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法制故事

奇怪的遗嘱

小故事网 遗嘱的故事 时间:2015-10-01 王树恩

  一、离奇的遗嘱

  薛少华的大名在东城市可谓家喻户晓,因为他不但是位拥有千万资产的企业家,而且头上还有一连串光环:市政协委员、劳动模范、十佳企业家……他还经常在电视上露面,今天向智障康复小学捐款20万元,明天给白血病小患者捐款10万元,后天又向社会福利院孤寡老人捐款20万元……一年下来总得有百十万。东城市电视台频频采访这位慈善家,无怪乎市民们对他那张圆乎乎的笑脸那么熟悉了。

  奇怪的遗嘱薛少华今年才48岁,精力充沛,前途无量。谁知一场车祸,突然中止了他的生命。今年4月的一天,薛少华自驾车到苏州谈一笔生意,半夜返回东城市。一辆大卡车因爆胎,从逆向道上翻滚过来,薛少华刹车不及,轿车一头撞在大卡车上,车头彻底撞瘪,虽有安全气囊,薛少华仍给挤成了一张血肉模糊的“剪纸”。交警勘查后认定这纯粹是桩意外事故。消息传开,东城市民都为之惋惜,许多人自发地前往殡仪馆吊唁,《东城晚报》还发了专题报道。

  丧事办完,亲属暂时放下哀痛,着手处理后事。薛少华名下有一家旅游公司、两家贸易公司、三家实业公司,“大华实业集团”,另有房产两处,存款若干,粗略估算身家上千万,这些财产怎么分配可不是件轻松的事。

  按继承法,薛少华父母早亡,妻子关玉凤是唯一继承人。薛少华与关玉凤结婚十年,一直未曾生育,那么他遗下的巨额资产就该由关玉凤全盘继承了。但是,关玉凤念在丈夫生前与两位妹妹感情很好,表示愿意拿出一部分财产馈赠小姑。至于确切的遗产数目,关玉凤说,多年前丈夫说过,他在银行里租了个保险柜,大家一起到银行去看看吧。

  关玉凤带领两位小姑、姑爷等一大帮亲戚来到银行,银行工作人员当着他们的面打开薛少华租用的保险柜,取出一个信封,内有一张薄纸。关玉凤一瞥之下顿时花容失色,众人凑上去一看也莫名惊诧。原来这张薄纸是一份遗嘱,上面只有一行字:“本人全部财产由马雯雯母子继承。薛少华×年×月×日。

  二、马雯雯是谁?

  马雯雯是谁?怎么会让薛少华五年前就立下了这份遗嘱?

  ”是她!一定是她!“薛少华的大妹薛小娜叫了起来,”哥哥公司里的财务总监!“

  ”对,就是她!我也一直在怀疑,她为什么一直单身!“薛少华的小妹薛小梅附和道,”原来她和哥哥……“

  只有关玉凤懵懵懂懂,搞不清这里头的玄机,她决定去会会那个马雯雯。本以为可以分一杯羹的薛小娜、薛小梅心中充满了愤懑,自告奋勇带嫂子去找马雯雯理论。

  罗马花园78号别墅是薛少华的两处房产之一。薛少华三天两头住在罗马花园,把关玉凤独自留在位于香江明珠花园的别墅里。关玉凤一直以为丈夫平日公司事务繁忙需要清静,所以不曾过问,从未来过这里。今天见到这里的小洋楼比她住的别墅还豪华,别墅里有个比她年轻漂亮的女主人,还有个满地跑的与她丈夫相貌酷似的小男孩,她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涌出来了。

  马雯雯面对一大帮人镇定自若,她让保姆把儿子带到花园里去玩,然后双臂抱在胸前,站在客厅中央,冷冷地望着关玉凤。关玉凤嘴唇哆嗦着,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倒是薛小娜、薛小梅按捺不住,带头开了炮。薛小娜说:”马雯雯,你这个狐狸精,是怎么迷昏我哥写下那份混账遗嘱的?“薛小梅说:”马雯雯,遗嘱是你写的,硬要我哥签字画押的吧?“马雯雯睬也不睬,薛小娜、薛小梅只得转而鼓动关玉凤:”嫂嫂,你来告诉她,哥哥留下的财产,只有你才有资格继承!“

  关玉凤想:对呀,我与薛少华是合法夫妻,夫妻共同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她有了底气,开口说:”你就是薛少华遗嘱上说的遗产继承人马雯雯?我想问你……“

  马雯雯打断她的话头:”你什么也不用问,我这儿有一张光盘,你拿回去看看,看完后再想想怎么办。“说完指一指茶几,一扭身就上楼去了。

  众人这才发现,墙边茶几上躺着一张光盘。薛小娜说:”这又是什么呀?这儿不是有DVD机么,就在这儿放来看。“关玉凤慌忙扑过去抓起光盘,脸色蜡黄,一言不发,往外就跑,上了自己的车,也不管别人就开走了。

  关玉凤已有预感,这张光盘里藏着她最怕外人知晓的一桩秘密,而这个秘密,就是丈夫剥夺她继承权的理由。

  三、风流一夜情

  关玉凤回到香江明珠花园,把自己关在别墅里,半天都鼓不起勇气来放这张光盘。她的脑子里,却在反复”播放“着五年前一个夜晚的情景。

  那是一个风雨之夜,她和情人林宏博一番激情之后,相拥着甜蜜地进入了梦乡。突然,卧室门被一脚踹开,闯进一个人来,先开了电灯,又一把掀掉了被子。关玉凤一下从梦中惊醒,以为来了劫匪,刚要喊”救命“,被一个沉稳的声音喝住:”给我闭嘴!我还不想张扬这件丑事呢!“关玉凤定睛一看,来人竟是丈夫薛少华!

  薛少华不是跟她说要去哈尔滨谈一笔大生意,要在那儿呆一星期左右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的床边呢?关玉凤尚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看见薛少华手中有一台微型录像机。她这才想到自己与林宏博都是赤身裸体,本能地伸手去拉被子想遮挡身子。薛少华又是一声断喝:”别动!不然我就打110报警,请警察来做个见证!“关玉凤一听此话不敢再动,只好闭上眼睛赤裸裸躺在床上,任由薛少华拍摄。

  卧室中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羞愤难当的关玉凤心里生疑,林宏博为何那么听话,任凭薛少华拍摄捉奸在床的镜头?关玉凤隐隐约约觉察到自己落入了一个陷阱,她的心紧缩起来。

  薛少华录完他需要的画面,冷笑一声走了。林宏博爬起身来开始穿衣服,关玉凤一动不动躺着,犹如一具尸体。林宏博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向外走,既没有顺手替关玉凤盖上被子,也没有对她说一句话。卧室门在林宏博身后”砰“的一声碰上了,这碰门声像一把锐利的锥子扎进了关玉凤的心尖,她强忍了许久的泪”哗哗“地淌了下来。

  整整一星期,薛少华未到香江明珠花园别墅来过一趟,关玉凤在惶恐不安中度过了一周,人瘦了一圈。她觉得再也无法挨下去了,壮胆给薛少华打了个电话,说:”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不配再当你的妻子了,我们离婚吧。“

  薛少华的回答让她毛骨悚然:”再提一句离婚,我就在网上公开那晚的录像!“

  薛少华知道这是她最致命的弱点,她为了脸面可以忍受一切。从此,关玉凤成了”活寡妇“,虽与丈夫在一个城市却不再谋面。每月,薛少华向她的银行存折上打进1万元,作为她的基本生活费,而她在人前还得装作活得很滋润的样子,替丈夫维持一个成功人士配偶的形象。

  这期间,关玉凤也试图与林宏博联系,倒不是还想重温鸳梦,而是想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林宏博是她大学同窗,曾苦苦追求她,应该对她有起码的情义吧?出了这事,他总该向她说些什么?可是,林宏博的手机停机了,人如同蒸发了一样,从东城市消失了。

  终于有一天,关玉凤从朋友嘴里获悉,林宏博在天津任大华实业集团北方区开发部经理,也就是说,林宏博成了薛少华重金聘用的部属。朋友将林宏博天津的联系电话给了关玉凤,但她一次电话也未打过,因为她已明白了一切,不由得心如死灰……

  最后,关玉凤还是播放了那片光盘,双双赤身裸体的画面刺痛了她的眼睛和心。她喃喃地说:”薛少华,你这么羞辱我,你卑鄙,你无耻至极!“

  四、被利用的滋味

  细细梳理婚后十年历程,关玉凤觉得自己终于看清了,所有的一切都说明,她只是薛少华的一个利用对象。

  关玉凤的父亲生前是东城市建委主任,薛少华与她结婚的时候,正是东城市建设铺开大摊子的时期。关主任手中掌握着许多大工程的发包权,薛少华娶了他的掌上明珠,无疑就攫得了东城市工程建设的一块块大肥肉。关主任中年丧偶,只因不愿让独生女玉凤受委屈,未再续弦。为了女儿的幸福,一向廉洁秉公的关主任对女婿有求必应,短短三四年,薛少华就赚得盆满钵满,从一个小包工头一跃而为东城富豪榜上前十名的人物。这样的暴发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关主任手中的权力。不早不晚,在有人开始举报关主任的关键时刻,他心脏病骤发,猝死在办公室。关主任一死一了百了,薛少华等于捡到了一份终生保险单。

  父亲死后,关玉凤立刻感觉到,薛少华对她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从呵护有加变成晾在了一旁。从那时起,关玉凤就独守香江明珠花园的空房,漫漫长夜,孤寂难熬。就在这时,林宏博再次闯进了她的生活。

  与林宏博再次相遇似乎很偶然。有一天她上超市买东西,在付款处与一个人撞了一下,购物袋落到地上,物品散了一地。那人一面连声说着”对不起“,一面俯身替她捡拾。关玉凤觉得那人的声音很熟悉,待他抬头,一照面,关玉凤惊喜地叫了起来:”林宏博!怎么会是你?“话才出口,关玉凤便意识到,那么多年了,自己还未忘掉这个初恋之人。她的脸隐隐红了。

  两人非常自然地互留了电话,顺理成章地开始通话,而且每次通话时间越来越长。半年过后,林宏博已成了关玉凤寂寞生活的填充剂和空虚心灵的抚慰药。不知不觉间,关玉凤萌发出强烈的欲望,希望与林宏博越过最后的界线,以此作为对丈夫抛弃自己的报复。在这种情绪的驱使下,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关玉凤将林宏博约到家中。谁知,那次短暂的欢愉成了日后紧紧捆绑她身心的绳索,令她再也挣不脱薛少华的控制。

  回想起这一切,关玉凤心底充满了恨意。她恨薛少华,恨林宏博,还有那个马雯雯,然而她更恨的却是自己。

  关玉凤恨自己的懦弱,恨自己的爱面子。懦弱和爱面子成了她致命的软肋。要不是这样,她又怎么会成了薛少华的妻子!那是关玉凤大学毕业不久,在一次朋友聚会时认识了薛少华。三天后薛少华便请她吃饭,说他公司急需一位管理人才,她是最合适的。关玉凤毫无戒心地赴约,一杯果汁下肚,她便昏迷了,醒来发现身在宾馆客房,已被薛少华奸污。当时关玉凤哭着要报案,薛少华冷笑道:”还是考虑清楚再做决定。我的公司是个皮包公司,我折腾了几年也没赚什么钱,就指望在你身上下个赌注,赌赢了说不定就发了,赌输了大不了坐几年牢。我是流氓我怕谁?可是你不同,你是个有身份的人,你就不怕人家说你轻浮,和一个认识才三天的男人单独约会?就不怕从此让人背后议论,说你是个烂货?假如你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名声,电话就在床头,你给110打电话吧,我坐在这里等警察的铐子。“关玉凤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拿起电话,相反,不久她就被薛少华逼着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如今,那流氓丈夫已经死了,关玉凤还要继续让死鬼丈夫摆布么?如果那样,她将痛恨自己一辈子。

  五、迟到的道歉信

  继承遗产的事暂时就这么僵持着。突然有一天林宏博给关玉凤寄来一封信,信中他以万分歉疚的语气,为伤害她的事表示忏悔。他说自己走出校门后换过多次工作,始终未能谋到合适的职位。在他最沮丧的日子里,薛少华找到他,要与他做一笔交易。他不知道薛少华是怎么知道他的情况的,他也曾为交易内容的卑劣而愤怒过,但他最终没有抵御住薛少华抛出的诱饵,演出了”超市巧遇“这场戏,并不露痕迹地步步推进,直到薛少华捉奸……信中最后说,薛少华死了,大华实业集团董事长应该是你关玉凤,商海险恶,没有经商经历的你需要一个熟悉业务的助手,我就是最合适的人选。我曾欺骗过你,但正因如此,我深深忏悔的心将促使我永远忠实于你,我将以余生的全部智慧和精力协助你……

  关玉凤读完信十分惊讶,喃喃道:”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人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她真想一把撕毁这封信,但转念又冷静地把它锁进了抽屉。

  这天薛小娜、薛小梅来探望她,两位小姑花了近一个月时间,通过各种渠道把马雯雯的底细打听得一清二楚。她们告诉关玉凤,马雯雯原是个坐台小姐,长得妖艳,又懂得如何讨男人欢心,前后傍过好几个大款,最后把宝押在了薛少华身上,死心塌地做他的二奶,还为他生了个儿子,把薛少华牢牢拴住。薛少华果然被她迷住,将公司财务大权交给了马雯雯。薛小娜、薛小梅估计,由于哥哥死得突然,马雯雯还未来得及转移财产,劝告关玉凤说:”嫂嫂呀,你要赶紧想办法把公司大权拿过来,赶走这个狐狸精,一分好处也别让狐狸精得到!“

  关玉凤的回答很平静:”谢谢你们关心我。以后你们也别掺和到这件事里了,关于遗产,我会考虑你们的份额,你们放心吧。“得到这个承诺,两位小姑满意地告辞了。

  马雯雯将光盘交给关玉凤已近一月,关玉凤一点动静也没有,她沉不住气了,打电话来问:”对于薛少华的遗嘱,你到底是什么态度?“关玉凤什么也没回答,挂断了电话。马雯雯的电话又打过来:”你不愿接受?不怕我把你的丑事公开出去?我这儿还有复制光盘!“关玉凤还是什么也没说,再次挂断了电话。

  六、新的人生道路

  关玉凤请了一位律师,把自己的情况详详细细、毫不隐瞒地写了一份材料,连同那张光盘、林宏博的那封信以及薛少华的遗嘱,统统交给了法院,委托律师打一场遗产官司。她叮嘱律师的只有一句话:”遵守法律。“

  法院受理了关玉凤的官司,认为她是薛少华的合法妻子,尽管在生活中有过不检点之处,但她仍是薛少华遗产的合法继承者;那份遗书既未经过公证也违背常理;林宏博在法院出示他写给关玉凤的亲笔信后,在法庭上对薛少华的阴谋以及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经过法院审判,马雯雯与薛少华所生的儿子继承了一定的遗产,关玉凤被确认为主要继承人。她当庭将一部分遗产分给了薛少华的两个妹妹。法庭同时也对林宏博的不法行为进行了谴责。

  这场官司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震动。曾经名噪一时、风光无限的薛少华褪去了种种光环,成为人人唾骂的卑劣之徒,他的沉浮故事还引发出人们的深长思考。

  大华实业集团董事会上,关玉凤被推选为新的董事长。她聘请可靠的资深人士作为公司顾问,又招聘了可靠能干的总经理。经过这场劫难,关玉凤变得沉稳和成熟了,她告别了旧我,开始走向新的生活……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