为了照顾行动不便的侯灿,甚至专门将他家的单元楼梯改成了缓坡。而这一切,让侯灿夫妻对未来充满了信心,也对社会充满了感激之情。

  生活安定之后,躺在床上闲得发慌的侯灿只能靠上网来消磨时光。尽管他的手拇指关节不太灵活,但他还是慢慢锻炼出来仅用右手背就能操作电脑的本领。而作为一个男人,看着妻子每天忙里忙外为一家人的生计奔忙时,他也渴望着能赚点钱替妻子分担负担。

  后来,侯灿在网上和其他病友交流时,发现有不少截瘫病友都在家里开起了网店,有的生意还不错。于是,侯灿也有了开店的打算,可是当他认真研究后,发现开网店竞争很激烈,找不到便宜的货源是根本没出路的。可他几经努力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无处寻找货源。最终,开网店的计划化为泡影。

  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侯灿开始关心教育问题,他发现城里不同的学校收费相差很大。想到儿子是这个家的希望,他和妻子都想将孩子送到教学质量最好的学校。可是因为经济原因,他觉得自己再不努力寻找出路,儿子的教育也将受到拖累。

  经过筛选,侯灿随后又把目标盯到了福利彩票店上。他跑去民政部门打听后,得知因为身体的局限,自己根本无法从事这样的工作,只好作罢。后来他也想过卖六安当地的茶叶,想过让妻子兼职帮自己做生意等,可最后都因种种原因搁浅了。

  重塑信心的瘫痪丈夫

  “坑妻”犯案

  2012年春天,侯灿在网上了解到自己这类瘫痪病人有了新希望,如不出意外,很快医学上就能通过干细胞移植攻克治疗难题,能让自己站起来。这个消息让侯灿既高兴又担忧,因为他知道那一定需要一笔不菲的治疗费,他的内心更加焦躁不安。

  很快,有病友得知侯灿急着想赚钱后,便建议道:“你可以来做网上投票啊,就是当水军,一个月下来也能赚五六百呢!”侯灿一听,便心动了。然而,当他真正做起来,却发现比自己想象的难得多,投票时要注册不同的用户名、邮箱等,因为他的双手不方便,只能靠手背使力,一天做下来特别累不说,效率也很差,一天忙下来最多也只挣了三四元钱。

  妻子心疼侯灿便劝他说:“你还是别做了,这样做下去身体会累垮的。”可是要强的侯灿一心想挣钱,更想替妻子分担负担,他决定坚持做下去。就这样,侯灿做了三个月网络水军,共挣了354元钱,因为觉得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他最终决定“转行”。

  2013年初,何涛的父亲及三个姐姐为了帮她改善生活环境,不但共同出资11万元帮她买了一辆车,后来还一起凑了42万元,给她在合肥市按揭了一套120平方米的大房子。买房买车后,何涛和丈夫每个月仅住房的月供就高达4000元,好在房子装好租出去后每个月能收回3700元租金,这样他们每月只要填补300元月供。尽管如此,侯灿每天神经紧绷,他觉得一定要先狠狠赚上一笔钱,这样有朝一日医学技术成熟,自己就能再站起来。

  就在侯灿为挣钱而犯愁时,一个病友再次向他献出“良策”:“你老婆不是在妇幼保健所工作吗?这要想赚钱还不容易……”对方告诉侯灿,只要他能搞到《出生医学证明》就不愁没钱赚。侯灿似乎一下子开了眼界,他通过上网了解,得知有些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生了二胎,或者不到法定年龄就生了小孩的夫妻,就急需要这样一份《出生医学证明》。虽然他知道这是违法行为,但为了自己有朝一日能站起来,便把顾虑抛到了脑后。

  当天下午,侯灿见到下班回家的妻子后,就迫不及待找她商量:“老婆,我终于找到一个发财的门路了。”“你又想干什么啊?”何涛好奇地问。“这个事得靠你帮忙,你去医院拿些《出生医学证明》回来,然后我再卖出去就能换钱了,反正你的任务只是拿证明,其他的事我来搞定。”“那可不行,那东西不能随便拿的,万一被人发现了我饭碗就不保了。”何涛直摇头。“哎,只要你注意一些,我这边保证没问题,买家也不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侯灿忙着给妻子做工作。

  其实何涛心里清楚,自己在裕安区妇幼保健所主要负责婴儿出生医学证明办理、婴儿听力筛查以及新生儿疾病筛查及体检的工作,要拿《出生医学证明》也是举手之劳的事。可毕竟这是非法行为,一旦暴露就会毁了自己一生啊。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侯灿每天都软磨硬泡地试图说服何涛,最终抗不住丈夫的请求,何涛只得答应拿两张给他。

  2013年底,何涛从医院偷拿出《出生医学证明》后交给侯灿。而侯灿马上就在网络上进行叫卖,很快就有第一笔生意上门了,一名山东男子需要两张《出生医学证明》,侯灿马上让快递员到家里来,将出生证以快递的方式寄给对方。没想到第一笔生意非常顺利,买家在收到“货”后,爽快地向他提供的银行卡上打了一千元钱。就这样,侯灿轻松赚到了瘫痪后的第一桶金。

  此后几个月里,侯灿在贩证这条路上一发不可收拾。他每天怂恿妻子去医院拿出生证,然后再以低价贩卖给河南、山东、浙江等地的贩证中介,从中获利7万余元。殊不知,就在他沉浸于自己的发财梦中时,一张无形大网却已经悄悄向他张开。

  2014年4月,侯灿贩卖《出生医学证明》的非法行径东窗事发,多次被裕安区公安分局的民警上门调查。两个月后,何涛被裕安区妇幼保健所停职。7月31日,何涛的六安市人大代表资格被终止,市人大常委会许可对何涛采取强制措施。8月1日,何涛因涉嫌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裕安区公安分局拘留。8月5日,何涛的各级道德模范称号被相继撤销。

  如今,裕安区妇幼保健所原所长陈某、副所长刘某被免职,裕安区妇幼保健所关于《出生医学证明》的签发地址搬到区卫生局院内,签发过程被加强监管。而依然处于刑事强制措施状态的侯灿夫妇却给大家留下了沉重的思考,案发前,何涛月收入两千多元,侯灿和9岁的儿子享有低保,家庭每个月总收入四千元左右,还过上了有房有车的生活。他们显然已经脱离了苦海,可侯灿却因急着给自己挣足治疗费而变得利欲熏心,最终亲手毁了妻子毁了家。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