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爱情故事 > 网络爱情

爱上骗子

小故事网 骗子的故事 时间:2015-11-03 林树荣

  一

  陆依萍是一家外国企业的部门经理,年薪20万,在公司里很受老总的尊重和员工的仰慕。到现在三十岁了还没有男朋友,自己也不免着急起来,她爹妈更是走马灯似的请人给她介绍对象,可她一个也瞧不上!她妈气得直骂:“哼!也不想想自己都成剩女了,还要求这么高?再过几年,你就是求人家也没人要!”她爹也劝她说:“阿萍,拣个实实在在的男人嫁了算了,毕竟以后两口子是过日子。”

  爱上骗子其实陆依萍的要求并不高,不苛求男人“三大有”——事业有成、有房、有车,只想找个有一定的经济基础,长相过得去,负责任,诙谐幽默的男人。可人家给她介绍的不是充满铜臭、谈吐俗气,便是市侩气十足的人。

  最近她出席了一位同学的婚礼,一打听他们居然是网上认识的,而且很般配!这使她改变了对网恋的看法,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小心翼翼地进入网络聊天室。她不想在本地找对象,经过选择,决定和一个深圳的男子交往。她是这么想的:深圳是国家改革开放的前沿,经济很发达,如果跟那个男子谈成了,她可以去那里发展。因为自己是财经大学毕业的,什么行业专业都对口。

  那个男子叫曹金良,34岁,也是大学毕业,是一家装潢公司的老总,因一心扑在事业上把终身大事给耽误了。另外他是家里老大,因此还负担着弟弟妹妹念大学的费用。这么年轻就当老总,看来他是个非常能干的人!负担着家中弟妹念大学,可见他是个孝顺且负责任的男人!所以他留给陆依萍的印象非常好。经过几次交谈,两人很快在网上相恋了。

  陆依萍每天下班后都要上网跟曹金良聊天,发现他博古通今,谈笑风生,常逗得她忍俊不禁。这更使她产生了见他一面的强烈欲望,多次提出视频请求,但他都婉言拒绝了。害得陆依萍痴痴地每晚在脑子里想象他的音容笑貌,经常自言自语道:“他长得怎么样呢?长得怎么样呢?”

  她妹妹陆依华跟她合用一台电脑,知道她的QQ号,发现了她和曹金良网恋的事,告诉了父母。二老找她谈话,一致反对她网恋,说网上的男人不可靠,深圳那地方骗子更多!可陆依萍已经深陷情网不能自拔,只迫切想见到心上人!

  突然一个天大的喜讯传来——曹金良告诉她因生意上的事要来上海!陆依萍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揉了揉眼,千真万确。他是这样写的:“亲爱的萍,近日我因生意上的事要来上海,到时咱们就能见面了,你就能看到我的庐山真面目—— 一张鬼脸。真的,不骗你,是一张可怕的鬼脸,你可别吓昏过去噢!”

  陆依萍兴奋之余,马上回给他:“你这家伙,幽默得太过分了,我才不怕呢,偏要在你的鬼脸上好好啃一啃!不信,你看着!”第二天他打她手机,说他已经坐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好,我马上去机场接你!”她大声说,“我穿着一件白色羽绒服,头上戴一顶红色绒线帽。”“这么早就来接我?我知道上海很冷的。”他关切地说。“我不怕冷。再说从我这里到浦东机场要好长一段路呢!”

  二

  他们在机场的候机厅外见面了,陆依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住笑着朝她走来的那个男人——高高的个子,饱满的额头,两条剑眉下一双大大的眼睛,挺直的鼻梁,一看就是个睿智精明的人!只是脸容略带倦意,可能路途劳累之故。“依萍,咱们终于见面了。”他兴奋地说。“金良!”陆依萍更是激动,竟控制不住张开双臂拥抱了他,并“叭”的在他脸上重重亲了一下。这使他有点受宠若惊,用手抚着被亲处,“嘿嘿”地笑着,一脸的幸福。

  他要去住宾馆,依萍坚决不让,说:“住我家去,我家三房一厅呢。另外也让我父母看看,我网上交的男友是不是骗子?”曹金良笑着说:“如果我真是骗子呢?”“不可能!如果你是骗子还敢到上海来见我?”说着她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拉着他坐了进去。

  “爸!妈!他就是我的男友曹金良。”陆依萍热情地向父母介绍。“伯父!伯母!”曹金良礼貌地打招呼。二老把他打量了好一阵子,看得他浑身不自在。依萍父亲不相信地问:“你在深圳开装潢公司?多少年了?有多少资产?”他回答道:“我大学毕业就去深圳发展了,在许多公司干过,可总觉得不如自己干过瘾,于是就开办了这家装潢公司,到目前已有2000万资产了。”“你看我们这房子装潢得怎么样?”“恕我直言,只是一般,称不上豪华,顶多十几万装修费,而且材料不环保。”见他这么内行,依萍父亲听了信服地点点头:“嗯,不愧是做装潢的。我们这房子是80年代末装修的,所以没那么讲究。打算过些日子重新装修。”“伯父,我来帮你设计,保证水平一流。”“好,好!”老人乐得眉开眼笑。

  依萍母亲要去做饭,曹金良抢着说:“伯母,我来吧!”又对依萍说,“依萍,你打我的下手吧,我对这里不熟悉。”依萍惊喜地跳了起来:“想不到你还会烹饪?走——”说着拉着他进了厨房。

  只一个小时,曹金良便做出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乐得依萍父母嘴都合不拢,彻底改变了对他的看法,默认了这个未来的女婿。曹金良在上海呆了三天便回了深圳,陆依萍对他依依不舍。

  可是令陆依萍想不到的是,曹金良这一走便如黄鹤一去杳无音讯!他在QQ上竟消失得无影无踪,打手机也是关机!陆依萍百思不得其解,各种猜想在她心头缠绕,难以入眠。最后她竟向单位请了一星期假,直飞深圳!

  到了深圳她才知道寻找曹金良不是一桩容易的事:一不知道他的住处,二不知道他公司的地址。她打114查询,深圳却没有这家“利荣装潢公司”!她像一只无头苍蝇撞了一天毫无收获,回到宾馆冷静思考了半夜,决定还是从网上找。翌日她去一家网吧,把一张寻人的帖子发在网上,把曹金良的长相详细写在上面,言明谁能提供他的信息,奖励2000元!很快有人跟她联系,说曾跟曹金良是同事,并知道他住的地方。陆依萍喜出望外,急忙找到那个人,随他去一处地方。

  那是地处偏僻的一所群租房,他们走了进去,见里面隔得像一个个鸽棚。那人敲了敲其中一间的门,里面有人问:“谁呀?”陆依萍一听那熟悉的声音,激动得心几乎要跳出胸膛,忙大声说:“金良,是我呀——依萍!”里面一下没了声音,良久说:“对不起,你找错人了,我不认识你。”陆依萍怎肯相信,焦急地说:“你把门开开,让我进去好吗?”里面又没了声音。“看来他不是你要找的那个曹金良。”那人说。“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陆依萍还是给了他100块钱,那人对她千恩万谢,拿了钱转身走了。

  三

  陆依萍并没有走,而是躲在了暗处。因她心里早存怀疑,一个装潢公司的老总,怎么会住在条件这么差的群租屋?她想起曹金良在机场半真半假地说自己是骗子的话,难道他真是骗子?那他到上海来干吗?难道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她偏要看个究竟,揭穿他的庐山真面目!里面的人真以为她走了,便把门开了。她迅雷不及掩耳地冲了进去,千真万确,里面那人真是曹金良!

  “曹金良,你为什么要骗我?!”她怒不可遏地质问。曹金良猝不及防,吓得脸色煞白,结结巴巴道:“你、你听、听我说……”“你这个骗子!”陆依萍才不要听他的,气得使劲搧了他一个耳光,猛然转身离去。

  坐在飞往上海的飞机上,陆依萍一直感觉自己似在梦中,心里不断地问自己:“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一种被人愚弄的羞辱感紧紧攫住她的心,她后悔万分,为啥不早点把自己嫁了,千拣万拣最后却拣了个骗子!还痴痴地去深圳会他,真是傻到头了!父母知道了会怎么说她?还不把她骂个半死!

  她失魂落魄的样子瞒不过二老,被二老一问便止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听完女儿的哭诉,两位老人心疼死了,把曹金良骂了个半死,说还好去了次深圳,不然不知要被他骗多久?这网上谈对象的事真是不可信哪!

  陆依萍咽不下这口气,便打开电脑上网。她要责问曹金良,为啥要欺骗她的感情?谁知曹金良在自己的QQ邮箱上早留了言:

  “依萍,首先向你道歉,我不该欺骗你。想不到你会来深圳,还找到了我,更使我无地自容。我的确是个大学生,但不是毕业于名牌大学,所以在深圳这地方只能找个一般的工作,甚至做苦力。我在饭店厨房洗过碗,跟老师傅偷偷学厨艺;在工厂学做电焊工、钣金工,大多数日子是在装潢公司做泥水工、油漆工。我发现装潢公司很赚钱,便产生了自己干的念头,但苦于没有本钱,因为我确实负担着家中弟妹的读书费用。但令我做梦也想不到的是,我竟患上了白血病!人家说我是长期接触油漆有毒材料的缘故,我去跟老板说,老板哪会睬我?可我又没治病的钱……”读到这里陆依萍的心猛地揪紧了!难怪自己第一眼见到他脸色会那么难看,原来他不幸患了绝症,真是太不幸了。可他为什么要在网上骗人呢?难道是想骗钱给自己治病?还是什么目的?陆依萍继续看下去。

  “我怨恨老天爷为啥对我这么无情?唯一遗憾的是我至今没谈过恋爱,不知道爱情是啥滋味,于是萌发了交个女朋友的想法。可我太穷,吸引不了人,所以谎称自己是装潢公司的老总。但当我见到你后,你给了我一个甜甜的吻,我受到良心责备,觉得不应该欺骗你这样纯洁、真诚的姑娘,所以我退缩了。我到上海是抱着一丝希望来治病的,医生证实我患的是白血病,说只有骨髓干细胞移植才能救我的命。可我即使找到了匹配的对象,那巨额的手术费哪里来?现在只有听天由命,让短暂甜蜜的爱情陪我去那个世界。谢谢你对我的爱,再次向你表示歉意。同时附上我的疾病诊断书。”

  陆依萍读完,内心受到极大的震动。没有对曹金良丝毫的恨,只有怜悯和同情。他实在太不幸了,尽管他很努力,但好运却没光顾他!陆依萍忍不住打电话给他,鼓励他说:“你不应该消极,应该跟病魔斗争,因为你还年轻,有旺盛的生命力!”

  四

  话虽是这么说,但陆依萍日夜都在为曹金良担忧。要跟白血病斗争谈何容易?毕竟这是癌症啊!再说他又没钱!自己要比他幸运得多,作为新时代的青年,应该帮帮他!于是陆依萍瞒着父母又一次飞往了深圳。

  到了曹金良的住处,却是铁将军把门。隔壁的人告诉她:“曹金良又去上班了,说要挣钱为自己治病。”陆依萍听了很感动,急切地问:“他在什么单位工作?”“听说在一家超市的地下车库当保安。”“多少钱一个月?”“一千多吧。”“你知道是哪家超市吗?”那人摇摇头。陆依萍只得在那里耐心地等候他。

  好不容易盼到天黑,才见曹金良回来。看他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陆依萍心里难受极了,忙迎了上去:“金良,你还好吗?”“你怎么来了?”曹金良很是吃惊,“我撑得住!你说得对,我不应该消极,要跟病魔作斗争!”

  知道他明日上夜班,翌日早上陆依萍便陪他去医院作进一步诊断,同时也为自己作干细胞检查。想不到她刚好跟他配对!陆依萍喜出望外,当场决定把自己的干细胞捐献给他!曹金良又是喜悦又是感动,流着眼泪说:“依萍,我欺骗了你,你不记仇,反而……”“快别这样说,我就是跟你不认识,也会把自己的干细胞捐献给你的,因为我是中华骨髓库的一员,救死扶伤,是我们这一代青年人的神圣义务。另外你放心,手术费我带着呢。”曹金良听了更是热泪长流。

  医院很快为曹金良做了干细胞移植手术,他的生命得救了,身体恢复得很快。在两人相伴的日日夜夜里,爱情也悄悄地降临在这对年轻人身上。“咱们结婚吧!”陆依萍主动提出。“可、可是我配不上你,我是个穷光蛋。”曹金良红着脸嗫嚅地说。“穷不可怕,怕的是不努力。”陆依萍诚恳地说,“你不是想开家装潢公司吗?那就让我帮助你完成这个夙愿,就叫‘利荣装潢公司’吧。”“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一定把公司办好。”曹金良喜出望外当即表示,“而且公司采用的材料一定要环保,不能让员工吃我一样的苦。”“嗯,这当然。金良,我就欣赏你这一点,人还算老实,良心也好,不然我怎么会嫁给你?”“嘿嘿,嘿嘿!”他傻傻地笑了。

  曹金良出院不久,“利荣装潢公司”便开张了。由于价格合理,质量上乘,尤其采用的材料绿色环保,很快在市场上赢得了好口碑,生意一日比一日红火。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