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吓人鬼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专题故事 > 吓人鬼故事
    2015-03-17
    追魂狗
    川黔公路边有一个生意十分红火的狗肉店,独家独户,背靠青山,店主叫毛升。毛升的店里专卖狗肉,招牌上写得明白:品鲜狗肉滋味,看狗刨狗好戏。这狗刨狗是毛升独创的杀狗方法,极为残酷刺激。在毛升狗肉店里,可以活狗点杀。客人要吃……[详情]
    长头发的骷髅
    这根头发很长,绝对不可能是张立友留下的,只可能属于那具消失的人体骨骼标本,一具长了头发的骷髅。一也许是多灌了几杯猫尿,新生张立友居然跟人打赌,午夜能去生物大楼的标本仓库打个来回。呵,这标本仓库哪是能随便进出的,它出了……[详情]
    2015-03-17
    红衫鬼影
    一、鬼雾红衫人桥镇多桥,三条小河汊蜿蜒穿行在白墙黑瓦之间,古民居人家住得拥挤,全靠小石桥勾搭着街巷。这里说的是老桥镇的场景,新桥镇没那么紧巴巴了,高楼一座比一座气派,把老镇旧民宅圈成一个盆景。原先开发商打算把整个桥镇……[详情]
    2015-03-17
    纸扎人
    沿江路14号甲。这家不起眼的小店门口摆放着长香蜡烛锡箔纸和阴钞,没有大字招牌,却一看便知是家香烛店。没有平白无故的祸端。这话让盛涛深信不疑。不过,这次祸端来得太过诡异——店内别有洞天,一个房间套一个房间,纵深极大。最大的那间……[详情]
    2015-03-17
    婴茶
    一、讨茶在整个旅行团中,吴启华恐怕是最沉默寡言的。他独自一人,每到一个地方便专心拍风景,上了车后就摆弄自己的数码相机,很少和人讲话。没有人知道,就在三个月前,吴启华一直都是旅行车上最活跃的人,荤素段子、笑料爆料层出不穷,俨然……[详情]
    漏雨的死亡出租屋
    真的是漏雨吗?  午夜时分,蕉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梦见这栋房子的屋顶上伏了一具女尸。那尸体惨白地瘫软在屋顶上,长长的头发缠绕在突起的瓦片上。女尸流出的血已经发黑,顺着房子的缝隙一滴一滴地渗下来,落在蕉兰的眼睛上。……[详情]
    会说话的钥匙
    两个小时前,乔染的姑妈乔老太太提出要上厕所,于是乔染小心翼翼地把姑妈扶进盥洗室,将她安顿在抽水马桶上,把一本园艺杂志放在她手边的小桌上,又按照惯例听她抱怨了几句今天的早餐,最后才微笑着关上门离开。  乔染用最快的速度从楼下……[详情]
    电梯通向异度空间
    大约是封闭、狭窄的空间易使人产生莫名的恐惧,而电梯却同时具备这两个条件,所以才会作为种种传说的高发地。  医学上认为,这是幽闭恐惧症。患者会在数分钟内恐慌增至极点,感觉自己濒临死亡的边缘,最后出现不能自控的行为。  其中的……[详情]
    2015-03-17
    螺旋剃
     初显手艺  民国初年一个隆冬的傍晚,寒风凛冽,大雪纷飞,保定城的街道上几乎看不到一个行人。守着剃头铺的郑大,正准备关门歇业,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好奇地刚想探出头去看,一个人一头撞进他的怀里,哀求道:……[详情]
    2015-03-17
    蝴蝶旗袍
    一  民国初年,洋风渐进,古老的分州镇却仍然是一派旧貌,只是兴办了几所所谓的新学,还有女人们的打扮新潮些了,小脚放了,裤腰高了,胸口挺了。而男人们虽然不留辫子,除此外看不出什么变化。喝酒的烂酒,嫖娼的淫妓。各行各业感受不了多少……[详情]
    墓妈妈墓儿子
    陈二和赖头感觉到头发晕,脚无力。当他们从地上坐起的时候,却看到那口大棺材盖向旁边移了一下,紧接着一只苍白纤细的手伸了出来。一、地下“鬼”墓今晚的夜色很沉,月光时隐时现,空气中总是弥漫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潮气。陈二手提着一……[详情]
    2015-03-04
    噬骨师
    1.传说  流血漂橹、饿殍遍地的战乱年代,是噬骨师最容易出现的时代,因为他们可以在寸草不生的荒芜大地上随便挑选自己需要的各种人骨,叩击出或沉闷、或清脆、或长、或短的音,来判断这些尸骨到底粗壮、脆弱,质地紧密还是疏松…………[详情]
    2015-03-04
    鬼侠诛恶
    夜色如墨,武林盟主江桐的独子江山固又像往常一样,穿起夜行衣,带上几个恶仆开始行动了。  白日里,他早就从恶仆们口中得知,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住进了本城的顺安客栈。  几个不怀好意的家伙来到客栈后便分头行动,不到一袋烟……[详情]
    2015-03-04
    穿越梦境
    一、梦境第一集  我只是一名写手,为了生计,在深夜里孤独地敲击键盘。当不可预知的恐惧袭来时,我不知所措。  前天晚上,我写累了,走到窗前。出租屋正处在公路的边缘,我曾不止一次地用出租屋作为作品中惊悚故事发生地的蓝本。……[详情]
    2015-03-04
    鬼门夺魂针
    明时严嵩专擅钻营媚上,深得嘉靖帝重用,权倾朝野。朝堂之上有大半都是他的党羽,实在巴结不到的,想方设法笼络严府管家执事,可谓趋之若鹜。适逢严嵩夫人欧阳氏的大寿,连嘉靖都赏赐了寿礼,余众更不用说。严府张灯结彩,连日流水开……[详情]
    2015-03-04
    辨鬼镜
    古滦州有一条通往口外的商道。它源起滦河下游的滦州古城,经由喜峰口北出口外,通往塞外大草原,之后并入古丝绸之路,远达西域。  这条通往口外的古商道上,人烟稀少,险恶诡秘。不仅时有狼群匪帮出没,还有“阴商”混杂在商贩行人……[详情]
    2015-02-28
    辛白之墓
    天价墓地  “有人给不存在的人买墓地吗?”一次闲谈中,马洪技突然抛来这个问题。  卜平和马洪技同在经济管理系,马洪技是个绝对的聪明人,大三的时候,当大家都在模拟炒股时,他敢拿自己的生活费去买一家小动漫公司的股票。那时……[详情]
    2015-02-28
    玫瑰灵棺
     一、花棺  陶兰正读大学四年级,和男友方家文的感情甚笃。但是,方家文从未邀请陶兰去过他的住处,他总是说:“家里太乱,不方便带你去。”有时候,陶兰怀疑方家文是不是金屋藏娇了。他年纪轻轻就做了部门经理,收入不菲,不知道……[详情]
    2015-02-28
    古堡惊魂
    肖山、孟长河和鲁克三人途经黑潭峡谷时,发生了剧烈的争吵。峡谷宽约4.5米,要跳过去不难,问题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陡峭的峡谷下是上千米的深渊。  跨越峡谷是此行的必经之路,可鲁克腿上有伤,孟长河提出用绳索绑在鲁克的腰上,他……[详情]
    2015-02-28
    会长大的坟
    这天,一辆破旧的城郊大巴在一片前不挨村后不搭店的野地边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子。此人是城市大学城环学院的王长远教授,他穿过一片公墓,来到公墓前不远的一栋二层小楼,住了进去。  王长远教授从闹市中来到这里,是为……[详情]
    门外的白衣女子
    今晚虽然和外商谈得很辛苦,但毕竟有了起色,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送走外商后,见天色已晚,我打发走司机小王,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小柔那里。几个月前,开酒店的张老板请几个同行吃饭,当时我也在场,不知怎地,我一眼就看中了这个……[详情]
    2015-02-28
    吃人的镜子
    1.夜镜惊魂 星期天,我和爸妈去看房子。为了更好地监督我的学习,他们决定在学校附近买套房子。 这一家人看上去和善得近乎虚伪。男人和孩子都寡言少语,唯有女人围着我妈侃侃而谈。 “当初我家跟你们一样,也是为孩子高考……[详情]
    2015-02-27
    间奏的琴弦
    夜,月朗星稀,夜空中灌满了萧瑟的风。我跟室友阿力翻过图书馆的围墙,在夜色的掩护下,顺着楼梯一口气跑上图书馆十二楼。我们可不是江洋大盗,夜闯图书馆只是为了一探图书馆里传说中的魔琴。对于一个热爱音乐的人来说,钢琴就是我们的第二……[详情]
    2015-02-27
    塔里木噩梦
    1  在弟弟厉文头七这天,我去见了曹珊珊。我给她讲了一大堆关于头七的注意事项,她听得脸色发白,全身发抖,这让我觉得可疑——如果真爱一个人,应该会迫切想要再见上一面——哪怕是鬼魂。记得奶奶刚死去时,我把她的照片放在枕头底……[详情]
    浴室里深藏的秘密
     消失的女人  那个雨夜,我生平第一次遇见了鬼。  那一晚,有个陌生女人敲响了我的房门,她低垂着头,声音有些沙哑:“先生,请问,要不要特殊服务。”  这个女人身材姣好,一袭黑衣,长发湿漉漉地披在肩头,狼狈不堪的样子与……[详情]
 39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