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现代故事 > 打工故事

“洋驸马”落难:冰岛前总理女婿中国打工记

小故事网 驸马的故事 时间:2015-05-14 大风

2009年3月的一天,合肥市当涂路一家建筑工地上,一个老外由于开不好卷扬机,被一个工头模样的人当众训斥。谁知,老外没有为自己辩解,还主动要求去搬砖头……

  “洋驸马”落难:冰岛前总理女婿中国打工记谁能想到,这个唯唯诺诺的老外居然是冰岛前总理吉尔·哈尔德的女婿。此前,他是冰岛一家旅游集团的老总,曾经身家数千万欧元。这个尊贵的“洋驸马”为何会沦落到在中国的建筑工地打起了小工?他的经历,又会给我们怎样的启示呢?

  岳父倒台

  冰岛前总理女婿难回国

  今年33岁的达维兹·拉格纳,曾经是冰岛华纳达尔旅游集团总经理。他的妻子是冰岛前总理吉尔·哈尔德最小的女儿卡特琳,两人育有两女一子。

  冰岛是个旅游业非常发达的国家,为了吸引中国游客,满足中国旅客的需求,2009年1月底,拉格纳一行6人来到中国考察旅游市场。他们先后考察了北京、西安、四川、江西、浙江等地,2月底来到了安徽,准备考察一下著名的黄山、天柱山和太平湖景区,然后从上海回国。

  2月27日晚,正在太平湖宾馆休息的拉格纳忽然从电视上看到,因金融危机,冰岛面临着“国家破产”。民众认为责任在政府,有人还举报总理有贪腐行为,所以掀起了一波又一波推翻政府的运动。示威者包围了岳父哈尔德的专车,以易拉罐和鸡蛋为“武器”向车上扔,要求哈尔德下台。在种种压力下,岳父不得不于26日向总统提交了辞呈。

  拉格纳连忙打电话回家,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妻子卡特琳在电话里哭着说:“我们家也受到了冲击,现在连门都不敢开了,你的公司也被查封了。他们像疯了一样,说父亲贪污、受贿、赎职,还说我们都跟着沾了光,还要追究我们,特别是你的责任,并要起诉父亲和你,你千万别回来!”拉格纳蒙了,不知道如何是好。更让他发蒙的是,跟他一起来中国考察的一行人显然也都从电视上看到了报道,第二天一大早,拉格纳准备趁着吃早餐跟大家商量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却发现同行们一个也没来吃早餐,向服务员一打听,原来那些人害怕惹火烧身,天还没亮就全都走了。可是,拉格纳的护照和机票都在他们手里,他的身上也没有多少钱。拉格纳心想:真是树倒猢狲散啊!拉格纳跟宾馆商量:自己先住在宾馆,等家里打钱来再付费。然而,当他打电话给妻子让她给自己补办一张护照,并寄一点钱时,妻子却说:“家里的银行账户都被查封了,现在我连门都出不去,你自己想办法吧。我们的电话可能有人监听,就这样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拉格纳彻底蒙了,本来他出门吃喝拉撒所有杂事都由别人帮他安排,连自己的包都不拿,现在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最要命的是,他身上只有少量的零花钱,他付清了房费,便只剩下420元人民币了。

  太平湖地处皖南山区,老待在这里也不算个事啊!于是,他带着简单的行李,上了开往安徽省城合肥市的汽车。可下了车他又迷茫了:对拉格纳来说,合肥是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虽然他也会一点简单的汉语,但并不熟练,又不敢去北京找冰岛大使馆。想来想去,他决定先在合肥待一段时间再说,也许事情还会有转机。

  他在合肥待了半个月,因为没有护照,连旅社都住不上,到了晚上他只能在车站甚至立交桥洞里过夜,420元很快就吃得差不多了。当他用最后一点钱给家里打电话,发现连家里的电话都打不通时,他绝望了。

  拉格纳想到在合肥找点事做,先渡过难关再说。他首先找到几所高校,想当外教老师,同样因为没有护照,人家根本不敢要他。2009年3月19日,当他路过一家烤鸭店时,看着里面烤得金黄的烤鸭馋得他口水都要下来了,但他的身上只有几元钱了,根本买不起。就在这时,拉格纳发现路边有一家建筑工地,他心想:到建筑工地上打工应该不要护照吧!我必须先解决吃饭问题再说。然后他一头钻进了建筑工地。

  艰难自救

  老总打工有多难

  当涂路上的一家建筑工地老板叫陈明义,文化程度不太高,他果然没找拉格纳要护照,但见他是个老外,就问他为什么要来打工。拉格纳没敢说出实情,而是用半生不熟的汉语告诉陈老板:“我是来中国旅游的,不小心护照和钱包都被小偷偷了,实在没办法,只好想在你这里打工赚点钱回家。”陈老板同情他,留下了他,考虑到他是个老外,陈老板还照顾他干比较轻松的开卷扬机的活,就是那种土电梯,每天工资100元。

  然而,拉格纳虽然上过大学,当过大老板,但从来没有干过这种活,特别是开卷扬机必须全神贯注,准确无误,他往往要停顿几次才能把东西送上合适的楼层,耽误了很多时间。

  大工烦了:“我看你就是个无能的蠢货!这样开卷扬机,我们恐怕连西北风都喝不上,你快滚!”不久前还在集团里说一不二的拉格纳何曾受过这等委屈,他的脸憋得通红,但刚想反击,忽然想到马上吃饭都要成问题了,只好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假装没听懂,埋着头继续干活。谁知,由于紧张,他一下子按错了电钮,结果刚运到七层楼的一车混凝土哐的一声摔了下来,泥浆四溅,差点砸到人。那一车混凝土有好几百斤重,又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非常危险。

  听到声音赶过来的陈老板说:“你连这样的活都干不好,看来我们这里不适合你,你还是去找一份适合你的工作吧!”拉格纳急了,他知道再干卷扬机已经不可能了,就指着一旁的小工说:“老板,我马上连吃饭的钱都没了,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虽然我不会开卷扬机,但我可以和他们一样搬砖、推混凝土,我一定会好好干,求求你了。”陈老板当了十几年的包工头,从来还没有看过老外在建筑工地上当小工,但看着他一副可怜的样子,他叹了一口气答应了。

  搬砖头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首先要把10块砖码起来,平均一块砖9斤重,总共90斤,他又一点技巧都不懂,结果只干了半天,十根手指全都磨得血肉模糊,下班后两只胳膊都抬不起来了,睡在工棚里就不想动了。想到如此辛苦地工作,一天只能挣100元人民币,还不够自己以前喝一杯咖啡的钱,他的心里悲凉极了: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啊!

 工友觉得这个老外太没用了,揶揄他说:“看你驴高马大的样子,还以为你干活也像个汉子呢,没想到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草包!”拉格纳说:“你们一开始干这活的时候,难道不跟我一样?”有人说:“我看你就是个只能坐在老板桌前指手划脚当老板的料,可惜你没有那个命!”拉格纳真想把自己的实情说出来,但想到岳父和家里的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还有自己现在的处境,他只好继续装作没听懂,只是傻傻地笑着。

  陈老板让拉格纳休息两天再干,拉格纳却不干:“我能坚持。”陈老板只好安排他去推混凝土车。推混凝土要推着翻斗车到搅拌机前接上几百斤混凝土,然后推上卷扬机,卷扬机把人和车吊上楼层后,再把车推到合适的地方卸下混凝土,周而复始。这样的活也不好干,人特别累不说,混凝土还烧手。有一次他没有把混凝土倒到位,撒到了浇灌箱外一些,工头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把他踹在地上,骂道:“你瞎眼了?我们是包工包料的,混凝土不要钱啊?!”拉格纳什么也不敢说,连忙爬起来,一边认错,一边咬牙坚持着。好在他身大力不亏,几天干下来,他慢慢适应了,适应后,也就觉得不太累了。

  拉格纳在工地上干了半年多后,跟工友们混熟了,加上他为人很直率,还喜欢帮助别人,慢慢地,大家就不歧视他了。其间,他无数次给家里打电话,但一直打不通,打朋友电话,那些平时见他都点头哈腰的家伙,此时却像躲洪水猛兽一般躲着他。他又不敢回去,只得一直坚持着。

  2010年元旦,大楼封顶的时候,陈老板请大家喝酒。拉格纳在冰岛喝的都是啤酒或葡萄酒,很少喝白酒,那天也许是他心情不好,也许是他不习惯喝白酒,结果醉得一塌糊涂,醉酒的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竟然拉着陈老板,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把自己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老板,你是好人,要不是你收留我,我早就饿死了……”

 拉格纳酒醒之后,陈老板把他叫到一边,再三让他说实话,拉格纳只得说出了实情。陈老板这才知道,这个老外竟然是冰岛前总理的女婿,还当过老总!陈老板一时非常感慨,他想帮拉格纳,却又无能为力,他觉得让拉格纳在建筑工地打工太委屈他了,这种事还不便张扬,就通过一位朋友的关系,介绍拉格纳到合肥市阜阳北路上的一所私立“贵族中学”去当英语老师。拉格纳在建筑工地干了大半年,都有些舍不得走了,他再三向陈老板表示感谢,并请他对自己的事情保密。

  在这所中学,拉格纳的底薪只有1600元,然后按课时和学生成绩拿提成。由于英语是拉格纳的母语,对他来说,教学生英语就像玩一样轻松,学生们的英语水平也有了显著的提高。拉格纳还把西方的教育方式也带到了学校,他平时跟学生们嬉皮笑脸没有正样,没事就带着学生们玩,上课也像搞聚会一样,一点都不严肃,还不喜欢布置作业,有时,布置了作业也让学生之间相互批改。虽然他第一个月收入只有2200元,但比在建筑工地轻松多了。

  然而,由于东西方教育方式差别太大,尽管学生们的英语成绩都不错,特别是口语非常好,学生们也都喜欢他,但很多家长担心这样下去会影响孩子将来的书面应试能力,不符合国情,纷纷向学校提意见。有的学生家长当面指责拉格纳是“假洋鬼子”、“误人子弟”,甚至有人接孩子放学时,在学校门前拉起横幅要赶他走。

  这所学校的校长姓林,林校长几次找拉格纳谈话,他都坚持自己的意见不愿意改,耸着肩膀说:“你们学英语不就是为了自由运用吗?如果我教的学生跟别人沟通有问题,说明我错了,反之就说明我是对的,我为什么要改?”搞得林校长无言以对。

  林校长几次找到陈老板吐苦水:“你怎么把这么固执的一个老外介绍给我?”陈老板这才把拉格纳的真实身份说了出来。冰岛前总理的女婿、曾经的集团老总,竟然沦落到为了吃饭四处打工的地步,林校长和陈老板都感慨万千。

  林校长有位名叫杜生知的朋友是合肥市一家旅游公司的老板,于是回到学校,林老板把拉格纳叫到办公室,两人聊了半天后,问他愿不愿意去旅游公司工作。拉格纳当然也想重操旧业,他马上表示愿意。就这样,2010年9月初,拉格纳来到黄山路上的这家旅游公司当起了策划总监,底薪2000元,然后根据业绩拿提成。

  勇敢面对

  坦荡做人我怕谁

  就在这时,拉格纳从媒体上得知,冰岛议会2010年9月28日通过一项议案,决定成立“国家法庭”,审理前总理吉尔·哈尔德是否有贪腐行为并为冰岛2008年金融危机负刑事责任一案。哈尔德因而成为冰岛自独立以来首个受审的部级以上官员,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因2008年金融危机受审的国家领导人。

  这下,拉格纳的神经又紧张起来,整天惶惶不可终日,生怕岳父的案件牵扯到自己。好在做旅游对他来说是轻车熟路,他根据自己掌握的情况和专业知识,很快就为公司开发了西非、欧洲古堡、美国西部等旅游市场,并对公司的很多做法提出了合理化建议,做出了很大成绩,杜老板几次给他加薪。

  可是,由于拉格纳的工作成绩突出,并抢了前策划总监的饭碗,那个前策划总监几次找拉格纳的茬子,有一次甚至找人把拉格纳打了个头破血流,然后踩着倒在地上的他说:“你敢抢我的饭碗,如果不赶快滚蛋,总有一天我会扒了你的皮,你信不信?”拉格纳委屈极了,但却连报警都不敢。谁知越是怕事越来事,2011年2月中旬的一天,当地派出所忽然找到旅游公司,因为拉格纳没有护照和签证,要把他带走谴返。原来,是前策划总监举报了拉格纳。

  杜老板舍不得放拉格纳走,表示愿意为拉格纳提供担保,拉格纳这才暂时留了下来。

  然而,为外国人提供担保,最长只能担保3个月,如果这期间被担保人还办不来护照和签证,就必须谴返。拉格纳又开始惶恐不安,他生怕一旦被谴送回国就会被抓起来。

  杜老板问拉格纳:“你在冰岛当集团老总时,到底有没有借助岳父的关系干过不法的事情?”拉格纳说:“我从来没有利用岳父的关系干过违法乱纪的事,但说实话,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岳父,难免有人会看在他的面子上关照我一下,这并不是我的错。”杜老板这下放心了:“既然如此,我们退一万步说,就算你岳父有问题,关你什么事?你总不能在国外躲一辈子吧!”他建议拉格纳勇敢面对这一切,不如回国接受政府的调查,如果有问题,就接受处罚;如果没有问题,就赶快做自己的事,要是他还从事旅游业,两个人还可以合作。

拉格纳一直拿不定主意,他几次打电话回去,但都无法跟妻子联系上。2011年3月底的一天,他终于跟自己以前聘请的一位名叫波德坦的律师联系上了。波德坦告诉他,目前,冰岛“国家法庭”已经认定哈尔德因玩忽职守,导致三家银行倒闭,从而引发了2008年冰岛的金融危机,犯有玩忽职守罪,但还没有判决,所以哈尔德一直被软禁着,他的家人也一直被依法监视居住,不可以随便跟外界联系,这也是拉格纳跟妻子联系不上的原因。至于哈尔德的贪腐问题,因缺少证据,“国家法庭”目前还没有认定。拉格纳问:“政府有没有通缉我?我可以回去吗?”波德坦告诉他,拉格纳在冰岛没有受到任何法律约束,他仍然来去自由。

  直到这时,拉格纳悬着的心才落下了,因为只要岳父的贪腐问题没有被认定,自己又没有受到通缉,就说明自己没有什么大问题。幸亏自己一直坦坦荡荡做人,就算有人看在岳父的面子上关照过我,那也是别人的事,我为什么有国不敢回?于是他决定听取杜老板的建设,勇敢面对这一切,择机回国。

  2011年5月16日,杜老板为拉格纳提供担保的日期满了,他终于登上了回国的班机。杜老板和陈老板开着车一直把拉格纳送到上海浦东机场。想到自己在中国打工两年多,虽然尝遍了苦辣酸甜,但也结识了很多朋友,拉格纳忍不住泪流满面。他跟杜老板和陈老板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说:“我在中国这两年,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你们,同时也知道了中国老百姓是怎么工作和生活的,我相信这些都会成为我这一生的宝贵财富。”

  回到冰岛后,拉格纳主动找到“国家法庭”要求配合他们调查,但人家说不需要,让他“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他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是虚惊一场!但是,因为岳父倒台,加上拉格纳两年多失去联系,华纳达尔旅游集团已经换了总经理。

  拉格纳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后,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忽然,他想起回国前杜老板对他说的话,心想:中国是那么大的一个旅游市场,我为什么不能自己开一家旅游公司,跟杜老板他们合作呢?想到这里,他很快就以个人名义注册了一家名为格里姆松(Grímsson)的旅游公司。目前他正在跟杜老板商讨双方的合作事宜,相信他也许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东山再起。

  面对前来采访的记者,拉格纳动情地说:“人这一辈子,什么样的事情都可能遇到。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必须勇敢面对,因为躲是躲不过去的。人在高位时,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切记因为一时糊涂犯错,而万一由于种种原因,跌到人生低谷,也不能自暴自弃,应该及时调整自己的心态,顺应新的环境,放下架子,勇于从头做起。只要做到这一点,就能一生生活得坦荡和幸福。”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