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打工故事

两个打工仔

小故事网 打工的故事 时间:2015-10-28 张学荣

  年根又到了。村支书李二疤天天在村里转悠,时不时,还跑到村口眺望,目光在公共班车上下来的人群中逡巡着。

  两个打工仔有的担着被褥行囊,勾着头走路,灰头土脸的样子,像从战场上吃了败仗下来的。李二疤推断,他们多半在工地上做小工,这些家伙,准是没挣着几个钱,说不定,还被老板拖欠着工钱,过了年之后,不知下一个东家是谁呢。他们那儿,别指望有招商引资信息。李二疤只是点点头,不咸不淡跟他们打个招呼:“来家啦?”

  若是看到背着大旅行包,或是拖着带轮子的那种拉杆行李箱,衣着光鲜、脸露微笑、神气活现的村民,李二疤就眼睛一亮,凑上去,热情地和人家握手,打听他们在外面情况:“我代表村两委欢迎你归来,怎么样,这两年发财了吧?”

  这类人,总会半谦虚半炫耀地说:“没有没有。只不过才进入管理层,还属于给人打工。”

  这当中,庄东头的小四秃子见了李二疤,主动迎上来,和他打招呼。打量他那模样,虽然也穿着西装,打着皱巴巴的领带,估摸着,也就是个公司坐办公室的而已。

  李二疤和他打着招呼,随意问了一句在外面的情况。

  小四秃子倒是十分谦虚:“托您的福,在外混穷而已,只够养家糊口。李支书,您老身体好吗?”

  这小子,哪天也学会彬彬有礼了?

  李二疤嘴里“好好”地敷衍着,并不理会他,眼睛继续在下车的人群中搜寻。

  送了灶王爷,过完小年,眼看着,就到大年三十了,乡里下达的招商引资任务还是一点眉目没有。李二疤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他正举目眺望着村口,一辆黑色轿车,如同一只屎克郎,慢慢蠕动过来,爬进他的视野。

  轿车到了李二疤身边,停了下来。远远望去,空旷萧索的村头,掉光了叶子的歪脖子柳树下,这只屎克郎趴在那里,李二疤站在一旁,宛若一坨驴粪蛋。屎克郎在嗅着驴粪蛋,拿不定主意,是推回去还是放弃它。

  车门开了,轿车上下来一位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男子,风度翩翩地向李二疤伸出手。

  李二疤端详着对方,微微一愣,没立即伸手。

  男子摘下墨镜:“李支书,不认识啦?”

  听了声音,李二疤一拍男子肩膀,双手握住他戴着两个戒指的手:“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张二狗!”说着,围绕轿车转了一圈,激动地赞叹:“二狗子,发了啊?不简单!”

  二狗子拖腔拖调说:“发什么呀,一年才赚几百万,跟人家大老板一比,毛毛雨啦。”

  李二疤睁大了眼:“几百万还毛毛雨啊?还让不让我们活了?”

  二狗子问:“大冷天,李支书站在这里干什么?”

  李二疤说:“迎接你啊,我代表村两委,欢迎你归来。”说着,拿出庄重的架势,重新伸手去握二狗子的手。

  二狗子潇洒地一挥手:“请领导上车!”

  李二疤小心翼翼打开车门,坐进车去。

  在车上,李二疤迫不及待地把招商难的心事向二狗子和盘托出:“拜托二狗兄弟——不,应当叫张总,请你帮忙。”

  二狗子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回答:“没问题!”

  李二疤像捞到一根救命稻草,激动得抓住二狗子的胳膊摇晃起来:“谢谢,谢谢!”

  二狗子吓得连忙叫道:“别动别动,我开车呢,不要命啦?”

  李二疤这才松开手。

  大年初三,李二疤特地将张二狗请回家,喝了一顿酒。过了初五,二狗子就开着“屎克郎”回南方了。

  元宵节后,李二疤决定亲自出去一趟。当年刘皇叔还三顾茅庐呢,用二狗子的话说,南方那些老板,若不亲自上门拜见,谁到我们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投资?

  李二疤先坐汽车,后转火车,再倒公交车。好不容易到了南方一座城市,却打不通二狗子的电话。看看天色已晚,城市的大街华灯初上,到处霓虹灯闪烁,戏弄地向他眨巴眼。李二疤找了一家小旅馆,登记完了,一摸口袋,顿时傻了:钱包没了!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如何是好?李二疤差点哭出来。想想,自己好歹也是一村之主,怎能学老娘们哭天抹泪?便将眼泪咽回肚里,挺了挺胸。

  李二疤脑袋冷静下来,勾头想了一会,想起小四秃子和二狗子在同一座城市打工。李二疤此时直后悔,过年期间自己不该对四秃子不冷不热的,请二狗子到家里喝酒时,怎么就没请四秃子一块喝两杯?

  不过,这时候,也顾不上老脸了,得找到四秃子才能解决吃住问题。

  可是,他不知道四秃子的电话号码。李二疤再使劲想了想,有了一个主意。他打电话回村里,查出了四秃子家里电话,然后,从四秃子家里找到了四秃子的手机号码。

  四秃子接到电话,一听是家乡父母官来了,在电话里高兴地说:“您现在在哪里?听我说,您就在那别乱走,我去接您。”

  一支烟的工夫,一辆轿车停在李二疤身边。四秃子下了车,打开车门,将李二疤的黄帆布大旅行包放进车里。李二疤也随着坐上车。

  驾驶员问四秃子:“李总,到哪?”

  四秃子说:“山水大酒店吧,五星级,条件好些。”

  李二疤疑惑不解:“李……总?你不是说在外混穷的吗?”

  四秃子说:“是啊,我是给老板打工。这是老板的车。”

  李二疤将信将疑地“噢”了一声。

  驾驶员说:“他是我们公司总经理,这是公司配给他的专用车。”

  李二疤惊讶得嘴唇颤抖,说不出话来,伸出双手,紧紧握住四秃子的手,不停地摇晃。

  依着李二疤的想法,第二天,四秃子出面张罗,安排了一顿老乡聚餐,请大伙为家乡的招商引资想想办法。

  二狗子是最后一个到场的。

  李二疤和他握了手,问:“昨天你手机怎么关机了?”

  二狗子说:“手机没电了。”

  “怎么到现在才来?我等着你给我介绍老板呢。”

  “下班高峰,出租车紧张,打不着车。”

  “你自己的车呢?”

  “我哪有车呀。”

  “你不是开着车回家过年的吗?”

  “嗨,春运时,没买着车票,我临时租了一辆车回家的。”

  “你不是一年赚几百万,还‘毛毛雨的啦’吗?”

  二狗子仍然拖腔拖调说:“开开玩笑的啦。”

  李二疤心里哭笑不得,在二狗子肩头上打了一巴掌,骂道:“你个混小子!”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