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打工故事

我要去天上赚钱!小厨师精彩变身飞行员

小故事网 厨师的故事 时间:2015-05-07 聂双双

许多想改变命运的年轻人,只盯着地平线找钱,像一群慢慢爬行的蚂蚁,从一个城市漂向另一个城市;而有这么一个年轻人,却将目光投向蓝天,他坚信:中国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买私人飞机,自己抢先别人一步拿到飞行驾照,“钱途”一定光明!

我要去天上赚钱!小厨师精彩变身飞行员3年前,他还是一个满身油烟味的小厨师。而现在,他经常驾驶着私人飞机翱翔蓝天,年收入超过30万元!那么,一个小厨师是怎么想到要靠当飞行员来改变命运的呢?而要当一个飞行员,要花多少钱去学呢?

小厨师的大梦想

我想当个飞行员

刘启平是重庆市万县龙沙镇人。他高中毕业后,在重庆市陶然居烹饪学校学了两年厨师,之后来到广州市,应聘到位于广州越秀区禺山路的辣婆婆川菜馆打工。这一年,刘启平22岁。年轻气盛的他一心想当大厨,可是无奈资历太浅,只能在厨房做帮工打下手。胸怀大志的他细心揣摩大厨们的操作,一有机会就一试身手,餐馆老板开始赏识他了,当大厨忙不过来时,他便成了替补。

2004年,几经努力,刘启平终于升为厨师,月薪达到2500元。当年的高中同学有的在读大学,有的还在流水线打工,而刘启平却已经拿到了高工资,这让他颇为得意。一天,刘启平请一个在中山大学念书的高中同学吃饭,想“显摆”一下,同来的还有两个同学,可当听到他们在餐桌上的“高谈阔论”,尽是一些刘启平听不懂的名词,他根本插不上话。刘启平不觉羞得满脸通红,暗嘲自己真是太浅薄了。这让刘启平意识到,如果自己仅仅满足于做一个小厨师,那就永远不可能改变命运。于是,刘启平买来各种书籍阅读,以扩大知识面。他最爱看航空杂志,《航空知识》《中国之翼》每期必买。

一天,刘启平在《航空知识》上看到一则报道:中国有不少富豪拥有私人飞机,但国内拥有飞行驾照的人并不多,将来,中国会成为一个私人飞机大国……这则新闻,令刘启平眼睛一亮,想起了一个富翁亲戚的发家史: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小汽车还是稀罕之物,会开车的人极少,这个亲戚便是先人一步,顶着压力借钱考了一个驾照,成为当地第一批拥有驾照的人,凭着这个驾照,他替人开车,后来又成立车队跑运输,迅速成了千万富翁。刘启平想:如今,私人飞机刚刚兴起,如果自己学会驾驶飞机,将来也一定会抢占先机,像那位亲戚一样致富!这是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呀!他越想越激动,竟一夜无眠。

不久,他从《广州日报》上看到:广东白云通用航空有限公司面向社会招收学员,学员考试合格后,可以颁发私人飞行驾照。但是,考一个飞行驾照至少要花费15万元!这笔钱对刘启平来说,简直像天文数字。但刘启平还是决定努力攒钱,尽早去考飞行驾照!

此后,刘启平就加快了挣钱的脚步。每到轮休时,他都要去找活干。为了省钱,过年时他也没回家。父母以为刘启平出了什么事,便打电话给他,得知刘启平想攒钱去考飞行驾照,父母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劝他说,现在能做个厨师已经很不错了,千万别瞎折腾……

父母的反对并没有打消刘启平的念头。到2007年5月,他已经有了10万多元的积蓄。刘启平给自己定下目标,在一年内,筹集到7万元,尽早去飞行学校考驾照。由于在餐馆打工挣钱太慢,经过考察,他决定到广州天河区新塘城中村做快餐生意。于是,6月初,刘启平辞了职,他定做了一套不锈钢灶台,请了两个帮工,做起了摆摊卖快餐的生意。起早贪黑地辛劳一年后,刘启平赚到了5万元。然而,此时考飞行驾照的费用涨到了18万元,于是,刘启平求助于几个朋友,终于凑够了钱。

在富豪同学的讥笑中

他考到了飞行驾照

2008年5月,刘启平在广东白云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报了名。在报名现场,有两辆奔驰车,一辆保时捷和一辆悍马车,原来,这些车主都是刘启平的同学,不仅有富豪、企业高管,还有富二代。刘启平想,将来自己要从事飞机驾驶行业,必须拥有这些富豪人脉。但自己穷崽子一个,如何打入这个圈子呢?他想,如果自己拥有了丰富的飞机专业知识,应该能吸引这些富豪。于是,他花了大量时间来阅读航空杂志和飞机资料,对大多数飞机的性能参数了如指掌。这样一来,他聊起私人飞机头头是道,学员们有什么疑问都喜欢问他。

刘启平没有隐瞒自己的职业。这引起了学员和教练的好奇,也遭来了奚落。一天,一个姓王的富二代问刘启平:“你考飞行驾照,是不是你们老板想买飞机,让你当飞行员呀?”刘启平连连摇头道:“是我自己要学的,我想成为一名专业飞行员。我认为,私人飞行员将会是炙手可热的职业!”小王半挖苦道:“你一双掌勺的手,去开飞机,谁敢雇你哦?你选错了行当吧!”刘启平反驳道:“一个人只要有梦想,就一定会成功,我坚信自己的眼光!”

一个半月后,理论测验考试刘启平的成绩排名第一。这下,大家都对他刮目相看了。

一天,一位来自东莞、50多岁的学员林总,向教练咨询购买私人飞机事宜,可教练说了几种飞机,林总都认为不够安全。教练急得直挠头。这时,刘启平对他说:“美国西锐固定翼飞机SS120型比较可靠,这架飞机配备有整机降落伞,飞行员在遇到危险时,可以拉开降落伞将整个飞机悬在空中,避免坠机,价格在58万美元左右。”教练一查资料,果然这个型号是相对最安全的小型飞机。林总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他赞赏刘启平是个“有想法”的青年,经常和他交流,他们成了忘年交。就这样,刘启平逐渐融入了身边的富豪圈中。

2008年9月,这是培训期最关键的时刻,因为所有学员都必须经过身体方面的综合测评,如果没有通过,就无法考飞行驾照。这样一来,大部分学费就会“打水漂”。为了锻炼好身体,刘启平每天5点就起床,在培训公司的大楼里爬楼锻炼,从1楼跑到30楼,上下五六趟。一天,他正在爬楼,正巧碰上两个保安在巡楼,保安拦住他盘问了半天,始终不相信他是学员。刘启平只得在保安室里待了一个多小时。但他并没停止锻炼,竟在保安室做起了俯卧撑……最终,刘启平身体测试达标。2008年12月,刘启平经过上机考试,终于通过了所有的关卡。一个月后,他终于拿到了民航部门颁发的私人飞行驾照!

年底,刘启平拿着驾照回到重庆老家时,他的母亲竟很伤心地说:“儿子,你真是瞎胡闹!近20万元买了个这样的本本,有啥子用哟?20万放在老家,足够你建房娶老婆了!”父亲也连连摇头叹气。刘启平决定用行动说服父母。

春节刚过,刘启平便回到了广州。他应聘到一家小餐馆做厨师,暂时先养活自己,再寻找机会。工余,他翻开广东白云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培训部的学员通讯录,给同学发短信,希望能联系到拥有私人飞机的老板,为其服务。

2009年3月21日,刘启平接到了林总的电话,说他购买了一架美国西锐固定翼飞机SS120型,已经运到东莞,让刘启平去看看。第二天,刘启平来到东莞,他喜不自胜地围着飞机转了几圈。林总不敢自己驾驶,高价请了一个航空公司的机师。谁知,那位机师上机后,竟还要先看资料熟悉各个控制键和控制杆。原来,他以前是开空客的,没开过这种小型飞机。起飞后,在刘启平的协助下,飞行很顺利。当飞行结束,机师对刘启平说:“小伙子,你懂得真多,肯定会是个好飞行员。”林总听机师这样说,不由对刘启平更增添了一份信任。

取得林总的信任后,刘启平经常与林总联系,他认为通过林总,可以结识更多拥有飞机的富豪。的确,拥有私人飞机的富豪们有自己的圈子,经常互相交流,哪个富豪买了飞机,都要请“机友”们聚会。每当碰到这种机会,刘启平便请求林总带上他。这样一来,他认识了一大批机主,他把每个机主拥有的机型都记录下来,然后找到这些机型的资料仔细研究。没多久,刘启平就掌握了广州周边几乎所有机主的飞机信息。

一天,林总又想过过飞行瘾,请刘启平陪驾。飞机起飞后几分钟,林总突然操作失误,飞机摇晃起来,他吓得大叫起来,刘启平迅速抓住操纵杆,将飞机平稳下来。飞机降落后,林总一把搂住刘启平的肩膀,说:“小刘,这次如果没有你,我肯定会遇险!”事后,他给了刘启平3000元报酬。

2009年6月底,林总邀请其重要商业合作客户进行一次商务飞行,从东莞飞往银瓶嘴度假村,刘启平陪驾。这次飞行,给林总挣足了面子,宾主甚欢,谈成了千万元大单。事后,林总支付了8000元报酬给刘启平。通过林总的宣传,刘启平在拥有私人飞机的富豪里面渐渐有了点名气,他还主动出击,通过发短信和电子邮件的方式推销自己。

此后,刘启平对市场进行了考察,了解到拥有私人飞机的富豪,如果聘请专业驾驶员,每月要支付五六万元工资,但是乘机的机会却并不多,这样一来,摊到每次飞行的费用就极其高昂。而有驾照的富豪,因为担心安全问题,往往不敢独自驾机,于是,许多机主便请专业飞行员驾机或者陪驾,按次付费。然而这样做,价格不划算不说,飞行员也不可能随叫随到。这样一来,刘启平这样的“应召”驾驶员,就成了飞机机主的首选!刘启平收费不高,将陪驾报酬定在每次3000至5000元,驾机报酬则定在每次4000至8000元不等。这个价格对于机主来说,是很划算的。

月赚3万

我在天上快乐地挣钱

2010年2月,一位拥有3架小型飞机的温州郑老板找到刘启平,让他给其儿子做陪驾。原来,他儿子小郑刚刚拿到飞行驾照,郑老板不放心。刘启平赶到后,在对其中一架二手飞机进行检查时,发现飞机尾翼螺旋桨的润滑油里混有黑色油泥,便立即请郑老板叫卖飞机的公司派人前来检查——原来,该公司的维护人员没有将脏油彻底清理干净就加入润滑油,这样一旦飞行,就有可能会造成事故。此举让郑老板很是信服,从此放心地多次让刘启平陪驾。在刘启平的陪伴下,小郑玩得很high,和他也成了朋友。

郑老板的一架巴西制造的TCD342型小型飞机是直接从国外购买的,每次保养都需要国外来人维护,费用不菲且无法保证维护人员到位,他就将这架飞机的维护工作承包给了刘启平。刘启平托广东白云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的教练找来一个维修机师合作,再加上自己琢磨学习,终于掌握了保养技术。通过保养此机,刘启平一年能获利近6万元。

2010年6月的一天,刘启平给广州的房地产富豪刘老板陪驾。中午,刘老板喝了一点红酒。下午准备再次飞行时,刘启平说:“刘总,您喝了酒,绝对不能开飞机!”刘老板不以为然地说:“喝一点不碍事,再说,有你陪驾,怕什么?”刘启平再三劝说刘老板,想阻止他登机,谁知刘老板火了:“你磨磨蹭蹭干什么?不上机你就干脆走人,别碍事!”刘启平无奈,急忙跑到刘老板妻子的面前说:“老板娘,我要为刘总的安全负责,请你说服他不要亲自驾机”最终,在其妻子的监督下,由刘启平驾机带着刘老板飞了几圈。下机后,刘老板忍不住将刘启平骂了一顿。可几天后,刘老板却突然给刘启平打来电话道歉:“小刘,你做得对,那天我酒喝多了,昏了头,不该吼你,请你原谅!”终于得到了客户的理解,刘启平颇感欣慰。

因为掌握了广东省大部分富豪的私人飞机需求信息,刘启平也成了国内几家从事飞机贸易的飞行俱乐部的追逐对象,一有最新的机型资料,俱乐部都要给他发一份,希望他能给富豪们推荐。刘启平意识到,他可以做为交易双方的中介,从中赚取中介费,还可以得到试飞各种新机型的机会。他从此卖力地向富豪们推荐飞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刘启平就促成了6架飞机交易,获利数万元。

在玩私人飞机的圈子里,刘启平名声越来越大。连富豪们去国外玩飞机,都要请刘启平同行。2010年8月,广州、东莞的6名富豪一起去澳大利亚墨尔本玩飞机,他们共同出资,把刘启平也请去了。澳大利亚的航空管制很宽松,飞行俱乐部比比皆是,停机坪很多都建在小镇上。10天的飞行游玩,让刘启平学到了不少东西。

在中国,空管部门对低空管制非常严格,飞行前要向民航和空军等空管部门申请飞行空域和飞行计划。要在允许的空域内飞行,需提前通过申报批准才行。但有的私人飞机机主嫌手续繁琐,有时无法得到批准,于是偷偷飞行,被称为“黑飞”。对于黑飞,即使机主出很高的报酬,刘启平也不会参加,他认为这不仅与国家法规相悖,且影响航班的正常飞行,安全无法保证。因此,他经常劝诫富豪们合法飞行。在他的劝说下,富豪们纷纷放弃了“黑飞”。

目前,刘启平每月的收入都在3万元以上,他终于实现了翱翔蓝天的梦想!他的父母得知他不仅收入高,还经常免费出国游玩,于是改变了当初的看法,都以刘启平为荣了。现在,刘启平正在寻求融资,想组建一家私人飞行俱乐部。因为他了解到,2010年底,国务院、中央军委印发《关于深化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见》,将于2011年在全国推广改革试点,逐步形成政府监管、行业指导、市场化运作的低空空域运行管理和服务保障体系。这意味着,中国将逐步放宽低空管制,届时,私人飞机将挣脱“束缚”,飞得更加欢畅!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