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孤独的乘客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14 路边摊

  那一声尖叫,吓醒了客运上的所有乘客。

  尖叫的是个女孩。当其他乘客朦胧地睁开眼睛时,看到这个女孩站在过道上,正扯开喉咙尖叫。她用左手把自己的行李抱在胸前,右手指着自己的座位。很明显,造成她尖叫的原因就在她的座位上。

  “啊啊啊——”女孩用极为恐怖的高音摧残着其他乘客的耳膜,“他死了!死了!死了!”

  后面几句话比令人茫然的尖叫要实用上一万倍,至少可以让其他人知道她到底遇上了什么事。毕竟除了疯子之外,不会有人平白无故在客运上尖叫。

  “谁死了?”

  大家开始议论纷纷,有几个人站起来往女孩的位置走去。

  女孩用颤抖的纤细手指指着这场闹剧的罪魁祸首,正是坐在她邻座的家伙。

  女孩的座位在靠过道的位置,而她的邻座上坐着一个穿黑色厚外套的男人。他的头侧向右边,颓废地抵在车窗上,两眼紧闭着,两手抱在胸前。他也是女孩尖叫后惟一还能睡着的人,前提是,这男人还活着。

  孤独的乘客男人看起来约三十五六岁的年纪,下巴上有微微的胡渣。事实上,一看到他的脸,稍微胆小的人就会马上吓得叫出来。因为男人的脸上实在没有半点儿可以称为活人的特征。他的脸色惨白,没有半点儿血气。更重要的是,他的脸太过于平静了,没有任何动静,没有任何呼吸的迹象。

  “小姐,你确定他死了吗?”三个男人聚集过来,但没有人伸手触摸疑似死亡的男人。

  “当然,他肯定死了!”女孩看起来是个休假回家的女大学生,她的音量大到客运上每个人都听得到,“这个人从一上车就一直在睡觉。我本来没有理他,后来发现他真的不对劲儿,因为他没有半点儿鼾声,身体甚至完全不会动,而我们从开车到现在也有一个小时了吧?这怎么想都很奇怪啊!”

  三人中一个年纪较轻的青年终于伸出了手,在男人的鼻下探了一下,然后打了个哆嗦,把手缩了回来,喃喃地说:“真的,他没有呼吸。”

  “唔,光凭呼吸就判定他死亡有点儿……”

  “不然怎么办?难道车上有法医或医生吗?有的话请过来一下。”

  车上没人答应,很明显没有。

  “是因为车上冷气太强导致的心脏麻痹吧?不然就是其他的隐藏病因,除非……”说这句话的人把眼神移到女大学生身上。

  “什么意思?我可没杀他!”女学生驳斥。

  “我没这么说。”那人对着司机大叫,“司机先生,可以先在路边停车吗?最好先联络一下警察。”

  此言一出,车上的乘客怨言四起。

  “什么?要叫警察?”

  “没多久就到车站了,到时再叫警察来也可以吧?”

  “不要拖我们时间啊!”

  “反正又不是他杀事件,那家伙是自己死掉的吧?反正人部死了,救护车跟警察什么的不用急啦!”

  青年忍不住说:“喂,你们别这样。死者为大,他又不是自己愿意死在这里的。”

  前面的司机大哥说话了:“停在高速公路上很麻烦,还是等到站吧。再说很快就到车站了,那里也有警察,比较方便。”

  “是啊,还要停下来等警察,会浪费更多时间!”大家纷纷说。

  少数服从多数,连司机也不赞成靠边停车,青年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不过,这次换女学生有意见了:“什么!我可不要继续坐在尸体旁边!”

  不过,车上已经没有空位了,刚好满座。

  “那你只能站着了。”有人说。

  “不要!我不站!腿很酸的!”女学生再次用高音询问车上所有乘客,“喂!谁能跟我换座位?”

  乘客中不知道谁回了一句中肯至极的话:“什么白痴问题?有谁会想坐尸体旁边?大小姐你还是慢慢站着吧!”

  “喂!谁说的啊?”女学生拎起行李,作势要丢过去。

  “别在车上打起来,有一个人死掉已经很糟糕了!”青年赶快把女学生的行李拿下来,“我跟你换位置好了。”

  “真的?”女学生眨眨眼。

  “真的。”青年叹了口气。

  在如此不得已的情况下,这位青年只好在尸体边坐下。

  当然,说不害怕,鬼才信呢。在这样一辆密封的车上,坐在一具尸体旁边,谁不怕?

  青年硬是鼓起了勇气,端详着死去的男人的脸。

  男人的脸色比起前几分钟显得更惨白了,甚至有点儿淡绿色。

  “哇,好恐怖。”青年把目光往下移,注意到了男人的双手。

  男人虽然把手抱在胸前,但还是能看到他的手腕。青年注意到男人的双手上戴着厚厚的棉手套。

  不太对劲儿,今天艳阳高照,算是大热天,为什么这个男人要穿着厚外套、手上还戴着冬天用的棉手套?

  青年的视线移到男人的裤兜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

  应该联络一下男人的家属吧?他的裤兜里应该有手机或皮包,可以让我们知道他是谁吧?

  青年把手掌拍向男人的裤兜,但这一拍,让青年既惊讶又错愕。

  不对劲儿,怎么说呢,裤兜是空的,但这触感……人类的大腿应该不是这样的吧……

  青年把手往上移,握了握男人戴着手套的手。

  这次青年彻底明白了为什么男人会在这种季节戴着棉手套。

  “那个……刚刚那位小姐……”青年的声音打破了车上难得的寂静。他是在叫那个女学生。

  “干什么?”女学生伸长脖子。

  “上车的时候,你确定这位先生还活着吗?”

  “对啊,他坐下来后,我才坐下的,然后他就一直在睡觉啊。而且他的眼睛好像没有睁开过,说不定他坐在椅子上之后就死掉了。”

  “哦。”青年揉揉眉头。

  该把刚刚的发现跟大家说吗?

  不,还是不要说吧,那只会让车上更乱而已,这件事还是等到站、警察来了之后再说。

  车上没有半点儿声音,也没有人睡得着,大部分的人都低头玩着手机。

  一直到车子到站,都没有人再出声。

  等终于到了目的地车站后,大家都呼了一口气:“终于到了啊!”

  “准备下车了!”

  就在每个人还在座位上舒展筋骨时,有一个人先站了起来。

  车上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这一瞬间,每个人部停止了动作,像是有人在车上按下了动作暂停键。

  站起来的,是那个每个人部认为已经死去的男人。

  男人扭了扭脖子,从外套口袋中拿出一副墨镜戴到脸上。

  司机似乎没注意到这个情况,他把车子在车站停好,打开车门后,才从镜子中看到了这幅画面,顿时也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青年让出了位置。男人无视车上其他人的反应,直接跨过座位,往车门走去。

  就在青年刚才触摸到男人时,他就感觉到了,男人衣服下的身体,不像是一个人类。

  在那衣服之下,到底是什么,青年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是外星人或是机器人吗?

  不,他总觉得,男人的衣服下藏着更恐怖的真相。

  青年跟车上其他的乘客就这样看着谜一般的男人孤独地走下车。

  所有人目送着他的背影混入人群,然后消失不见……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