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亲情故事 > 兄妹故事

潘长江潘长甬兄弟情如江涌

小故事网 兄弟的故事 时间:2015-11-26 江峰

  多年之前,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一处外景地,由潘长江执导,弟弟潘长甬担任临时助理的《正月里来是新春》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此时,全体工作已经在野外拍摄了4个多小时,由于一些环节出现了脱节,几个镜头完成的均不顺利。拍最后一个镜头时,几个群众演员的走位再次不到位,看到大多数人冻得快要“筛糠”了,片场一侧的潘长江再也忍不住满心的怒气,他扔掉手中的话筒,冲到场地中央拔断了摄像机的电源线,对着潘长甬狠狠地甩出一连串的谩骂,潘长甬顿时怔住了,他委屈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潘长江潘长甬兄弟情如江涌潘长江和潘长甬是亲兄弟,作为“潘家班”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潘长甬开始时并未涉足娱乐圈,他的人生转折,正是由于大哥潘长江的推波助澜。潘长甬也没有辜负潘长江的期待,岁月的铿锵里,他与潘长江相扶相搀,演绎出骨血情浓的兄弟情谊……

  情牵小弟,大哥的付出无怨无私

  1957年,潘长江出生在辽北一个梨园世家,作为兄弟三人中的老大,潘长江性格直率而坦诚,并且十分偏爱小弟弟潘长甬。当时,两个弟弟年龄较小,经常在一起掐架。有一次因为争抢一个沙包,二弟狠狠地收拾了小弟潘长甬。被欺负得灰头土脸的潘长甬跑到潘长江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告状。得知事情缘由后,潘长江毫不客气地惩罚了二弟,二弟委屈地对潘长江说:“都是你的弟弟,凭什么你帮他不帮我。”爱字当头的潘长江显得不讲道理:“既然二哥打了三哥,那么,大哥就应该打二哥!”

  有一年冬天,顶着一头雪花的潘长江回家后,发现父母都因为演出而无法回来,只留下潘长甬一人看门。辽北的冬季天寒地冻,家里的窗户上粘满了霜花,看到七岁的潘长甬冻得浑身发抖,十几岁的潘长江拿着两只大铁桶,再次钻入风雪,快步奔向离家很远的煤场去拾煤块。半个小时后,家里的温度渐渐升了起来,原本蔫叽叽的潘长甬又恢复了孩童的可爱。不过,暖和过来的他又吵着出去玩雪。零下近40度的野外,潘长江怎能放小弟弟出门呢?可是多次努力的潘长江却哄不住潘长甬。最后,“逼上梁山”的潘长江竟然用20多个纽扣发明了一盘棋,从早上8点陪着弟弟玩到下午4点,一直到父母演出回来……

  虽然兄弟情深,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潘长江的心里也有了一个小小的遗憾,那就是小弟潘长甬并没有走上艺术道路,而是在家乡牡丹江东宁县做了一名普通警察。

  1989年,潘长江参加第三届国际青年戏剧节,以一部二人转《猪八戒拱地》获得了“个人表演金奖”,接着,潘长江顺理成章地走上了演小品的艺术道路,并荣获辽宁十佳演员第二名。后来,他再接再厉,又参加了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元旦和综艺大观等晚会,在演艺圈里一举成名。

  哥哥的辉煌让弟弟潘长甬倾羡不已,他也头一次感到了后悔,潘长甬对潘长江说:“哥,我要是当初听爸爸妈妈的话,努力在艺术上有所建树就好了。”听罢潘长甬的话,潘长江的心里也有点儿替他惋惜,其实潘长甬还是很有天赋的,艺术的直觉也很准,只不过机缘不够,没能和自己一起站在这条星光道路上。潘长江宽慰潘长甬道:“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你要是真的有心,大哥没理由不帮你。”

  一次,潘长江回东宁探望父母,恰好,潘长甬当时准备创作一部小品参加市里的“警民和谐一家亲”大型汇演。听说哥哥回来了,潘长甬自然喜出望外,他将自己写好的初稿拿来,虚心地请潘长江指点。看到小弟也开始创作本子,潘长江高兴地看了起来,可是翻了几页之后,他却皱起了眉头,本子里缺少突破性笑点,甩出的包袱也不够响亮。心急之下,潘长江拿过纸笔,亲自为他修改起来。潘长江一直坐在桌前三个多小时,直到划下最后一个句号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潘长甬很诧异,这时的他才了解,自从大哥从铁岭评剧团调入第二炮兵文工团后,每年都要在国庆期间为官兵们服务,这些年来,敬业的他几乎走遍了二炮部队的所有驻地,连一些深山哨所,他都会竭尽全力地进行演出,就在不久前,由于他过度劳累,腰肌出现了严重劳损,每动一下都会钻心地疼痛!

  这一切,让潘长甬充满了无尽的愧疚:“大哥,这些年来,我是最让你操心的一个,什么时候,能让我反过来帮帮你?”潘长江看着他道:“长甬,咱俩之间是拉扯不断的血缘,不过,大哥这些年真的有些累了,以后用着你的肩膀时,一定让大哥我靠一靠。”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语,让潘长甬不由得连连点头。

  每当潘长江回到家乡拍戏时,潘长甬总是前来帮大哥的忙。可是,兄弟俩一个身为演艺界的巨星,难免会在片场上颐指气使,而潘长甬每每会成为潘长江的“出气筒”,在《正月里来是新春》的拍摄中,更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那天傍晚,拍摄工作全部结束后,潘长江也觉察出自己的粗暴,私下里,他悄悄地找到潘长甬:“在这个剧组里,你是我最亲近的人,如果我把你给说了,就更加能调动别人的积极性……”潘长甬理解地说道:“大哥,兄弟之间有的是血浓于水的情谊,不在乎多一句少一句,你不要太多心了。”潘长甬这么一说,潘长江的心里更加难过:“长甬,只有你最理解大哥的心思,我真不知怎么感谢你!”动情之处,兄弟两人的眼角都湿润了……

  骨血情浓,荆棘路上我们相扶相搀

  2006年5月,潘长江在录制MV《光腚娃娃》中,使用了书法家苏铜的作品。结果《男人四十一枝花》的光盘专辑被苏铜看到后,苏铜一纸诉状将潘长江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其经济及精神损失费30万元。潘长江感到特别委屈,因为原告苏铜他根本就不认识,他只是一个演唱者,并不清楚制作方面的事情。

  潘长江在圈子里的声誉有口皆碑,这件事发生之后,他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可是,潘长江是个十分安静的人,更不会轻易向别人倾倒苦水,时间一长,他的心理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有时候毫无由来,他便发起了脾气,整个人总显得懒懒的,吃饭也没有任何食欲。一次,潘阳偷偷告诉潘长甬:“老叔,没事时好好地劝劝老爸,最近他成宿成宿地睡不好,血压也升高了……”

  潘长甬知道自己的话大哥最能听进去,那段时间,兄弟俩的短信也是最多的,只要稍有时间,两人就会给对方发一则短信。潘长甬给大哥的短信中,除了“注意身体”,“放松心情”之外,还常常编辑一些非常幽默的段子,尽管潘长江的笑点很高,可是这些笑话经过潘长甬的精心编排,常常能博得潘长江的会心一笑。身心轻松下来的同时,潘长江不由得感慨:“长甬真是费心了。”

  除此之外,潘长甬还利用自己的法律知识,为潘长江频频出谋划策。2006年9月,备受关注的《光腚娃娃》纠纷案有了结果,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一审判定,潘长江不构成侵权。心里石头落地后,潘长江第一件事情就是和潘长甬喝了顿庆功酒,虽然按照法律程序,潘长江可以在一审判决下来之后,反诉对方要求赔偿名誉损失。可潘长江却对潘长甬说:“还反诉个啥玩意儿?原告作为老人,都已经七十多岁了,就跟咱爹一样,反诉他的话,跟反诉咱爹有啥两样?”

  通过此事,潘长江深深体味到“亲兄亲弟,骨血情浓”这句话的含义,关键时刻,潘长甬无疑是自己最可靠的左膀右臂。潘长江有了让潘长甬帮自己的想法,但如今的弟弟生活稳定而安逸,收入也很不错,因为个人原因,而把他带到自己的圈子里来,自己这个做哥哥的是不是有点儿自私了呢?得悉哥哥的想法后,潘长甬回应道:“娱乐圈确实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但是,如果我的心态一直能够摆正,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方向在哪儿,这条路是不会走偏的……”

  2006年底,潘长甬在单位办理了相关的手续之后,正式成为潘长江团队里的一员。可真正来到潘长江的身边后,潘长甬发觉自己的能力还非常有限。潘长江也深知弟弟的阅历不够,有意让其带着队伍,多多参加演出一类的锻炼。

  可是,连续的舟车劳顿,让潘长甬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一次在成都时,由于天气炎热再加上水土不服,潘长甬一下子病倒了,而且上吐下泻得非常厉害。当时的潘长江正在沈阳参加汇演,工作量非常繁重,可是一听这一消息,他马上放下了手头的所有事情,衣服也没有换,便匆匆地直奔机场。六个小时过后,潘长江终于见到瘦了一大圈的弟弟,他端茶倒水,不住地忙前忙后。看到哥哥忙碌的身影,躺在病床上的潘长甬戏谑着说:“早知道,我多病两场多好,这样的话,大哥你就会总陪在我身边了。”

  没想到,听到潘长甬的话后,潘长江果断地拿起手机拨通了汇演的主办方,表示要请两天假。潘长甬一听,慌忙阻止潘长江道:“大哥,我刚才是在和你开玩笑,你这属于违约,要付高额的违约金的!”潘长江却说:“不要紧,再多的钱,也买不来咱们兄弟这共患难的一刻!”

  2007年5月,潘长江出演香港和内地共同投拍的电影《大胃王》,片中的潘长江扮演的农村青年“三好”食量惊人。潘长甬很替哥哥担心,他对潘长江说:“虽然是一部投资很大的电影,可是也不要太拼命了。”没想到,潘长甬的话一语中的。有一次拍戏时,连续奋战的潘长江已经体力透支了,恰好,导演拍摄“大胃王”比赛的一场戏,需要他不停地吃包子。因为是长镜头拍摄,潘长江必须是真吃,否则镜头就会穿帮。整整半个多小时,潘长江不停地往嘴里塞食物,道具用的包子都是头天晚上准备的,等到正式开拍时,大部分包子都很硬了,结果,被一股脑地塞到嘴里后,潘长江的食道被包子皮拉出了血口子,剧痛之下,潘长江的脑门上全是汗水,捂着胸部的他一脸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大胃王》剧组为此停工了好几天,望着病床上哥哥,潘长甬的内心不禁百感交集,他暗暗地发誓:“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不辜负你的希望,你给了我一个舞台,我就一定还你一份精彩!”

  风雨洗礼,焕发人生的别样精彩

  2008年2月,在完成了春晚节目《回家过年》后,潘长江开始向影视剧制作方面发展,而在整个团队中,制片人是最重量级的人物,因为制片人不但负责指挥影片的筹备和投产,有权改变剧本情节,还决定主要演员的阵容。在潘长江看来,这一拍片过程中权力最大的人物,潘长甬是不二的人选。

  正式“任命”那天,潘长江对团队的成员们说:“我们兄弟中,长甬的个头最高,长相最帅,如果不是当初当了警察,很可能是圈子里的偶像级人物,不像我,总是拿‘浓缩的就是精华’来护短。”接过大哥的话把,潘长甬幽默地调侃道:“你不是矮,是高得不明显!”一句话,让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接过大哥交付的这付沉甸甸的担子,潘长甬在各个环节都不敢有半点儿马虎,特别是在拍摄现场,只要他有空,肯定会到现场去“督战”,对任何人的表现更是有一说一,从来不会有半点儿隐瞒。一次,潘长江在拍摄一个到河里洗澡的镜头时,潘长甬认为先将头上的帽子扔到水里,这样会更加突出人物的个性。但潘长江却认为扔帽子显得太土气。结果,哥俩在片场争吵起来,看到事态逐渐升级,潘长江退让了一步,决定先按潘长甬的意思拍下来再说。

  结果在看回放的时候,潘长江发现,扔帽子的镜头果然有意想不到的喜剧效果。他开心地拍着潘长甬的肩膀说:“行,按你说的演的还真是更有些意思,你干脆再兼个职,当个艺术总监吧。”潘长甬却说:“不管我是什么身份,只要把戏拍好了就成!”

  经历了风雨的洗礼之后,兄弟两人的配合愈加默契了。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一位港台的媒体记者有意问潘长江:“这些年,赵本山的团队拍出不少叫好又叫座的片子,您的片子数量和他也不相上下,是不是有意在和本山大叔较戏呢?”潘长甬一听,立时明悉了这位记者有意在制造“风波”或是“陷阱”,于是,借着给潘长江送矿泉水的机会,悄悄地提醒了他几句。结果,本来整个发布会上都很高调的潘长江一下“学乖”了,只听他很小心地回答道:“我们的团队与本山大哥是没法比的,本山已经完成了从艺人到艺术家再到文化商人的转变,而我只能完成前两步。但是,我们会用自己的这点水,把我们这点泥和得黏黏糊糊的,摔到哪个墙上别掉下来就行,我们没有那么高的要求。”这一番话,赢得了在场人的频频点头。

  兄弟两人相互携手,行进在事业的快车道上。两人共同提纲制片与主演的一系列影视剧既叫好又卖座。2010年7月,在《清水蓝天2》热播之后,潘长江又将视线转移到了农民工身上,在潘长江看来,城市生活中,农民工更需要关心与关怀,他们的生存环境艰辛,但是对生活充满着希望,并给城市贡献了自己的青春与汗水,所以,他们需要更多的人去了解。

  有了潘长江这一艺术构想,潘长甬很快便将其付诸于行动。他组建起实力雄厚的班底,而且在剧本、选角、取景等各个方面均精益求精,潘长甬还在演员的挑选上作了很大的努力,既有多年表演经验的专业演员,也有地方二人转演员的加盟,因此,在表演及语言上都极为生活化。潘长甬所做的一切,都让潘长江十分满意。

  不过,事事追求完美的潘长甬还是担心自己做得不够,潘长江告诉他,艺术的空间没有最高,只有更高。潘长江说:“你过去的成绩说明了一切,依我看,你和‘冯天贵’的经历不谋而合,‘冯天贵’一路走来也并不平静,他带领农民工打拼的过程中,也遭遇了种种想不到的困难,但最终他还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从这一点来说,你就是现实版的‘冯天贵’!”哥哥语重心长的话,给潘长甬以莫大的鼓舞,他全身心地投入到《能人冯天贵》的制作中去……

  2011年4月,《能人冯天贵》登陆央视一套黄金档期,开播伊始,便创造了居高不下的收视率,成为一部不可多得的视觉盛宴。接受赞扬的潘长甬表示,除了要感谢观众们的力捧之外,自己这些年来,最应该感谢的一个人就是大哥潘长江。潘长甬说:“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精彩的剧本,而我这一部,在大哥的润色之下,焕发出别样的精彩!”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