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故事精选

烽火岁月里的母爱

小故事网 岁月的故事 时间:08-19

  飞机的轰鸣声、爆炸声、枪声响成一团,在蒙阴东北部大崮山的一个山洞里,上身穿着米色毛衣、下身穿浅色长裤的陈若克在一群身穿土布褂子、梳着发髻的妇女中间,显得特别扎眼。

  烽火岁月里的母爱那是1941年11月7日,22岁的陈若克正担任中共山东分局妇委委员、省妇女救国联合会常委、省临时参议员。在人们眼中,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摩登女人。在部队驻地,如果有一个女兵身穿列宁装骑马奔驰而过,任齐肩的头发在风中飞扬,那准是陈若克没错;在清一色的军装中,如果有一个女人身穿皮夹克或者缴获来的皮大衣,那也定是陈若克无疑。只要能让自己洋气一点,她绝不让自己土气。女同志们都说她被丈夫朱瑞惯坏了,她却一脸自豪。

  可现在,她已经有几天没有洗脸了,因为没有吃什么东西,胃里也透着酸气。她只盼着战斗早点结束,尽早和丈夫团聚。

  可战斗越发激烈了,洞顶的泥土扑簌簌地往下掉。陈若克本能地用手护住肚子,此时她已经有8个月的身孕了。

  一天夜里11时,一支日军从山后架着云梯爬上来,部队决定突围。陈若克由警卫员搀扶着往北走,由于行动不便,不久他们便与部队失去了联系。

  为了取得联系,警卫员不得不到附近村里找人。就在此时,陈若克生下了孩子,是个女儿。不幸的是,孩子的哭声引来了搜山的日军。

  日本宪兵不知陈若克何许人,只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这个女人,不梳发髻,不穿棉袄,给她吃的,她不要;问她什么,她不说。日本宪兵料定她有来头,于是把她的手脚用铁丝捆住,关在一间小屋里。

  不久,日本宪兵又把陈若克以及她刚出生的女儿押往宪兵司令部。马夫把虚弱的陈若克横放在马背上,用绳子紧紧地拴住,又把婴儿装进一条马料袋子。出世不久的孩子被马料扎得拼命地哭喊,陈若克的心都要碎了!

  到了宪兵司令部,陈若克被直接送往刑堂。宪兵队长亲自提审:“你是哪里人?”

  “你说我是哪里人,我就是哪里人。”

  “你丈夫是谁?”

  “我丈夫是抗日的。”

  “你呢?”

  “我也是抗日的。”

  日本宪兵恼羞成怒,大红的烙铁狠狠地压上她的前胸、后背。

  她一次次昏死过去,又一次次被冷水浇醒。日军什么消息也没得到,无奈之下,日军转变了策略,将她投入牢房。

  她艰难地睁开双眼,头上的纱布还在不停地向外渗血,身上的衣服已经没有一件是完整的了,胸部的烙印狰狞地张着大嘴,焦黑的面容让人惊惧。面对这一切,昔日对自己衣着非常在意的她什么都顾不上了。她的眼里只有那个被扔在不远处、用蓝布褂包着的婴儿。婴儿干瘪的小嘴,一张一合地翕动着,已经哭不出声来。

  她的心刀割般地疼痛,这是她和朱瑞的孩子,她的心肝。她何其幼小,何其无辜,为什么要遭这样的罪!

  这是她的第二个孩子,她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时正值日军“扫荡”,因病重失救而死,而这一次又……

  见陈若克没有奶水,日军把一瓶牛奶送到牢里,对她说:“我们知道你是八路,很坚强,你也是孩子的母亲,难道一点都不疼爱自己的孩子吗?”

  陈若克把牛奶瓶摔在地上,说:“要杀就杀,要砍就砍,少来这一套!”

  她艰难地搂过孩子,伸出自己流血的手,说:“孩子,你来到世上,没有喝妈妈一口奶,现在就要和妈妈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你就吸一口妈妈的血吧!”

  临刑前,她紧紧地抱着孩子。在她看来,整个民族都在苦难之中,落在残暴的日本人手里,孩子也难保住,索性拼上一块血肉,让日本人知道中华民族是不可战胜的!

  陈若克只度过了短短22年的人生。她热爱时装,热爱骑马,热爱丈夫,热爱孩子,热爱理想,她已经成为一个传奇。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