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创业故事 > 大学生创业故事

回乡当“地主”

小故事网 地主的故事 时间:2015-03-30 风舞花

张伯的儿子水生读完大学回农村来了,消息传开之后,村里可是炸开了锅。现在农村里稍有点劳力的谁不外出打工挣钱,留守在家里的可都是些老弱病残。村里人都说水生这小子没出息,怕是在城里混不下去了。

  回乡当“地主”张伯听了这些话一直生闷气不理睬水生。张伯的老婆死得早,他一个大男人含辛茹苦把水生拉扯大,还供他上了大学,原指望儿子毕业后能在城里找份体面的工作,出人头地,可水生却偏偏倔着性子要回农村来种地。

  水生对张伯说:“爹,我的事你别操心,现在每年毕业的大学生几百万,大家都挤破脑袋想留在城里,可现实是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处处皆有,相反,农村荒了那么多的地没人种。可惜啊!你老人家是不知道,现在的土地可是宝,可以说一寸土地一寸金,我回来可是要当地主的。”

  一听这话张伯更气了:“村里现在到处都荒着地,你娃有本事就全拿去种了。”水生笑了:“这些地我打算都租了,不过我不种,我要让那些高高在上的城里人交钱来种……”水生讲得眉飞色舞,张伯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心里却开始打起鼓来:水生这娃该不是读书读傻了吧?让城里人下乡交钱来种地,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水生这边可没有闲着,他找到村支书要求把全村人召集起来开会。水生说:“乡亲们,你们种一亩地一年纯收入也就300来块钱吧,何况现在还荒着没有劳力种,我决定以每亩每年500块钱的租金把你们的荒地全租了。”水生一句话把会上的人全惊得目瞪口呆,半天没有人出声,全不知水生那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最后村支书站出来表态:“行,你要都拿去,我们村少说也有300亩的荒地,大家可不都为这些荒着的地犯愁呢,不给钱都让你种,可是你小子种得了吗?”“是啊,这么多的地你怎么种啊?”“你可要想好了,全村荒地整打整的按300亩计算,你一年就得要付15万块啊,这些地里可没有金娃娃!”好心的村民们都为水生算着账,为他担心着。是啊,在这个村子里,可从来还没有人见到过15万块这么多的钱呢。

  水生说:“谢谢大家为我算这一笔账。这个嘛,我早就已经算过了,我自有办法,保证按今天说好的,在几个月内分文不少的给乡亲们结算租金。”然后,水生与村民们签定了土地租用合同。

  紧接着水生请了村支书和几个村民把荒地一亩一亩划出来,标上号。然后,水生拿着相机对着野草萋萋的荒地一一拍了照。干完这些,水生就进了城,好几天都不见回来。

  水生现在可是村子里的财神爷,村民们对他是高度关注,谁还不是眼巴巴地盼着那些钱呢。可水生这一连几天不见影,大家心里可就开始犯嘀咕,于是大家都不约而同跑到水生家找到张伯问:“水生这小子不是在说大话吧?”“这几天不见影的,水生该不会把我们给耍了吧?”“水生在大学学的是不是吹牛皮哦?”张伯听了羞得一张老脸通红通红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他看着围在院子里齐刷刷的乡亲生气地说:“家门不幸,我就当没这个儿子。”张伯一气之下竟病倒了。得,空欢喜一场。村民们摇头叹气地走了。

  谁都没有料到,一个月后的星期天,水生回来了,屁股后面领着浩浩荡荡的一队小车,小车上下来的全是衣着光鲜的城里人。这些人一下来就随了水生直奔向荒地。

  更让村民们目瞪口呆的是:这些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城里人一到地头,那兴奋劲就像是见了宝,只见他们一个个换上平底鞋,挽起裤脚衣袖,就动手拔起草来……

  水生跑到还在发愣的村支书跟前说:“发财机会来了,赶快叫各家各户把农具搬到地头出租,把应季种植的作物种子拿来出售。”水生又组织了十来个有着丰富生产经验的老农民给这些城里人做技术指导。城里人干得热火朝天,把围在外面看热闹的村民给闹糊涂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这些城里人就把荒地给整理出来了,还把土细细翻了一遍,坐在田埂上喝水吃东西,一个个累得满头大汗还大呼过瘾。

  水生手里举着个大喇叭,对休息的城里人说:“大家休息过后,下午就可以下种了,这就是你们的私家菜地,想种啥种啥,我们已经为大家准备好了应季种植的瓜果蔬菜的种子和幼苗。”这下那十来个做技术指导的老农可忙了,这边请了那边又请,教城里人选种、栽培、施肥、浇水……

  一直闹腾到傍晚,城里人才开着车子走了。村支书走到水生旁边来:“请城里人来除草,种地,比请我们村里人要多花很多钱吧?你这小子咋就这么不会算账哪!”

  水生听了哈哈大笑,拍拍手中鼓鼓囊囊的提包,说:“这里面装的可都是来的那些城里人给的钱啊!他们是交钱来打工。”水生请村支书再次召集了村民们,一一把钱按合同给各家各户都付了。今天光出租农具和卖种苗村民们都挣了几十块钱呢,现在又领到了租地款,大家伙心里呀都乐开了花。

  村子里当初对水生租地最不理解的大刘叔走过来说:“水生,叔对不住你,当初我反对得最是厉害,还说了些不好听的话,把你爹都给气病了。不过,这些城里人是咋的啦,咋看咋不正常啊。”

  水生说:“大刘叔,我不怪你。没有看到结果之前,你们大家对我有怀疑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我爹嘛,现在啊,他应该已经好起来了吧。”大家都笑了,水生接着说,“这个啊,叫做私家菜地。大家想啊,城里人租了地,想种啥种啥。既可单独劳作,又可全家总动员;既可锻炼身体,又可享受收获的喜悦。何况这些地荒了好几年,野草丛生,没有化肥和农药的污染,绝对的绿色环保。我把照片传到网上宣传以每亩每年1000元的价格把地租给城里人,算算平均一天还不到3块钱,不贵!现在城里人因为工作生活压力大,周末到乡下来翻土、种菜、养果树也是一种调解压力的方式,被称做绿色运动。更何况吃上自己亲手种的蔬菜水果,很有成就感,也更放心啊。”

  大家听了都恍然大悟,直夸水生有头脑。水生说:“这不算什么,以后我还准备带领大家搞季节性农活体验活动、时令水果采摘活动、果树认种领养活动、钓鱼捉虾趣味体验……让城里人到我们乡下来交钱打工,发展真正农家乐,到时我们就当好数钱的地主吧。”话音刚落,就听到张伯高八度的声音从人群后面传过来:“水生娃,你看我可不可以当个指导员啥的,教教那些城里人种地养树?”水生一听乐了:“爹,你啊,肯定行,还可以做个小组长呢。”

  大家伙全都笑开了。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