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去“血”洗发露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12 考薇

  突然,韩梦抚摸着那只花瓶从墙壁里陷了进去,既而伴随着“轰隆”一声,整面墙壁都朝内翻转。一股寒气扑面而来,韩梦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然而眼前的一切让他更是从头冷到了脚底。

  那是一具被剥光了的女尸,以一种非常优雅的姿态悬挂在空中。女尸通体苍白,神态忧伤,散发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冷艳之美。如果这不是一具尸体的话,那么完全就是美妙绝伦的艺术品。

  美丽的原因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各种不公平的现象。比如同为平面模特,为什么韩梦除身高有优势外相貌平凡,而康娜娜却天生丽质楚楚动人。

  康娜娜太美了,她乌黑的长发配上如雪的肌肤,让所有遇见她的人都忍不住惊叹。相形之下韩梦就不行了,个子高也不能弥补她皮肤发黑的缺点。因此康娜娜接到的平面拍摄单子远远比她多。

  “苗主管,如果再这样下去我饿死算了。我根本就接不到好单子。”某天,韩梦实在受不了了,跟苗主管抱怨道。

  苗主管思考了一会儿,微笑道:“不要泄气啊。其实我记得康娜娜刚来公司的时候也很平凡的,发质没有现在好,皮肤也没有现在白。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全身都透出一种冷艳的美。也许她是用了什么特殊的化妆品吧。”

  去“血”洗发露“化妆品?”韩梦愣了一下。康娜娜和韩梦都住在公司的宿舍里,但是康娜娜一向把自己的所有化妆品都藏起来不让人看到,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秘密7想到这里,韩梦兴奋起来,她决定今晚就探个究竟。

  晚上,康娜娜又去拍杂志封面,留下韩梦一个人在宿舍里。韩梦关上门,小心翼翼地翻找康娜娜的东西,终于找到了那些化妆品,但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品牌。韩梦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

  突然,韩梦感觉眼前闪了一下,一个发光的红色瓶子吸引了她的注意。那是一瓶放在角落里的洗发露,除了诡异的红色包装之外,更奇怪的是,上面根本没有标示品牌。要知道,像康娜娜这种爱美的女生,是绝对不会用杂牌子东西的。这洗发露绝对有问题!

  韩梦拿着瓶子翻来覆去地看,上面写着:去“屑”洗发露。

  奇怪的是,这个“屑”字上面打着引号。

  就在这个时候,韩梦听到了康娜娜那熟悉的高跟鞋声。她急忙把所有化妆品都归于原位,然后倒在床上装作睡着了。浓妆归来的康娜娜进门之后先是兜了几个圈子观察韩梦是不是真的睡了,之后她奔向了自己的床,开始翻找化妆品。

  韩梦微微眯起眼睛,看到康娜娜翻出的第一件化妆品就是那瓶洗发露!

  韩梦眼看着康娜娜拎着瓶子冲进了洗手间,十几分钟之后容光焕发地走了出来。韩梦几乎可以肯定,这瓶洗发露就是康娜娜变美的秘密。或者说,至少是秘密之一。

  次日,韩梦找了个借口没去上班,成功地创造了一个独自留在宿舍的机会。之后她小心地取出了那瓶洗发露,决定自己也试试。就在她下定这个决心的时候,她似乎看到瓶子发出了一种异样的光,像是……血。

  挤出淡粉色的液体,打出泡沫,然后抹在头发上。这瓶洗发露和普通的几乎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接触头皮之后,一种彻骨的寒冷袭来,韩梦禁不住打了——个寒战。怎么会这么冷?即使是加了薄荷也不应当这么冷啊。韩梦咬着牙强忍着洗着头发。当红色的泡沫顺水冲下的时候,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扑鼻而来。

  挤出来的是粉色液体,为什么洗完之后变成了红色的?那令人难受的血腥味儿又是从哪儿来的7

  不过韩梦没有心情去思考这个,她着急看看自己的变化。洗完了头发的她真的变了:头发看上去比以前黑亮了许多,更重要的是,她那微黑的皮肤居然还透出了白皙!

  这真是神奇!韩梦兴奋得快要跳起来了,她决定以后一直用这种洗发露洗头。但新的问题出现了

  如果长期用康娜娜的洗发露,迟早会被发现。可是如果自己买的话,又不知道上哪儿去买这种没有商标的东西。

  韩梦看着这瓶去“屑”洗发露,皱紧了眉头。

  这里有秘密

  实在想不出所以然,韩梦决定主动问问康娜娜。但是康娜娜并没有说实话,她说:“我用的洗发露?一直是海飞丝啊。”

  韩梦差点儿就要揭穿她了,但想想还是把话咽了回去,现在不能暴露,一旦被康娜娜发现自己偷用她的洗发露,康娜娜会把洗发露藏得更隐秘的。

  不过韩梦不会这么轻易放弃,她开始翻垃圾箱,寻找最近康娜娜网购留下的快递单子。韩梦很聪明,她觉得这种洗发露一定不是从超市或者商店买来的,肯定是通过网购。而网购就会留下单子,就可能找到那家网店。

  然而很遗憾,韩梦并没有找到任何有关化妆品的网购单,倒是发现康娜娜最近总是购买一种很恐怖的东西——福尔马林。韩梦知道这是为尸体防腐用的,康娜娜要这东西干什么?这让韩梦觉得很可怕,她急忙把这些网购单都丢得远远的。

  还是一无所获。

  但是变美的迫切心情会令女孩们疯狂。既然无法找到洗发露的来源,那么韩梦决定放开了使劲用,即使冒险也要用!

  于是,趁康娜娜不在的时候,韩梦经常用那瓶红色的洗发露洗头。当那种寒意传遍韩梦全身的时候,她咬着牙用变美的欲望来克制自己的寒冷。

  这洗发露真的太神奇,用过几次之后,公司里的人看韩梦的目光就不一样了,连苗主管都说:“韩梦,你越来越漂亮了。”

  “真的吗?”韩梦得意地甩了甩头发。

  “是真的,你的皮肤越来越白,渐渐地透露出一种冷艳的美了。”说到这里,苗主管压低了声音,“你现在的气质和康娜娜特别像,是不是找到康娜娜变美的秘方了?”

  韩梦点点头:“保密啊!”

  不过,康娜娜也不是瞎子,韩梦的变化她是看在眼里的。当众人都在夸赞韩梦的时候,康娜娜突然像疯了一般扑到了韩梦的面前,然后像狗一样地闻韩梦的身体。出乎意料的是,康娜娜并没有发作,她冷笑了一下,离开了。

  当天晚上是公司的酒会,一般只派漂亮的员工参加。这次苗主管破天荒地叫上了韩梦。韩梦知道这都是

  “美丽”的功劳,她兴高采烈地奔赴酒会。然而就在她端着托盘笑意盈盈地给领导送鸡尾酒的时候,她突然闻到了一股臭味。

  是的,臭味,而且是那种很恶心人的腐烂的臭味。韩梦呆住了,她低头闻了闻托盘里的酒,味道绝对不是这些高档酒水发出来的,而韩梦的周围没有第二个人,那么……韩梦的心头闪过了一个不祥的预感,她急忙低下头去闻了闻自己。

  没错,这臭味是她自己发出来的!

  韩梦差点儿把托盘丢到地上。她努力控制住情绪,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臭味越来越浓地弥漫开来,让韩梦根本无法回避这个事实。如果带着一身臭味走进人群,那么大家会怎么看她?她会不会被炒掉?

  想到这里,韩梦急忙放下了托盘,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该怎么办

  回到宿舍之后,韩梦拼命地往身上喷香水。那瓶高档的香水快要被用完了,但臭味还是源源不断,反而和香水混合成一种更加奇怪的味道了。

  怎么会这样?韩梦快要哭了。

  就在这个时候,宿舍的门开了,康娜娜带着一身酒气猛地扑了进来:“你!小偷!你偷用我的洗发露!”

  韩梦也很不客气地还手,两个女人扭打在了一起。撕打中韩梦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力不支,像是身体不听使唤一样。很快韩梦就被康娜娜按在了地上,打了个鼻青脸肿。痛苦中,韩梦听到康娜娜恨恨地说:“你别得意,你会得到报应的!”

  次日,韩梦带着一身臭味和满脸伤痕出现在公司里。她显然不能工作,她只想找苗主管诉诉苦。这位主管人很不错,韩梦只想寻求她的帮助。

  听完了韩梦的哭诉之后,苗主管叹了一口气:“确实是你不对,就算你想找出秘密,也不能偷偷地用别人的东西啊。这事我会替你瞒着的,但你的臭味怎么办呢?有没有去医院看看?”

  “我觉得去医院没有用。”韩梦抽噎着说,“我预感到,这味道其实和那瓶洗发露有关。”

  听了这话,苗主管像触电般颤抖了一下,喃喃地说:“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想起了什么?”

  “我想起一年前,也就是康娜娜刚刚进公司不久,有一天她突然变漂亮了,但是她也发出了臭味。她很伤心,她找过我让我帮助她,可是我也没有办法。”

  “那康娜娜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韩梦急忙问。

  苗主管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一字一句地说:“有一次康娜娜喝醉了,我听她说,她服用了福尔马林。”

  韩梦全身一个激灵,她想起了康娜娜的那些关于福尔马林的网购单。

  原来是这样。但是真的要吃那种可怕的东西吗?

  死人的礼物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有愁明日愁。

  这是韩梦心态的真实写照,虽然她知道服用福尔马林危险极大,但是为了把日子过下去,她还是吃了。

  奇怪的是,吃下去之后身体居然没有任何异常,而且臭味消失了。

  这让韩梦非常兴奋,更让她兴奋的还有件事:由于韩梦和康娜娜现在是公司里最具有冰雪气质的两位美人,公司将派她们两个与著名的摄影师朴枫合作,拍一组“雪色诱人”图片。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啊!朴枫捧红了很多的模特。他的镜头只偏爱那种冷艳的女人,这几乎成为了他的习惯。

  见到朴枫的第一眼,韩梦和康娜娜都被这个男人迷住了。他的专业、他的风度、他的帅气,再加上他的名声与财富,让女人无法抗拒。韩梦和康娜娜原本就紧张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而韩梦在这种对峙中明显处于劣势——因为康娜娜把洗发露藏得更加隐秘了,韩梦弄不到。

  如果几天不用洗发露,韩梦可以想象到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她会恢复原来皮肤粗黑的模样,那样别说得到朴枫的青睐,就连眼前的工作也会成为泡影。

  思来想去,韩梦决定还是向苗主管求助。她买了非常贵重的礼物带到苗主管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苗主管,我知道你是咱们公司里最好的人,康娜娜平时也经常和你说知心话。那么你一定知道她的秘密,也一定知道那洗发露是从哪儿弄来的。求求你,如果你不帮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苗主管被韩梦哭得没有办法,只好答应韩梦帮忙探探康娜娜的话。就在韩梦的皮肤快要恢复原样的前一天,苗主管打来电话,吞吞吐吐地说:“那种洗发露……你去普天坟场那里问问吧。坟场中央有个小店,是卖殡葬花束的。每到晚上12点左右,店主会卖那种洗发露。”

  韩梦的心凉了半截,洗发露怎么会在那样的地方卖?正在她纠结要不要去的时候,苗主管补充道:“买洗发露是要暗号的。如果店主问你‘从哪里来’,你就说‘从那片坟来’。”

  真是诡异。但韩梦还是决定试一试。这关系到她的爱情和她的未来啊!

  午夜时分,韩梦穿着黑衣悄悄地 接近了坟场。那里时时传来可怕的鸟叫声,让韩梦的头皮阵阵发麻。她壮着胆子找到了那家店,这果然是一家卖殡葬花束的店,里面摆满了白色的菊花,月光照在上面有阴森森的感觉。韩梦壮着胆子问:“有人吗……”

  门“吱呀”一声打开,走出了一个面容憔悴的老人。他幽幽地问:“你从哪里来?”

  “我……我从那片坟来。”韩梦随手一指。

  店主点点头:“要什么?”

  “去屑洗发露。”

  店主用异样的目光看了韩梦一眼,然后取出了洗发露,和康娜娜所用的一模一样韩梦兴奋得快要跳起来了。这时,店主却用诧异的语气说:“你不像是死人啊,为什么要这个?”

  “死人?你开什么玩笑!”韩梦急了。

  店主一字一句地说:“难道你不知道吗?这是‘去血洗发露’,是给死人用的!坟场里的死人有时候想出去活动活动,这不算什么过分的事儿吧?但是如果和活人接触得久了,身上就会有血肉,而血肉会变臭的。因此要用去血洗发露洗洗头,把身上的血肉洗去,就没事了。”

  “那……如果活人用了会怎么样?”韩梦结结巴巴地问。

  “活人用了就会被这洗发露洗去血液,渐渐地失去生气,变成尸体。但是活人不知道,因为这是潜移默化的事。人没死透,身体就会发出死人的臭味来,不过吃点儿福尔马林就没关系了,嘿嘿嘿……”

  店主的笑让韩梦毛骨悚然,她尖叫一声飞快地逃走了。

  但是,韩梦的手里还死死地抓着那个瓶子。

  她的胳膊掉下来

  虽然洗发露拿回来了,但是韩梦没敢用。她眼看着自己的皮肤一天天变黑,甚至比以前的还要差,而康娜娜却越来越美丽,甚至比前段时间更漂亮了。韩梦不禁怀疑那个店主的话,康娜娜用了洗发露也没什么大不了啊,我要不要继续用呢?

  正在韩梦纠结的时候,一个天大的噩耗传来了:朴枫居然约了康娜娜『他们在约会!

  当康娜娜把手机里的短信炫耀地拿给韩梦看的时候,韩梦的心都碎了。她仿佛看到自己的爱情和前途全都被康娜娜霸占了。气愤之下,韩梦跳下床来扯住了康娜娜的胳膊。她不能让康娜娜与朴枫约会,她说什么也要把康娜娜留下来。

  恐怖的事情在这时发生了——韩梦用力一扯,只听到“嘶啦”一声,康娜娜的手臂居然被生生地扯了下来。断口处露出了白森森的肉和骨头,没有一点儿血液。康娜娜像一具干尸那样呆呆地立在那里,什么反应都没有。

  “啊——”韩梦尖叫着奔出了房间。

  不过,韩梦很快就恢复了理智,她觉得自己不能这么一走了之。虽然恨康娜娜,但如果康娜娜就这么死了,她也讲不清楚,还是得找人去看看康娜娜。于是韩梦拨通了苗主管的电话,求苗主管去宿舍看看。但韩梦没有讲实话,她只说自己和康娜娜吵了架,不好意思回去。

  远远地,韩梦看到苗主管进了宿舍。一个小时之后,苗主管出来了,身后跟着康娜娜。但康娜娜的身体是完整的,胳膊好好地长在身上。刚才的一切就像是梦一般,令人不可思议。

  韩梦犹豫了一下,再次给苗主管打了电话:“康娜娜还好吗?”

  “她很好,怎么了?你们想要和好吗?”

  韩梦猛地挂断了电话,她觉得不对劲儿:康娜娜不可能恢复的,而且康娜娜也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己。

  韩梦小心地回到了宿舍,除了冰冷的气氛,并没有什么改变。韩梦坐在床头,细细地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她觉得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可是又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是朴枫打来的:“是韩梦吗?我想约你一起吃饭。请原谅我,我本来约的是康娜娜,但她居然是个不守时的女人。现在我才知道,还是你比较好。”

  这真是天上掉馅饼!韩梦乐得差点儿跳起来,但是一看到镜子她又绝望了:难道用这副模样见朴枫吗?又黑又丑把他吓跑?

  不行!韩梦义无返顾地找出了去血洗发露。

  你是第六个

  朴枫真是很有诚意的人,他居然约韩梦到家里,还要亲手做饭给她吃。这算不算是一种表白?韩梦的心已经美得快要开出花来了。

  趁着朴枫去厨房的工夫,韩梦仔细地打量着屋中的布置。果然是有钱人啊!处处都是高档货,不仅品位不俗,而且价钱也不俗。韩梦轻轻地抚摸着每一件家具,幻想着自己有一天可以成为女主人,可以拥有这里的一切,可以……

  突然,韩梦抚摸的那只花瓶从墙壁里陷了进去,既而伴随着“轰隆”一声,整面墙壁都朝内翻转。一股寒气扑面而来,韩梦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然而眼前的一切让她更是从头冷到了脚底。

  那是一具被剥光了的女尸,以一种非常优雅的姿态悬挂在空中。女尸通体苍白,神态忧伤,散发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冷艳之美。如果这不是一具尸体的话,那么完全就是美妙绝伦的艺术品。

  但是很不幸,她只是一具尸体,而且这尸体是……是康娜娜!

  韩梦认出来了,她认出这就是康娜娜。她转身想要逃跑,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紧紧地抓住。不用说,这肯定是朴枫的手。但背后响起的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却让韩梦非常惊慌,是苗主管。

  她说:“我们太大意了,居然让她发现了秘密。”

  “你们……你们都是杀人犯!”韩梦尖声大叫起来。但是朴枫无情地把她推倒在地上,然后用麻袋把她罩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梦睁开了眼睛。她身处一间黑黑的小屋里,冷气很足。朴枫把她的嘴撬开,往里面塞了许多怪味道的东西。韩梦下意识地吞咽着,而且很清楚地知道,是福尔马林。

  韩梦用愤怒的目光看着他们,心中却充满了疑惑与恐惧。还是苗主管猜出了韩梦的心思。事实上,苗主管这个女人最擅长的就是猜别人的心思。她一字一句地说:“你肯定很伤心,因为你最信任我,而我却不是一个好人。没错,你和康娜娜都上了我的当。那‘去血洗发露’是最危险的东西,根本就不能用,但我很自然地把它推荐给了康娜娜,再利用你对康娜娜的妒忌把它推荐给了你。”

  “可是,这对你有什么好处7”

  “当然有好处。我可以用你们鲜活的身体制作最美丽的艺术品。冷艳的尸身,叫作‘七美之阵’。”朴枫插话道,“活着的人缺少凛然的美,不能够激发作品的美感。而死人的容貌会变化,不能保持永恒的美丽。唯有用‘去血洗发露’洗去你们身上的血,再让你们吞食大量的福尔马林给自己保鲜,才能够创造出最完美的艺术品来。你们是自愿将生命逐渐放弃的人,你们无与伦比!”

  看着朴枫那变态的样子,韩梦突然回忆起以前关于朴枫的种种传言。他是个著名的摄影师,他的镜头捧红了无数有着冷艳气质的模特,但是后来那些模特都去哪里了呢?好像都失去了踪影,难道她们……

  韩梦不敢再想了。她眼看着朴枫推开了身后的一道门,里面露出了五具悬挂的女尸,也包括康娜娜。

  韩梦明白了,她将成为第六个。

  你对我太薄

  最终,韩梦以一种飞翔的姿态被固定住,然后悬挂起来。她乌黑的长发像一朵大丽花般铺散在苍白的面容上,那么凄怨哀婉。

  朴枫给苗主管倒了一杯酒,庆祝二人的成功。苗主管甜蜜地依偎在朴枫的身边:“你得感谢我,是我把事情办得这么顺利。如果不是为了你毕生的艺术理想,我怎么会甘心在那家公司里做一个每天与模特接触的小主管呢?”

  “真的很谢谢你。”朴枫低下了他帅气的脸庞,“如果没有你,我的‘七美之阵’怎么能够成功呢?你就帮忙帮到底吧,我还少一具尸体,而我已经等不及了。”

  苗主管全身猛地颤抖了一下,急忙低头看自己手里的酒。

  朴枫哈哈大笑:“你真聪明,一下子就想到我在酒里做了手脚。说真的,我对你的帮助并不满意,你总是想让那些女孩自投罗网,然而她们自己洗头、自己吞食福尔马林的过程实在是太慢了,我等得快要疯了。我决定把你绑起来,每小时给你洗一次头发,然后不停地喂你吃福尔马林,这样我就能在一天之内把你变成她们那种美丽的样子。现在,你喝下的迷药快要发作了。”

  苗主管呆住了,她没有惊恐,倒是很哀伤。她说:“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却这样对待我,帅气的男人真是不能让人相信。不过有件事你忽略了,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我是怎么了解到‘去血洗发露’这种可怕东西的?我是怎么结识那个坟场老板的?”

  朴枫愣了一下,他开始觉得这个房间太冷了。

  苗主管一字一句地说:“其实我也一直在用去血洗发露,只是,我不是作为活人在用,而是作为死人!”

  尾声

  最近一条新闻很轰动,著名摄影师朴枫离奇死于家中,而且人们在他的家里发现了六具女尸,全都是女模特,有的还是失踪了好几年的悬案女主角。

  平面广告公司被卷入到这场风波当中,因为模特大多是他们公司的。老板焦头烂额,想要找苗主管来摆平这件事,但是秘书说:“苗主管最近也失踪了。”

  他们翻找苗主管的人事档案,却只翻出了一堆白色的纸。

  是的,只余下了苍白的纸……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