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永不分享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20 考薇

  受诅咒的美丽

  润秀镇,原本是一个荒僻而安静的小镇。这里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被物欲的世界远远地抛在了后面,始终生活在小镇特有的宁静之中。

  然而,一个漂亮的发夹,打破了小镇的宁静。立春那天早晨,镇上的女孩玉莲,头戴着一个红色的发夹出现在大家面前。那是多么美丽的一个发夹啊!它通体发出宝石般鲜艳的红色,线条优美,造型别致。这个发夹吸引了镇上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年轻女孩子的注意。她们围上来想要欣赏一下这个小镇里买不到的漂亮发夹,但却被玉莲生硬地拒绝了:“你们别碰!这发夹是润秀镇买不到的。碰坏了,你们赔得起吗?”

  于是,所有的女孩只能呆呆地看着玉莲的发夹咽口水。戴上了发夹的玉莲,看上去比平时美多了,甚至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高贵的气质,令人着迷。迷得最深的,要数相貌平凡的阿娟了。

  阿娟在心底暗暗地说:“如果我能弄到那个发夹,我就会变成镇上最美的人。”

  于是,阿娟想方设法地接近玉莲,希望能把发夹借来戴一下。然而玉莲的防线很严,谁都无法接近这个发夹。与此同时,玉莲开始得到镇上一些男孩的爱慕。她更加在意这个发夹。

  不过,阿娟还是得到了一个机会,一个罪恶的机会。

  那天,阿娟本想去看望表哥,不巧的是表哥不在家。返回途中天降大雨,电闪雷鸣,阿娟一边暗骂着倒霉一边拼命地往家跑。就在穿过一片树林的时候,一点红色的光突然吸引了阿娟的注意。

  永不分享是发夹!是那个让阿娟朝思暮想的发夹!阿娟急忙跑过去,然而那儿不仅有发夹,还有已经半死的玉莲。玉莲全身上下都是刀口,在雨水的)中刷之下,血哗哗地向外流着,与她惨白的皮肤相映,恐怖极了。玉莲显然还有一口气,她的嘴巴一张一合,像是在向阿娟求救。

  一个疯狂的念头在阿娟的脑海里飞速旋转:如果没有那个发夹,自己当然会救玉莲。但是此时此刻,只要玉莲一死,发夹就归自己了!

  欲望终于压过了善念,阿娟颤抖着把发夹抓在手里,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开了。她知道,玉莲流了那么多的血,只要不及时施救,她就死定了。

  不出阿娟所料,第二天果然传来了玉莲的死讯。当大家都在议论凶手为何人的时候,阿娟居然戴着那个漂亮的发夹出现在众人面前。那漂亮的发夹在阿娟的头发上闪着耀眼的光,像是天上的明星降落。但是,这种美丽是有代价的,显然,所有人都把阿娟当成了第一嫌疑人。

  不过,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点儿意外,小镇上的女孩自动集结,来到了阿娟面前。大家说,平日里玉莲那副样子本来就让人看不惯了,她的死活才没有人在乎。只要镇上的女孩能够帮阿娟作证,说玉莲生前就把这个发夹送给阿娟了,那么阿娟就安全了。

  作证的代价就是:这个发夹要被润秀镇上所有女孩分享,大家一人戴一天。

  从那之后,玉莲的死再也没有被提起。相反,小镇上处处洋溢着一种兴奋的气氛,女孩们都得到了戴发夹的机会,她们的美丽被发夹激发出来,一个个像充满青春活力的仙女。

  但是,得到这样的下场,死者是不会暝目的。

  很快,镇上的女孩感觉到头皮发痒,而且怎么抓都不解痒。之后,她们开始大面积地脱发,乌黑的头发一把一把往下掉。阿娟也是如此,她的头发掉得最厉害。每天清晨,她都会从枕头上发现一缕一缕的落发。

  女孩们惊诧了,她们四处寻医,却没有人治得好这种病。渐渐地,阿娟的头发掉光了,可是她的头皮还是痒,当她用手去抓的时候,头皮会像干裂的墙皮般一片片地脱落。血,从头皮下渗了出来,那种钻心的痛让阿娟无法忍受,她天天用头撞墙,并在这种痛苦中渐渐死去。

  后来,女孩的惨叫声传遍了整个小镇,再也没有女孩戴那个发夹了,但也没有任何女孩能够摆脱发夹的梦魇。她们相继失去了头皮,在痛苦中死去。

  而发夹,却依然美丽,依然鲜红……

  不懂分享的人

  栾婷婷放下了手里的杂志,刚刚这个《润秀镇》的故事让她的头皮不自觉地痒起来了。她抓了抓自己的头皮,把书递给了同宿舍的李楠:“你看看,这个故事挺给力啊。别总顾着吃东西,你也不想在大学期间把自己吃成一个小胖子吧?”

  李楠尴尬地笑了笑,放下了手里的零食,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这个故事似乎很能引起李楠的共鸣,看完之后她放下书气愤地说:“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叫玉莲的女孩特别像咱们宿舍的梅棠?”

  栾婷婷点点头:“是的,很像。她们都不懂得与人分享快乐,总想独占一切。”

  李楠接着说道:“连零食都不愿意分享,这种女人最讨厌了。你记不记得半年前,梅棠从无锡带回了特产大浮杨梅。我不过是拿了她一个杨梅,她居然跑到宿舍外大喊大叫,说我是小偷!那一次弄得我非常下不来台,同学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

  正当李楠诉苦的时候,宿舍里另外一个女生韩晓芳回来了。她看了《润秀镇》的故事,也气愤不已:“故事里那个叫玉莲的真活该!她和咱们宿舍的梅棠特别像。”

  “你也这么觉得?”栾婷婷和李楠异口同声地说。

  韩晓芳点点头:“上次期末考试,我就坐在梅棠的旁边。当时快要交卷了,我还有好多题没有答出来。我以为梅棠作为舍友会帮我一把,于是我扯了扯她的衣袖,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一下站了起来,对着老师大声说:‘她作弊!快来抓她!’哎呀,她不愿意跟我分享答案也就算了,怎么能这么害人呢?害我受了处分,唉……”

  话说到这里,三个女生都深深地沉浸在了对舍友梅棠的不满之中。的确,梅棠是个特别不愿意与别人分享的女生,她各方面都不错,但是唯恐别人占了她的便宜,因此越来越招人烦。她和《润秀镇》里的玉莲真是出奇相似,就算死了,都不令人可怜。

  沉默中,李楠突然插了一句话:“幸好,我们已经合力把梅棠杀死了。”

  “嘿嘿……”宿舍里顿时传出了一阵冷笑。三个女生的目光全都向着那张空床看去。那里,再也不会有入睡了。

  原来,她们早就看不惯梅棠,所以合力在郊游的时候杀死了她。三个女生异口同声说梅棠是失足跌落的,所以谁也没有怀疑她们。

  不懂得分享的人,比如梅棠和玉莲,都得死。

  隐蔽在背后的故事

  也许是因为有共鸣,《润秀镇》的故事非常受欢迎,三个女生翻来覆去看个不停。某一天,李楠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故事后面缺了几页?我有个大胆的猜想,也许《润秀镇》的故事并没写完,后面还有内幕呢。”

  “会有什么内幕呢?”栾婷婷兴奋地坐了起来。她提议让大家开动脑筋,把故事接下去。

  李楠最先响应了这个号召。她坐起来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接出了这样的部分:

  小镇上的女孩都因为发夹而悲惨地死去了,可这是为什么呢?大部分人认为是玉莲的鬼魂回来报复了。然而事实并不是如此——是她们自作自受。

  原来,小镇上的女孩虽然提出“分享发夹”的建议。但是她们内心深处并不认可这种方法。谁不想独占发夹呢?如果每个女孩都能戴发夹,那又怎么能显示她们个人的美丽呢?于是,第一个戴发夹的女孩——也就是阿娟,故意在发夹上涂了毒药,她希望让第二个戴发夹的女孩头发脱落,再也不能和自己竞争。不谋而合的是,第二个戴发夹的女孩也是这么想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下了毒手。当她要把发夹转交给第三个女孩的时候,她沾沾自喜地在发夹上涂了毒药,希望第三个女孩倒霉。而第三个女孩也是如此……女孩们一个接一个传下去,每个女孩都把毒药涂在发夹上,在害别人的同时也害了自己。后来,她们全都出现了同样的症状。与其说是玉莲的鬼魂来报复,倒不如说是她们内心有鬼,是自己在动手害自已。

  表面上团结、表面上分享,暗地里,她们斗得更加惨烈!

  接完了这个故事,宿舍里一片安静,甚至可以听到大家的呼吸声。李楠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韩晓芳,而韩晓芳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突然,韩晓芳像疯了一般从床上跳下来,想要逃出房间。

  “不许动!”李楠凭借着自己胖胖的身体,猛地扑上去把韩晓芳压在身下。她死死地揪着韩晓芳的头发,大骂道,“我刚刚接的故事触到你的心事了,对不对?你做贼心虚对不对?你表面上和我们团结,实际上也在害我们,对不对?”

  韩晓芳哭了起来,她不住地哀求,同时说出了自己的亏心事儿。

  原来,在推梅棠下山的时候,胆小的韩晓芳故意留了一手。她假装和大家一起伸出手去,却在要推的那一刻,把手缩了回来。同时,她打开了手机的摄像功能,把这一幕录了下来。她想要表达的就是:虽然自己参与了整个事件,但是自己并没有亲手把梅棠推下去,她并不是杀人犯。

  韩晓芳本想把这段视频一直保留着的,但是前不久,韩晓芳的男友居然鬼使神差地对梅棠的死提出了怀疑。为了得到男友的信任,韩晓芳把那段宝贵的视频给男友看了。她本想用这种方式挽回感情,但没有想到的是,男友居然不知轻重地把它传到了网上!

  李楠狠狠地掐着韩晓芳的脖子:“你这样会害死我们的,知道不知道?”

  “对不起……我录得不太清楚,不知道前因后果的人,根本就不会通过那一小段视频猜出我们做了什么,对不起……”在李楠的殴打之下,韩晓芳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栾婷婷看不下去了,她阻止了李楠:“还是放过她吧,你总不能再把她杀了。咱们三个在一起想个好办法,才是最重要的。”

  韩晓芳好不容易挣扎起来,她转了转眼珠,然后压低了声音说:“我之所以敢把视频给我男友,是有原因的。”

  “还敢狡辩!你有什么原因?”李楠叫了起来。

  韩晓芳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诡异的笑:“让我来卖个关子吧。关于润秀镇的故事,我也想好了一个结尾。你们听了,就会明白的。”于是,韩晓芳讲出了她对故事的理解:

  在这个故事当中,有一个疑点始终没有被解开,那就是:玉莲到底是谁杀死的呢?

  显然,在这个故事当中,最有杀玉莲嫌疑的就是阿娟。但是从叙述上来看,阿娟确实是意外遇见玉莲的,杀人的行为不是她做出的。那么,到底是谁杀了玉莲?这是故事里的关键。

  当小镇上所有女孩都死去之后,有一个身影突然出现了。她显然比以前消瘦了,但是那种得意的神情,镇上的人都认得——是玉莲!居然是玉莲!

  原来,玉莲并没有死,那些血迹和死讯都不过是她伪装出来的。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玉莲也有她自己的苦衷。那个漂亮的发夹,是玉莲最珍爱的东西,她好不容易把发夹带到小镇上来,就是为了能够引起轰动。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轰动虽然引起了,但是麻烦也带来了不少。镇上的女孩都在觊觎着她的发夹,在得不到发夹的情况下,她们都分外仇视玉莲,让玉莲一天好日子都没有。玉莲实在受不了了,她不明白这些女孩子怎么如此无聊,于是她想出了一个最绝的方法:让女孩们自相残杀。

  玉莲知道。只要让这个发夹落到女孩们中间,女孩们表面上会同意分享,背地里却一定会动“独占”的念头。这个念头一旦生根,就会不断地膨胀,直到杀死所有阻碍自己的人。

  女孩们果然按照玉莲的想法做了。当女孩们一个一个死去之后,玉莲回来了。她拿到了那个谁都不敢碰的发夹,成为了这个小镇上最美的人。

  韩晓芳的故事接完了。栾婷婷和李楠面面相觑,她们不明白这个故事暗示了什么。过了好久,栾婷婷才恍然大悟:“你的意思难道是,梅棠没有死?”

  韩晓芳坚定地点点头:“没错!我爸是市医院的医生,所以我才得到了内部的消息。其实梅棠掉下山崖之后,根本就没有死,但是她怕咱们再次报复她,就没敢再回到学校来,对外宣称死掉了。正因为如此,我才敢把视频交给我男友,反正梅棠也没死,咱们没有大过错。”

  听了韩晓芳的话,李楠和栾婷婷更是惊诧不已,她们呆呆地看着梅棠的空床,不约而同地感觉到:人生,其实比故事更传奇。

  意外出现的诱惑

  电闪雷鸣,天空疯狂地下着雨,像是世界末日要到来了。这么大的雨很少见,三个女生挤在宿舍里,百无聊赖。

  “这天气,和玉莲死的那天非常相似。”栾婷婷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顿时,宿舍陷入到沉寂当中。天空更暗了,像是夜晚来临。突然,韩晓芳尖叫起来:“那是什么?”

  借着微光,女生们看到宿舍中央躺着一个血红色的发夹。那晶莹的色泽、流畅的线条以及别致的造型,让人不可能不喜欢。像受到了魅惑一般,栾婷婷忍不住要用手去拿它。

  “别碰!”韩晓芳一语点醒梦中人,“这发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这显然不正常!”

  “但是,它真的很漂亮啊。”栾婷婷快要哭出来了,“我想试一下,就让我试一下吧。”说完,栾婷婷居然不顾阻拦,抓起发夹就戴在了头上。

  瞬间,一道绚丽的红光把栾婷婷包围了。本来很平凡的栾婷婷,在发夹的映衬下,变得天仙一般。那发夹仿佛有惊人的魅力,可以点石成金。虽然李楠和韩晓芳觉得很危险,但是这种美丽让她们也忍不住想要试一下,于是都伸出手去:“栾婷婷,让我也试一下!”

  “别碰!”栾婷婷生硬地拒绝了她们,“你们刚才不是阻拦我吗?怎么现在也想戴了?告诉你们,没门!”此时,栾婷婷的语气像极了润秀镇里的玉莲。

  李楠和韩晓芳都气坏了,她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宿舍里那个不爱分享的梅棠。她们像疯了一般向栾婷婷扑来,三个女生扭打在一起。正在这个时候,栾婷婷叫道:“咱们来个公平竞争,好不好?”

  “怎么竞争?”李楠和韩晓芳气喘吁吁地问。

  “我也给润秀镇的故事接一个结尾。然后,咱们一起评评,谁的结尾最好,评上的人就可以独占这个发夹,怎么样?”栾婷婷大声说。

  这个方法大家都没有意见,于是栾婷婷接了另外一个结尾:

  正如韩晓芳所说的,玉莲其实根本没有死,她只是想通过装死来达到一个目的。不过,她的目的并不是那么简单。让镇上的女孩死,已经不能够满足她了,她想要的是——自己的生。

  原来,这个漂亮的发夹之所以能够落到玉莲的手上,是有原因的。不久前降了一场大雨,雨雾中来了一个陌生而苍老的妇人。她的头发已经掉光了,但是她的手里拿着一个美得让人窒息的发夹。玉莲一下子就看中了,她扑过去问:“老奶奶,反正你的头发也没有了,能不能把这个发夹卖给我?”

  “卖给你?”老妇人笑了起来,“只要你敢拿,送给你也行。”

  “我当然敢拿!”玉莲兴奋地伸出手去。即将碰到发夹的瞬间,老妇人突然拦住了她:“世间万物。想要获得,都是有代价的。尤其是这么美的东西,更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我正是因为无法承受,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什么代价?什么代价我都愿意!”玉莲急切地回答。

  “你有两种付出代价的方式:第一种方式,拿到发夹之后,你要把它和伙伴们分享,你要让她们和你一起得到美的权利。”老妇人笑着说。

  这个方法玉莲显然不愿意。她就是想让自己成为这个镇上最美的人。老妇人看出了玉莲的心思,她接着说:“既然不愿意分享,那还有另外一种方式,你要定时用新鲜的女孩头皮来更换自己的头皮。”

  “什么?”玉莲吓了一跳。

  “因为,这个发夹会用你的血液和精华来维持自己的美丽,因此你的头皮会不断地枯萎,直到你渐渐地死去。如果你不想死去,那就得取一些新鲜女孩的头皮来补充自己。一次可以维持一个月。只要坚持这样做,你就可以永远美丽了。”

  玉莲呆住了。这么残忍的方式。她还是第一次听说,但是面前这漂亮的发夹又让她如此难以割舍。几经徘徊之后,她终于咬了咬牙:“这个发夹,我要了!”

  得到发夹之后的风光,是难以言说的,但玉莲时时都在忐忑着:要如何取得新鲜的头皮呢?

  于是,她的目光瞄准了镇上年轻的女孩们。

  玉莲先是装死,让发夹落到众女孩的手中,然后午夜时分装成鬼魂,来到女孩家里取头皮。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女孩们已经互相残杀了。以阿娟为例,她最先下毒,而自己也没有得到好下场。她们的头发大面积地脱落,变得越来越丑。只有轮到她们戴发夹的时候,她们才能勉强美一阵子。

  不过,这并不妨碍玉莲去取她们的头皮。玉莲正好趁着她们脱发的机会,将那些新鲜的头皮剥落下来。好好地保存,以备长用。那些可怜的女孩们以为这一切都是自己自作自受,却全然不知道背后的黑手。

  “讲完了。”栾婷婷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因为她的故事是在韩晓芳和李楠的基础上延续的,所以她确定自己的故事将会是最好的,接下来,那个漂亮的发夹就是自己的了。

  李楠和韩晓芳不得不承认栾婷婷的故事是最好的,但是,当栾婷婷的手再次落到发夹上的时候,两个女孩的心像要被撕碎了一般。出乎意料地默契,她们对视了一下,然后狠狠地击落了栾婷婷手里的发夹。之后,胖胖的李楠压在栾婷婷的身上,而韩晓芳死死地掐住了栾婷婷的脖子,用力、用力、一直用力,直到栾婷婷再也动不了为止。

  一切又归于平静,那绚丽的发夹像一只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们。李楠咧开嘴巴笑了一下:“韩晓芳,你放心,我会和你分享这个发夹的。咱们是舍友嘛。”但是,李楠的笑容怎么看都很僵硬。

  韩晓芳也扯着嘴角笑了:“对对对,咱们两个关系好,一定会分享这个发夹的。你一天,我一天。”

  雨越来越大了。

  这两个女孩,真的会分享吗?

  永远都不要分享

  雨停的时候,宿舍的门缓缓地打开了。一个身影悄悄走近,虽然她比以前消瘦了,但是那种高傲的神情一直都在。她就是梅棠,那个落下山崖却大难不死的梅棠。

  梅棠看着地上三具横陈的尸体,对刚刚发生的一切心知肚明。这是她意料之中的,从山崖坠下而死里逃生之后,她就知道,迟早会是这个结果。只要她能够把《润秀镇》和那个充满魅力的发夹成功地放在宿舍里,她就一定能成功。

  因为,人性本来如此,美丽是不容分享的。

  梅棠再一次捡起发夹,把它戴在头上。顿时,光辉从她的身体里散发出来,这种久违的感觉让她兴奋得眯起眼睛。但是,她没有忘记正事儿:她要用一把刀,取下栾婷婷、李楠、韩晓芳的头皮。那些新鲜的女孩的头皮,是保持美丽的秘诀。

  梅棠和玉莲,是如此相似,是吗?

  那是因为,她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从润秀镇走出来之后,玉莲就换了名字,但这并不妨碍她为了发夹的美丽而永远奋斗下去。

  美丽不容瓜分,所以她选择用一种罪恶的方式来喂养她的美丽。无论发生了什么,她都会坚持下去,因为那是无法抵抗的诱惑。

  而这种诱惑,永远不能让人分享。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