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乌衣巷诡事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3-24 无相

  1。人面蓝灯笼

  白日下了一天的雨,现已是暮色临近。林临看了看天色,将头上的竹笠向下压了压,加快了步子。跟在他身后的林凡不敢偷懒,亦小跑起来。

  阴天的夜总是来得特别迅急,林临再次打量四周时,已经是夜色如墨了。前方柳家的宅子透出一丝暗黄色的灯火,总算是有了几分活人的气息。林凡松了口气,抬脚就要向柳家走去。

  林临却拉住了他。林凡一顿,抬起头来,这才看见前方一个佝偻着腰的黑衣老者,慢吞吞地走到了大宅门口。

  那老者看着弱不禁风,竟轻松地推开了柳宅厚重的大门。在他转身的瞬间,两人分明看到,那老者手里提着一个蓝莹莹的人面灯笼,映着他枯如树皮的脸,分外诡异。

  黑衣老者正好也看见了他们,阴恻恻一笑,转身关上了门。

  “吱呀!”在门关上的一瞬间,柳宅的灯火,一下子全灭了。

  林临脸色一变,当即拔剑冲向了柳宅,哪知刚到门口,门就突然自己开了。

  一个身穿麻布的小厮挑着红灯笼,正要出门,冷不丁看到面目狰狞的林临,吓得一哆嗦,险些坐到地上。

  “这位爷,这么晚了您到我柳宅,有何贵干?”那小厮定了定神,这才客气地问道。

  林凡探出头来,发现宅子里的灯,不知什么时候又点亮了。大概是方才夜风大,将烛火给吹灭了。

  林临不语,从腰间掏出一块牌子,扔给了麻衣小厮。那小厮将灯笼挑近细看,当即脸色一变,恭恭敬敬地将两人请了进去。

  林临环视了一周,并未见到方才挑着蓝灯笼的黑衣老者,只有正厅的门虚掩着,透出灯光。

  “方才我见有个老者进了你家宅子,不知是什么人?”林凡按捺不住心中的疑问,问那小厮。

  小厮步子一顿,疑惑反问道:“哪有老者进我家宅子了?我是恰巧要出去方便,才遇上两位爷的。”

  林临也是心中疑惑,但并未多说,示意林凡不要多问,随着那小厮进了正厅。

  柳家老爷柳山对两人十分和蔼,寒暄了片刻,便安排了两人住在西厢房。

  夜深些的时刻,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林凡被雨声扰得睡不着,于是干脆起身开了窗。

  西厢房侧面的窗子正对着柳老爷住的屋子,他突然间看到,一团幽蓝的火光一闪,进了柳老爷的屋子。林凡一惊,便要跳窗出去,却不料身后有人一下子扯住了他。

  正是林临。

  乌衣巷诡事“莫要多管闲事。”他说完摇摇头,转身便睡下了。

  林凡懊恼地一跺脚,在原地立了片刻,无奈,只得睡下。

  2。怪异的柳小姐

  柳家算是乌衣巷的老世家了,祖上也是朝廷里数一数二的大官,只是后人不争气,逐渐没落了。到了柳山这一代,更是远不如当年。

  好在柳老爷老年得女,生了一个如花似玉的闺女柳沁沂,又通过老友引见,攀上了南京应天府尹家的小少爷杜少游这高枝。

  过些时日便是柳小姐出嫁的日子了,柳老爷心里欢喜,一大清早就请了当地出了名的红局在巷子口唱戏庆贺。

  林临和林凡刚洗漱完毕,柳老爷便带着柳沁沂前来请安。

  柳沁沂站在柳老爷的身后,脸上扑了厚厚的胭脂,唇上朱砂红若鲜血,勾着头,一言不发。

  林凡偷偷打量着她,虽然被浓妆掩盖,但还是可以看出那清秀的脸庞,只是不知为何她偏偏要作如此妖艳的妆扮。

  待两人走远,林临才面色严肃地回过身,示意林凡关上门。

  他走到柳小姐方才站的地方,蹲下身,指尖在地上来回抹了几遍,放在鼻下一嗅,当即皱起了眉头。

  一股莫名的腥臭味,只令人作呕。林临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他和林凡两人是奉了应天府尹杜方的命,前来护着柳小姐,毕竟大婚前夕,不能出了什么差错。

  可昨夜他们来时,便遇上了挑人面蓝灯笼的古怪老者,今日的柳小姐又是如此的怪异……

  他也是金陵人,自然知道蓝灯笼是入殓师送魂的时候才会打的,可他偏偏入了柳宅,这其中难不成有什么蹊跷?

  思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头绪,他便带着林凡,同去了巷子口。

  红局是当地著名的戏种,戏班子也大都是当地闲人自己建的,说说唱唱,深得百姓喜爱。

  今日唱的是《穿心调》,台上的素袍老者生得眉目硬朗,唱起戏来也是底气十足,只是林临注意到,那老者的双手,异常地宽大厚实,也不知是不是天生便如此。

  柳小姐和柳老爷坐在最靠近戏台的位置,林临站在人群外,目不转睛地盯着柳沁沂。

  “哎,哥,你该不是看上柳小姐了吧?”林凡见他连戏也不看,便揶揄道。

  林临冷笑:“看上她?我连命都不要了?”语罢,他伸手指向柳沁沂的脚下,示意林凡望去。

  只见她白色的裙摆之下,一摊不起眼的黑色黏稠液体正慢慢扩散开来。

  “今夜,我便带你看个究竟。”林临握紧了拳头,面带寒意。

  3。百鬼夜行

  这日傍晚,柳山来到了西厢房,特地交代两人今夜切勿外出:“今日是七月十五中元节,正是鬼门大开的日子。这乌衣巷又是年代久远,最易出现百鬼夜行,若是被冲撞了,是万万不好的。”

  林临闻言,笑道:“多谢柳老爷提醒,我兄弟两人今夜不出去便是了。”柳山点头,随即告辞离去。

  入夜。天气一反前几日的阴雨绵延,倒是月朗星稀,分外寂静。林临和林凡两人换了夜行衣,悄悄出了门。

  离柳沁沂屋子还有三步远的时候,两人便听到了屋里传来的声音。林凡上前去,在窗纸上捅了一个洞。

  只见柳沁沂面无表情地立在那里,仿佛僵尸一般,而柳山,拿了化妆盒,正小心翼翼地给她化妆。

  “粉要铺厚一点儿,要不就会被人看出来了。”他自言自语道。

  “好了。”柳山满意地点点头,“接下来就该你了。”

  两人心中一惊,屋里还有其他人?这时,屋子的一处角落里突然亮起了荧荧的蓝光,一个黑衣老者提着一个蓝灯笼,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正是两人曾见到的黑衣老者!

  只见他席地而坐,将灯笼放在身前,又从身后拿出一支长笛吹了起来。

  很快,柳沁沂的面色变得古怪起来,全身不停地扭动。突然,她张开了嘴,一条条闪着蓝光的小虫子爬了出来,接连掉在地上,化成了一摊黑色的液体。而柳沁沂也像是没了骨头一般,瘫倒在地上。

  接着,老者身前的蓝灯笼也开始蠕动起来,一条条比刚才还要肥大的蓝色虫子从灯笼的上口爬出来,按照次序钻进了柳沁沂的嘴里。

  柳沁沂也慢慢有了力气,挣扎着站了起来,只是脸色十分僵硬。

  “我这里的引尸虫快要用尽了,你还需快些把她嫁出去。”老者立起身来,对柳山说道。

  “是,后日便是小女出嫁的日子,有劳先生了。”柳山对那老者十分恭敬。

  林临强忍着内心的恶心与恐惧,带着林凡匆匆离开了。

  依今夜所见,林临大概也猜到了七八分,想必是那柳家小姐福分不够,在临嫁前香消玉殒,而柳山不肯看着到嘴的肥肉飞走,于是便请了异人利用引尸虫控制柳沁沂的尸体,造出她还活着的假象,只等嫁入杜家,好赢来宝贵荣华。

  如此看来,这柳宅不宜久留,还是早回去禀告杜大人为好。

  林临回到屋子便匆匆收拾了包裹,和林凡一起趁夜出了门。

  二人刚走了几步,便听见不远处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担心事情生变,他们不敢大意,便悄悄躲在了芭蕉树后。

  八个身穿乌衣的蒙面人抬一顶红顶轿子,匆匆急行,其余一帮乌衣人围着轿子边走边舞,整个场面说不出的诡异。

  林凡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声道:“哥,这不会就是那柳老头儿说的百鬼夜行吧。听说乌衣巷就是因为古时的乌衣士卒而得名的,这难不成就是……”

  林临先是心中一惊,紧接着便发现了倪端,他冷笑一声,道:“你看那带头的乌衣人,手掌异常地宽大,走起路来步步生风,若我没猜错,他就是那白日唱戏的素袍老者!

  ”你再看那八个抬轿子的乌衣人,步伐沉重,若真是鬼物,怎会如此无用!再说柳老头儿说的是百鬼夜行,这也不过十几人,要我看,定是这群家伙以此掩人耳目,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那该如何是好?“林凡问。

  ”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先回应天府再说。“林临沉吟片刻道。

  语罢,却未听到林凡应声,林临回头,这才发现林凡满面惊恐,盯着自己头上。林临疑惑,转过头去。只见芭蕉树上,那挑着人面蓝灯笼的黑衣老者,正一脸狞笑地看着他!

  林临受惊,一下子就跳出了藏身的地方,而那群乌衣人也到了跟前,他一狠心,干脆冲向了那顶红轿子。为首的乌衣人见他冲来,当即飞身出手,拔出了身后的长枪。

  林临拔剑迎上相斗。如此僵持了有半刻钟,林凡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林临的一声惨叫!他转过身去,正看见林临被那乌衣人一枪刺穿!

  直到现在他才明了,那素袍老者宽大的双手并非天生,而是长年练功所致。林凡心中悲痛,只得虚晃几招,不再恋战,向西逃去。

  黑衣老者正要去追,却被那为首的乌衣人拦下:”穷寇莫追。“

  ”那……柳沁沂已死的事……“

  乌衣人轻笑:”方才得知,应天府昨日出了大事,杜少游若是得知柳沁沂的事,定会迫不及待将她迎娶进门的。“

  黑衣老者疑惑,但看乌衣人一副不可说的表情,也便没有多问。

  ”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把柳山等人的尸首处理了。“他说着,掀开了帘子,那红轿子里放的,正是柳山和几个小厮的尸首!柳宅里的柳老爷原来是假的!

  4。应天府惊魂

  今日是柳家小姐出嫁的日子了。应天府派了八抬大轿前来迎娶,几十人的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巷子里的人都出了门看热闹,议论纷纷。柳家老爷虽说是平阳落虎,但也一直控制着方圆近百里的良田,高价租给贫苦人家,以此谋利。虽谈不上欺霸乡邻,但也绝计算不得好地主。现如今女儿又嫁到了杜家,还指不定以后怎么样厉害呢?

  应天府内,红烛摇曳,柳沁沂坐在床头,一动不动。

  ”嘭!“喝得醉醺醺的杜少游撞开了门,踉踉跄跄地走到了床边,慢慢掀开了柳沁沂的头巾。

  柳沁沂面色惨白,双目直勾勾地盯着他,看着竟有几分人。

  杜少游仿佛早就料到,从床褥下拿出了一支碧色长笛,吹了起来。

  果然,柳沁沂全身抖动,很快,一条条蓝色的虫子爬了出来,杜少游打开早就准备好的玉盒,将十几条虫子悉数装了进去。而柳沁沂的尸身,也一下子瘫在了杜少游身上。

  ”父亲未立嘱便匆匆离世,虽说我是他最疼爱的儿子,但也免不了大哥要阻挠我坐上父亲的位子。“杜少游满意地看着盒子中不停蠕动的引尸虫,”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也亏得柳家能想出这法子,倒是给我行了方便。待明日控制父亲,立了嘱,便将他们两人一同安葬了吧。“

  杜少游盖上了玉盖,就要起身。

  异变突生!

  躺在他身上的柳沁沂突然睁开了眼睛,袖里一把匕首捅进了他的胸口。

  ”柳沁沂……你不是死了吗?“

  ”谁告诉你我就是柳沁沂?“她冷笑,伸手在脸上一抹,变成了一个陌生的女子。这一手变脸,分明是戏班子里的拿手好戏!

  那女子又上前狠狠补了一脚,道:”你杜家作恶多端,卖官求财,只顾寻欢作乐,不顾百姓死活,死有余辜!“

  杜少游又惊又惧,一口气没提上来,头一歪,死了。

  说巧不巧,柳山请来的红局正是一群嫉恶如仇的江湖艺人,那黑衣老者正是这帮红局的领班。

  柳沁沂得病死后,柳山托人寻到了他,他本不愿帮柳山,但他二弟,也就是那唱戏的素袍老者,告诉他正好借此除掉柳家和杜家两害。

  于是两人里应外合,又让小师妹假扮了死去的柳沁沂,一箭双雕。

  应天府府尹杜方暴毙,爱子杜少游又在新婚之夜被人刺杀,一时间权倾朝野的杜家树倒猢狲散,普天下的百姓,个个拍手称快。

  乌衣巷的柳家,一夜之间没了人,也不知搬去别处了,还是随那杜家一起赴了黄泉。只有那乌衣巷口的红局,还在咿咿呀呀地唱着戏,不问世事。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