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爱情故事 > 网络爱情

给我灿烂阳光的受伤女人

小故事网 女人的故事 时间:2015-06-29 江海湖

  这是让我一生都会感到内疚、自责的经历,但因里面还有让我留恋的地方,所以就难忘,尽管这难忘里有着说不清的滋味。

  和婉婷认识是在网上,三年多的接触使我们之间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婉婷很聪明,为了证实我的真实,要了我单位的电话以“验明正身”。我们互相发过照片,在欣赏着婉婷发过来的玉照时我始终是在怀疑着,不过我也从未对她说过网上无美女之类的话,但照片上的婉婷显然不属于恐龙之流。

  给我灿烂阳光的受伤女人去年的秋天,我因公出差来到了北京,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或许我真的能见上她一面,因为她就生活在北京。办完事我便给婉婷打了手机,知道我就在北京,婉婷似乎很惊讶,略一犹豫,便答应下班后来见我。她笑着回话说:期待着与你心灵的相拥。我在高德大厦附近找了一个叫怡情园的餐厅,找个靠窗子的桌子坐下后便打手机告诉婉婷我的位置,她说要晚上7点才能到,我看时间还早,便坐那儿想照片上的婉婷,想着网络与真实到底会有怎么样的差距。

  门口有一辆的士停住,下来一位女士,我猜那一定就是婉婷了。真实的婉婷和照片上的差不多,个儿不算太高,也就1。62米的样子,白的毛衫和深色的牛仔裤,齐肩的披发衬托的脸蛋略显瘦小了些,但那是一张恬静的脸,静静的样子很有特色,快三十的人了,眉宇间仍然透出一股青春的气息。

  菜上得很快,我给婉婷倒了一杯红酒,她说只能喝一点,谈笑间我们仿佛又找到了网络的状态,一开始婉婷还是很警觉的,渐渐地她成了我所熟悉的那个婉婷了。

  从怡情园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红酒毕竟是烈了些,我问婉婷家离这儿远吗?婉婷没说话,只是挽了我的手就走。第一次被妻子以外的女人挽住,我竟有点紧张,也有一丝莫名的幸福。婉婷说她今天喝得有点多了,但很开心,只是脚下软软的,像踩了棉花一般。我说你只要能找到回家的路就行,婉婷说喝多可不是喝醉啊,心里明白着呐。她的手有些凉,我用手握紧了她,她说这样很暖和。

  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婉婷在一座过街天桥上停下,指着对面的一座公寓说,我家就在那儿,二层最东面的就是了。我很有些不舍,便抚了一下她的秀发,婉婷也轻轻地拥在我身上,喃喃地说:“阿弟,抱我一会吧。记得我说过的心灵的相拥吗?其实,见你之前我是想了很多,如果你是我想象的、信得过的人,我会给你这样一个温馨的拥抱的。”“如果不是呢?”我也轻轻地拥着婉婷。“如果不是就让心灵相拥吧……”婉婷的声音很小,慢慢的像是睡着了一样。

  我轻轻抚摩着婉婷那纤细的腰身,渐渐地体内有了一股强烈的欲望,不觉地把她抱得更紧了,我低头去亲吻她的唇,婉婷却避开了。她轻轻推开我说:“阿弟,我今天已经是越位了,谢谢你的温暖,你也回去吧,我走了。”忽然间,婉婷又像初见时的神态了,笑着看我一眼便转身轻盈地去了。我望着这个可爱的女人的背影,感觉就要失去一件奇异的珍宝一样,竟跑着追了上去。看着她那婀娜的身姿,想着刚才她那温热柔软的身体,内心便有一种难以控制的欲火……

  快到楼梯口的时候,婉婷回头说你快回吧,我到家了。但我坚持要送她进门,此时的我已经被一种本能的力量控制着,我已无力摆脱。婉婷开门打开灯的一刹那,我像一条急红了眼的疯狗一样跟着硬挤进去。婉婷惊得呆住了,我反手关上了门,一把将婉婷搂抱过来狠命地去亲吻她,婉婷慌乱地摇摆着头,拼命地躲闪着,怒声呵斥着我:“你松开,阿弟,再乱来我就报警了!”我感觉全身都在膨胀着,我抱紧了婉婷硬是拖到里间的卧室。床上的她拼死命地挣扎着,我没想到她娇小的身躯竟会有如此大的力量,我则紧紧压住她不松手,我们争斗着僵持着,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撕脱下她的衣服,借着客厅映过来的光亮,我看到婉婷的脸上满是泪水,她紧咬着自己的唇,怒视着我:“你真让我失望,干吧,你这畜生!”婉婷终于喘息着吼道。

  我一惊,接着看到婉婷的唇慢慢地浸出了血来,泪止不住地往外涌。我燥热膨胀的身体突然一下子软了下来,神经像刀刺了一般的痛,那尘根也兀地变得像面条一般了。我缓缓从婉婷的身上下来,拾起地上撕扯下的衣物一一放在床上。

  “对不起,婉婷……”一种罪恶的感觉充满了我的脑海。

  “滚!”婉婷冷冷地挤出一个字。

  我丧家犬似的走了,经过过街的天桥,我看到婉婷家的灯还亮着,已经是快凌晨的光景了,大街上的车很少。我慢慢地走着,思想着。如果出现了警车,我定会跟了去了……回到东北的一段日子,我始终感觉自己像个在逃犯,给婉婷打过几次手机,她都不接。我不住地暗自忏悔,我知道她是不会再理我了,我不停地写着忏悔书,赤裸裸地剖析自己,哪怕婉婷不看,我就当是责骂自己。

  中国人是相信报应的,这没错!接下来同妻子的几次房事中,我发现自己那曾经坚挺的尘根失去了往日的灵性,无论妻子如何的体贴,诱导,那东西如同废了一般,看到妻子裸露的身体,便会想起婉婷那张惊恐愤怒的脸。这不是报应吗?我把这些统统写在伊妹儿给婉婷发了过去,最后也总忘不了写上“罪有应得”!其实,这四个字对我挺合适的。

  婉婷终于回了一封邮件:“相信你,是我的错!我为自己不经意的牵手而自责。所谓心灵的相拥,除了觉得有点可笑再也想不出别的意思。你伤害我的同时也伤害了一段本应很美好的情感!你的妻子是无辜的,忘掉过去吧。凭你色狼的本性应该还会好起来的,别再伤害另一个女人了。”

  婉婷的邮件让我的心境好了许多,她的话愈是尖刻,我的心才会舒服一点,但我仍然无法忘记那一幕。半年多过去了,我真的成了个“废人”,婉婷也不一味地刻薄我了。

  奥运会前的一天,婉婷发来邮件问我还去不去北京,她说有话想当面再说一次。我立即回复说去,周末就去。

  到北京已是上午十点多了,婉婷打手机告诉我她在家等我,如果还记得路就打的自己来吧。我当然没有忘记她的家,我轻轻敲了婉婷家的门,心里突突直跳,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婉婷开门让我进去,依旧是那张恬静的脸,我坐下才发现客厅很整洁、素雅,而那晚的记忆里一直是模糊的。婉婷穿了一身白色的休闲装,看上去比第一次相见时消瘦了一些,但静静的样子依然很迷人。

  “一路又脏又累吧?”婉婷说,“你先去冲个澡吧,我去做饭,今天不出去吃了。热水器你应该会用吧?”我答应着去了卫生间,边冲着澡边思想着婉婷的意思。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好了菜和红酒。

  婉婷又叫我阿弟了!阿弟是我的网名。

  提起那晚,婉婷说现在想想还后怕着呢。“你一出门,我就想报警的。”婉婷说,“可情理上我是说不清楚的,也许一开始我就不该牵你的手,况且我一直就没把你当成什么坏人,如果你不那么暴力;如果你懂得尊重女人;你还应该算是个不错的男人,但你确实是侮辱了我。”“心灵上的惩罚或许更能让人体会得深一些,”我说,“你不怕我再坏吗?”“如果那样的话,我一定会把你绳之以法的,我已付出过代价了。不过,我还是愿意信你一次,有些事情我也说不清楚。”

  我们渐渐地又开心起来,婉婷的脸有些泛红了。“真的没想过我为什么让你来?”她低着头问。“想过。”我坦白地说,“但我想不出什么理由,即便你是想报复我也是应该的,负罪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婉婷放下酒杯:“跟我来吧。”我不安地随她走出餐厅,婉婷走到卧室门前,让我进去。我犹豫着,她便一把拽我进去关上了门。“阿弟,我们躺在床上说说话吧,我有些累了。”我有些窘迫,呆呆地望着婉婷。“来啊,你以为你还行吗?如果你还有负罪感的话就上来陪我一会。”我一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木然地上床躺下,婉婷拿了毛毯把我们盖上。她替我脱掉了衣服,然后用命令的口吻让我吻她。我的手有些抖,头上也有了些汗。婉婷说你别紧张,非要我反抗着你才有胆量?我依她而行,每当手触摸到她滑润的肌肤时,我的心都在颤抖,这曾经是我多么想抚摩着的肌肤啊,我对她说我真的不行了,婉婷没有理睬我……

  我们静静地躺着,婉婷轻轻地说:“我老公也是这样,只不过是有钱去嫖,被人算计了吓得也是一蹶不振,比起你来也光彩不到哪儿去,可女人呢?我们是无辜的,也是最可怜的。我是系铃人,但愿能给你解开,那样你的妻子就不必像我这样了。”

  端详着婉婷那张静美的脸,我心里涌过一股暖流,我对身边这个可爱的女人又多了几分敬意与同情。“抱抱我吧,阿弟!只这一次……”婉婷的眼里有泪流了出来,我抱紧了她,用深情轻轻吻去她脸上的泪,我觉得心中又有火在燃烧,这欲望之火带着真爱,再没有一丝的猥琐、邪恶……

  婉婷没有去车站送我,临行前她要我答应不要再和她联系,永远不要。她说人的一生是承受不了太多的伤害的,特别是女人。

  我走了,带着被医治好的灵魂!带着婉婷淡淡的忧伤……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