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刑警之寿魅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13 风雨如书

  程佳透过虚掩的铁门望去,她看见一个孩子般的怪人,正死死地按着刚才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正在正挣扎着,景文则站在旁边冷漠地看着这一切。

  “嗷——”那个按着女孩的怪人突然发出了类似野兽的叫声,把程佳吓了一跳,脚下踢到了一个东西,发出了哐啷的声响。

  响声惊动了那个怪人,他瞬间转过了头,露出了一张狰狞恐怖的脸。

  “啊——”程佳一下子吓得浑身发抖,转身向上跑去。可是,还没有等她跑几步,却被人抓住了腿,一下子拉了回去……

  楔子

  半夜的时候,程佳被雷声惊醒了。她发现对面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夜风吹进来,沙沙作响。

  程佳起身走到了窗台边,刚准备关窗户,便听见了雨声。很快,黄豆般的雨滴噼里啪啦地敲打在窗台上。抬眼望去,对向的后院像是一个沉睡的棺材,散发着鬼魅的气息。

  “千万不要去后院。”景文的话随着一阵雷声重叠进了程佳的脑子里。

  后院有什么呢?

  刑警之寿魅今天是程佳第一次来景文的家里,虽然景文曾经在他们约会的时候无数次提起景家大院的辉煌与魅力,但是真正见到景家大院,程佳的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程佳没有多想,她伸手拉住窗子,用力往回拉了一下,窗户关住了。这个时候,对面突然闪过一道光,似乎是手电的光芒。

  程佳不禁仔细看了一眼,拿着于电的竟然是景文,他拉着一个女孩走进了后院。程佳一下子火了,难道景文不让自己去后院,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看见他和别的女人约会?想到这里,程佳立刻走了出去。

  雨很大,几步路下来,程佳的衣服就湿透了。不过程佳顾不了这么多,她早就听说景文在老家有一个从小订了娃娃亲的女朋友,虽然景文一直说自己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但现在看来那个和景文走进后院的人一定就是那个女的。

  后院的门虚掩着,程佳轻轻一推,闪身跟了进去。

  院子里郁郁葱葱地长满了荒草,荒草的中间有一个房子,房子里有光亮。程佳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然后透过门缝望了进去。

  果然,景文正在和那个女孩说话。女孩背对着程佳,她穿着一件崭新的衣服。那件衣服是景文和程佳来之前在一个店里买的,当时景文说是买给他的妹妹的。

  程佳感觉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

  这个时候,景文拉起了那个女孩的手,然后走到了侧边的一个走廊里,那里有个门,他们推门走了进去。

  程佳再也受不了了,一下子冲进去,然后走进了那个侧门里面。侧门是一个通往下面的楼梯口,程佳一步一步向下面走去,然后看到了一扇虚掩的铁门。

  门里传来一种奇怪的叫声,似乎是有人被掐着脖子的叫声。

  程佳透过虚掩的铁门望去,她看见一个孩童般的怪人,正死死地按着刚才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正在用力挣扎着,景文则站在旁边冷漠地看着这一切。

  “嗷——”那个按着女孩的怪人突然发出了类似野兽的叫声,把程佳吓了一跳,脚下踢到了一个东西,发出了哐啷的声响。

  响声惊动了那个怪人,他瞬间转过了头,露出一张狰狞恐怖的脸。

  “啊——”程佳一下子吓得浑身发抖,转身向上跑去。可是,还没有等她跑几步,却被人抓住了腿,一下子拉了回去……

  同行

  汽车停住了。

  两名女孩上车了,她们大约二十岁,衣着时尚,年轻貌美。

  这样的风景让昏昏欲睡的乘客们眼前一亮,有的男人甚至主动让出了位置,可惜两名女孩径直走到了最后一排空着的座位。

  她们坐在了我和程子峰的后面。

  程子峰依然耷拉着脑袋,睡得有些迷糊。其实我也很累,昨天去林城交接案子,我们两个几乎彻夜未眠,坐上颠簸的车子,很容易让人睡着,不过我不习惯在车上睡觉。

  这是林城通往明城的盘山公路,穿过两个隧道后,我看到左边有一条狭小的山道,旁边有一块巨石,上画刻了三个大字,天古山。

  这里也是汽车停靠的站牌,有几个人下了车。后面的两个女孩也欣喜地下了车。

  “到了吗?”程子峰迷迷糊糊地看着我。

  “到了。”我顿了下,拉起程子峰,下了车。

  车子走了,程子峰看见眼前的大山,不禁大叫:“这是哪儿啊!你怎么就下车了呢?”

  其实,我听过天古山这个地方。在来林城之前,我在老K(参见《刑警之瞳像》)留下的破案日记里曾经看见过一起发生在天古山的案子,当时还觉得这个名字很奇特,并且案子里说传说天古山藏有长生不死的方法,所以千百年来,吸引了无数人来这里寻宝探药。

  “陈和,你不会脑子进水了吧?这里连个住宿的地方都没有!”看着崎岖的山路,程子峰一脸愤怒。

  “有地方住宿啊山上有很多旅馆呢,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来了就不小要抱怨了。”这个时候,之前坐在我们后面的两个女孩说活了。

  “就是,就是,正好做我们两个的保镖。”

  程子峰一听,脸有些红了,对于女孩,他还真是应付小了。

  就这样,我们和两个女孩走成了一路。两个女孩分别叫韩璐和丁哓麦,她们都是林城师大的学生,因为快到实习期了,便抽空出来旅游。

  “林城师大,我妹妹也在那儿上学。”程子峰听到韩璐她们的学校名,叫了起来。

  “哦,是吗?她叫什么名字啊!”丁晓麦好奇地问道。

  “程佳。”程子峰说。

  韩璐和丁晓麦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惊奇的表情:“你是程佳的哥哥,那个青梅竹马长人的法医哥哥?”

  “啊,你们怎么知道?”这下轮到程子峰惊讶了。

  “我们和程佳是一个宿舍的啊。我们之所以绕到天古山,就是想顺便和程佳一起回去。”韩璐说道。

  “程佳来天古山了?”程子峰愣住了。

  “是啊,她去男朋友家了。”丁晓麦脱口说道。

  “她有男朋友了?”程子峰的声音惨绝人寰。

  “应该是吧。”韩璐拉了丁晓麦一下。

  “你这个法医哥哥当得不称职,别总关心别人的事。”我笑了起来,想起之前他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我和蓝秀秀的事,不禁有些幸灾乐祸。

  “你们是警察啊?哥哥,你也是法医吗?”韩璐把目光对准了我,开始转移话题。

  “我不是。你们看,我们到了。”说话间,我看到了眼前一个宽广的平台,平台四周是旅馆和饭店。

  失踪

  2001年9月18日,天古山发生一起命案。天古旅店的老板在打开某个房间的时候,发现住宿的客人死在了房间内。可奇怪的是,这个名叫邱林的客人死于心肌梗塞,他的脸部被什么捣得稀烂,但是脸颊下面却完整无缺,那里有一颗确定他身份的黑痣。邱林随身携带的食物都被打开,大部分被吃掉,可是法医在检查邱林的胃部后却并没有发现有食物消化。

  因为邱林的籍贯在胡城,加上家属的请求,当时明城公安局便派人过来和林城公安局工作人员一起合作破案,可是最终也没有查出真相。后来,老K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案件,一个人跑到天古山,最后竟然也没有查出真相。这也是老K的日记中惟一一件没有标明真相的案子。

  邱林究竟是怎么死的,我知道老K一定知道真相,可是为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呢?

  这也是我忽然想来天古山看看的原因。

  也许真是缘分,此刻我们竟然住进了天古旅店。

  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多年,流水的客人,根本不知道昔年这里曾经发生的命案。我特意看了一眼老板的营业执照,老板没有变。虽然笑容满面,但是他的内心一定还隐藏着那段血色往事。

  “204。”老板把钥匙递给了我们。

  “203有人了吗?”我问道。203就是当年发生命案的房间。

  “没,那儿没人住。”老板一愣,脱口说道。

  “那,我们换成203。”我把钥匙递给了他。

  “啊,203不能住,那里没收拾。”老板慌忙说道。

  “204就204吧。”程子峰拿过钥匙,拉着我往二楼走去。

  韩璐她们住在202,和我们房间隔着203。经过203的时候,我扫了一眼,看来203的确好久没住过人了,门上挂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

  程子峰太困了,身体一挨到床就陷入了熟睡中。我打开窗户,望了出去,前面便是天古山山侧,那里有一些零零落落的民宅,其中有一个类似于别墅的大宅,看来天古山的确吸引了不少人。

  长生不死的神药,自古就是很多人的追求。昔日秦始皇让徐福跨海寻药,最后徐福难以复命,自己在异处安营扎寨,不再回来。如果真有神药,恐怕地球早已经无法负荷人类的生存。有时候很简单的道理,很多人却往往看不透。

  这个时候,我听见旁边有人在打电话,似乎是韩璐的声音。

  “好,晚上见。”

  难道是程子峰的妹妹晚上会来?

  我坐到床上,似乎被程子峰传染了,困意铺天盖地地袭来,很快我便睡着了。等到再次醒来,却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的。

  “怎么了?”打开门,我看见一脸焦急的丁晓麦。

  “韩璐失踪了。”

  “失踪?”我愣住了。

  “是啊。”丁晓麦点头。

  此时天已经彻底黑了,外面一片漆黑。我提起睡觉前韩璐打电话的事情。

  “不可能啊,程佳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因为景文家的信号不好,所以我们约定今天下午5点在天古山风景区门口见,但我们在风景区等到7点都没见到程佳。后来韩璐说不舒服先回来了,可是我刚才回来发现韩璐竟然不在房间里,给她打电话也打不通。我问旅馆老板,老板说她根本没回来!”

  事情的确有点儿蹊跷,这是风景区,广场就这么大,一个大活人不可能找不到的,除非下了山。听到程佳也没来,程子峰有些着急了。我们又去问了一下老板,老板说听到丁晓麦的询问后,他就跟景区的保安处联系了,保安都说没见到过韩璐。

  “对了,你们刚才说的那个家里信号不好的同学叫什么?”突然,老板又说话了。

  “景文。”

  “景家大院的人?”老板一下站了起来,显得很紧张。

  老宅

  附近的人对景家大院都有些害怕,甚至有人觉得那是一个鬼宅,白天路过那里都会觉得阴森森的。

  旅店老板的话加重了我们内心的不安,最后我们决定直接到景家大院寻找程佳。在老板的指引下,我们很快便来到了景家大院¨口。暗色的夜幕下,景家大院恍如一口巨大的棺材。程子峰走上去敲响了“棺材盖”。

  吱——

  黑色的大门开了,露出一条缝,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从里面探出了头。

  “你们找谁?”

  “这是景文家吗?我是他的同学。”丁晓麦问道。

  “景文不在家,好久没回来过了。”老人慢吞吞地说道。

  “不是啊,他回来了啊,怎么会不在家?”丁晓麦愣住了。

  “你们走吧。”老人说着“砰”地一下关上了门。

  程子峰顿时火了,伸手在大门上又拍了起来。

  “别动气。”我拉住了他。

  门又开了,老人再次探出了头:“你们走吧,不是说了景文没在家吗?”

  “是这样的,现在这么晚了,我们能在这里住宿一晚上吗?”我推开程子峰问道。

  老人沉默了片刻,拉开了门。

  我和程子峰、丁晓麦一起走进了景家大院。

  让我们意外的是,景家人院里竟然没有灯,全部都是黑漆漆的。这更让人觉得似乎进入了一个棺材里面。

  老人带着我们来到侧边的一间空房,里面是典型的清朝风格,外面一张小床,里面一张大床,像是清朝年间主人与下人的房间。

  “你们在这里休息吧,晚上没什么事不要出来,否则就算你们是景文的同学,也得立刻离开。”老人最后一句话忽然加重了语气,仿佛一个怒目而视的金刚。

  “妤的,放心吧。谢谢您了。”我笑着和老人说道,“不知道怎么称呼您?”

  “我是景文的大伯,景文一直喊我宁伯。”老人说着转身离开了。

  关上门,屋子里又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

  丁晓麦和程子峰又开始给韩璐和程佳打电话,可依然没人接。

  “会不会是景文和程佳根本没回家?”我问道。

  “不可能的,程佳到景文家的时候,还给我们发了条短信呢,她还说景文家以前真是大户人家。”丁晓麦坚决地说道。

  “那就奇怪了,怎么宁伯说景文没回家呢?不过看这个景家大院,连电都没有,的确有些奇怪。”我望着窗外面黑漆漆的大院,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大空响了个炸雷,然后掠过几道闪电,整个景家大院看起来更加狰狞恐怖了。

  “要下雨了,看来我们今晚真的只能待在这里了。”程子峰说道。

  我和丁晓麦都没有说话。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老K日记里的那个案子,不知道当年老K来这里调查案子的时候,有没有来过景家大院。小过程子峰并不是一股的人(参见《刑警之复活》),不知道他的妹妹是不是也是夜族人?

  夜空中又响起一声炸雷,大雨骤降。

  看来这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

  惊变

  雨越下越大。

  程子峰一个人站在窗口盯着外面,沉思不语。

  丁晓麦也没有睡,坐在床边,手里拿着手机。

  屋子里一片沉寂。我拿电话的手有些发酸,可是蓝秀秀似乎根本没有挂掉的意思,依然喋喋不休地说着。

  “陈和,你怎么了?你们现在还在林城吗?”我的沉默引起了蓝秀秀的疑问。

  “对,今天挺累的。”我敷衍着她。

  “那好吧,你们早点儿休息吧。”蓝秀秀顿了顿,“陈和,我爱你。”

  蓝秀秀的最后一句话声音很大,寂静的空间里,丁晓麦和程子峰都听见了。还没有等我说什么,蓝秀秀挂掉了电话。

  “今天要不是我们,你们也不会来这里,真是对不起啊!”丁晓麦歉意地看着我。

  “程佳是我妹妹啊,不能怨你们的。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陈和,我感觉这个景家大院很奇怪,我想去看看。”程子峰忽然转过头。

  “好,那你万事小心。”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我点了点头。

  程子峰将衣服后面的帽子戴上,打开门,冲进了院子里,很快便消失在雨帘中。

  屋子里只剩下我和丁晓麦,场面有些尴尬。我试着打破沉默,让她讲一下关于程佳和景文的事情。

  程佳和景义是在学校的美食协会认识的,景文对于程佳的厨技特训倾慕,经常向程佳请教一些做菜的问题,慢慢地两人便谈起了恋爱。

  对于景文看上程佳这件事,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程佳并不是特别漂亮,除了会做好多菜,其他的条件和景文都差得太远。不过也许景文正是看上了程佳的厨艺,所以他们相处得也挺好的。

  “只是程佳说景文有些奇怪,景文从来不和她一起吃饭,并且从来没有碰过她,甚至连手都没有拉过。”

  “哦,这倒有些小像谈恋爱的样子。”我愣住了。

  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撞开了,程子峰冲了进来。

  “走,跟我来一下。”

  “怎么了?”我问道。

  程子峰没有说话,转身向外走去。

  我和丁晓麦站起来跟了出去。

  程子峰走得很快,我和丁晓麦小跑着才勉强能跟上。我们走进了对面内一个院子里,院子里荒草杂生,中间是一个房问。程子峰推开一个侧门,走了进去。

  侧门里是通往下面的阶梯,没有灯光,只能听见前面程子峰的脚步声。我拉着丁晓麦往下走,走了几步,我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四周黑漆漆的。

  “怎么了?”丁晓麦问。

  我没有说话,竖着耳朵仔细倾听,前向没有了程子峰的脚步声。

  丁晓麦拿起于机照明,微弱的光线下,眼前是往下延伸的阶梯。

  我犹豫了几秒,拉着丁晓麦继续往下走。阶梯的尽头是一扇铁门,程子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这是什么地方啊?”丁晓麦问。

  程子峰没有说话,仿佛没有听到似的。

  微弱的光线下,程子峰的脸铁青着,仿佛是一座雕塑。

  “你不是程子峰。”我脱口说道。

  “哦,那我是谁?”他的眼珠子转了转,盯着我问。

  真相

  灯突然亮了。

  地道里有些闷。

  “程子峰”的脸出现了变化,仿佛是融化的冰块一下碎了开来,露出一张年轻俊秀的脸庞。

  “景文?”身后的丁晓麦脱口叫出了一个名字。

  景文嘿嘿一笑:“欢迎你们来到景家大院。”然后,他拉开了身后的铁门。

  铁门后面是一个房间,房间里绑着三个人,其中除了程子峰、韩璐,还有一个女孩,想必那应该就是程子峰的妹妹程佳。

  只是此刻,她们三个人都像是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

  “你把他们怎么了?”我看着景文。

  “放心,你朋友没事,不过这几个女的就不同了。”景文说着拿出一个东西顶住了我的腰。我低头一看,那是程子峰的佩枪。

  我被推进了房间里,不过景文并没有绑住我。

  铁门关上的一瞬间,旁边的程佳醒了过来。

  看见我们,她显得很惊慌,嘴唇颤抖着:“鬼,有鬼。”

  程佳的尖叫很快把程子峰也惊醒了。看到程子峰,程佳的情绪渐渐平复了下来。

  关于景文的事情,程佳说出了真相。

  从一开始,程佳就对景文的爱情持有怀疑,因为景文从来不和程佳一起吃饭。曾经有一次,程佳无意中看到景文吃饭,但是却被景文生气地赶了出去。

  这一次景文邀请程佳来自己家里作客,程佳感到很高兴,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偌大的景家大院几乎没有人。景文说家里其他人都不在,并且,他把程佳安排好后,自己也离开了。半夜的时候,程佳却看见景文和一个女孩去了后院。程佳感到疑惑,便跟到了这里。

  “然后我看到一个怪物,不知道为什么韩璐也来到了这坐。那个怪物像是要吃了韩璐一样,用力压着她。后来,那个怪物看见了我,然后就向我扑来,我就吓晕了。”程佳声音颤抖着,似乎依然心有余悸。

  “是的,我也见到了那个怪物。”程子峰也说话了,“我就是被那个怪物吸引着来到这里的,后来被景文袭击了。我怀疑那个怪物是宁伯。”

  “宁伯?”我愣住了。

  “对,这个大院好像没有其他人。除了景文,就是我们见到的那个宁伯。”程子峰说道。

  “那个怪物是一个人。”突然,旁边的丁晓麦说话了。

  “你怎么知道?”程佳愣住了。

  “你们知道‘魅’吗?”丁晓麦问。

  “我听过这种东西,据说是种妖怪,不过没人见过。”程子峰接口答道。

  “对,是一种妖怪。所有的传说并不是空穴来风,据说在古代有一种叫‘寿魅’的东西。其实寿魅也是人,只不过一直不死,然后身体失去了人的本能,最后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但是去¨依然行尸走肉般活着。这种东西以前有很多,经常被供在祠堂里面,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少了。你们在景家大院里见到的怪物就是寿魅。”丁晓麦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疑惑不解。

  “这世界有阴就有阳,有妖就有捉妖师。我祖上都是抓魅的。其实第一次见到景文,我就感觉到他身上的魅味。但是奇怪的是他却能掩饰自己,这让我不得不谨慎对待。我问了很多亲戚,但是大家都不知道。直到前几天,我一个外祖爷爷给我带了话,他说能掩饰自己的魅,定然是用邪术在作祟。想到景文邀请程佳去他家里,我想一定有事,于是便和韩璐一起来到了这里。”丁晓麦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我们都没有说话。

  “你们一定觉得我在骗你们吧?说真的,现实世界里,这种身份的确有些玄乎,不过性命攸关的事情,我是认真的。”丁晓麦说道。

  其实,没有人会觉得这是小现实的。丁晓麦不知道,在她的对面,一个是眼睛有异能的刑警,一个是没有心脏的夜族人,至于程佳,估计也是个夜族人。

  砰——

  这个时候,铁门被打开了。

  一个低矮的怪物走了进来,他头发枯黄,像是几根干草贴在上面一样。他的眼睛里闪着凶狠的目光,脸上几乎没有肉,仿佛是一层皮贴在骨头上。

  “好好享用吧。”门外响起了景文吃吃的笑声。

  结束

  怪物走了过来,他的目光落在了丁晓麦的身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不敢靠近,最后他转过了身,对准了我。

  他的脸颊下面有一个黑点。那样子有些熟悉,我似乎见过。猛地,我想起了一个人。

  “你是邱林,邱林?”我喊出了他的名字。

  怪物愣住了,然后哇哇大叫起来,两只手不停地指着自己,似乎说着什么。

  看到这里,我顿时明白了。原来当初邱林并没有死,只是被关在这里,变成了寿魅。难道这就是丁晓麦说的景文用的邪术?

  这个时候,让我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怪物冲了过来,然后开始帮我解绳子。

  邱林的举动惊动了外面的景文,他冲进来拿起枪照着邱林开了一枪。邱林倒住了地上,眼睛睁得又圆又大,似乎想说什么。

  “你竟然知道邱林,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景文恶狠狠地举起了枪,然后对准了我。

  我没有动,刚才邱林已经帮我把纯了‘解开了。在景义走过来的一瞬间,我往旁边一闪,然后从背后拿出了我的佩枪,对着景文开了一枪。

  景文的身体晃了晃,倒在了地上,身体开始发生剧烈的变化,像是缩水一样,很快蜷缩起来。他迅速衰老,最后仿佛变成了一根朽木。

  “这是寿魅被杀后的表现。现在看来,他一定是通过吸食人的精气来维持自己生命的。其实寿魅最大的爱好就是吃东西,真没想到景文竟然还吃人。”丁晓麦叹了口气。

  从地下室走出来,雨已经停了。

  关于天古山的长生不老药传说,我想也许跟景家的寿魅有关系。百年不死的古人,被人以讹传讹,认为那是长生不老药的作用。

  这世上,谁人不死?长生者,妖也。

  上车的时候,我又回头望了一眼景家大院。我忽然想起了老K,当年他来这里侦办邱林的案子,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所以最后没有办理呢?又或者说,老K查不出那具假冒的尸体,于是才放弃了呢?

  恐怕这些事情,只有等再见到老K才能知道吧。

  尾声

  车子走远了,一个男人了出来。

  他拿起了手机,然后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很快传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手机里,那个人是韩璐。

  看完短信,韩璐感觉自己全身僵直,冷气蔓延。

  “景文咬到了你的脖子,寿魅永远不会死的。你有没有发觉自己特别饿,有种想吃人的感觉呢?在你没有发作之前,最好离开人群,否则你会死得很惨。”

  韩璐惊呆了,她忽然转过了头,望着车窗后面。在后面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似乎正在微笑看着她。

  那个男人的确在笑,笑容有些熟悉。

  他是老K。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