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法制故事

遭女保姆“色诱”,退休校长不计前嫌演绎人间真情

小故事网 校长的故事 时间:2015-04-27 李楠

一位颇有姿色的乡下女子,不堪赌徒丈夫的虐待,独自逃到城里在一位退休校长家里做了保姆。让她没想到的是,无良丈夫却跟随而来。在得知雇主的身份后,他开始强迫妻子实施一个疯狂的“捞钱计划”,并以其人身安全相威胁。一时间,她在艰难地抉择……

进城打工,女保姆原来是个伤心人

遭女保姆“色诱”,退休校长不计前嫌演绎人间真情2010年初,家住沈阳市和平区的罗智渊,通过一家家政中介服务中心找了一个保姆,来照料自己的饮食起居。保姆名叫吴淑艳,35岁。据吴淑艳自己讲,她的男人在两年前因为一场意外的交通事故死了,在乡下一个人没法生活,才把9岁大的女儿丢给老家的父母照顾,一个人跑到城市里来打工。吴淑艳人长得清秀、干净,皮肤白皙,和生人说话的时候脸上常常泛起一阵红晕。也许是她朴实的外表和可怜的家境打动了罗智渊,他很爽快地聘用了她,“包吃包住一个月1200块钱,你啥时候想家了都可以回去看看。”吴淑艳一个劲地感谢罗智渊,说这下他可把自己全家都救了,一家人老的老小的小,都等着她挣钱回去呢!

罗智渊退休前,是沈阳市一所省级重点中学的校长,两年前他的夫人去世后,家里三室一厅的房子就只有他一个人住。罗智渊的一双儿女都已经成家,儿子在国外,女儿远在深圳,平时很少回来看望老人。吴淑艳来到罗家后,罗智渊给她安排了一间卧室,还告诉她,她每天的工作就是按时做饭、每天打扫一遍房子,其他时间她就可以自由支配了。

吴淑艳在罗智渊家干了两个月,她手脚利落,为人和气,渐渐地罗智渊觉得自己有点离不开这个纯朴勤快的保姆了。他身体不太好,以前也雇过两个保姆,但是那些保姆不是整天看电视不好好干活,随便把他糊弄过去,就是手脚不干净,让他家里的一些小物件莫名其妙地失踪。自从吴淑艳来了以后,罗智渊的生活被照顾得很细致,身体也比以前好多了。他感到很欣慰,这个保姆总算是找对了。

罗智渊高兴了没多久,就发现吴淑艳的状态有些异常。刚来的时候,吴淑艳每天都是乐呵呵的,现在却有些眼神涣散,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有一次,罗智渊半夜在书房写东西,甚至听见了吴淑艳偷偷躲在卧室里抽泣的声音。第二天,罗智渊问她是不是想家了,还拿出2000元给吴淑艳,让她回家去看看孩子。吴淑艳却连连摆手:“不,不,我不想回去。罗校长,你是个好人,你的心意我领了,你每个月给我的工资也不少了,我不能再拿你的钱。”其实,真正让吴淑艳烦心落泪的并不是在老家的孩子,而是她那吸血鬼般的赌徒丈夫季连海。

年轻的时候,吴淑艳是老家十里乡村出了名的大美人。她本来想考上大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可她的美好前途在高三那年被季连海给打破了。一天晚自习后,吴淑艳回家的路上被季连海给拉进了后山的小树林,在恐惧和痛苦之中被其强暴。她本想让这场噩梦尽快过去,更不幸的是,两个月后的高考前夕,她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

吴淑艳的父母知道后怒不可遏,要告季连海。那年季连海也不过二十来岁,是街上最有名的无赖,仗着他爸季富春是乡水泥厂的厂长,家里有钱,早早就不上学整天在街上闲逛,干些赌博打架、偷鸡摸狗的勾当。后来,季富春带上媒人来吴家提亲,说孩子们谈恋爱干点出格的事也是在所难免,既然事已至此,还不如给他们定下亲,过两年把婚事好好操办一下。吴淑艳的父母都是老实人,想来想去也觉得打官司太丢脸,于是应下了这门亲事。

2001年,吴淑艳生下了女儿思思。本想着有了孩子,季连海就会好好过日子,可谁知他看了一眼刚出生的孩子,又一头扎进睹场,十几天不回家。吴淑艳渐渐对季连海绝望了,心想就当家里没这个人,自己一个人也能把孩子带大。每月的工资都赌光,季连海没了钱就找父母要,不给钱他连六十来岁的父母都打。

2007年,因县里整顿污染严重的小企业,季富春的水泥厂因为环保未达标而被查封。工厂倒闭了,吴淑艳和季连海全都成了下岗职工,季富春也一下变得苍老了许多。没有了经济来源,季连海就把吴淑艳的首饰偷偷拿出去卖,后来发展到把家里的家具都拉走抵了赌债。赌红了眼的季连海再也弄不到钱,回家就拿老婆撒气,吴淑艳的逆来顺受让季连海更加得寸进尺,一次他把吴淑艳捆起来打,木棍都打断了两根,要不是吴淑艳死命的叫喊引来了婆婆,恐怕她都会被这个赌徒打死。

2009年年底,吴淑艳带着孩子回了娘家住,提出要跟季连海离婚。季连海却拎了把刀子跑过来:“你要再提离婚,我把你一家老小都宰光!”碰上这么个瘟神无赖,谁能有什么办法?万般无奈之下,吴淑艳把女儿留在了父母家,一个人偷偷坐车来到了沈阳打工。

“色诱”雇主,艰难抉择中是几许的无奈

凭心而论,吴淑艳觉得在罗智渊家当保姆的这几个月,是她自结婚十多年来最为快乐的一段日子。每天不用再担心季连海凶神恶煞般的打骂,晚上睡觉也能安心很多。罗智渊家里有很多书,吴淑艳以前最喜欢读书了,现在她每天干完活就可以看看书,这完全是十分理想的生活。

?? 来到沈阳之后,她很少跟家里人联系。给父母打电话时她要求,千万不要把自己的情况告诉给季连海。她之所以向罗智渊隐瞒了丈夫的情况,就是不想再让季连海那个家伙再纠缠她。可是,她才到沈阳没多久,季连海为了躲赌债也从老家来到了沈阳。季连海买了辆三轮车靠拉脚为生,他还千方百计地从吴淑艳的一个表姐那里打听到了妻子的电话。

一天,季连海拨通了罗智渊家的电话,找到了吴淑艳。他让吴淑艳出来和他见面,吴淑艳躲着不愿意去,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十几天。后来,季连海发了狠:“你再不出来见我,我现在就回去一把火把你娘家烧个精光!”吴淑艳只得见了季连海。

见吴淑艳来了,季连海出人意料地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温存。季连海问:“那个老头不是个校长吗?那他一定很有钱了。他,他没有把你怎么样吧?”吴淑艳很生气,说罗校长不是那种人,让季连海不要瞎说。季连海见她生气了,又嬉皮笑脸地说,他听说现在城里有很多“陪床保姆”,一方面帮助主人料理家务,另一方面还要陪男主人睡觉,这样的保姆一个月可以挣到好几千元。他还说,如果吴淑艳为老家伙提供“特殊服务”,他也不反对,只要她每个月能给自己交来3000元钱就好。吴淑艳觉得丈夫现在已变得禽兽不如,于是起身就想走。季连海又拦住吴淑艳,劈面打了她一个耳光,逼迫着她要从下月起每个月给他交来3000元钱。他还恶狠狠地威胁说,如果吴淑艳交不来钱,他也没办法还人家的赌债的话,他就杀了吴淑艳再自杀。“反正如今我觉得活着也没有啥意思了!”

回到罗智渊家,吴淑艳关上卧室的门痛哭了一场。她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渺茫,离婚又离不成,季连海像块烂膏药一样死死地粘着她,她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罗智渊见她躺了一个下午不出来,就敲门问她身体是不是不舒服,吴淑艳说她有些感冒。

晚上,罗智渊亲自下厨做了几个菜让吴淑艳起来吃饭。罗智渊说:“我做的饭虽然没有你做得好,但也凑合能吃。我还给你买了一些药,你吃了,过两天感冒就好了。”原来,罗智渊担心吴淑艳的病情,还特地给吴淑艳买来了感冒药。

吃着饭,吴淑艳伤感地想,季连海何时这么体贴地关心过自己呢?如果自己要是能跟罗智渊一直在一起,那生活将会是多么美好啊!可她又觉得这是不可能的,自己的身份地位学识等等方面,怎么能配得上罗智渊呢?季连海为了弄钱还债,居然非要把自己往别的男人身边推,拿他和罗智渊一比,真是天壤之别。在她心里,甚至有了一种想报复季连海的想法:你不是非要我出轨吗?那我就出给你看,我要你知道我也是有人要的!她还想,要是能从罗智渊这里弄来一笔钱给季连海,彻底了断两人的关系,以后自己还能开始新的生活。在这种及其复杂的心理之下,吴淑艳决定要“色诱”罗智渊了。

从那之后,吴淑艳经常穿着睡衣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她想,罗智渊虽然上了年纪,但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也会有正常的生理需要。只要两个人发生了亲密关系,他就会渐渐喜欢上自己,然后再慢慢想办法甩开季连海,彻底和他分手。

吃过晚饭之后,罗智渊喜欢看电视,每到这个时候,吴淑艳就去客厅拖地板。她故意穿着领口开得很大的衣服、不戴胸罩,在罗智渊面前晃悠,尤其是弯下腰的时候,有好几次,她用余光去看罗智渊,都发现他的眼神在很不自然地左右移动。

吴淑艳心中暗喜,于是决定实施下一个“计划”。这天夜里11点多,吴淑艳突然在自己的卧室里叫了起来,罗智渊听到动静后跑了过来,见吴淑艳身上裹着床单,在床上不停地扭动着,说自己肚子疼。罗智渊忙给她找来了止疼药,并倒了水,还问她要不要马上去医院。吴淑艳说不用,这是她的老毛病了,只要吃点药按摩一下就好了。

吴淑艳拉起罗智渊的手,让他给她按摩肚子。罗智渊一时尴尬不已,不知如何是好,他不敢看着吴淑艳:“这不太好吧,你实在不舒服,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吴淑艳突然抱住了罗智渊,轻声在他耳边喃喃地说:“其实我很喜欢你……”

罗智渊紧张地一把推开了吴淑艳,挣扎着站起了身。罗智渊一辈子洁身自好,夫人去世后虽然生活寂寞,但因夫妻俩情深笃厚,他还没有再娶的想法。罗智渊回卧室后,点燃一根烟,想了很久……

以德报怨,历经坎坷迎来命运的春天

第二天,罗智渊和吴淑艳做了一次长谈。罗智渊说,自己和夫人大学时代就是同学,毕业后又在同一所学校里教书育人,两个人一辈子恩恩爱爱,情深意厚。夫人去世后,他经常思念她。“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罗智渊情不自禁地吟起诗句,继而眼泪滂沱。

“别说了,罗校长,我错了,以后再不那样了。”吴淑艳被罗智渊的一片痴情深深打动了,她决心放弃那个狗屁的“挣钱计划”,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罗智渊说:“小吴,你来我家时间也不短了,我很喜欢你这样勤快的人。我想问你,你现在是不是有什么急事需要钱,要不怎么会那样做?”说着话,罗智渊拿出了一个存折,“这上面有2万块钱,你拿去用吧。”

吴淑艳说什么也不接存折。接下来,她哭着把她和季连海的婚姻讲给罗智渊听。罗智渊听后,叹息一声:“唉,真不容易啊!你不要怕,现在是法制社会,你这样情况肯定是可以离婚的。你可以向法院提出申请,如果需要,我可以帮你。”

季连海并没有放弃对罗智渊的“惦记”。后来他又给吴淑艳打了几次电话,问她:“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吴淑艳告诉他别再痴心妄想了,并义正辞严地说:“就是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做那昧良心的事!”

吴淑艳的态度让季连海大为恼火,他在老家滥赌欠下了一屁股债,其中还有10万多元的高利贷,来到沈阳拉脚的虽然挣了点钱,但是每个月的收入都被他挥霍一空。不久前,放高利贷的人辗转联系到了他,告诉他再不抓紧时间还债,就要赶过来“挑了他的脚筋”!虽然季连海对妻子耍狠有一套,但是面对真正的亡命徒他还是吓破了胆。看吴淑艳“不听话”,狗急跳墙的他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季连海叫吴淑艳出来,吃完饭后,假意要送吴淑艳回去。一直送到罗家门口,季连海还不愿意回去。没办法,吴淑艳只得让他进屋。那天,刚好罗智渊出去活动不在家,季连海在屋里转悠了一圈,自言自语地唠叨着:“这老头房子可真大啊!不愧是当校长的,果然是个有钱人嘛……”

快要到晚上9点了,罗智渊打过电话马上就要回来了,吴淑艳就催着让季连海赶紧走。季连海突然变了脸,拿出随身携带的绳子把吴淑艳捆在了她的卧室里,还用胶带封上了她的嘴巴。“你现在给我听好了,我要抢劫老头,你最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我干完这一票还了债,就接你回老家。”季连海说,“否则的话,我要是坐牢了对你也没啥好处,不过,我出来可饶不了你!”

晚上10时许,传来开门声。季连海从厨房里拿了把水果刀站在了门后,罗智渊进来将门反锁后,季连海冲上来把菜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他控制着罗智渊来到了书房,又用绳子把罗智渊也捆了起来。

季连海很快从书房和卧室里翻出了两块金表、l万元现金和数码照相机以及字画古玩等物品。拿到了这些他还贪心不足,又逼着罗智渊说出了存折的密码,然后将其打昏。就在季连海准备潜逃的时候,吴淑艳突然开门跑出来。原来,她在床沿上磨断了捆手的绳子。吴淑艳大喊:“把东西放下,你还有机会不进监狱!”说着扑上去抢季连海手里的东西,季连海惊惶失措,举起一把椅子把吴淑艳打翻。为了防止吴淑艳“出卖”他,他还丧心病狂地捅了妻子一刀,随后潜逃。

吴淑艳忍着剧痛拨通了电话报警,然后昏了过去。警方随后赶到,开始现场侦察,并将吴淑艳送往医院抢救。罗智渊得知真相后非常感动,每天去医院照顾吴淑艳。一个月后,吴淑艳痊愈出院,又回到了罗家。

不久后,季连海在大连落网。五个月后,他被法院以抢劫罪、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7年。吴淑艳终于通过向法院起诉,和季连海正式离了婚。

吴淑艳离婚后,罗智渊借给她5万元,让她在沈阳开起了一间小饭馆。不久后,她把女儿也接到了身边照顾,同时又将自己老家的一位远房表姐介绍给了罗智渊做保姆,继续照料老人的日常起居。后来,吴淑艳接受了沈阳当地一位中年离异男士的追求,重新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爱情。

2012年五一节期间,吴淑艳和心爱的人喜结连理。结婚那天,她特意请自己的恩人罗智渊当证婚人。这个历经苦难和波折的女人,终于迎来了命运的春天……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