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亲情故事 > 兄妹故事

兄弟情深

小故事网 兄弟的故事 时间:2015-11-26 邓解华

  夏怀金做了三年的村主任,眼瞅着就要往镇上调了,可身体突然出了问题,他患上了尿毒症。治疗这病最好的方法就是换肾,做一个换肾手术得花三四十万。钱他不担心,愁的是这一时半会儿到哪儿去找肾呢?这可不是去市场买菜,光有钱不行,还得看运气,弄不好等上个三年五载,到时候自己这条老命保不保得住都难说。再说,往镇上调的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碰上的啊。

  兄弟情深医院的郑主任对夏怀金说:“你看看在你的亲属中能不能找到合适的肾源,如果有,那就省事多了。”

  这一提,夏怀金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怎么就没想到呢?还有哥哥夏怀山呢!哥哥从小就对他很疼爱,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留给他。记得念初中时,家里没钱供他们兄弟俩同时上学,哥哥就毫不犹豫地退了学,还宽慰他说:“怀金,你是家里的希望,要好好念书,爸妈都盼着你念大学呢。哥已经长大了,可以去外面打工,就是再苦再累,哥也要让你把大学念完。”

  哥哥家还是老样子,三间旧瓦房,收拾得干干净净。自从当了村支书,夏怀金已经好长时间没登过哥哥家的门槛了。今天突然造访,手里还提着不少礼物,把哥哥嫂子都吓了一跳。他吞吞吐吐说出了来意,哥哥马上就急了,一个劲地埋怨:“这是性命攸关的事儿,你咋不早说呢?自家兄弟还有啥……”

  可没等哥哥把话说完,站在一旁的嫂子就插话了:“理是这个理,你兄弟有难,当哥哥的不能见死不救。可你想过没有,你哥没文化,平时干的都是些又脏又累的力气活,全靠这身子骨撑着,要是拿掉一只肾,那以后还咋干?”

  嫂子不仅替哥哥担心,而且话里还有不少怨气,夏怀金心里明镜似的。那是两年前的事儿了。有一次,哥哥在干活时左腿被石头砸伤了,嫂子不想再让他干这个力气活,就找夏怀金商量,想把村东头的鱼塘承包下来。没想到,夏怀金憋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哥,现在大伙儿都想承包那鱼塘,我又刚上任,要是答应了你们,以后别人会怎样看我?”

  见弟弟说得在理,夏怀山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不料,没到半个月,鱼塘竟被邬阿发承包去了。邬阿发是村上出了名的小混混,平时无所事事,哪里会养什么鱼?他承包下鱼塘后,又高价转包给邻村的一个养鱼专业户,一转手赚了不少差价。这件事惹得村民意见纷纷,而夏怀金对这事却一直装聋作哑,不闻不问。直到有一次邬阿发喝醉酒,才吐出了真相:为了这鱼塘,他给夏怀金送去了两条中华烟和四瓶茅台酒。这话传到夏怀金嫂子的耳朵里,自然对他这个小叔子怨气不浅。

  对于这事儿,夏怀金早就有所准备:“哥,我都考虑过了,只要你答应换肾,我会给你一笔钱,等我调到镇上后,我再让村里把鱼塘包给你……”说着从包里掏出两张纸来对嫂子说,“嫂子你看,我合同都写好了,只要哥在上面签个字,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要是嫌钱少,你们尽管开口,多少都没关系。”

  夏怀山一把抢过合同,三揉两揉就把它扔进了灶间的柴火堆里:“怀金,你这是干啥?什么钱多钱少,只要医生说我的肾脏没问题,你全拿去都可以!”见话说到这份上,嫂子再也忍不住了,躲到里屋哭了起来。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郑主任向兄弟俩宣布:“肾脏非常吻合,如果没意见的话,下星期就可以做移植手术了。”

  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夏怀金高兴得差点蹦了起来,他背着手在病房里不停地走来晃去,仿佛自己已坐上了镇长的宝座。夏怀山也暗暗替弟弟高兴,嘴里一个劲地唠叨:“吻合就好,吻合就好……”

  谁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并不顺利,就在手术的前一天晚上,医生要给换肾者服上三粒利尿片,用来排空肾脏内的尿液。可是夏怀山服了药后,不仅没排尿,反而肚子发胀,疼得难受。郑主任觉得他的肾脏可能出了问题,第二天就把他转到另外一家医院去了。

  夏怀金像被人愚弄了,躺在病床上浑身发抖。他不相信这个节骨眼上,哥哥的身体会出什么问题。他估计其中肯定另有隐情:要么是哥哥害怕动手术,要么是嫂子从中作梗。他让自己媳妇打听哥哥住的是哪家医院,去问个明白,可媳妇去是去了,却被嫂子挡在门外,说什么都不让进。

  这下夏怀金全明白了,哥哥根本没病,是在故意躲他。原因很简单,就是不肯捐肾。他怎么都没想到哥哥会对自己这样,一定是自己过去所做的事情让哥哥觉得心灰意冷,再也不愿帮助自己了。正当他一筹莫展时,郑主任匆匆走进病房,向他宣布了一个好消息:有个不愿透露姓名的人愿意捐出自己的肾脏来帮助夏怀金……

  很快,夏怀金的换肾手术顺利完成了。

  夏怀金的身体恢复得很顺利,半年后就能上班了。除了每天都要吃药之外,他跟正常人已经没什么区别了。他也如愿以偿地坐上了镇长的位子。当了镇长的夏怀金像换了一个人,每天勤勤恳恳工作,为镇上的百姓谋福利。他的心里,一直很感谢那个关键时刻救助自己的恩人。

  那天,夏怀金刚走进办公室,嫂子随后跟了进来:“怀金,你快帮帮你哥,你要是不帮他,他真的活不成了……”

  嫂子说了老半天,夏怀金才听出个东南西北来。原来夏怀山那次也病得不轻,夏怀金出院后他还留在医院里,好不容易恢复得差不多了才出院回家。最近,夏怀山觉得自己身体好了,这段时间为了治病家里的积蓄都花得差不多了,他就又扛着木棍去码头干起了老本行。没几天工夫,人就累变了样,嫂子没办法才厚着脸皮来找夏怀金。

  “嫂子,这忙你叫我怎么帮?我哥就这点文化,除了挑挑扛扛,他还能干什么?”想起当初换肾的事儿,夏怀金心里还是憋得慌。

  嫂子说:“当初你不是说等调到镇上就跟村里打招呼把鱼塘包给你哥……”

  提起这事,夏怀金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当初你们都答应了换肾,为什么又要变卦?”

  “你……”嫂子强忍泪水说,“怀金,你真是枉费了你哥的一片苦心啊!”说完,跌跌撞撞跑出了办公室。

  这天,夏怀金正接见来访的客人,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接,就听嫂子在电话里语无伦次地喊:“怀金快过来!你哥要输血……”夏怀金一听,心里一哆嗦,但是他想了想,觉得不对,当时他做手术的时候,哥哥夏怀山好好的,根本什么病都没有。现在怎么突然就有病了呢?

  好不容易送走客人,夏怀金马上赶到医院,见到嫂子后才知道哥哥因车祸流血过多,在医院里正抢救呢。嫂子拉扯着夏怀金的胳膊哭得昏天黑地,一个劲地让他赶紧救人,又一个劲地说他没良心!

  夏怀金咬咬牙说:“嫂子,我这就去给哥输血。”说着,就伸出了自己的胳膊。等输完血,嫂子满脸是泪地对夏怀金说:“大兄弟,你跟我来,我有话对你说。”

  换肾手术前的那个晚上,夏怀山跟媳妇聊天,说起夏怀金当上村主任后的所作所为时突然就愣了。夏怀山找到郑主任要求延迟手术。夏怀山告诉郑主任,他们兄弟俩从小相依为命,他一直把弟弟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时间一长,弟弟就习以为常,竟把他的照顾当成了理所应当的事,他不需要弟弟的回报,但希望弟弟万事先替别人想一想,眼看就要去镇上当镇长了,他不希望弟弟误入歧途……所以在和郑主任商量后,他才故意失踪,以陌生人的身份捐肾。

  嫂子还没说完,夏怀金已哭成了泪人儿,他终于明白了哥哥的一片苦心!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