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法制故事

法网柔情,为了负疚的灵魂不再漂泊无依

小故事网 灵魂的故事 时间:2016-01-15 山河菁菁

  7年前,一个14岁的少年因一时冲动重伤同学而走上漫长的逃亡之路。7年后,他虽经刻苦学习,考取了名牌大学,却始终无法逃脱内心的愧疚与自责。为能早日结束恐惧不安、漂泊不定的生活,他最终选择了投案自首。面对这样一个为逃脱法律制裁而背井离乡的游子,法官却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

  一时冲动,莽少年触法网漂泊异乡

  法网柔情,为了负疚的灵魂不再漂泊无依王博1980年出生在辽宁省昌图县,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的学习成绩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就在全家人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他身上时,一场纷争却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

  一天上午,上初二的王博和同学刘淼在学校食堂外因琐事发生口角,不甘示弱的王博用刀向刘淼扎去,血一下子从刘淼的脸上、胸前流出来。王博自己都吓蒙了,丢掉刀后仓皇逃遁。这起校园伤害案惊动了当地,警方立即对王博撒网布控,四处抓捕。

  为了躲避抓捕,王博开始四处飘泊。一夜之间,他由父母的掌上明珠、班上的好学生沦落为负案在逃的凶犯,他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恶梦,好几次,他在梦中哭醒。

  1997年5月,王博漂泊到山东,他在当地买了一些能证明身份的假证件,在一家民办的武术学校安顿下来。在武校,他寡言少语,很少跟同学来往,把自己的秘密深埋在心底。他生活非常艰苦,舍不得花钱买菜吃,每顿饭只能吃馒头、咸菜、白开水,3个月下来,他一见馒头就想吐。

  那年暑假,同学们都回家了,只有他一个人呆在山东。为了维持生计,他每天四处找活干,但别人看他太小都谢绝了。一天,他饥肠辘辘地走在农村的乡间小道上,看到一个妇女领着牙牙学语的女儿在地里起地瓜,小女儿一边玩耍一边吃着面包。

  此时,王博更觉得饥饿,他咽了几口口水,想尽快离开,可是怎么也迈不动步,他突然开口说:“阿姨,我帮你干活行吗?”那名妇女愣了一下。“我是武校的学生,饿得受不了,为你干活不要报酬,供我三顿饭就行了。”妇女望着眼前这个瘦高的孩子,顿时心生怜悯之情,便同意了。王博就这样混过了暑期。

  生活上的困难还能忍受,让王博觉得可怕的是精神上的迷惘和困惑。十四五岁正是在父母膝下嬉戏玩耍的时候,可他却享受不到这种父母之爱。每当一个人的时候,孤独和寂寞就涌上他的心头,他就想起远在千里之外的家,想着想着眼泪就流出来。

  终于,他忍不住往家里偷偷地打了一个电话。不料屋漏偏逢连夜雨。父亲为了偿还外债,开了一家电锯厂,可整天忧心忡忡,左手不慎被电锯锯掉了两个手指。这对本来就已生活窘迫的家庭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接着母亲也因过度思念儿子而病倒。

  王博知道此事后心如刀绞,想到因自己一时冲动,使全家逃的逃、病的病、倒的倒,没有一点生气,后悔不已。他想回去看看父母,给他们点鼓励,让父母有点希望。

  他偷偷地返回家乡,快到村头时,他停住了脚步,他怕等待他的是一副冰冷的手铐,他怕失去自由,思量再三,他没有进村。站在村头,望着远处曾经是那么熟悉的家,望着影影绰绰劳作的父母的身影,他是多么想冲过去呀!然而,他不能,他只能这样远远地、默默地望着……

  除了想家,王博每天都承受着惊恐的心理压力。每当他听到警车警报声,就胆战心惊。为了逃避抓捕,他每次都绕开警察走。

  他对自己的外逃也自责过。每次和同学们一起玩耍时,他就会很自然地想到刘淼。想想自己活蹦乱跳,刘淼怎么样了?他会不会终身残废?王博也曾想过投案自首,但只要一想到蹲监狱,失去自由,就放弃了。

  武术学校一位老师发现他文化知识很扎实,就劝他重新捡起文化课。为了激励自己,他在床头和笔记本上醒目地写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2002年7月,王博靠坚韧不拔的毅力和顽强拼搏的韧劲,考上了北京一所名牌大学。当千里之外的父母听到喜讯后,只是一遍遍地说:“好哇,好哇!”听到父亲喜悦之中带着苦涩,他马上清醒了,自己还是一名逃犯呀!他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这起当年在昌图教育界闹得沸沸扬扬的案件一直被警方列为每次战役的重点攻坚案件。管片民警三天两头到王博父母家做思想工作。片警的话一次次刺痛了王博父母的心,夫妻俩思来想去,决定让儿子投案自首。

  当王博接到父亲让他回去投案自首的消息后,顾虑重重。自己现在考上了名牌大学,前途一片光明。如果回去吧,法院很有可能判刑,自己的学业和前途不就毁了?可如果不回去,自己这种漂泊的日子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早已外债累累的家庭能否再维持自己漂泊在外的日子?自己投案自首,法院也许会给予宽大处理。

  经过几宿的思想斗争,他决定回去投案自首。12月16日,王博在父亲的陪同下,来到昌图县公安局。同日,王博被昌图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拯救灵魂,女法官真情感动判缓刑

  一个月后,昌图县人民法院开始受理这起搁置7年之久的案件,负责审理此案的是少年犯合议庭审判长高阁。受害方坚决要求追究王博的刑事责任,并予以民事赔偿。

  庭审结束后,高阁回到办公室,王博父子也随后进来。王博流下眼泪:“高法官,你看会判多少年呢?”“重伤害应该判处3到10年有期徒刑。”王博的脸一下子变得毫无血色。

  此时,他思想的闸门不再禁闭,向高阁泣诉了那充满迷茫和困惑,恐惧和不安的7年漂泊生活,讲述了在流亡生活中是立志考上大学的经历,又讲了现在如何后悔。讲到激动时,王博竟泣不成声:“高法官,我非常想上大学,能不能在量刑上考虑,给我一条生路,让我完成大学学业?”

  望着王博渴望自由、渴望知识的祈求眼神,高阁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法律是无情的,你给人家造成了伤害就要负法律责任。我知道你能够达到今天的程度确实来之不易,我很同情你。我们法院在审理此案时会考虑到你的从轻、减轻情节。”

  王博父子走后,高阁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她感到王博本质并不坏,只是一时冲动才犯下了罪。法律惩治罪犯不是目的,目的是通过这种形式来挽救教育人,使他成为对国家对社会有用之才。想到这儿,她觉得作为一名法官有责任、有义务将两家化干戈为玉帛,使王博继续上学。

  高阁经过反复研究,她觉得王博具备被判缓刑的条件:一是王博作案时未满16周岁;二是作案后能主动投案自首,如实供述罪行;三是在审判前,王博家里已经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9000元。高阁立即将王博的案情和自己的想法向院里进行了汇报,院领导经研究同意了高阁的想法。

  高阁兴冲冲地来到被害人刘家,没想到刚一进屋就吃了闭门羹。刘淼的母亲拽过儿子,对高阁说:“你看看我儿子脸上留下的伤疤,你也是一位母亲,谁的儿子谁不心疼?何况他外逃七八年,迟迟不予解决。今天,你要是当说客来的,对不起,我恕不相陪。”高阁没有生气,她对刘淼的妈妈说:“我非常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王博这几年也够苦的,有家不能归,有亲人不能见的滋味也是不好受的。现在他主动自首,我们应当挽救他,给他一次新生的机会!”在高阁耐心细致地劝说下,刘淼的母亲最后同意不再追究王博的刑事责任。

  高庭长再次将两家叫到一起进行调解。两个昔日的仇家终于坐到一起。当听刘淼说当时他想自己将来站不起来就从三楼跳下去时,王博心里一惊,想想自己给对方造成的伤害如此沉重,他非常后悔,“扑通”一声跪在刘淼面前,声泪俱下地说:“刘淼,你谅解我吧,等我以后有能力了一定再补偿你。”男儿膝下有黄金,包括刘淼在内的所有在场的人都被王博的举动感动了。最终,两家以再次经济补偿5000元而和解,两家人7年之久的恩怨也随之化解。

  最后,昌图县人民法院判处被告人王博犯故意伤害罪,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听到这一判决,压在王博一家心头多年的巨石终于卸除了,他们对高庭长感激不尽。不久,王博返回北京继续上学。

  法官大姐,你是我心中永远的航标

  王博走后,高庭长一直惦记他的情况,实在按捺不住,拨通了电话。接到电话,王博感到既亲切又紧张,小心翼翼地问:“高姐,您找我有什么事啊?”高庭长听出了对方的紧张,马上宽慰他:“没什么要紧的事,就是想了解一下你现在的情况。学校生活习惯吗?”高庭长温和的话语让王博松了一口气。他告诉高庭长,学校的生活很充实,他现在学习成绩不错,各方面表现也都挺好。高庭长非常欣慰,鼓励了王博几句,末了,她说:“以后定期向我汇报一下你的情况。”

  不久,高庭长收到了王博的第一封来信。王博向高庭长汇报了自己的学习情况,又满怀伤感地回忆起自己的逃亡生活……看到王博在信中对自己敞开心扉,高庭长很感动,但她同时发现王博对这件事认识还不够,总是一味强调自己怎么怎么苦,自己的家庭怎么不容易,甚至偏激地认为“这也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让我一个人来扛。”她认为必须及时纠正王博的错误认识,连夜给王博写了封回信:

  “对于这件事,你应该有个正确的认识,看到自己痛苦的同时也要看到别人的痛苦。你想到给人家造成的伤害了吗?作为一名大学生,看问题应全面,要敢于正确面对过去,要经受住生活的考验,这才是你的父母、法院和我所希望的。”

  读罢此信,王博欣然接受了高庭长的批评。他开始为自己重新定位,逐渐调整自己的心态。他比以前更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每天,他第一个来到教室,最后一个离开图书馆,他积极参加学校各项文体活动。

  在校两年里,他获得了“三级健美操证书”,被评为“军训优秀训练标兵”,又两次获得奖学金,他还当上了班级干部。

  通过这件事,王博深深感悟到:“法律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任何人任何时候都不能逾越法律之规,但法律又是有情的,是昌图县人民法院使我有了新生,让我认识到自身价值。”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