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现代鬼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专题故事 > 现代鬼故事
    2015-03-18
    恐怖的玫瑰
    年夜的钟声刚刚响过,穆楠忽然看见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缝,裂缝越开越大,一个身披黑色长袍,載着银色面具的人在黑暗中浮现出来,并缓缓地向她的床边移动……年轻的女教师穆楠意外地得到一份遗产,这是一套位于洪洲市郊外的高级……[详情]
    2015-03-18
    岁月
    台阶旧得悲伤,墨梅在风中飘落得妖冶。月光洒下黑暗的角落,深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事物。虫噤,一切安静得有些浮躁。我顺着心跳的节奏细细地看着台阶上的裂纹,一道道的岁月痕迹又随着心跳一直延伸到心的深处,在缠绕纷杂的血管之间留……[详情]
    找妈妈的孩子
    夜行列车呼啸着沿着京广线前进,摇摇晃晃中,乘客们都昏昏欲睡,车厢内只剩下几盏昏暗的灯光。凌晨3点时小茗例行巡视,窗外寒风凄紧,景物变幻,小茗突然看见一个咧着兔唇的小女孩扒在列车窗外正冲着她笑,小茗吓了一跳,一揉眼,女孩……[详情]
    2015-02-28
    纸人
     引子  滩头古镇流传着一个传说: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失恋后在家里开的寿衣店里扎纸人。有一天,她回忆起了曾经的美好,黯然神伤,泪流满面,视线模糊的一刹那,不小心刺破了手,一滴血珠浸入了纸人中。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个充满怨气的纸……[详情]
    2015-02-28
    鬼手
    1、攀岩拉到了一只手  秦平停下来仰望着高不可攀的山岩,心中第一百零八次后悔和林妹妹一起爬山。  他是当红的专栏写手,在给三家杂志社供稿的同时,还在本市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上拥有整版专栏。  这个林清是秦平新交的女友,因为……[详情]
    漂亮的红衣女孩
    今晚是我在“三国哨”的第一班岗,临出门时,班长就对着忐忑不安的我说:“别怕,有啥好怕的?!我们当兵的天生就有一股煞气。再说了,咱们头顶国徽,腰别手枪,什么样的鬼神都不敢近身!”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除了中间班长来巡视……[详情]
    系红纱巾的女孩儿
    陈勋25岁,学的是发型设计。这一天他来到城里,想找个口岸自谋发展,无奈房租太高,正踌躇间,一个人撞了他一下,抬眼一看,是一个打扮素净的女孩,脖子上系着一条红纱巾,像一只蝴蝶翩跹而去。那女孩跑出几步又停下,还回过头来嫣然……[详情]
    2015-02-27
    诡异的镜子
    一个大男人频繁看到“鬼影”,究竟是为什么?  杨克强坐在角落里,盯着来来往往的人。他来参加朋友的酒会,却发现大多数人都不认识。正品着酒,杨克强突然看到一个女孩端着果汁过来。她穿着黑色晚装,系着藏蓝色丝巾,看上去典雅端……[详情]
    2015-02-26
    橘子花开
    我租下路口这间房子,是因为它便宜。房东把大门钥匙我交给时,眼神中流露出的那种怪异,曾有一丝不安缠在我心头,但很快就被抛之脑后。因为我明白,得尽快写点东西出来,不然,我又得挨饿了。  路口很吵,挤满了卖水果的小贩。我喜……[详情]
    2015-02-26
    城铁五号线
    北京的城铁五号线,自从三年前开始运营,我就是它的常客。原来去上班需要走一个半小时,现在最多只需要四十分钟。  我虽说是一位白领,但属于那种孺子牛型,每天去得最早,回得最晚。因此我坐城铁上下班时,全不在上下班乘客高峰期,我总能……[详情]
    2015-02-26
    天空的颜色
    “飞扬公寓、单身女人,未见和其他人来往。在她的身边似乎总有一个小孩在陪伴着她,她每天送小孩上学、放学、和小孩说话,但事实上这个小孩是不存在的。但,公寓里面有两个人疯掉了,据说是因为看见了那孩子。”  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详情]
    水鬼带你上天堂
    公园的湖水最深四米,最浅也有两米。  这天,一个男人溺水了,在湖里沉沉浮浮,苍白的手在水面胡乱划拉着。  很多人围在湖边看热闹,男人挣扎着把头浮出水面,没命地喊了一声:“五十万。”声音隐隐约约传到了岸边。  刘轩正骑在一块假……[详情]
    2015-02-26
    斑马线
    因为无聊的缘故,当然更重要的是为了能每月交上房租,我找了份7-11便利店的夜班工作。  凌晨两点,我交完班,跟同事寒暄了几句,打了几个呵欠,骑上店外的破自行车,就像个牛仔骑上烈马,往家里一路颠簸而去。  路上要穿过条马路,还没到跟……[详情]
    2015-02-26
    幻魂鸽
    神秘房客  牛得草住在六楼,楼顶的平台是他一家独用的,还有一个四十平方米的阁楼。自从不准养鸽子后,就没什么用处了,牛得草决定把阁楼租出去。  广告贴出去两天,房子就租掉了。房客是个男的,二十多岁,我们姑且称其为房客A。奇怪的……[详情]
    衣柜里的女尸
    我新租的房子在郊区,空气新鲜,人口稀少,正是可以静下心来写作的好地方。  搬进去的第一个月,我一直窝在房间里攻一个长篇,出入的场所也仅限于楼下十步远的一个便利店。  长篇即近尾声,为了放松一下,我去了附近惟一的酒吧。  酒吧……[详情]
    2015-02-26
    复仇女尸
     陈勋今年二十五岁,学的是发型设计。这一天他来到城里,想找个地方自谋发展,无奈房租太贵,正踌躇间,一个人撞了他一下,抬眼一看,是一个打扮素净的女孩,脖子上系着一条红纱巾,像一只蝴蝶翩跹而去。那女孩跑了几步又停下,还回……[详情]
    2015-02-13
    七张脸皮
    睡在电梯里的女孩  凌晨两点,当周康打着哈欠踏进电梯门的那一刻,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差点叫出声来!  昏黄暗淡的灯影里,有个身穿白衣的女子正双手抱膝,埋头蜷缩在电梯的一角。她那头黑发很密很长,密得将脸遮了个严严实实,……[详情]
    2015-02-13
    走失的灵魂
     1  一年来,恐怖小说作家雷米写不出一个字来。他深知,他笔下的所谓惊悚,都远不及记忆深处的恐惧那么根深蒂固,如果不把心里那头猛兽解放出来,自己只会越陷越深。  雷米关掉了电话,推掉了所有的应酬,逃进了穷山僻里,想让自……[详情]
    2015-02-13
    灵堂
    灵堂是在小雨中匆忙搭建的,似乎因为人手不够,整个灵堂布置得就如一套穿在死人身上皱巴巴的寿服。冷冰冰的水晶棺、堆放在角落里良莠不齐的鲜花,以及随意摆放布满污垢的桌椅,都让作为死者好友的我心情烦躁。我坐在一个不太引人注目……[详情]
    2015-02-13
    雾巷
    雾巷女尸  李方略居住的小城依山傍水,风景秀美。最为奇特的是,一到冬日,城里就会起雾。在起雾的那些日子里,整个小城都笼罩在一片茫茫白雾之中,如果从对面山巅遥望小城,就像是一座漂浮在雾中的海市蜃楼,宛若仙景。  不过今……[详情]
    2015-02-13
    别人的葬礼
     他叫陈晓斌,爱看足球。  但凡重要的比赛,他即使排上几个通宵,也要买到那张球票。  他只身在汕头打工,偷到过一台不错的摄像机,从此得意地举着它,帮别人拍拍婚礼葬礼的录像,偶尔也和几个地痞流氓诱骗无知少女拍些毛片,赖……[详情]
    2015-02-13
    诡屋
    让吕菲崩溃的是,她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屋子里转悠。  这么快就能找到新房子,运气真不错!价格便宜,小区绿化也不错,最关键的是:房间里有一大一小两个冰箱,这下不用总是跑超市了,就是楼层高了点,六楼,又没电梯……想那么……[详情]
    2015-02-13
    幻影追凶
    这天,李华伟去参加一位朋友的酒会,但到了之后却发现大多数人他都不认识。李华伟感觉无趣便坐在角落里,无聊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他正品着酒,突然看到一个女孩端着果汁过来。她穿着黑色晚装,系着藏蓝色丝巾,看上去典雅端庄,漂亮……[详情]
    谁在黑暗中抓住了我的脚
    今年6月的一天,单位的司机陈师傅带我出车去广德市柏垫镇月克冲查勘当地的移动通信基站。这是一个山区,鲜有人迹。基站机房在山上一间废弃房屋的二楼,是一个覆盖站,为了实现通信网的全覆盖而在多年前建成,对平时的通信意义并不大。……[详情]
    2015-02-13
    妖童
    楔 子  “你要时刻记得,你就是这世界上最精准的钟表!”──当我一次次这样对小方说的时候,我从没有想到,有一天他说出的时间会变得如此准确,如此……恐怖!  “时间从哪里开始,又将在哪里结束?这个问题,千百年来一直无解。……[详情]
 28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