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法制故事

北京富姐“伤不起”:请谁当保姆也别请穷闺蜜——京城一起诈骗案

小故事网 诈骗的故事 时间:2015-04-20 雪洁

2010年4月的一天,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接到一个名叫李莉芳的女士报案,李莉芳称,有人假冒她的初恋情人,骗去她500万元巨款。警方迅速出动,很快便将犯罪嫌疑人锁定为李莉芳的驻家保姆邓红君及其丈夫莫元明,并对二人进行了拘捕。这个结果让李莉芳大吃一惊,因为邓红君不仅是李莉芳的驻家保姆,还是李莉芳从小玩到大的好姐妹——当初,在北京工作的李莉芳回四川乡下老家探亲时,得知昔日好友邓红君贫困潦倒,便让邓红君随自己到北京,并高薪雇佣邓红君在自己家里做保姆。而邓红君为何要伙同丈夫一起诈骗对自己有恩的好姐妹呢?

北京富姐“伤不起”:请谁当保姆也别请穷闺蜜——京城一起诈骗案求职无门 穷村妇为北京富闺蜜做保姆

2008年农历腊月,在北京市丰台区第二中学当英语老师的李莉芳,趁寒假回老家四川省岳池县石垭镇探亲。

回老家后,李莉芳见到了儿时好友邓红君——邓红君与李莉芳都出生于1983年,两人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桌,是一对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后来李莉芳到县城念高中,而邓红君却辍了学,两个好友从此失去联系。

聊天中,李莉芳得知邓红君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原来,初三即将毕业时,邓红君就陷入了早恋。邓红君早恋的对象叫莫元明,比她大8岁,是普安镇大石沟村的农民。邓红君退学后没几年,他们就结婚了,并陆续添了一儿一女。孩子的出生让原本就贫穷的家更加拮据,可莫远明却成天游手好闲,家里的重担让邓红君不堪重负,她想到外地去打工,却苦于没有门路。

李莉芳得知邓红君的境况后,不禁抱以深深的同情。思忖片刻,李莉芳提议让邓红君跟她一起去北京,暂住在她家里,然后再去找工作。邓红君高兴得连声道谢。

2009年春节过后,邓红君便随李莉芳一起到了北京。李莉芳住在北京丽泽路金泰城丽湾小区,这是一个高档住宅小区。走进李莉芳的家,邓红君惊得嘴巴张得老大:一百多平方米的大房子装修得富丽堂皇,各种高档电器一应俱全……邓红君大开眼界的同时,暗自感叹:人跟人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当晚,李莉芳的丈夫钱永强回家了,钱永强是北京强兴通讯器材公司的董事长。当他得知邓红君要在家住一段时间时,只是冷淡地回了一句:“哦……”邓红君顿生寄人篱下之感。

接下来的日子,邓红君每天穿梭于小区附近的劳务市场。可只有初中学历的她,哪能找到什么像样的工作?转眼半个月过去,邓红君的工作还没有着落。李莉芳说:“实在不行,你就在我家里干活吧,帮我们洗衣做饭。我不会亏待你的,每个月包吃包住,另外再给你2000元工资。”

给自己的好姐妹当保姆?邓红君一听,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转念一想,自己好不容易来到北京,不能就这么回去,于是答应下来。第二天,邓红君便正式“上岗”了。

刚开始,李莉芳还不好意思让邓红君一个人做家务,总是帮忙,但时间一长,李莉芳逐渐习惯了这种主仆关系,将所有家务活一股脑儿全交给了邓红君,做得不好的时候,李莉芳还会忍不住数落她几句,邓红君心里怨气渐生。

有一次,邓红君见李莉芳柜子里一件衣服非常漂亮,便想自己试试。没想到刚穿上身,李莉芳就提前回家看到了,她顿时黑下脸说:“你怎么能随便动我的东西?以后只做你该做的事!”弄得邓红君一脸尴尬,心里直发凉:原来在好友眼里,自己真的只是个做事的保姆!

从那以后,邓红君在心里跟李莉芳拉开了距离。然而,李丽芳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何不妥,也并未觉察到邓红君的心理变化。

一天晚上,李莉芳参加一个朋友聚会,喝了点酒。回家后,见丈夫像往常一样没有回家,便拉着邓红君陪自己说话。带着醉意,李莉芳告诉邓红君,自己的婚姻看似光鲜,实际上并不幸福。原来,钱永强是李莉芳的第二任老公。她的前夫在女儿半岁时出车祸身亡了,留给了她一笔几百万元的车祸赔偿款。几年前,李莉芳认识了现任丈夫钱永强。钱永强也有过一次婚姻,离婚后,两个孩子判给了前妻。李莉芳的孩子放在前婆家,两个没什么牵绊的人很快就陷入了热恋,并于2006年底结婚。婚后,两人过了一段甜蜜的日子。在此期间,李莉芳经常去看望自己的女儿,而钱永强的两个孩子偶尔过来,李莉芳却对他们不冷不热。时间一长,渐渐引起了钱永强的不满,两人为此经常吵架。而且钱永强因忙于公务,没时间陪伴她,也让李莉芳心生怨恨。

说到这里,李莉芳突然将嘴凑到邓红君耳边,“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当年和我们班的赵晓东好过,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邓红君内心一惊:李莉芳所说的赵晓东是她们初中的同学,当年是一个外表阳光、很讨人喜欢的少年。

次日,李莉芳和钱永强上班后,邓红君便给远在四川的丈夫莫元明打电话。她将李莉芳的情况大致复述一遍后,接着说:“你抽空打听一下赵晓东的情况。”虽然她对李莉芳有诸多怨恨,可此时还是想念及彼此的友情,帮好友圆一个“初恋梦”。

几天后,莫元明给邓红君回电话,说没有打听到赵晓东的消息。听见电话里妻子的惋惜声,莫元明说:“她那样对你,你还这么为她好,值得吗?”原来,邓红君经常跟丈夫抱怨李莉芳拿她当佣人使唤,让莫元明对李莉芳也产生了诸多怨恨。

邓红君说:“以前我以为她那样有钱,肯定很幸福,现在才知道,有钱也不一定幸福啊!”莫元明说:“有钱不幸福,没钱肯定没幸福。对了,我有个办法可以帮你的好姐妹圆梦,我们还能捞点钱花,就是不知你愿不愿意……”说完便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

莫元明的计划是这样的:由他假扮李莉芳的初恋情人赵晓东,先通过电话与李莉芳取得联系,反正这么多年过去了,想必李莉芳已经听不出赵晓东的声音。接着,一步一步骗取李莉芳的感情与信任。然后,想方设法从她手里捞点钱花。得知丈夫的计划之后,邓红君一口拒绝了,她想:李莉芳虽然有时态度不好,可毕竟对自己有恩!

2009年4月底的一天,李莉芳在查给邓红君买菜款的时候,发现邓红君报的账和实际钱数相差80元,于是她追问邓红君钱到哪儿去了,邓红君四处寻找,也没找到,只好说可能是买菜时弄丢了。李莉芳却用质疑的眼神看着她,并交代她以后花每一笔钱都要记好账。这件事让邓红君备感羞辱,她心想,自己现在不仅要伺候李莉芳,还要被她像贼一样防着……顿时,她心中升起一团怒火,恨不得马上收拾东西离开。

就在邓红君想要离开时,丈夫给她打来电话,说她母亲患病住院,急需5000元钱,要她快想想办法。自己的工资都寄回家了,手上根本没有钱,怎么办?无奈之下,邓红君只得硬着头皮找李莉芳借钱。李丽芳听了,不耐烦地说,她手上没有这么多现金,需要跟丈夫商量。

晚上,邓红君无意中听到李丽芳对丈夫抱怨,“穷人还真麻烦,早知道她这么多事,我就不该带她来北京……”听到这些话,邓红君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恨意。虽然李莉芳后来把钱借给了邓红君,但邓红君心里并不领情。借到钱后,邓红君向李莉芳请了10天假,回老家看望母亲。

婚姻生变 保姆闺蜜欲帮富姐寻找“初恋”

2009年5月中旬的一天,李莉芳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还记得我吗?李莉芳以为是谁发错了,也就没有回信息。谁知一周后,同样的号码又发来一条信息:架子真大,都不回我短信。我是晓东啊!不记得我了吗?看到“晓东”这个名字,李莉芳的心顿时怦怦直跳。她回拨了那个手机号,一个沉稳的男中音响起:“多年不见,我从红君那里知道了你的手机号,你还好吗?”那天,李莉芳与“赵晓东”聊了半个多小时,才依依不舍地挂断电话。

几天后,邓红君从老家回到北京。李莉芳把接到“赵晓东”电话的事告诉了邓红君,并向她求证真伪。邓红君马上按照丈夫的授意对李莉芳说,她回老家后,帮李丽芳打听到了赵晓东的消息,随后找到他,将李莉芳的联系方式告诉了他。

 
闺密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令李莉芳万分感动,她激动地向邓红君询问“赵晓东”的近况。邓红君说,赵晓东现在还是单身,在四川省广安市反贪局工作,工作的性质令他必须低调,所以很多情况都不能对外说。得知“赵晓东”现在竟有如此成就,李莉芳更是想入非非。此后,两人经常互通电话,聊得非常投机。

一次,李莉芳要“赵晓东”把QQ号告诉她,说要和他视频。“赵晓东”说,反贪局的工作保密性极强,工作人员都不准用QQ上网聊天。李莉芳没有产生怀疑,也不再提这样的要求了。

为了进一步取得李莉芳的信任,莫元明多方打听,终于知道了赵晓东的家庭住址——四川省武胜县猛山乡。赵晓东的父亲告诉莫元明,赵晓东远赴广东打工,已有多年没回家了。能说会道的莫元明以同学聚会需要搜集资料为名,从赵晓东父亲那里骗取了一张赵晓东的照片。虽然是5年前照的,但照片依然保存得很完好,照片上的赵晓东帅气十足。此后,莫元明将照片用特快专递寄给了远在北京的李莉芳,并随照片附上一封情意绵绵的长信。收到信后,看着照片上依旧英俊倜傥的赵晓东,李莉芳心花怒放。

2009年6月初,李莉芳对邓红君说,她要回四川老家看姑妈。其实,她是想给情人一个惊喜。邓红君得知后,赶紧告诉了丈夫。等李莉芳到了四川后,莫元明在电话里假装沮丧地告诉她,自己接到上级的任务,要去汶川做一个调查,情况紧急,现在人已经在路上,不能与她见面了。没有见到盼望已久的心上人,李莉芳有些失望。回到北京后,她继续每天和“赵晓东”煲电话粥,以解相思之苦。

通过电话与“赵晓东”精神恋爱的同时,李莉芳与丈夫的关系日渐恶化。

2009年6月6日,李莉芳在单位收到“赵晓东”快递的鲜花,随后接到“赵晓东”的电话,他在电话里突然说:“有些话我早就想对你说了,但一直不敢开口……”李莉芳按捺住怦怦跳动的心,柔声问:“什么话?你说嘛!”“以我的条件,找个人结婚其实并不难,但我一直没有成家。此前我一直不清楚这是为什么,现在我终于明白了,那是因为我心里一直装着你……”“赵晓东”的一番真情告白,令李莉芳幸福得快要窒息了。

不久,李莉芳答应了“赵晓东”的电话求婚。随后,她告诉“赵晓东”,前夫过世时,留给了她几百万的存款,而她并不想让这笔存款成为离婚时的共同财产。“赵晓东”顿时觉得一个大好的机会来了。他对李莉芳说:“如果你信任我,可以先把钱转到我账号里,我给你打一张欠条!”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李莉芳已经完全信任“赵晓东”了,再说,他们已经有了结婚的打算,而且财产也不能放在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属手里,否则法院仍会按夫妻共同财产处理。基于以上种种原因,李莉芳最终决定将自己的私房钱转移到“赵晓东”手中。

见李莉芳已经钻进了他们的圈套,莫元明赶紧为她提供了一个账号,并告诉她:“你往这个账户里打钱吧,这是我朋友的账户。我在反贪局经常收黑钱,用自己的账户不好。”李莉芳对“赵晓东”的话深信不疑,分别于2009年6月10日、6月19日,在北京市丰台区正阳大街邮政储蓄所、西城区百万庄邮政储蓄所将共计500万元钱打到了莫元明提供的账户里。

被骗500万 “初恋”竟是保姆夫妻演双簧

收到钱后,莫元明马上关了手机。此后,李莉芳再打他的手机时,均显示已经关机。即使如此,李莉芳还是没有对“赵晓东”产生怀疑。而此时此刻,莫元明正在考虑如何甩掉李莉芳,同时又不招致麻烦。

几天之后,担心李莉芳产生怀疑并报警,玩了一阵失踪的莫元明不得不打电话给李莉芳,解释这些天自己一直在汶川市青川县大石镇工作,因为当地没有信号,所以无法联系。在电话中,莫元明突然听到李莉芳身边有男人的声音,心中暗喜,心想正好借此机会甩掉李莉芳。于是,他在电话里“大发雷霆”,指责李莉芳水性杨花,与他交往的同时又勾引别的男人。莫元明假装痛不欲生地对李莉芳说:“原来你是这样的人!我真的不想活了,我要和我的手机一起葬在汶川!”说完,不等李莉芳做任何解释便关机了。

李莉芳急得发疯,不断地给莫元明打电话,但电话一直关机。

因担心心爱的人出事,李莉芳心乱如麻,每天如坐针毡。2009年12月4日,在迟迟得不到“赵晓东”消息的情况下,李莉芳拨打了114。接线员告诉她,青川县没有大石镇,大石镇归广元市。李莉芳觉得非常意外,为什么赵晓东告诉他的事情是假的呢?李莉芳赶紧又给大石镇派出所打电话,接电话的民警称根本没有调查组去大石镇的记录。

难道这一切都是骗局?2010年4月,满腹疑问的李莉芳买了从北京前往成都的机票,随后又从成都转车,来到了广安市反贪局。反贪局的人告诉李莉芳,局里根本就没有赵晓东这个人。

直到此时,李莉芳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受骗了。可心有不甘的她,又通过各种关系,查到了赵晓东现在的家庭住址——四川省武胜县猛山乡。随即,李莉芳来到武胜县猛山乡赵晓东家中。赵晓东的父亲告诉李莉芳,儿子一直在广东打工,已经有5年多没回家了。见李莉芳仍然将信将疑,赵父便拨通了赵晓东的电话,并将手机递到李莉芳手中。电话里,赵晓东对李莉芳的声音感到非常陌生,而李莉芳也听出此赵晓东完全不是那个与自己电话交往了一个多月的“赵晓东”。她顿觉天旋地转,一头栽倒在地……

随后,李莉芳向北京警方报案。根据李莉芳提供的线索,很快,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的刑警便将犯罪嫌疑人锁定为邓红君夫妇。2010年4月21日,莫元明与邓红君分别在四川和北京被刑警拘捕。所幸的是,李莉芳转给莫元明的500万元,他只花2万元为自己添置了一台拖拉机,翻修了房子,其余的钱还来不及挥霍。

得知“初恋情人”原为邓红君的丈夫所扮,而此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他们夫妇精心导演的“双簧”,李莉芳感到既愤怒又伤心。她难以接受感情上遭人戏弄的现实,更难以面对友情被利用的结局。

邓红君被收押在看守所期间,李莉芳怀着兴师问罪的心情去看望邓红君。她万分不解地质问邓红君:“你我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姐妹,而且我待你不薄,你为何如此害我?”面对质问,邓红君沉默良久,随后,她抬起头,脸上挂满泪珠:“我们从小到大都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可自从到你家后,你对我颐指气使,一点事做得不好,你就数落我半天,有时账不平,你也怀疑是我贪污了,对我像审犯人一样……在你眼里,你什么时候把我当成好姐妹过?根本就是个卑贱的保姆……”李莉芳听了,半天缓不过气来。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在她看来很平常的小事,却让邓红君如此耿耿于怀,并因此对自己产生了如此深的怨恨!

2010年10月21日,邓红君和莫元明涉嫌诈骗罪被北京丰台区检察院提起公诉。丰台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丰台法院经审理以诈骗罪判决如下:一、被告人莫元明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二、被告人邓红君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继续追缴被告人莫元明、邓红君违法所得人民币498万元,发还被害人李莉芳。

这时,李莉芳的丈夫钱永强获悉了全部真相,他在愤怒之余,与妻子彻底决裂。目前,两人正在办理离婚手续,因为犯有过错,李莉芳很可能在财产分割上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