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悲伤的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专题故事 > 悲伤的故事
    太幸福,就太悲伤
      我觉得脸上在升温,他却一点事也没有,只是再自然不过地牵住我的手,他的手很凉很冷,冻得我狠狠打了个哆嗦。  他却笑了,紧紧抓住我的手,说:“白痴,走吧。”  “去哪啊?”我现在对白痴这个称号几乎已经完全免疫了,听见……[详情]
    你的悲伤靠什么解脱
      在网上遇到一个失独妈妈,一年前独女在一场车祸中离去。但在提及她女儿时,我并没有觉得她有多悲痛,反倒有一丝乐观。开始我以为她对女儿的感情很淡薄。  我边聊边翻看她的心情记录。  有一条大概是她女儿刚离去时发的吧。“……[详情]
    说不出的悲伤
      秋雨赶场似的,一场接一场地下个不停,女人的心却像火烧似的,越来越焦灼。男人马上就要回来了,她不知道该怎样把儿子出事的事告诉他。那还是两个月前的事。儿子掉进水库,再没出来。女人当时正在地里拔草,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详情]
    2015-07-22
    死不瞑目
      猎人遇见了山豹,就是那只缺了一只耳朵的山豹,猎人全身汗就湿透了衣衫。身旁的猎狗黄黄伸着舌头俯在旁边,显然,它也有些害怕。  这种山豹,是这儿独有的,它高大、凶猛又狡猾。可是,猎人却打伤过它——那只缺耳朵的山豹。那……[详情]
    2015-07-22
    爱情米线
      她和他是经别人介绍认识的。  在她生活的城市,对一个快满30岁的单身女性而言,没有结婚,并且没有结婚对象,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于是,就有了他们的相识。那时,她还没有准备好,让受过伤、结着疤的心住进一个男人。然而,……[详情]
    2015-07-22
    第18.475支香
      那年金日熙才12岁。韩国内战爆发。他从战机的咆哮声中捡回了一条小命,从此定居于白头山附近的一个小乡镇,与祖母相依为命。  金日熙听从祖母的话,每天清晨点燃一支香,祈求双亲平安无恙,身体健康。父母被内战的炮火轰击得不……[详情]
    2015-07-22
    回归线
      小镇真算得上袖珍,整个镇上不过千把人口,连车站也只有一个。快过年了,小镇的车站每天都有一个7岁左右的小男孩用粉笔在地上画着线回家。那条线一直从车站延伸到他的家里,清晰可见,即使是陌生人,也可沿着小男孩画的线毫不费力……[详情]
    2015-07-22
    无组织的人
      王老太太的灵魂升天了。摆脱了病痛的折磨,她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飘着游着。她以俯瞰者的姿态,观察着儿女们为她操办葬礼。该做的一切,儿女们都在有条不紊地做着,这让她感到很欣慰。说到底,葬礼是做给活人看的。这也算是她最后……[详情]
    渐行渐远渐无声
      最先消失的是温度,然后是容貌,最后是声音,再最后,也许就是记忆了。爱情总是这样一步步抽离了你的生活,你眼睁睁地看着它逐渐模糊,但无能为力。不是你的,怎么求也没有用,怎么哭都白搭。你就像一个独自看电影的人,坐在黑漆……[详情]
    2015-07-22
    马夫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雪景便出奇地白了,风吹过各种杂色的树,呜呜的,声音有点像南方的一种木笛。  那会儿真是听不到狗吠,风走过披了雪的山岗,只一抹,便给整个山峦添了一道景致。  这是古围子屯一月的傍晚。  落了雪,……[详情]
    你的美,不只是上帝看得到
      2009年11月最后一个周末,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莫克小镇,一场隆重的葬礼正在举行。从四面八方自发而来的人们排成了长长的送葬队伍,默默地为因心肌梗塞而死的杰夫森送行。也许有人会惊讶,杰夫森不过是一个有着三十多年乞讨史的……[详情]
    2015-07-22
    我说我话
      父亲的“手势”  得知母亲胃癌复发,父亲带她到省城。由于医院床位不够,二老居住在医院附近的家庭旅馆。房间不大,仅够放两张不大的床。我请假去照顾母亲。到达的那天晚上,我坚持要求劳累了一天的父亲早点休息,我一个人带着……[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